WWW 之父 Tim Berners-Lee:WWW 病了!這有六帖藥...

Berners-Lee 認為 WWW 的危險趨勢之一是個人資料失控。當前大多數網站的商業模式都是以個人資料作為交換來獲得免費內容(我們在註冊時並未留意的冗長且晦澀難懂的服務條款就是這麼規定的),我們對此也已經習以為常。
評論
World Wide Web founder Tim Berners-Lee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London December 11, 2014. The inventor of the Worldwide Web said on Thursday access to the internet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basic human right and criticised growing censorship by governments and commercial manipulation. The 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created by Tim Berners-Lee said some 38 percent of states denied free internet use to citizens. REUTERS/Stefan Wermuth (BRITAIN - Tags: BUSINESS SCIENCE TECHNOLOGY TELECOMS SOCIETY) - RTR4HLTD
World Wide Web founder Tim Berners-Lee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London December 11, 2014. The inventor of the Worldwide Web said on Thursday access to the internet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basic human right and criticised growing censorship by governments and commercial manipulation. The 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created by Tim Berners-Lee said some 38 percent of states denied free internet use to citizens. REUTERS/Stefan Wermuth (BRITAIN - Tags: BUSINESS SCIENCE TECHNOLOGY TELECOMS SOCIETY) - RTR4HLTD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

3 月 12 日是全球資訊網(WWW)的誕生紀念日,自從 Tim Berners-Lee 爵士提出 WWW 構想以來,至今已是第 28 個年頭。WWW 無疑是最近 30 年來最重要的發明之一,為全球的無障礙資訊交流提供了直觀便捷的方法。他當初的設想是 Web 將成為一個開放的平台,讓所有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分享資訊、獲得機會並且跨越地理和文化障礙進行協作。

這麼多年以來 WWW 的確基本如他所願發展的,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卻出現了隱私脆弱、假新聞橫行以及政治廣告不透明等逆向趨勢,為此作為 Web 基金會未來 5 年的發展戰略,他提出了設置資料庫、替代廣告商業模式、加強媒體網站監督、提高算法透明度等 6 項改進建議。

Berners-Lee 認為 WWW 的危險趨勢之一是個人資料失控。 當前大多數網站的商業模式都是以個人資料作為交換來獲得免費內容(我們在註冊時並未留意的冗長且晦澀難懂的服務條款就是這麼規定的),我們對此也已經習以為常。但是當我們的個人資訊被交出去之後,也就失去了對自己隱私的控制。我們控制不了自己的資訊什麼時候被分享出去以及被分享給誰。三不五時爆出的個資洩漏案件令人觸目驚心。此外,個人資訊的大規模收集還會導致個人毫無隱私可言,在嚴密的監視下再也不敢自由發聲,形成 Berners-Lee 所謂的寒蟬效應。這顯然與他當初的設想是背道而馳的。

第二個危險趨勢是假新聞橫行。Web 發展到今天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寡頭化,新聞和資訊來源日益集中到少數幾個社群媒體網站和搜尋引擎上面。這些網站是靠用戶點擊顯示的連結來賺錢的。而顯示什麼是由演算法根據網站收集到的我們的個人偏好來確定的。這樣一來網站會根據我們的點進率來呈現我們想看的內容。其結果是網上充斥著迎合個人喜好而非改變個人偏見的假新聞。一些別有用心者甚至利用數據科學和機器人來讓 WWW 散佈虛假信息,從而牟取政治或金融方面的紅利。

第三個危險趨勢是網上的政治廣告缺乏透明度和可理解性 。資訊獲取管道集中化以及個人隱私的暴露意味著競選團隊可以對用戶進行定向政治廣告。比方說第一位用矽谷方式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其團隊就曾經試過 1 天在 Facebook 上投放 6 萬份針對不同用戶的定向廣告。而且這些廣告還利用不道德的方式將選民引導到假新聞網站或者繞開調查等。這種定向的政治廣告可讓競選小組對不同的族群闡述不同甚至相反的資訊——所謂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而這種價值取向與 WWW 倡導開放、溝通的構想也是相悖的。

那麼如何破解上述問題呢? Berners-Lee 提出了六個改進方案。

首先,他建議必須把部分個人資料的控制權交還給用戶手裡。比方說可以建設控制權在用戶手裡的存儲個人資料訊息的「資料庫(data pod)」,個人可以選擇向社群網路授權訪問自己的訊息,也可以在必要時取消該權利,並且可以方便地進行個人檔案在不同地方的自由轉移。(DataCoup 也在做類似的事情)

其次,他呼籲要革新商業模式。上述 3 大趨勢其實都與基於廣告的免費商業模式有關。Berners-Lee 提出網站可以考慮採用訂閱制、小額支付等手段來作為網站的收入來源,避免個人變成了商品。

第三,他呼籲要阻止政府的手伸得過長,必要的話甚至需要訴諸司法來捍衛個人隱私權。

第四,他提出要鼓勵 Google、Facebook 等「看門人」不懈努力來對抗假新聞問題,避免替虛假訊息為虎作倀。但同時又要避免這些看門人成為決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中心實體。

第五,鑑於人類社會的運作日益依賴於演算法,他呼籲要提高演算法的透明度。對於機器學習,他提出要遵循公平、負責、透明的原則,從而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影響到 Wimbledon 生活的重要決策是如何做出的。

第六,針對網路上的政治廣告監管出現的盲點,他呼籲要參考廣播電視的管理方式,對網路的政治宣傳廣告製訂類似的規範。

這些建議當然很好,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其有效實施需要日益壟斷的寡頭的密切配合,美好願景的實現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