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跡象表明:Twitter 真該更換管理層了

彭博當初曾報導傑克・多西2015年重返Twitter將是他個人的「史蒂夫·賈伯斯時刻」,並稱一位更加成熟的多西或將能夠幫助Twitter解決問題。但很顯然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預期並未發生。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騰訊科技,INSIDE 授權轉載

美國多媒體金融服務網站 MotleyFool 指出,當前的三大跡象表明 Twitter 已經到了更換管理層的時刻了。

Twitter 於三年多之前上市,但是,該公司當前股價與當初 IPO(首次公開募股)時的 26 美元相比大跌 33%。這波下跌可以歸咎於 Twitter 公司的用戶成長停滯、營收成長過慢、缺少盈利能力以及新功能存在諸多缺點等。不過,其中的一些原因也應當歸咎於該公司共同創辦人並與 2015 年重返 CEO 職位的傑克·多西(Jack Dorsey)。

多西此前於 2008 年被 Twitter 解除了 CEO 一職,當時被解職的原因包括他在擔任 TwitterCEO 期間追逐公司之外的其它利益、缺乏與投資者的交流技能以及與另一位共同創辦人伊文·威廉斯(Evan Williams)有所衝突等。然而,彭博資訊當初曾報導多西 2015 年重返 Twitter 將是他個人的「史蒂夫·賈伯斯時刻」,並稱一位更加成熟的多西或將能夠幫助 Twitter 解決問題。但很顯然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預期並未發生,因此也應當梳理一下,為何現在又到了 Twitter 更換 CEO 及其他高層的時刻。以下就是 Twitter 應當更換管理層的三大跡象。

其一,多西同時經營兩家公司

多西最大的問題可能就在他同時兼任 Twitter 和 Square 兩家公司的 CEO。Square 是他在 2009 年共同創建的線上支付公司。多西的一些支持者認為,賈伯斯和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也曾經或現在就同時執掌兩家公司的大權,但這二人都表現不俗。

多西在 Square 方面的工作表現要好過 Twitter。去年,Square 改進了報表、發票、以及薪酬服務等,並將其平台與更多的第三方應用兼容,同時還通過小額貸款將小型企業與其生態系統聯繫起來。這些戰略幫助 Square 在過去四季獲得兩位數成長的營收成長局面,而且還幫助 Square 不斷縮小虧損規模。

與此同時,Twitter 上一季度的年度營收增加只有 8%,這也是該公司自 IPO 以來最小的增加。Twitter 的單月活躍用戶數量只成長了 3%,達到 3.17 億人,大大低於前 CEO 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在 2013 年底創下的 4 億人。多西為 Twitter 制訂的主要扭轉戰略就是「Moments」。除此之外,多西還採取了裁員措施,取消了 Vine,並試圖出售公司,但這些都只能算非常短期的作為。

其二,未能輓留重要高層

偉大的領袖通常能夠激勵公司最優秀的高層繼續留下來。但是,在多西重返 Twitter 之後,該公司的許多頂級高層卻選擇了離職。Twitter 近期離職的高層就包括媒體負責人、媒體與商務負責人、工程負責人、人力資源副總裁、商業開發主管、消費產品負責人、印度和中國市場負責人、營運長亞當·貝恩(Adam Bain)以及技術長亞當·梅辛格(Adam Messinger)等人。

這些高層的離職明確表明——他們對多西的領導能力以及 Twitter 的未來不太有信心。然而,多西不僅沒有努力扭轉這種人才流失的局面,反而相繼採取了一系列裁員措施,並告訴投資者稱這些裁員能夠幫助 Twitter 在今年下半年實現盈利(按照美國通用會計准則計算)。然而,目前來看,這些戰略並未起到多大作用,因為讓頂級高層離職和縮小公司規模等舉措只可能會讓 Twitter 與廣告客戶和主流用戶漸行漸 遠 。

其三,無力解決 Twitter 的一系列最嚴重問題

Twitter 面臨著諸多其它問題,這些問題多西一直未能解決。Twitter 就像是一個讓用戶關注社會名流和名牌的標準數位肥皂盒,但是,主流用戶之間的面對面溝通功能卻存在諸多問題,甚至非常笨拙。

毫無疑問,與 Facebook 的生態系統相比,這些缺陷讓 Twitter 在吸引用戶的能力方面弱了很多。Facebook 的核心網絡可以讓用戶與家人和好友保持聯絡,Instagram 也是用戶用來過濾像片的理想工具,而 WhatsApp 和 Messenger 則是短訊服務的無縫替代品。Twitter 看上去非常擔心與 Facebook 過於相似,因此堅持保留著自己的古老功能,例如限制用戶發表消息的字數等,以及守舊的消息、標籤和秘密符號等系統,這些功能讓新用戶困惑不已。

與此同時,Twitter 也在不斷增加功能,以對抗 Facebook,例如直播影片、行動支付以及調整內容等,然而,這些功能相互斷裂,沒有形成有機的整體,這也導致業界批評人士多次指責稱 Twitter 遭遇了「認同危機」,並稱這些危機扼 殺 了 Twitter 的成長並阻斷了潛在的買家。與此同時,多西幾乎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來處理 Twitter 網站上日益增多的虛假帳戶,只是採取了一些簡單的手段進行回擊。如果 Twitter 要想真正地發展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社交網路或者被其它公司收購,那麼肯定需要一位新 CEO,這位新 CEO 要能夠弄清公司的生態環境,並能夠驅趕濫發資訊的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