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程 CEO 回應獨吞股權指責:給他 200 萬分紅 ,他沒把工作做好

「2013 年之後他已經明顯不在工作狀態,我雖然多次和他溝通,但沒有給出明確的賞罰。過去三年我讓他先後擔任了多款產品的後端負責人,都沒做好,他也沒被要求承擔任何責任。」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授權轉載。

昨天有一篇《就算老公一毛錢股份都沒拿到,在我心裡,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創業者》迅速在中國科技與網路圈發酵,她從一個創業者妻子的角度,講述了丈夫在某家創業公司拼搏時所經歷的事情,同時,他們的生活和家庭也伴隨著丈夫的創業歷程而不斷發生著改變。

INSIDE 選了合作媒體中與這起事件有關的三篇文章,幫助大家從創業者伴侶、創業者老闆、以及創業者本身的角度怎麼避免這樣的事情。這篇為第二篇原文,據瞭解,文章中所指的創業公司為創新工場投資的遊戲公司展程科技,其 CEO 陳羽翔被指獨吞股權,逼走一起創業七年的夥伴。

展程科技 CEO 陳羽翔被推至輿論風口浪尖。今日展程科技 CEO 陳羽翔在知乎做出回應,他表示公司創立初期確實存在是股權分配不明確的問題,但部分情況與爆點文章《就算老公一毛錢股份都沒拿到,在我心裡,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創業者》中所稱有所不符,主要集中在分紅和是否給股權兩點上。

文中許多用語與場景皆為中國用法,為呈現原汁原味,讓讀者瞭解中國的互聯網產業發展,本文不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

陳羽翔在文章中指出,在公司盈利後給韓冬輝的分紅為 200 萬元,並非韓冬輝妻子的文章中說的 100 萬那麼少,還表示稱公司的期權池(總股份 10%)一直都在,是留給公司員工的。

具體到老韓相關的事情上,2013 年之後他已經明顯不在工作狀態,我雖然多次和他溝通,但沒有給出明確的賞罰。過去三年我讓他先後擔任了多款產品的後端負責人,都沒做好,他也沒被要求承擔任何責任。

陳羽翔透露去三年間先後讓韓冬輝擔任了多款產品的後端負責人但其未能勝任,不過始至終並未承認刷屏文章中韓冬輝的「聯合創始人」及「技術負責人」身份。有趣的是,陳羽翔曾在知乎回答「如何尋找技術合伙人」的問題,並且反復提及「忽悠」二字,聲稱

只要有足夠的資金,滿足他的生存,還是能忽悠他過來的。

陳羽翔表示,已經邀請投資方創新工場協助其梳理公司股權結構和情況,同時也澄清,儘管之前沒有股權期權的明確劃分,但是始終按照遊戲項目分紅的機制進行的激勵。

以下為陳羽翔知乎回答全文:

從來沒想過會以這種方式上頭條。過去兩天裡,很多人以為我在整理材料試圖讓劇情反轉,但這並非我所願,老韓是我第二個員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兄弟鬩牆,不出惡聲。

這兩天我主要在反思,以及跟團隊溝通。關於期權,我的確存在拖延問題。不過有兩點需要澄清。第一是,我們天使輪後就再沒有融資,公司一直沒有明確的市場化定價,而且遊戲行業變化很快,起伏很大,所以團隊當初商定等到下一輪融資再劃分,這是團隊共同決定的。

第二,公司的期權池(總股份 10%)一直都在,是留給公司員工的,這是團隊跟投資人一直都明確的事。而這兩天種種激烈言論也讓我想清楚了,股權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我已經邀請創新工場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督促我妥善分配股權。

2010 年底,剛剛大學畢業的我就踏上了創業的道路,雖然很幸運趕上了移動互聯網的爆發,但沒有經驗的我還是有很多事沒有足夠快想明白,股權問題只是之一。作為一家整個創業過程只從投資人處融資 240 萬人民幣的草根公司,我們苦過,但創業沒有不艱苦的。我也希望自己每個時期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但很多時候自己也是迷茫的。

我們是從一個 WAP 手機社交網站開始創業的,因為活不下去,硬著頭皮轉型到遊戲行業,但 2011 年中國的手機遊戲業還非常小,所以也是挫折不斷。直到遇到了後來的研發跟發行負責人,很有幸我們一起創造了一款成功的產品。這款後來成功的遊戲上線時全公司只有十多個人。公司賺多一點錢之後,就做了分紅。老韓當時獲得了 200 萬,這獎金中包含了我對他當時付出深深的感激以及對他未來的期望。

有朋友告訴我,你這樣做你要小心,現金發太多,有些人會喪失鬥志。這句話並不是針對老韓的,而是針對我當時分紅的所有同事的。我基於自己的情感,還是做了這樣的決定。遊戲行業是一個辛苦,而又風險極高的行業,我們並不知道這樣的產品能持續運營多久,也不知道還能否做出更好的產品,甚至對於一個如此青澀的團隊,未來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我們都沒把握。但無論今天看這筆分紅是不是對的,在當時大部分人都是滿意的。公司盈利後整個團隊都有狀態下滑的跡象,我當時心態也有懈怠。

具體到老韓相關的事情上,2013 年之後他已經明顯不在工作狀態,我雖然多次和他溝通,但沒有給出明確的賞罰。過去三年我讓他先後擔任了多款產品的後端負責人,都沒做好,他也沒被要求承擔任何責任。一度因為這件事,曾有同事跟我大吵,說我只是不停給老員工機會,讓公司的標準很不清晰。其實我也真的感覺到,創業跑到一定時候,很容易發生的就是老員工能力跟不上。

但我一直抱有幻想,覺得只要好好培養,給以足夠的機會,一定會成才的。我一直希望,早期的老員工不要掉隊,能夠跟著公司一起發展,一起成長,成為公司的頂梁柱。我當時對創業的理解,大部分的人跟著我需要的是機會去證明自己的價值。這個觀點現在看來是很天真的,同時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也許在這個過程中我應該有更合適的時機解決股權問題,但我應該做好的問題不止這一個,還有如何協調好公司新老員工交替問題,如何讓公司保持成長,這幾個問題是交錯在一起的。

特別是 2014 年之後整個手機遊戲行業巨變,我們公司也遇到了不小的挑戰,給了我逃避期權相關衝突的藉口。這次事件讓我反省,也會在近期作出變化。

老韓是我第二個員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也是我最想能夠跟我創業獲得回報的人,甚至在當初設計獎金金額上,跟其他人發生衝突,我也在解釋他的貢獻。但也希望借這個機會說明,我們創業開始時只有五個人,大家只是想著一起做一款產品,沒有 title,也沒有明確的股權承諾。2013 年在公司 80 人的時候,組織結構才建立,也是遊戲公司典型的工作室製作人制。這些年來遊戲業主要都是靠項目分紅制給成員獎勵。

最後,我非常真心的感謝老韓在悍將早期對公司的付出,並真誠祝福他未來的事業順利生活美滿,無論如何選擇,我們都還年輕,未來的前途雖然仍舊會有坎坷,但希望明天會更好。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電商平台軟體開發員 - Software Engineer - Web

皇博數位有限公司
高雄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人力資源管理師 (Senior Officer, Human Resources)

布爾喬亞公關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