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背後的血與淚:台灣「戒嚴時代」的 38 年零 56 天

由台灣赤燭遊戲研發的恐怖冒險遊戲《返校》已經於 13 日在 Steam 上架。這部以台灣六十年代的一場校園悲劇為題材的遊戲,其中折射的歷史背景與文化風貌,對於當時生活在台灣的人們來說可能多少耳熟能詳⋯⋯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 GAMECORES,INSIDE 獲授權刊登。

導語:由台灣赤燭遊戲研發的恐怖冒險遊戲《返校》已經於 13 日在 Steam 上架。這部以台灣六十年代的一場校園悲劇為題材的遊戲,其中折射的歷史背景與文化風貌,對於當時生活在台灣的人們來說可能多少耳熟能詳,但對於廣大中國大陸玩家來說,對這段歷史的記憶和認識卻可能是非常陌生的。

有鑒於此,不才整理了一些有關台灣「戒嚴時期」的歷史記錄與事件,幫助各位玩家深入了解那些深藏在故事背後的血淋淋的真實。

一、世界史上最長的戒嚴令

一、發現匪諜或有匪諜嫌疑者,無論何人均應向當地政府或治安機關告密檢舉。

二、人民居住處所有無匪諜潛伏,該管保甲長或裡部長應隨時嚴密清查。

三、各機關、部隊、學校、工廠或其他團體所有人員,應取具二人以上連保切結,如有發現醫謀潛伏,連保人與該管直屬主管人員應受嚴厲處分。

四、治安機關對匪諜或有匪諜嫌疑者,應嚴密注意偵察,必要時得予逮捕。

——《勘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1950 年 6 月 13 日,蔣介石簽發

▲ 1949 年 5 月 20 日,《新生報》頭版的戒嚴令

1949 年 5 月 20 日,當國民黨軍隊尚在中國上節節敗退之際,並無戰事的台灣卻由台灣省政府主席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頒布了「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號令」,由此開啟了台灣的「戒嚴時期」。半年後,蔣介石敗退來台。此時誰也不會想到,這場所謂的「戒嚴」將貫穿近 40 年,成為台灣地方歷史上最為嚴酷的一段時光,也將給民眾帶來一場始料不及的漫長災難——無論他們是台灣原住民,還是從中國而來的眷屬。

丟失了中國政權來台的蔣介石,將自己失敗的根源歸結於喪失對基層的掌控和缺乏有效的「軍事監察制度」。歸根結底,蔣氏的反省,縱然承認國民政府在中國的政治失敗是由於從上到下的全盤崩潰,卻仍盲目地將之歸結到需要「強大、高度有紀律的監管隊伍與組織力量」上。

此次內戰失敗,乃制度上的失敗,今後當效法如戰前日、德之軍國主義模式,惟有軍法之治,以軍統政。

——《蔣介石日記》,1949 年 1 月 22 日

▲ 版畫家黃榮燦紀念「二二八」事件的木刻作品《恐怖的檢查》,作於 1947 年。畫家於 1952 年 12 月 1 日以「叛亂罪」被槍決於台灣馬場町。

「戒嚴」統治的本質,是以「情治」為核心,而這「情治」,直接掰開來說就是「情報統治」。

到台灣復職總統之後,蔣介石將成立於 1949 年 7 月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改組為「總統府資料室」,由蔣經國一手操持,與並行的「台灣情報工作委員會」共同協調指揮國民黨黨、政、軍、憲、特情報機構。戒嚴即是軍事統治,依據《戒嚴法》,台灣警備司令部是戒嚴地區行政事務與司法事物的實際掌控者。

從 1950 年至 1991 年,所有涉及「匪諜」、「叛亂」、「台獨」等罪名的政治案件,首先由情治機構——包括「國防部」保密局(「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保安處,以及調查局等單位——負責逮捕與偵訊;接著由軍方——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負責起訴與審判。由此,整個台灣陷入了軍隊情治體系的天羅地網。執掌情治機構的蔣經國遵照父旨,為「台灣存亡的必要,實施鐵腕政策,只要行動可疑,經人檢舉,一概列入危險分子,格殺勿論」。

從另一方面而言,台灣持續 38 年的「白色恐怖」也並非偶然。從朝鮮半島燃起戰火的五十年代初期開始,國際政治的兩極對立,凸顯台灣戰略地位(對美國而言)的重要性。在冷戰的陰雲下,蔣介石政權的「反共抗俄」政策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一項「國策」。

歷史上任何一個惶惑不安的政權,必然採取高壓手段來整肅其心目中的異議份子,以收殺雞儆猴、震懾人心之效。既然「反共抗俄」是蔣介石維護其政權的理論基礎,便不容許懷疑和挑戰。如果有誰敢質疑這個神聖的基本國策,便是「匪諜」或是「為匪宣傳」。為了國家民族,全民必須檢舉匪諜,肅清匪諜。

