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員工掀離職潮,對高層、IPO 失信心

根據 Financial Times 等媒體報導,舊金山灣區人力資源以及叫車產業的主管表示,由於對領導層失去信任並開始質疑期權的價值,來自叫車 app 鼻祖 Uber 員工的求職申請近期呈現上升態勢。
評論
評論

原文刊登於 騰訊科技 ,INSIDE 獲授權轉載。

根據 Financial Times 等媒體報導,舊金山灣區人力資源以及叫車產業的主管 表示 ,由於對領導層失去信任並開始質疑期權的價值,來自叫車 app 鼻祖 Uber 員工的求職申請近期呈現上升態勢。

在過去的五週內,Uber 的危機是一個接著一個,這使得越來越多的員工開始尋求離開這家新創企業。Uber 曾被視為矽谷最令人嚮往的公司之一。

一位曾在 Uber 工作過,現職於灣區其他公司的人資表示:「我已經看到有一部分人尋求離開 Uber,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對領導階層缺乏信任。」

這位人資表示,主動向其提交履歷的 Uber 員工數量在上週出現激增,而當時兩名前 Uber 員工正公開署名指控該公司存在性騷擾和性別歧視。該人資稱,他上週收到 Uber 員工的履歷數量比前一個月的總量還要多。

對於 Uber 員工而言,離開公司的損失在於限制性股票或期權,這些股權即使沒有數百萬美元,也有幾十萬美元。作為矽谷估值最高的新創企業,Uber 近期的估值約為 700 億美元,通常一個中層領導崗位所得到的限制性股票價值數十萬美元。

人力資源公司 SCGC Executive Search 總裁紀堯姆•尚帕涅 (Guillaume Champagne) 表示:「以往從 Uber 挖人的難度難以想象,不願意放棄期權是其中原因之一。光從經濟角度來看,離開 Uber 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不過,尚帕涅表示,在過去幾週內,有意向離開 Uber 的員工人數增長了約 5% 至 10%,尤其是那些與企業文化不太適應的員工。尚帕涅說:「說句公道話,人們通常知道自己進入的 Uber 是一家怎樣的公司,其男士佔據絕對主導地位,充滿激情且具有投行文化。」

Uber 在過去的兩週內出現了一系列的醜聞,其中包括公司執行長特拉維斯•卡拉尼克 (Travis Kalanick) 對 Uber 司機出言不遜,這使得公司難以短時間內恢復形象。影片曝光後,卡拉尼克發表了不同尋常的道歉信,並表示:「作為領導者,我必須徹底改變,並且成長。」

上週,Uber 的兩位主管離職增加了員工的不確定感。艾德•貝克 (Ed Baker) 上週五辭職,此人之前是 Uber 的產品副總裁,在過去三年中一直負責公司的快速擴張。貝克稱,其離職的原因在於自己的興趣轉向公共服務事業。Uber 未進行評論。此外,負責工程的副總裁阿密特•辛格 (Amit Singhal) 週一離開了公司。

Uber 發言人稱,該公司員工流失率未高於業界平均水平。

Uber 近期厄運不斷。上週,Alphabet 旗下無人駕駛公司 Waymo 狀告 Uber 竊取其商業機密,並侵犯與自動駕駛技術相關的專利。Uber 則回應稱,Waymo 的指控毫無根據,試圖抹黑競爭對手,將在法庭捍衛自己的利益。

不過,這起官司以及無人駕駛產業人才缺口使得 Uber 的無人駕駛研究部門更容易成為競爭對手爭相挖角的對象。

無人駕駛卡車新創企業 Embark 共同創辦人亞歷克斯•羅德內格斯 (Alex Rodrigues) 表示:「一定還有更多的人想離開。」在過去的一個月中,一些 Uber 高端技術研究部門的員工已經跳槽去了同業公司。

最重要的是,近期發生在 Uber 身上的諸多事件使得該公司褪去了光環,不再是那家所向無敵的矽谷新創企業。曾經希望與公司一起完成首次公開募股 (IPO) 的員工也在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

雖然上市可以給員工帶來豐厚的財務回報,但卡拉尼克曾公開表示,他希望盡可能推遲 IPO,這意味著員工手裡的股權還是不能獲得流動性。

曾在 Uber 工作過的人資表示:「很多人加入 Uber 是衝著股權,現在他們意識到很長時間會沒有回報。公司上層對於 IPO 存在大量反對聲音。」

另外一些人則表示 Uber 員工開始產生質疑。一位矽谷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先前很難挖到 Uber 的員工是因為他們手中的股權,現在他們不再確信這些股權是否真的值那麼多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