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 16 年設立 CTO,微軟想讓 LinkedIn 加速變現,還是正改變用人策略?

由此可見新 CTO 的上任,既是微軟將加速與LinkedIn業務進行融合的一個訊號,也意味著封閉的舊微軟技術時代已徹底結束。
評論
REUTERS/Lucas Jackson
REUTERS/Lucas Jackson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36Kr,INSIDE 授權轉載

你或許想不到,長達 16 年的時間裡,微軟從未給自己找過一位 CTO。

而今天凌晨,微軟卻時隔多年首次宣佈設立技術長一職,並提拔 LinkedIn 團隊 44 歲的高級工程副總裁 Kevin Scott 擔任這個剛剛創造出的職位。

對 Scott 個人來說,這罕見的人事命令將開啓他在微軟的第二個人生階段。實際上早在 2001 年,當 Scott 在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讀計算機博士時,他就已經是微軟研究院的一名實習生。

但是,如果回看 Scott 的履歷,你或許真的要羨慕他的「好運氣」。 在 Scott 畢業後,他先後做過 Google 與 AdMob 的軟體工程師,又在 AdMob 被前者收購後重返 Google 並得到提拔。

2011 年,Scott 正式加入 LinkedIn,而 5 年後,這家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平台就被更加龐大的科技帝國微軟收入囊中。

未來,作為微軟首位集團 CTO,Scott 將正式加入企業的高層管理團隊,並直接向微軟 CEO 納德拉彙報工作。

或許最讓你疑惑的是,微軟此前從未設過 CTO 這個職位?那麼之前究竟是誰在制定技術戰略,把控企業技術方向?

其實早在 1999 年,「技術長」曾經由微軟研究部門的創辦人梅爾沃德擔任過一段時間。但沒過多久,這位科學家便離開微軟成立了一家知識產權貿易機構——高智發明。

後來,這個職位的職能便一直被「微軟首席軟體架構師」所替代。沒錯,就是「微軟代言人」比爾蓋茲在 2000 年卸任 CEO 之後,卻還牢牢握著的那個職位。再後來,儘管他「傳位」給了雷奧茲,但後者在 2010 年便離開了微軟。

至此,進入鮑爾默時代後,微軟再無首席架構師一職。

Scott 的新職責與 LinkedIn 的價值

一個嶄新的職位+一個非微軟本部的精英,對微軟來說意味著什麼?

談到 Scott,就不能不提 2016 年那場震動整個科技圈的年度併購案——262 億美元,讓微軟不惜溢價 50% 也要把 LinkedIn 的社交屬性、人才、大數據與變現價值一舉拿下。

隨後,便是科技圈裡對 LinkedIn 商業價值鋪天蓋地的討論。其價值大體分為兩個層次:社交屬性與大數據。

Office 軟體是人們常用的辦公工具,而 LinkedIn 則是職業社交領域的巨頭,兩者的集成將為微軟的產品增加社交屬性。

為什麼要添加社交屬性?在產品各個入口都部署社交關係,是驅動使用者量增長的魔法之一。可以讓微軟在不斷發展的企業級雲服務市場中更好地立足。

之外,有了 Linkedin 的使用者和社交關係,微軟的所有產品就能更加系統地連接在一起。也就是說,未來 Linkedin 會成為通往微軟一切服務的入口,是一個巨大生態系統的入口。

而大數據價值更不用多說。LinkedIn 累積的高品質、多面向使用者行為數據是最讓數據驅動科技公司垂涎的資源。微軟的各種產品與服務,包括 Bing 搜索,人工智慧(語音助手),廣告投放,雲端服務……沒有一個不需要這種數據來描繪使用者圖像。

假如這些數據能被合理的利用,其潛在的市場價值難以估量。也就是說,微軟的下一步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讓 LinkedIn 真正發揮它的社交與數據變現價值。

因此,對微軟來說,收購已經是過去式,收購後如何進行兩個公司的業務整合與技術整合將是一件最重要也最棘手的事情。想讓 LinkedIn 更好地融入微軟,需要 LinkedIn 的工程師積極們參與到整個微軟的技術統籌工作中。

也正因為如此,作為 LinkedIn 的最高工程領導人之一,Scott 成為納德拉眼中更為合適的人選。反過來講,Scott 的就任也充分體現了微軟對 LinkedIn 這個角色的重視。

納德拉的用人策略—— 老樹需要發新芽

當然,與上一任鮑爾默的保守策略相反,納德拉在制定了「雲服務與行動先行」的商業策略後,更喜歡引入新鮮血液來讓這顆老樹煥發新的生機——提拔所收購公司裡的優秀領袖,他們也是某種意義上的「微軟新人」。

2014 年擔任 CEO 後,在納德拉首次由自己完全主導的「高層修養活動」(之前參加本會的只能是微軟本部的人)中,他打破了微軟的傳統,邀請了微軟最近收購的一些公司新領導參會。

之後的每一年裡,即便部分微軟資深領導一直有所抱怨,但這個高層戰略會議上都會有更多的「新人」出現。

之外,納德拉上任後,收購公司的 CEO 不再被封閉管理,而是被賦予自由,可以指出微軟失敗的戰略,並且能夠負責主持高管之間關於創新話題的研討會。

在用人方面,除了這一次被任命的 Scott,你還可以在另一個人身上看到納德拉渴望通過提拔「微軟新人」來改變公司命運的意志。

郵件客戶端 Acompli 在 2014 年被微軟收購後,其執行長 Soltero 成為是支持內部變革的積極倡導者。隨後,Acompli 替微軟 Outlook 使用者在蘋果的 iOS 和 Google 的 Android 平台上開發了一款電子郵件與日曆 app。

很快,納德拉就讓 Soltero 負責了整個 Outlook 業務,這是微軟應用最廣泛的產品之一。

2016 年 11 月, Soltero 再次得到提拔,負責包括 Word、Excel、PowerPoint 以及 Skype 在內的 Office 產品戰略規劃。這在鮑爾默時代甚至比爾蓋茲時代都是難以想象的。

由此可見,Scott 的上任,既是微軟將加速與 LinkedIn 業務進行融合的一個訊號,也意味著封閉的舊微軟技術時代已徹底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