於是,一場真正的浩劫就這樣拉開了帷幕。「法務部調查局」、「國防部情報局」、「軍事情報局」、「青年反共救國團」等機構與組織嚴密控制了台灣上下的經濟、社會、人文、教育等各個方面,極端蔓延的權力不斷孳生著令人瞠目結舌的殘忍與凶狠。

總統蔣公,您是人類的救星,您是世界的偉人。

總統 蔣公,您是自由的燈塔,您是民族的長城。

內除軍閥,外抗強鄰,為正義而反共,圖民族之復興;

內除軍閥,外抗強鄰,為正義而反共,圖民族之復興。

蔣公! 蔣公!您不朽的精神,永遠領導我們;

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蔣公紀念歌》

二、白色恐怖下的人人自危

根據法務部向立法院所提之一份報告的資料顯示,戒嚴時期,軍事法庭受理的政治案件 29407 件,無辜被害者約 14 萬人。根據司法院透露,政治案件約 6、7 萬件,如以每案平均 3 人計算,受軍事審判的政治受難人,應當在 20 萬人以上,他們就是『白色恐怖』的犧牲者。

——《台灣人權報告書(1949-1996)》,魏廷朝

▲ 1927 年「四一二」大屠殺中的某個刑場,在清黨中,國民黨損失了將近 100 萬自己的基層黨員。

在歷史上,以其大地主階級與大資產階級的性質所決定,國民黨殺起人來是不手軟的。1927 年的「四一二」,國民黨「剿共清黨」殺得人頭滾滾,也直接把自己的基層殺得清潔溜溜。足足 200 多萬人的敗軍來到台灣之後,隨著「戡亂」與「戒嚴」的施行,一切行為皆以「反匪諜」為核心訴求,一切手段皆為「防患未然」,小小的台灣島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鐵桶。從黨政機關到中小學校,從軍隊系統到社會各界,「情治人員」無處不在,無時不在。僅蔣經國直轄的軍警機構,就有 10 萬餘名警察及 5 萬餘名各類特工,遍布全島各處。

白色恐怖之所以讓人談之色變,並不僅僅是因為這種管控的廣度和深度,而是因為在當時「政治」已經成為一個沾邊就死、碰到就亡的話題,人人皆可因只言片語被構陷入罪。情治部門不必核實被審查者的實際「罪行」,只需依據文字或思想,就可以羅織文字獄,以諸如「思想左傾」、「思想有問題」這類「罪名」,陷人以罪。

所謂『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走一個』,從 1949 年到 1960 年 9 月 4 日的雷震案,10 年之間,台灣一共發生了上百件的政治案件,約有 2,000 人遭處決,8,000 人被判重刑。其中除了不到 900 人是真正共產黨員(地下黨員)之外,其餘 9,000 多人是冤案、錯案、假案的犧牲者。

——《遠望》,1989.2

▲ 從 1949 年敗出上海之前,這種處決就已經如同家常便飯。

更糟糕的是,《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第 14 條規定,因匪諜案沒收之財產,承辦人員可得百分之三十獎金,「特務每羅織一個人入罪就會得到巨額獎金及升遷的機會,因此造成特務人員不擇手段要把嫌犯屈打成招。只要嫌犯招供他就是大功一件,非但獎金到手,他的地位也更加鞏固」(《良心犯的血淚史》,林樹枝),這種非常可觀的物質回報也造成當時冤案、錯案、假案的發生從無停止。

對於當時的台灣人來說,普通的生活也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為被情治人員深究的由頭:生活規矩的人有問題,可能是伺機潛伏;生活浪漫的人有問題,可能是以此掩護;平時讀書多可能是在研讀赤色思想,不讀書則可能是裝瘋賣傻⋯⋯在如此的高壓下,僅在 1950 年上半年內,「台灣治安當局處理了匪黨地下活動案 300 件,牽涉的嫌疑犯在千人以上。」(董顯光,時任《中央日報》董事長,1951)

▲ 台灣白色恐怖期間部分罹難者名錄。

在「戒嚴」期間,有多少案件是屈打成招的冤獄,又有多少是胡亂構陷的偽案呢?試舉數例:

1950 年 3 月,台糖總經理沈鎮南、台電總經理劉晉鈺相繼未經審判即遭槍決,原因是「有通共嫌疑」;

華南書局出版的《音響擴大機》、《單管收單放機》、《初級短波收音機》等書籍遭禁,出版人員入獄,理由是「資匪通諜」;

