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手機的羅曼蒂克消亡史

評論
評論

 

REUTERS/Thomas Peter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

如果以 2007 年 1 月 9 日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發佈第一代 iPhone 為時間節點,過去 10 年屬於智慧手機。它成了每個人的掌上玩物,也是這顆星球上最流行的計算裝置。

10 年間,我們習慣了用手指在越來越大的螢幕上戳來戳去,實體按鍵成了小眾和復古的象徵;我們習慣沈浸在一款又一款的 App 中消磨時間和金錢,Facebook、Google、Kindle、Uber、Instagram、美圖秀秀和陰陽師等等;我們也習慣了隨手掏出手機記錄下這世界的美好和荒誕;當然,我們也習慣了高解析度螢幕帶來的視覺衝擊,在手機上觀看照片和影片成了一種享受。

這段時間,手機性能飆升,iPhone 7 內置 A10 晶片的性能是初代 iPhone 的 120 倍。App 數量爆發式成長,之前有預測 2016 年 App Store 程式總數超 300 萬,而在 2008 年 7 月 11 日問世時,其數量只有 500 款。即便如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智慧手機仍然是賈伯斯口中「一個集 iPod、電話和網際網路於一身的裝置」。

▲ iPhone 運行 WatchOS 界面的概念圖,更形象展示了 App 霸螢的效果

然而在當下,我們正在見證和經歷著一場智慧手機的羅曼蒂克消亡史。

不願再做 App 的奴隸

在中國,小程序在 2017 年初狠狠地挑逗一次網際網路世界的居民。儘管它的熱度僅僅持續了數日,但足以看出這個網際網路世界是多麼渴求創新和變革。

但它激起了我們對「資訊孤島」的討論。從程式商店(App Store)誕生的那天起,這個問題始終存在,它基本成了繁榮的 App 生態的原罪:

幾乎每一個 App 都有一個獨立的帳戶體系,而這也意味著每一個 App 內都有一套獨立的使用者數據,從中可以洞察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優化服務提升體驗,殊不知不同場景下的使用習慣拼合起來才能描摹出更完整的使用者圖像。

騰訊高級產品經理劉永峰在文章中寫道,「傳統的 App 模式,是一種資訊孤島,而微信小程序,消除了這種資訊孤島,讓小程序和小程序之間,能夠自由的聯通,讓每個小程序,都成為入口。」和很多人一樣,他的這段話有一個前提,「這一切發生在在微信 App 內。」從這裡也可窺見微信的野心。

但無論如何,微信本身仍然是一款超級 App。是要 App 還是要更輕量級的「小程序」,是一個雞生蛋和蛋生雞的悖論。

跳脫出超級 App 本身,Google 這樣的巨頭有過不少「殺死原生 App」的嘗試。比如 App Indexing 的內資訊檢索功能,比如後台模糊 Chrome 卡片頁面和 App,再比如集成在新一代操作系統 Android N 中的 Instant Apps。這些動作都是想從大大小小的細節上破除 App 間的壁壘。

當人工智慧入侵智慧手機

任何一個小的功能,操作系統都只能依賴一個個越來越臃腫的第三方程式,使用者淹沒在無數的小紅點和越來越少的儲存空間中,成了 App 的奴隸。我們需要和等待的是系統層面的革新:操作系統重新成為服務中樞,不再是第三方應用的附庸。

而一些基於底層技術而非 App 層面的功能,似乎正在成為一些智慧手機試圖在系統層面突破的地方。這樣,它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擺脫對「超級 App」的依賴。

人工智慧技術的底層應用,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成為越來越多智慧手機操作系統層面的「標準配備」的。

2011 年蘋果推出 Siri,這是當時市面上第一款智慧語音助理,某種程度上,它把智慧手機的戰爭推向了新的水平。接著,Google、微軟和亞馬遜等相繼入場。其中亞馬遜 2014 年推出的智慧語音助理 Alexa 已經擁有了播放音樂、讀新聞、叫外賣等 7000 多種技能,可以說是市面上最多才多藝的智慧語音助理,關鍵之處在於它解決的是使用過程中實實在在的小需求,儼然成了智慧語音助理中的一匹黑馬。

