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爆料:Tesla 陷入時薪 21 美元過低、加班過量危機!

員工宣稱:特斯拉面臨的遠不止薪資問題,工傷、士氣低落、晉升不公以及高流失率等各種問題,不僅傷害了勞工,還影響了產品品質和生產進度。
評論
REUTERS/Joseph White
REUTERS/Joseph White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雷鋒網 ,INSIDE 授權轉載

日前,一名自稱在特斯拉加州 Fremont 工廠工作了 4 年的產線工人 Jose Moran 說,由於工廠薪資過低、工作條件糟糕、而且加班太多,特斯拉工廠員工已經與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 (United Auto Workers,簡稱 UAW) 接觸,準備組建工會。

以下是 Jose Moran 的文章:

Fremont 工廠的 5000 多名工人每周的工作時長都大大超過 40 個小時,包括強制性加班,有時甚至會達到 60-70 小時,這種高強度的勞動對我們的身體造成了傷害。

此外,一些本可以預防的傷害也時常發生。除了工作時間過長之外,工人操控的機器也常常不符合人體工程學,需要很多額外的肢體移動。而且由於缺少人力,並經常需要趕工,經常發生身體損傷。

在過去的幾個月,我們小組的 8 名成員中的 6 名成員都因為工傷而不得不同時休病假。據說,其他部門的情況更糟,但是大多數工人都選擇保持沈默,因為他們擔心會被管理者認為只會抱怨,甚至被認為不合格。

特斯拉生產工人的時薪在 17 美元到 21 美元之間,而美國汽車工人的平均時薪為 25.58 美元,工人們不得不靠加班來養活家庭。而且,由於 Fremont 工廠附近的生活成本較高,工人們都住的比較遠,因此每天不得不花費數個小時的時間在通勤上。長時間的加班讓工人們犧牲了很多本該與家人共度的時光。

目前,很多同事都在談論成立工會,而且已經在與 UAW 接觸,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持。

雖然在去年 11 月,特斯拉終於提高了我們的基本薪資。但是與此同時,所有員工都被要求籤署保密協議,他們威脅我們,不允許我們對外界談論特斯拉的薪資和工作條件的問題。我們必須聯合起來。

特斯拉面臨的遠不止薪資問題,工傷、士氣低落、晉升不公以及高流失率等各種問題,不僅傷害了員工,還影響了產品品質和生產進度。

特斯拉已經不再是一家創業公司,我希望 CEO 馬斯克能夠更好地對待他的工人。隨著越來越多的同事敢於發聲,我希望,我們能夠就工人待遇問題進行有成效的談判。

在文章發表之後,特斯拉一名發言人在聲明中表示,

「作為加州最大的製造業雇主,以及一家在灣區創造了數千個高品質崗位的公司,這已經不是我們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在特斯拉,工人安全和工作滿意度對我們來說極為重要。一直以來,我們都會與工人就他們關心的問題直接互動,未來,我們也將繼續這麼做,因為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特斯拉 CEO 馬斯克則回應稱:「確實有時候會有強制性加班,但那是為了彌補此前停工造成了產量下降,但是這種加班一直在減少。」

之前,特斯拉在達到生產目標時曾遭遇困難,尤其是 Model X 車型。他在特斯拉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曾表示:「我們的生產陷入了地獄。6 月份我們從地獄爬了上來。」據說,當時馬斯克甚至睡在 Fremont 工廠,親自監督汽車的下線。

在談到特斯拉的薪資問題時,馬斯克稱,特斯拉提供的起薪比 UAW 的工人還高,而且達到一定資歷的員工還會獲得額外的股票獎勵。但是,他並沒有指出哪些人在什麼時候會獲得股票,也沒有提及員工需要工作多少年才會有這種資格。

馬斯克甚至攻擊 Moran,稱 Moran 實際上是 UWA 派來的臥底,目的是為了鼓動員工成立工會。他表示:「特斯拉是加州最後一家汽車公司,因為這裡的成本太高。2010 年,UAW 殺死了 NUMMI 工廠,拋棄了這裡的工人。他們沒有資格對我們指手划腳。」

特斯拉將在本月 20 日開始試生產 Model 3 的計劃。同時,特斯拉位於加州的 Fremont 工廠中 Model S/X 的生產將暫停一周,以便安裝用於 Model 3 生產的相關設備,為 Model 3 今年 7 月份的大規模量產做準備。

Model 3 在預訂階段收穫了約 40 萬訂單,馬斯克在去年告訴投資者和 Model 3 的預訂者們,他計劃在 2017 年 7 月份開始進行量產這款車。當時,多數分析師及供應商都認為這野心太大、難以實現,並搬出之前特斯拉 Model S/X 跳票來說事。

特斯拉的目標是在 2018 年將產能提高到 50 萬輛,去年特斯拉的總產量為 8.39 萬輛,產能挑戰巨大。如果 Model 3 能順利量產,將是對外界質疑的最好回應。然而此時爆出的工人不滿的事件則給 Model 3 的量產蒙上了一層陰影。如果工人們選擇罷工,那麼 Fremont 工廠就不得不再次停工,勢必會對生產進度造成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