諾獎得主李政道的兄弟李崇道因在家裡留宿一位同學,和母親張明璋一起被逮捕並投入監獄,其原因是涉嫌「掩護匪諜」;

直到 70 年代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台北某電器公司因在廣告中使用了「毫毛細語,傳真實錄」的廣告詞,被認為是宣傳「毛語錄」,設計人員與當班編輯一同鋃鐺入獄;

一直到 1984 年 12 月,最後兩個在 1950 年代的終身監禁的政治犯林書揚與李金木,在坐滿 34 年又 7 個月以上的牢後,才釋放出獄。

▲ 1950 年,吳石將軍臨刑前寫下遺囑。他曾官至「國防部參謀次長」,可以接觸台灣防務最高級別機密。

除了能夠蓋棺定論的「台灣省工委系列案」、「吳石案」、「鹿窟事件」等案件之外,其他的大部分案件可說是言過其實,甚至子虛烏有。然而,覆巢之下無完卵,除了社會領域,白色恐怖也蔓延到了像牙塔中,對文化教育領域同樣碾壓無情。

三、血色校園與死去的少年

「戒嚴時期」,台灣文化界受到的衝擊與破壞首當其衝,國防部頒布的「五項禁令」宛如尚方寶劍,隨時可以令人陷於囹圄,甚至人頭落地。

禁止發表反攻無望論; 禁止出版有關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書籍和言論; 禁止任何報道中國大陸的進步實況; 禁止批評蔣介石和蔣經國的言論; 禁止統一中國的言論。

——《蔣介石宋美齡在台灣的日子》,何虎生

看到這五條禁令,知識分子噤若寒蟬:焉知禍從口出!禁令一出,便是 30 年不變,戒嚴期間,李敖、雷震、柏楊、殷海光、陳映真這樣的文化界大家,無不因此而身遭劫難。

與此同時,一系列的匪諜案也讓學校成為了動蕩是非之地。被做成「鐵案」的「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案」,直接讓逃奔到台灣的外省人清醒了過來:原來天下無處是家鄉!之後的「基隆中學案件」則直接讓國民黨如臨大敵,視學校為思想控制的重災區。

為了加強對青年的思想控制,台灣各學校從 1953 年開始全面設立「訓導處」和「軍訓教官室」。學校裡的教官要教授軍事知識,組織軍事訓練,同時還負擔著為國民黨發展青年黨員、監視校內言論、查證內部思潮等任務,並以此在學校秘密發展特務組織,安插特務學生。1960 年 7 月 1 日,「行政院」明令學校軍訓移歸「教育部」主管,「教育部」下設學生軍訓處,軍訓便成為教育體系一環,教官成為學校的必備崗位,其身份地位堪稱「影子校長」,甚至比校長都要厲害。

50 年代風聲鶴唳的社會與政治環境,使得學校裡的情治人員時刻如臨大敵,經常作出一些超乎想像的事情。比如 1949-1952 年間,有不少海軍官校學生被「莫名其妙」的原因囚禁或處死,其中 14 名學生僅僅因為一封信裡寫有「要好好念書,要務正業,任何人都會是有用的人」這般字句,即被情治人員解讀成該信是在鼓勵他們畢業後為共產黨做事。

▲ 連電話轉盤上都寫著反匪諜的提示。

「防患未然,寧可殺錯絕不放過」的原則,也讓學校變成了道路以目之地。蔣經國掌控情治部門後,專注於在基層草根階層發展勢力,在各單位廣設「眼線」,特別重視在工人、勤雜人員中吸收「細胞」。知識分子與教師做特務的比例也很高,甚至幾個人中就有一個是特務(臥底),前腳還在噓寒問暖,後腳就向特務部門彙報去了。而正牌的「情治人員」,則是以抓人破案為升官發財的階梯,只達目的,不擇手段;因而寧可錯殺三千,決不留情一個。

也正因此,在那個時代中,當你信奉「靠自己的努力可以改變人生」時,可能下一個瞬間,你的理想連同生命一起,都被輕飄飄地打碎了。

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很多人或許只看到了少年們的愛恨情仇,卻忽視了另一個人的遭遇——小四的父親張國柱。他本是一個隨著國民黨大軍逃難到台灣的知識分子,在政府裡做一個公務員,會與妻子談笑,會跟兒子走心。他在入獄之前教導兒子的話就是:「要相信靠自己的努力,能夠改變人生!」

但是他錯了。

在被深夜中無聲無息地帶走之前,他可能仍以為自己尚有理想與拼搏之力;而當他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拼命地寫下根本就不存在的認罪書,直到精神崩潰時,我們看到了又一個毀於時代的人:他因為現實的苦痛與恐懼,喪失了高傲的理由,間接將兒子推上一條死路。