但亞馬遜的 Alexa 並不是一款超級城市,而是智慧手機的一項基礎功能。

從全球來看,第一個主打人工智慧核心功能手機品牌的是華為,華為旗下的子品牌榮耀推出的榮耀 Magic,自帶了基於場景智慧地提供和推薦服務,比如靠近快遞櫃時自動呈現快遞取件碼,叫車後在鎖螢界主動展現司機車牌資訊,聊天中提及電影資訊呈現近期熱映大片等等。謝天謝地,它跳脫出了 App 的限制,儘管榮耀 Magic 產品上還有一些細節需要優化,其中的很多功能還需要第三方 App 的配合,但打通 App 間的數據,本身已經是一種進步了。它讓這種帶有智慧屬性的應用,成為了這部手機的一個系統級基礎功能。

這款產品的技術主要來自於華為 2012 實驗室,其人工智慧技術主要來自於其中的諾亞方舟實驗室,後者是華為專門從事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數據挖掘的研究機構,後者近期還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達成了人工智慧基礎研究的戰略合作。

華為高級副總裁、消費者業務總裁余承東在 2016 年第三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也表達過類似的觀點:未來的手機就是「智慧手機」,也就說把人工智慧融入到現在的智慧手機中。讓「人工智慧」的部分成為一部手機的基礎配置,滿足盡可能多的人們在程式層面的需求。繞開 App,回到系統本身。

巨頭們都在盯著這個市場,這也是為什麼 Google 推出的人工智慧助理功能 Google Assistant 和亞馬遜的智慧助手 Alexa 都不甘於僅僅是一個 App 的原因。它們需要成為一部智慧手機的底層功能,成為一部智慧手機的神經中樞。

最近,它們往前邁了一步。在 1 月初的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華為宣佈它推出的旗艦機智慧手機 Mate 9,將在系統層面內置 Google Assistant 和亞馬遜的 Alexa,讓這部手機真正地理解人們在想什麼,在做什麼,自動地幫人們播放電影、打開地圖、設置導航和呼叫外賣。你不需要打開一個 App,當你要做什麼的時候,你只需要跟這部手機說話就可以。

這樣,Mate 9 也成為了世界上第一款底層內置亞馬遜 Alexa 智慧語音助手的智慧手機,哦不,智慧手機。

「智慧手機」是個噱頭嗎?是也不是。

如果我們必須強調它與傳統意義上,用大量 App 擠佔儲存空間,手動消滅一個個小紅點的智慧手機有哪些不同的時候,我們必須提出「智慧手機」這個概念。但它確實更加有「智慧」了:比如華為 Mate 9 中的操作介面 EMUI 5.0,它可以學習使用者使用習慣,動態調度手機資源,「18 個月不卡頓」,這已經涉及到軟體、使用場景和底層晶片技術的協調和互動了。

除此之外,我們還在期待另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智慧手機:昔日的 Google 高級副總裁、Android 之父安迪魯賓(Andy Rubin)最近計劃推出一款名為「Essential」的手機。魯賓曾是被賈伯斯視為心腹大患的競爭對手——正是他帶動的 Android 操作系統的崛起,侵佔了蘋果在智慧手機市場的大半壁江山。現在,魯賓的新手機 Essential,既要繼續挑戰蘋果,也要挑戰他一手創建的 Android。畢竟,智慧手機已經太久沒有新花樣了。

至少我們知道,魯賓要把人工智慧作為基礎技術和功能,放到即將推出的 Essential 手機裡面。這其實也是所謂的「智慧手機」。在這條路上,華為和 Essential 都不算孤單,未來也有的瞧的。

總之,在 iPhone 誕生 10 年之後,我們終將面臨智慧手機的羅曼蒂克式消亡。它該以一種新的形態出現了。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賣家關係維護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