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效應:美國興起「刪除 Uber」運動!

上週末,川普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引起大批美國人抗議,他們遊行、吶喊、舉起標語、自願去甘迺迪機場聲援,可能最令人驚訝的是,有大量居住在城市的年輕人,把他們的 Uber 刪了以示抗議。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虎嗅網 ,INSIDE 授權轉載

上週末,川普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引起大批美國人抗議,他們遊行、吶喊、舉起標語、自願去甘迺迪機場聲援,可能最令人驚訝的是,有大量居住在城市的年輕人,把他們的 Uber 刪了以示抗議。

事情是這樣的:美國當地時間上週六 (2017 年 1 月 28 日),紐約計程車司機聯合會 (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 呼籲包括 Uber 在內的所有司機在當天晚六點到七點之間停止接送往來甘迺迪機場,抗議「川普禁令」。在晚上七點半左右,就在紐約計程車司機的停運罷工結束不久,Uber 紐約市的負責人宣佈關閉甘迺迪機場附近的「動態定價」功能,通常 Uber 會在重要事件發生後導致叫車難價格爆漲時,實行這項措施。

但結果卻是,Uber 此舉被認為是和出租司機的罷工對抗。Uber 雖然關閉了「動態定價」——也就是說甘迺迪機場附近的區域對司機來說使用 Uber 的獎勵就少了——但是看起來也不那麼重要了;Uber 在 Twitter 上宣佈在甘迺迪機場附近照常運作,再加上 CEO 卡拉尼克是川普商業顧問委員會成員這一點,直接導致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用戶運動:刪除 Uber (#DeleteUber)。

雖然目前尚未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刪除了 Uber,但是 #DeleteUber 這個標籤在社交網絡上迅速流行卻是不爭的事實,甚至美國演藝界的一些名人也在社交網絡上發佈了卸載 Uber 的截圖。隨後,卡拉尼克發表了緩和用戶情緒的公開回應,他表示川普的做法是「錯誤的,不公正的」,措辭頗強硬。Uber 也斥資購買了 Instagram、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廣告位來推廣該公司為幫助受到「川普禁令」影響的員工而專門設立的基金,這一基金的規模有 300 萬美元。

關於 #DeleteUber 的運動,這次「川普禁令」事件可能只是一個導火線。實際上,這是人們對該公司多年來所積累抱怨和不滿的一次集中爆發,在「川普禁令」這一被美國社會高度關注的政治議題下,迅速釋放。

自從 Uber 成立並快速在全球擴張以來,每一次成功的公關傳播始終伴隨著或多或少的負面效果:雖然 Uber 讓搭車變得方便、便宜,但是這家公司拒絕給予司機全職員工的待遇,而且不准成立工會;Uber 將從投資人那裡融來的數十億美元用於和政府監管部門打官司、對抗;Uber 的補貼手段雖然在短期內將搭車費降至比計程車更低的水平,但是長期來看並沒辦法持續。即便是 Uber 司機這個群體,對這家公司的做法也有怨言,尤其是那些使用多個叫車軟體平台的司機,更是公開表示 Uber 的車費抽成太高。他們甚至會建議乘客去使用其他諸如 Lyft、Gett 或者 Juno 之類的搭車 App。

最令 Uber 受到傷害的可能是其競爭對手 Lyft 漂亮的公關動作,後者立刻宣佈向美國公民自由聯盟 (ACLU) 捐款一百萬美元。伴隨著 #DeleteUber 運動,Lyft 在蘋果 App Store 的下載量迅速上升。

上週六 Lyft 還位於 iPhone 免費 App 榜的第 39 位,周日晚已經升至第 4 位,領先 YouTube、Messenger、Facebook、Google Maps、Netflix、Spotify、Pinterest、Amazon、Twitter 和 Pandora 這些幾乎屬於「必裝」的 App。而 Uber 已經跌至第 13 位。

考慮到 Uber 已經為受影響的司機成立了一個規模 300 萬美元的基金,而 Lyft 捐贈給 ACLU 只有 100 萬美元 (而且分四年支付),是不是有點替 Uber 不平呢?但是社交網絡運動可是不會只看錢多錢少的,關鍵是一家公司給公眾留下了怎樣的印象。Uber 執行長與川普政府的關係,將這家公司的形象與川普的政策也聯繫到了一起。

順便提一句,特斯拉 CEO 伊隆·馬斯克也是川普總統的商業顧問,不知道川普未來政策引發的群眾運動,會不會燒到特斯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