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的美好:Churn Labs

還記得去年Google歷經千辛萬苦、收購全球最大行動廣告平台AdMob的併購案終於給美國政府批準了。AdMob的CEO Omar Hamoui在合併購批准後5個月便離開Google,帶著一大筆錢夥同AdMob的第一位工程師,一起成立了不同於傳統創投、也並非育成模式的「創成公司」Churn Labs-「創業」加上「育成」,因為暫時找不到更好的譯法我便先用了「創成模式」最為以下介紹之用。
評論
評論

還記得去年 Google 歷經千辛萬苦、收購全球最大行動廣告平台 AdMob 的併購案終於給美國政府批準了。AdMob 的 CEO Omar Hamoui 在合併購批准後 5 個月便離開 Google,帶著一大筆錢夥同 AdMob 的第一位工程師,一起成立了不同於傳統創投、也並非育成模式的「創成公司」Churn Labs-「創業」加上「育成」,因為暫時找不到更好的譯法我便先用了「創成模式」最為以下介紹之用。

Churn Labs 的經營模式並非像傳統創投或是天使基金投錢、然後以公司本身為商品標的「下注」以期獲利。Omar 跟赫赫有名的 Sequoia Capital -- 也是當初慧眼識「AdMob」的創投公司一起成立 Churn Labs,這家公司目前的 5 位成員散落在加州兩處辦公室,預計以每年兩百萬美金、不超過 12 名員工的規模,進行實驗。一旦實驗的產品成熟後,該專案團隊便從 Churn Labs 分家獨立、開始自力更生,不但可以帶走團隊人員、也可以開始另行聘用人員。 Churn Labs 讓分家的公司擁有 60% 的股份,相較於只給初創團隊 10% 股份的育成公司 如 idealab 以及 Minor Ventures 而言,算是非常大方。

對 Churn Labs 來說,尚未分家前的專案團隊都同在一艘船上,所以沒有投錢後急於脫手變現、或是進來一堆權威專家左右公司方向的問題。Omar 在 10 年創立了 5 家公司的經驗,讓他在 Churn Labs 的首頁上放了這樣一句話:

「The best part is the beginning.」

X 的,我哭了。整個說到我心坎裡。

有過初創經驗的人,無論結果是失敗還是成功,絕對都會記得剛開始的時候:第一個辦公室、第一個客戶、第一個新成員。尤其是成功了之後-- 咳,例如 break even 或是營收曲線成長相當健康-- 當 熱情全心全意革命情感 被從初創時那種氛圍抽離時,你就必須轉換心境準備當一位「成功人士」。你會不缺錢、不缺客戶、不缺人,某種程度上非常歡樂。漸漸的,你發現事做事方法走樣了、團隊走樣了,公司還是可以神奇的運作無誤。幾乎啦。

當初共苦的人終於可以同甘,卻攪拌了太多雜質、失去原有的味道。祝福 Omar,祝福所有擁抱真誠、誠實面對初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