張國柱能夠保住性命,應該算是比較幸運的,更多被卷入政治風波的人沒有他這樣的好運氣。他們或被判處死刑,或在街頭被謀殺,甚至在路上被裝進麻袋扔進大海。

剛被抓進去時,每天睡覺都想說明天死掉就好了,後來看到很多比我更凄慘的人,有懷孕的、帶著小孩一起被關的,還有因為看一本書就被槍決的,才覺得我有什麼好艱苦。

——《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它》,張常美

張常美被抓進綠島監獄時是 18 歲,正在讀高三。她入獄的原因是參加了學校的學生自治會,而會長後來被查出是共產黨。與會長素無往來的她,也因此獲刑 12 年。在綠島服刑期間,她堅持著不放棄生命的希望,認識了同樣被以「匪諜」名義判刑 10 年的歐陽劍華。10 年刑滿,他們出獄後結成連理,並用畫筆和文字記述了綠島中的見聞,讓更多人知道那些蒙冤者的悲慘處境。

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綠島人權紀念碑,柏楊題寫碑文

四、說回《返校》和那些再也回不來的人們

1987 年 7 月 14 日,「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頒布總統令,宣告自同年 7 月 15 日零時起解除在台灣本島、澎湖與其他附屬島嶼實施的戒嚴令,在台灣實施達 38 年的戒嚴令自此走入歷史。但曾經歷過腥風血雨的人們,真的能輕易地忘記那些事情嗎?

「這部遊戲並非是針對歷史上的某一個事件,而是參考到那個年代的眾多事件後再作發想,也有部分是親戚長輩的遭遇。他們對我影響頗深,但每當問起時,卻又總是說記不清——但我總覺得他們像是不想多談。

解嚴(解除戒嚴)的時候我已經十幾歲了。那時是台灣經濟成長期,大家要升學和娛樂,沒有人想太多,那些事情很快就被大多數人忘掉了。

但是,我還是希望玩家能在過程中,感受到一些東西,無論它是什麼。」

——《返校》遊戲製作人赤燭咖啡

對於《返校》的遊戲品質與內容,我並不想做太多評價——事實上,我認為它有很多不足:作為一個使用現代史和真實事件題材的遊戲,它本來應該具備更多的開放性,也應該依靠史料的深度埋藏更多的線索、資料和內容,甚至應當將一些有價值的事情明明白白地說出來。

因為和人性的恐怖比起來,遊戲的恐怖實在算不得什麼。

或許,海峽這邊的大多數普通中國玩家,對《返校》中的時代背景與歷史淵源並不十分了解,但一旦了解了這個沉重而血腥的故事背景,相信很多人仍然會心有戚戚——畢竟我們也曾經歷過浩劫的十年。

在混亂與瘋狂之後,我們從未如此渴望平靜的生活,不希望那些發生在人性深處的風暴再來奪走我們的快樂,破壞我們的家庭,吞噬我們的生命。因為,太多的人已經永遠無法回來了。

在田中、在山中,我的魂魄隨時隨地陪伴著你。

——受難者 高一生 給妻子的絕筆,1954 年 4 月 17 日罹難

2016 年 4 月 19 日,台東大學舉辦「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遺書特展」,觀者無不動容落淚。這些與妻子、兒女、父母訣別的書信,處處展露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人世的留戀——但他們都葬身於時代的惡浪中,再也無法體驗人間的美麗。

假如《返校》僅僅是一款起於恐怖,又停留於恐怖的遊戲,那麼它可能是對那些死者的一種褻瀆——無論是鬼神還是幽靈,都不如人能施加給人的傷害與痛楚來得巨大。

但在每一處細節和場景中,我仍然能看到跳動的生的希望。那希望或許不止來自於游戲的制作者們,更來自於那些已經飄散的生命,那些曾經與你我一樣高貴的靈魂。

請用我們的青春與生命為賭注,給後來者以恐懼的自由。

——馮守娥,台灣最後一位政治死刑犯陳明忠之妻


重要資料萬無一失!QNAP TS-464 以高 CP 值打造高效率資料集中備份解決方案,擴充性更無與倫比!

資料的數位化為現代人帶來許多便利性,但龐大的資料量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煩惱-如何更方便的集中管理、備份資料?同時又兼顧資料發生損毀時第一時間恢復的即時性?在本篇文章都將為大家帶來詳細的解析!
評論
評論

現代人除了面對「資訊爆炸」,每天生活與工作都會接觸極為龐大的數位資料,包括個人電腦、手機、平板、相機…等裝置,日積月累產出的資料十分可觀,更需要花費心力妥善整理與歸檔保存,同時也因為現今資安事件造成數位資料的損失案例不計其數-包括病毒、木馬、惡意程式…等,都可能造成寶貴的資料一夕蒸發,也因此「備份」絕對是每一個人都要關注的課題。

本文將透過 QNAP TS-464 這款高性價比的 NAS 為大家帶來集中式資料備份方案的完整指引。

不過面對資料備份,該選擇哪種方式才能真正萬無一失呢?本篇文章就將為大家深入解析,同時也要帶來目前最具性價比的集中資料管理解決方案-QNAP TS-464 四核心處理器與雙埠 2.5 GbE NAS 的完整實測與備份應用介紹!

