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基本法,會不會變成一部沒有解決基本問題的基本法?

如果沒有利用數位經濟基本法的立法過程展開溝通協調與教育,將行政機關的心態重新調整,那麼這個立法其實也只是虛有其表而已。
評論
評論

由立法委員許毓仁召集的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於今日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同時到場與會的還有立法委員蔣萬安、李彥秀。許毓仁表示,這個基本法主要是參考英國的 Digital Economy Act & Bill 賦予數位經濟明確依據,提供各部會相關法源,讓新創公司在法律依據下健康的經營,解決政府「見一個新創打一個」的現況。

業者一片叫好

與會的除了三位立委,也有業界代表,臺灣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可言表示,數位是未來經濟的基礎,台灣的腳步慢了。自始全程參加立法討論過程的新公民議會技術總編輯葉佰蒼表示,十年前就該有這部法律了,現在不做就太遲了。台北市數位行銷協會秘書長盧諭緯表示,希望能彈性開放現有的規範,不要過多不合時宜的法規限制。

政府部門態度保留

不過在行政部門,似乎並沒有業者這麼支持數位經濟基本法,一部分部會有踢皮球的心態,一部分機關則認為自己過去的職權可能受到這個基本法的影響。財政部賦稅署就表示,對於租稅的規定,希望保留在稅法的領域,建議不在基本法中處理,同時也提及,去年 12 月 28 日剛通過的營業稅,有 5 條涉及跨境電商稅收的修訂,財政部將會持續關注。

而這次公聽會上討論的其實已經是許毓仁召集的數位經濟基本法第二版草案,第一版的草案明訂數位經濟的主管機關為經濟部,但是在第二版的草案中,主管機關卻是由行政院指定,這也顯示了在討論過程中部會的折衝與利益的糾葛。

就字面上來看,數位經濟的確是應該由經濟部作為主管機關,但是經濟部真的對數位科技的發展有足夠的認知嗎?也許「不了解所以不知道怎麼管」就會變成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就實際運作來說,國發會似乎更適合做為數位經濟的主管機關,畢竟這是一個跨部會的發展,而過去國發會就對這樣的角色很有經驗,但是國發會卻又只能「協調」而無法「主導」,所以在位階上也無法作為主管機關。

一個空泛的基本法真的有意義?

目前的數位經濟基本法著重推動的領域有以下十二項:

  1. 電子數位交易系統
  2. 電子數位商品碼
  3. 電子數位環境軟體硬體建設及資訊科技
  4. 網路數位友善
  5. 相關數位技術標準
  6. 智慧財產權之保護
  7. 隱私權之保護
  8. 交易安全之保護
  9. 數位消費權益之保護
  10. 監管沙盒
  11. 平台經濟
  12. 其他事項

但例如監管沙盒,主要是提供新創商業模式與服務一個實驗場域,卻又跟「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重疊,為了有所區別,所以在數位經濟基本法裡面的監管沙盒,還要特別排除金融相關業者的適用。但是,在上述 12 項發展方向當中,電子數位交易系統等又與金融業者特別相關,到底要排除還是要納入,恐怕有所爭議。

因此,這個基本法其實也有許多疊床架屋的情況存在,在立法的過程中可能需要更多的整併,但也難免會與現有的法規或主管機關的職權產生衝突。此外,數位經濟基本法本身是一個母法架構,後續還要繼續完成子法,這也表示就算基本法完成立法,也只有政策性的引導作用,而沒有實質的運作效果。

這麼一來,與其勞師動眾立一個基本法,說不定成立一個專責的機構去推動,或是直接由政委擔任數位經濟發展的推手,可能更有效率。數位經濟很重要,也的確是未來發展的重點,但是數位經濟基本法的立法目的,則不明確。

並不是法規沒問題,而是基本法沒有解決基本問題

台灣法規對新創產業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說可以做的就不能做」的嚴格監管,也就是過去都採用「正面表列」的方式,告訴你什麼事情根據這條法規可以怎麼做,但是如果你的商業模式或服務比較新,過去沒有出現在法規上,那你就是不能做,做了就一定是違法的,因為你不會擁有法條上的允許資格。

所以與會的王可言呼籲,數位經濟基本法應該採取負面表列的方式,將業者經營的紅線在哪裡訂出來,只要是法律沒有限制的,產業界應該都要可以進入發展。然而,不但目前的草案仍然「正面表列」要發展的方向,也完全沒有幫業者解決「沒說不能做的可不可以就去做」的問題。這麽一來,也讓這個數位經濟基本法變得更雞肋了。

新法規本身就該有教育與領導的能耐

當然,完全可以理解各主管機關對於「沒說不能做的都有人想去做做看」的恐懼,這對於政府單位來說簡直是噩夢。過去業者想做什麼還要先來問問我可不可以做,如果以後都想做什麼就去做,那我可能根本都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又該怎麼監管?

可是,主管機關的角色,又只是在限制業者的發展而已嗎?如果主管機關把自己協助業者發展的角色扮演好,其實是反過來業者想做什麼都會主動告知,並且希望得到主管機關的協助。而數位經濟基本法之所以不負面表列,如果是因為行政單位的反彈與推諉,那也的確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沒有利用數位經濟基本法的立法過程展開溝通協調與教育,將行政機關的心態重新調整,那麼這個立法其實也只是虛有其表而已。

終究,這還是在「管理眾人之事」的心態上過於陳舊保守,而忽略了現代化的政府其實已經是「協助產業發展」的角色。而這部嶄新的數位經濟基本法,目前並沒有將這樣的概念導入,這才是最可惜的地方。

換句話說,其實數位經濟基本法,本身就缺少了讓政府融入數位經濟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