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怎樣的商業模式讓你每買一部 iPhone,高通就坐收 40 美元?

還記得 2017 年 1 月底蘋果對高通的起訴嗎?蘋果起訴高通,要求高通退回之前許諾退回的 10 億美元專利收取費。
評論
REUTERS/Mike Blake
REUTERS/Mike Blake
評論

原文刊登於合作媒體 愛範兒 ,INSIDE 獲授權轉載。

還記得 2017 年 1 月底 蘋果對高通的起訴 嗎?蘋果起訴高通,要求高通退回之前許諾退回的 10 億美元專利收取費。10 億美元看上去著實不少,但在 10 億美元背後,牽扯出的是蘋果與高通之間百億的生意。

蘋果執行長提姆庫克在今年年初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就表示:

我不喜歡訴訟,我們將訴訟視為最後的手段,但是這一次,我們別無他法。

儘管蘋果沒有在起訴文件中談及與高通合作的集體費用,但庫克用這樣一句話表達了對高通的不滿:

高通堅持對一些他們毫無瓜葛的技術收取專利費用。目前我們的處境是,創新越多,高通無理由收取的專利費用就更多,導致我們的創新成本越來越高。這就像是一個人去買沙發,沙發店老闆要根據這位顧客購買的房子價格為沙發定價。

遭受起訴也給高通帶來了不利的連鎖反應,各大評等機構對於高通股價的評級紛紛蕭條,導致高通股價猛跌 12%,市值一年蒸發數十億美元,之後又出現了蘋果在中國起訴高通的消息,導致高通一天之內股價再次下跌 5%。

大概不少人會認為,早知如此,兩家協商解決 10 億美元的糾紛,對於雙方來說都是雙贏。然而這一次次糾紛背後,是高通與蘋果每年接近百億的生意往來,以及高通賴以生存的商業模式。

10 億美元只是冰山一角,高通年收入將近 1/3 來自蘋果

回過頭看看一月底的那次起訴糾紛,蘋果起訴高通扣押了早先承諾退回的 10 億美元專利使用費。那麼每年蘋果與高通的生意往來究竟有多少?答案是接近百億。

根據 Foss Patents 的報道,雖然蘋果沒有在起訴文件中談及具體的專利授權費用,但是從高通在其他方面的收費標準來看,蘋果每打造一部 iPhone 又或者是電信版 iPad 時,都需要交上 40 美元左右的專利授權費。從 2015 年開始,iPhone 的年銷量將近 2 億台,這也就以為這蘋果每年要向高通繳納 80 億美元的專利授權費。

從財報中可以得知,高通的 2016 年全年收入大概是 265 億美元,這也意味著,高通大約 1/3 的年收入來自於蘋果。

所以這樣來看,儘管訴訟官司僅僅涉及 10 億美元,對這兩家大公司來說都不算什麼,但這背後牽扯到高通的年收入。所以激烈的爭鬥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你以為高通是一家晶片公司,但通訊方案專利是它的立命之本

儘管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高通是一家晶片公司,目前市面上主流 Android 旗艦機大多都使用高通晶片。認知更深一點的,瞭解高通是一家晶片設計公司,只設計晶片,然後將晶片的生產交給 TSMS 或三星等代工廠使用。

然而高通在創立之初,是一家通訊方案解決公司,通訊方面的專利是它絕對的立命之本。1985 年, Irwin Jacobs,Andrew Viterbi 等人建立了高通,隨後在第一個產品卡車定位系統 OmniTRACS 的試水後,推出了自己的獨家科技,CDMA 技術。

1990 年,高通第一次將 CDMA 技術用在手機中,隨後這一技術大放異彩,如果說 2G 時代 GSM 還算主力,到了 3G 時代,高通的 CDMA 技術和相關專利已經成了所有通訊標準繞不開的絕對基礎。幾乎所有的手機廠商都要向高通繳納專利授權使用費。

另一方面,高通用專利帶來的巨大收入來扶持自家的晶片開發。在公司成立第 7 年的 1992 年,高通正式開始了自己的晶片業務。並且在專利收入的扶持下,使晶片業務也發展壯大了起來。

這其中的商業邏輯十分簡單,就是專利換佔有率。高通用專利授權利潤來進行晶片的研發,並將晶片賣給手機廠家。反正手機廠家無論如何都要為高通繳納專利使用費,使用高通的晶片就可以在專利使用費上打折。

看起來像是一場用買晶片授權打折的促銷,實際上對於手機廠商而言,這樣的商業模式就像是吸毒,想要避免專利糾紛,用高通晶片是最省事的選擇,本就必須要交的專利授權費也能打折。但一旦對高通晶片產生了依賴,想要再更換那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有了夠多的市佔率,無論是晶片還是專利費用,高通都可以賺得盆滿鉢滿。

保護傘下的黑盒子,還能維持多久?

手機廠商願意與高通合作,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對於手機廠商來說,高通不僅僅是專利提供方,還是一個巨大的專利保護傘。

在與高通簽署專利授權協議的同時,高通一般還會要求手機廠商與其簽署一個反授權協議。說的簡單點,也就是手機廠商,把自己申請的專利,反向授權給高通,並且放棄對其他與高通簽署同樣協議的手機廠商的起訴權。舉個例子,如果其中一家廠商侵犯了另外一家手機廠商的專利,只要這兩家手機廠商都與高通簽署了反授權協議。這兩家手機廠商之間,就不會產生相關的專利訴訟。

這對於手機廠商來說,是一個省事且離不開的保護傘,畢竟如今手機市場趨同化如此之強,各家手機廠商都會申請在相應領域繁雜的專利保護。一旦不慎侵權,會給自己惹來不少麻煩。但進入高通的專利保護傘,就相當於進了一個手機專利保護聯盟,在專利授權的問題上,自己就不會遇到太多麻煩。

然而進入保護傘的代價著實不低。即使蘋果對高通進行起訴,並且高喊高通收了太多錢,也沒有公佈高通與蘋果的具體專利授權費用。那就是因為,高通對手機廠商的專利授權費,就像是一個黑盒子,不對外公開,不同手機廠商獲得的定價是不一樣的。

定價黑盒使手機廠商在與高通合作時的資訊不對稱,在自己無力避開專利問題的情況下,議價能力就比較弱。

那麼,保護傘下面的黑盒子還能堅持多久?其實在 4G 時代,高通的專利優勢已經沒有 3G 時代那麼強,所以高通會使用更強硬的商業方式來確保自己的收入,通常會使用「專利綁定晶片」以及「按照整機價格比例收取專利費」的方式。但這樣的模式,已經引起了各國政府對高通的不滿以及反壟斷調查。

2014 年中國發改委對高通進行反壟斷調查後,要求高通支付 9.75 億美元罰金後對中國廠商的授權費用從原有的「按整機價格比例收費」調整為「按照整機價格 65% 的比例收費」。2016 年韓國公平交易委員會對高通罰款 1 萬億韓元,2017 年 1 月美國公平交易協會也開始了對高通的起訴,2017 年 1 月 26 日,蘋果又在中國對高通發起起訴。高通的商業模式,可謂是四面楚歌。

不過從現在 4G 通訊技術來看,高通的專利優勢仍將持續,政府的反壟斷機制可能也不能對高通的行業主導趨勢起大的影響。留給通訊業的機會,恐怕就是幾年之後的 5G 商用,畢竟從 3G 到 4G 時代,高通 CDMA 積累的優勢已經有所稀釋,到 5G 時代,壟斷的地位進一步淡化,屆時高通的專利收入也將進一步減少,先前晶片市場的佔有率,就會發揮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