資料備份方式多樣,如何才能萬無一失?

每年的 3/31 是「世界備份日」,提醒了大家「資料備份」這件極為重要,但卻經常被忽略的行公事!根據世界備份日的官網數據指出,全球有高達 21% 的人從未備份過他們的資料,同時有高達 29% 的資料損失案例都是完全無預警發生的,甚至有高達 30% 的電腦都已經感染了惡意程式而沒有被發現,這些數據也都不斷提醒大家,數位資料極其容易因為意外事件而有所損失。

而近期最受到社會關注的資料損失案例,莫過於今年三月傳出國內的公廣集團公共電視新聞部的「影片庫」因為資料維護外包商的操作錯誤,而造成近 42 萬筆的歷史新聞資料畫面遭到全數刪除,因為沒有額外的備份資料,已經無法回復,讓過往的珍貴檔案全毀。

也因為資料備份極為重要,無論是個人或是企業用戶,都需要正視這個問題,至於資料備份的方式十分多元,到底哪一種才能真正「萬無一失」,可就讓人傷透腦筋!下面筆者也為大家整理幾個資料備份方案選擇時需要格外注意的重點:

【定期備份】
無論採取何種資料備份方式,採行固定時間執行備份任務的方式絕對是必不可少,尤其是針對經常變動的資料-像是進行中的專案、經常新增的照片 / 影片庫,由於檔案版本可能不斷變動,更需要定期備份作為重要檔案誤刪 / 誤改動之後的備援。

【簡單便利,自動化為佳】
雖說有不少入門級的資料備份方式(例如:使用外接硬碟)花費的成本較低,但進行備份時需要依賴人工手動方式,很可能因為操作錯誤、甚至是「忘了」定期備份而造成檔案的疏漏,反而得不償失,也因此會建議大家在選擇資料備份機制時,儘可能選擇「一次設定,定期排程」的自動化備份方案。

【3-2-1 備份原則】
想要有「滴水不漏」的備份方案,那肯定要遵循業界公認的「3-2-1 備份原則」,也就是同一份檔案至少要有「3」份備份,其中「2」份檔案儲存在不同裝置中,並至少有「1」分檔案以異地備份的方式來進行。
除此之外,資料的「備份」檔案也需要考量額外備份的需求,像是以「快照」機制作為備份檔案的備援,也是近幾年新款 NAS 資料備份功能不可或缺的功能之一。

【考量「安全性」】
在選擇資料備份方案時,也務必要注意資料儲存的「安全性」問題,像是選擇公有雲端時,就要注意避免上傳機敏資料,另外若以實體的備份方案如隨身碟、外接硬碟時,也要注意儲存載體是否有損壞風險。

【性價比】
資料備份時會因為檔案容量的大小不同,而會有成本的差異,以公有雲端服務為例,訂閱費用通常會是以可用空間的級距不同來收費,而且是持續使用需要定期付費;若是資料備份量大,或許可以考慮以自建 NAS 主機的方式,相對的單位儲存成本會更低一些。
考量到上述的五個資料備份方案的選擇重點,透過自建 NAS 作為資料備份解決方案,可說是滿足龐大資料備份儲存、集中管理並兼具成本效益的最佳解決方案,而近期由國內知名儲存、網通與運算解決方案品牌 QNAP 威聯通所推出的 QNAP TS-464 就是專為專業用戶與中小企業所打造的 4-bay NAS,除了優異的整體規格,也能透過功能更完善的 QTS 5.0 作業系統,為使用者提供更全面的檔案備份、管理與分享…等應用。

QNAP TS-464 支援最新的 QTS 5.0 作業系統,除了簡單易用的介面,更強調資安強化與數位資料的保護。

除此之外,另一個值得企業注意的科技資訊,就是由 Google 所推供的企業版雲端服務 G-Suite 宣佈更名為 Workspace,並將在今年 7/1 起改為收費服務,這也讓許多原本將 G-Suite 綁定公司網域的企業,需要被迫付費訂閱,或是得要尋求其他解決方案,並將原本雲端上龐大的資料進行搬遷。而 QNAP NAS 本身也能透過 Boxafe 應用替代 Google Workspace 或是微軟 Microsoft 365 雲端空間做資料備份,將原本公有雲端上的相關服務移轉至私有雲端的 NAS 上運行。

透過 QNAP TS-464 打造資料備份中心

今年全新推出的 QNAP TS-464 屬於 QNAP TS-x64 產品系列的一員(另外也有推出 6-bay 的 TS-664),並取代過往的 TS-x53D,除了硬體全面升級,價格卻是超「佛心」地完全不變,可說是目前市場上通用型 NAS 中最具性價比的選擇。

QNAP TS-464 的整體造型略為圓潤,前面板為亮面塑料材質,在功能區(電源鈕、燈號、USB 3.2 Gen 2 A 埠與快速複製按鈕)搭配了香檳金的配色,看起來相當有質感。
機後側可以看到大型的散熱開口,對應了大尺寸的系統散熱風扇,最上方保留了一組 PCIe 擴充槽的開口,並提供包括兩個 USB 3.2 Gen2 A 埠、兩個USB 2.0 埠、一個 HDMI 2.0輸出埠、兩個 2.5 GbE 乙太網路接口與電源供應器接口。

在核心硬體方面,QNAP TS-464 搭載了 Intel 最新的 Celeron N5105 / N5095 四核心處理器,同時標配了雙埠 2.5 GbE 網路接口,最高可安裝達 16 GB 的記憶體,因此能夠更高效率地滿足多工處理與多人使用的需求。

機身前面板的黑色區塊可向左推開(機身側邊有一個鎖定卡榫,記得先調至解鎖),可露出前置的 4-bay 3.5 吋硬碟安裝槽。
每一個硬碟安裝槽都有一組托盤,按下固定卡扣可將托盤抽出。
硬碟托盤採用免工具設計,左右兩端的側條拆卸下來,將 3.5 吋的硬碟置入後,再將側條扣回即可固定,無需額外的螺絲(但若要搭配 2.5 吋的 HDD 或 SSD,則需額外使用螺絲固定)。

此外,QNAP TS-464 更內建了兩組 M.2 PCIe Gen 3 插槽,可安裝 NVMe SSD 並選擇建立可啟用 Qtier 自動分層儲存的混合型儲存池,或是建立快取進一步提升檔案的存取效能。此外,QNAP TS-464 也內建了單埠 PCIe 插槽,可以依照使用者的需求進一步擴充速度更快的 10 GbE 或 5 GbE 網卡、或是外增添 M.2 SSD 的 QM2 擴充卡…等,帶來更好的升級彈性。

將機身外殼卸下後,抽出所有硬碟托盤後可看到內部的主板提供了額外的兩組 M.2 的擴充槽,可支援 PCIe Gen 3 規格的 SSD,作為支援自動分層儲存池或是系統快取加速使用。

除了優異的硬體規格,QNAP TS-464 也能支援最新版本的 QTS 5.0 作業系統,除了精美的視覺化操作介面,更易於上手,整體運行效能也十足優異,並針對資料防護強化。
系統初始化,建置儲存池與磁碟區

雖說 QNAP TS-464 的功能強大,但初始化的設定卻一點也不困難,我們只需要將 NAS 安裝好硬碟並連結至區域網路開機,就能透過同網域的電腦安裝專屬的 Qfinder Pro 快速偵測到設備,並依照指示完成初始化。

透過 QNAP Qfinder Pro 工具,可偵測到同一網域中的 QNAP NAS,並完成連線與初始化。
QTS 5.0 的作業系統,介面設計相當精美,全圖像化的操作方式也相當易於上手。
若您是 NAS 的新手用戶,也可以參考 QNAP 官網所提供的「QNAP NAS 五招上手大補帖」來快速了解 NAS 與初始化安裝設備,並進入 QTS 系統中,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的指引,進行「儲存池」的建立,並依據實際需求來建置存放資料的「磁碟區」。
在完成系統初始化後,即可透過系統指引,使用「儲存與快照總管」進行儲存池與儲存區的建立,在這裡也能看到目前已安裝的 HDD 與 SSD 列表與運行狀態。
透過「儲存池建立精靈」,可依照實際需求建立一個或多個磁碟組成的 RAID 群組,若有安裝 SSD,也可以勾選「啟用 Qtier」來建置「自動分層儲存」的儲存池,將常用資料配置於 SSD 上,來加強資料存取效率。
完成儲存池的建置後,接下來我們也可以依照系統建議或個人需求,建立磁碟區來儲存資料。

若是希望進一步提升檔案存取的效能,也可以利用 QNAP TS-464 內建的 M.2 插槽安裝額外的 SSD,並選擇搭配原本的 HDD 建立 Qtier 自動分層存的混合型儲存池,或是直接透過「快取加速」功能,將 SSD 用作檔案讀寫的快取,進一步提升檔案存取的整體效率。

若有安裝 SSD,也可以在「儲存與快照總管」中的「建立 SSD 快取」將 SSD 設定為唯讀、唯寫或讀寫快取,大幅強化存取效能。
建置完儲存區與快取後,筆者也在 2.5 GbE 規格的網路環境,透過 FastCopy 來實測一下同一區網內的 QNAP TS-464 資料的存取速度,透過「單檔 2GB」與「多檔 2GB」兩種測試方面分別獲得 109.5 MB/s 與 193.4 MB/s 的成績。
另外透過 NAS Performance Test 測試,分別以檔案大小 400 與 1000 來測試,分別獲得最高 293.66 MB/s 與 255.61 MB/s 的成績,整體優於一般 1 GbE 環境一倍以上。
HBS 3 Hybrid Backup Sync 備份工具

針對本篇文章中主題「資料備份」,在 QNAP TS-464 中可以透過 QTS 系統中的 App Center 找到 HBS 3 Hybrid Backup Sync 這套資料備份與復原原方案,一次整合本地端、遠端與雲端備份的需求,並能同時支援其他 NAS 設備、公有雲端服務或是以 RTRR、Rsync、FTP、WebDAV 與 CIFS/SMB…等多樣的通訊協定來傳輸資料。

安裝並啟動了 HBS 3 後,可在工具中的「總覽」看到所有的備份任務與運行記錄,左欄也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快速切換。
透過「備份與還原」可以建立新備份工作,或是重新連結至曾設定好的備份任務,另外若是發生資料損毀的狀況,也可以透過「立即還原」來進行回復。

此外,HBS 3 的操作也十分簡單,強調 3 個步驟即可完成資料備份:選擇來源與目標資料、備份排程與詳細規則即可,而且 HBS 3 本身也支援了 QuDedup 資料去重機制,可在資料來源端進行區塊層級的重複資料刪除與加密,進一步降低備份資料量,也能加快資料傳輸,同時也能透過 QuDedup Extrat Tool 快速檢視 .qdff 的備份壓縮檔,並能時還原檔案內容。

建置資料排程時,首先要選擇欲備份的來源資料夾。
接下來要選擇備份的目的地空間,除了可選擇本地、遠端的 NAS 設備,也提供了數十種不同的公有遠端服務可以連結。
接下來可進行備份的任務排程,包括一次性,或是定期進行份,像是每日、每週或是每月…等不同區間。
接下來可設定備份的規則,像是是備份類型資料的篩選,以及是否要開啟 QuDedup 資料去重覆功能。
建立備份任務後,可立即啟動資料備份。
除了例行性的備份任務,HBS 3 也能建立不同 NAS 或雲端服務之間的「同步 -  協同作業」,包括雙向、單向與主動式三種同步方式。
建立好的同步任務也可以在 HBS 3 中查詢。

而 QNAP NAS 也都能支援整機 Volume 與 LUN 的「快照(Snapshot)」功能,可將任一時間點的資料狀態記錄下來,而區塊層級的快照以記錄資料不同版本差異的方式,比傳統備份消耗更少的儲存空間,同時也能安排系統定時建立不同時間點的快照,以降低重要檔檔案的遺失風險,同時在資料災難發生的當下,就能選擇個別檔案、資料夾或是整個磁碟區快速回復,大幅降低系統停機所造成的損失。

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工具,也可以在「快照」功能中查看到目前儲存池的保護狀態。
此外,我們也可以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建立額外的快照備份任務,讓我們的備份也能有「額外的備份」!
透過「快照備份保險庫」也可以輕鬆查看管理已經完成備份的快照檔案。 
QNAP TS-464 內建的 USB 埠也可以直接連結外接式儲存裝置並使用「快速複製」按鈕進行資料的快速備份,且支援速度更快的 USB 3.2 Gen2 規格,搭配對應的儲存裝置存取效能更高,以 4GB 大小的檔案複製來說,大約 70 秒左右即可完成。
透過 HBS 3 的設定,可在外接儲存裝置連結時即啟動備份任務。

Qsync 自動同步多樣裝置

針對使用者生活中不同設備的資料備份需求,QNAP TS-464 中也可安裝「Qsync Central」這套工具,讓 NAS 搖身一變成為一般公有雲服務的檔案同步伺服器,無論用戶的設備是 Windows、macOS、Android 或是 iOS 裝置,都可以安裝對  Qsync 工具,設定「同步資料夾」,將指定檔案同步至 NAS 中,而且還能選擇「單向」或「雙向」同步方式,並具備版本控制功能,能將被覆蓋的檔案輕鬆回覆。

在 QNAP TS-464 中安裝 Qsync Central 後,即可讓 NAS 搖身一變成為支援多裝置資料同步的雲端主機,在總覽面板可以看到系統目前運行的狀態。  
在不同系統的裝置端,可安裝 Qsync 同步工具,設定與 NAS 之間的連線,進行即時資料同步。
安裝並啟動 Qsync 後,可透過設定頁面的指引,以區網 IP 或是 QID 的方式,來設定與 NAS 之間的連結。
裝置端的 Qsync 連線完成後,在 NAS 中的 Qsync Central 中也可以看到設備連線同步的狀態。

此外,Qsync 也提供「團隊資料夾」的功能,可以和指定使用者分享特定資料夾,或是指定檔案或檔案夾,以「連結」方式分享給其他人。

在設備端的 Qsync 資料夾中已同步的資料,也可以直接透過「選取」並按滑鼠右鍵的方式,找到 Qsync 功能的 「分享連結」直接分享給其他人下載。
已分享的檔案連結也都可以在 Qsync Central 中看到記錄,並進行連結的複製或刪除。
在 Qsync Central 的「檔案異動中心」,也可以看到資料同步變更的記錄。
在 Qsync Central 中也能看到目前已連結的設備與使用中的帳號。

Boxafe & QmailAgent 3.1 快速建立 G Suite 全資料備援機制

除了一般的檔案集中備份功能,QNAP TS-464 也能透過內建的 App Center 獲得更多不同的擴充功能,像許多中小企業使用的 Google Workspace 方案,就可以透過 QNAP 的 Boxafe 應用完整備份雲端上的資料,包括 Gmail、雲端硬碟、聯絡人與日曆的資料都能備份至 QNAP NAS 中,同時也能支援微軟的 Microsoft 365 服務,讓公有雲端資料轉向私有化管理、保存,將資料進行冷、熱分流,透過 TS-464 建立備援,常用熱資料則保存於雲端,讓應用更具彈性。同時也能集中備份管理多個雲端帳戶的資料,並設定自動排程備份,保留多版本資料,有效降低檔案遺失的風險!

Boxafe 是 QNAP 為 Google Workspace、Microsoft 365 等企業雲端服務所打造的資料備援工具。
透過簡單的設定,Boxafe 可快速將 Google Workspace 或 Microsoft 365 各類服務

資料轉存至 QNAP NAS 中,以方便企業集中管理,未來若不想要續用付費雲端服務,也可以「無縫接軌」至私有雲端上繼續原有的服務架構。

此外,使用者也能透過 QNAP 的 QmailAgent 3.1 套件,進行多電郵信箱的集中管理,除了支援多個電子郵件服務與任何支援 IMAP 協定的信箱服務,也能將郵件內的附件直接儲存於 QNAP NAS 中,讓重要郵件多一份保障;此外,備份下來的信箱資料也能透過 QTS 系統中的 Qsirch 全文搜尋功能快速過濾來找到所需要的郵件,或使用 Qfiling 服務進行資料歸檔。

QmailAgent 3.1 可支援多達 9 種不同的雲端電郵服務,或是支援 IMAP 協定的郵箱匯入。
透過 QmailAgent 3.1 可將雲端信箱完整同步至 NAS 中備存,不同擔心雲端儲存空間不足的問題。

小結:資料備份不只有備無患,更要能即時回復!

無論是個人或是中小企業,一套簡單可靠的資料備份方案絕對必要,而且資料備份的目的不僅僅只是「求心安」,更重要的是能真正「派上用場」,簡而言之,就是所選擇的方案能夠有更具效率的即時回復能力,才是最核心的重點!

尤其對於企業而言,遇到像是網路攻擊或是勒索病毒這類造成檔案員失的事件時,公司的高階主管最希望聽到 IT 人員回報「資料已經在回復中」而非「還在準備資料回復的環境」,而 QNAP TS-464 完整的資料備份與還原方案,就能做到必要時資料回復的即時性!

除此之外,資料備份也不應該成為使用者的額外操作負擔,而 QNAP TS-464 所提供的 HBS 3、Qsync Central 等資料備份應用,都具備「一次設定,自動完成」的特性,不僅免除人工手動備份時可能造成的失誤,同時更具可靠性;當然,作為資料集中備份管理的核心,我們也能透過 QNAP TS-464 整合不同來源的檔案傳輸機制,包括公有雲端、其他的 NAS 設備、使用者的電腦、行動裝置甚至是外接設備,都能一次搞定!

當然,另一個資料備份的重點就是-資料備份的本身也需要額外的備份,而 QNAP TS-464 所支援的快照與快照備份機制,就能幫助使用者邁向資料備份的「最後一哩」,真正達到萬無一失的目標!

購買TS-464: https://qnap.to/47kvmk
購買TS-664: https://qnap.to/474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