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疆收購?哈蘇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爛的?

Kevin Raber 是一個從業 45 年的資深攝影師,他從 70 年代就是哈蘇鐵粉。他在這篇文章中寫道:「根據大量、可靠的訊息來源透露,大疆已經成為了哈蘇的主要控股股東。」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雷鋒網 授權轉載,原文為:Hasselblad Acquired By DJI

Kevin Raber 是一個從業 45 年的資深攝影師,他從 70 年代就是哈蘇鐵粉。他在這篇文章中寫道:「根據大量、可靠的訊息來源透露,大疆已經成為了哈蘇的主要控股股東。」Raber 在文章中表現出了對這項收購案之後哈蘇命運的擔憂(以及隱隱流露出對中國新興暴發戶公司的不屑),也回憶了哈蘇自 70 年代以來的幾次重大選擇,它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爛的。

哈甦的黃金時代

我從 1970 年代就開始從事攝影工作,在用過很多不同的相機之後,我對其中的一個品牌特別著迷,那就是哈蘇。哈蘇很貴,買一個哈蘇都可以看成職業生涯裡一個小小的里程碑了。我攢了幾年錢,終於攢夠了,買了一個 500CM,一個 500EL,5 個鏡頭和一些取景器——我至今都記得,我拿到它們的時候,它們都被整齊地打包在一個 Halliburton Aluminum 的箱子裡。

我甚至覺得,我職業生涯早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話,那軍功章上也有哈蘇的一半。

那時候,哈蘇特別重視用戶,他們關心每個攝影師的體驗甚至職業表現,他們經常舉辦一些 workshop 或者分享活動,去教攝影師怎麼更專業地操作設備,拍出更好的作品。

這些分享不局限於相機本身,甚至還包括光影、聲學的一些內容。在當時的攝影師群體中,哈蘇就是一個神話。後來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事情總是會發生變化,只不過有的變化是大家樂見的,有些卻不是。

1990 年年後期,數位影像技術發展起來了,哈蘇開始落後。大概 2000 年的時候,哈蘇開始在市場上尋求買家,一些數位相機公司拋出了橄欖枝,但最後是 Imacon(底片掃描器生產商)將哈蘇收入囊中。

Imacon 決定在相機數位機背市場搏一把,並決定推出一款綜合性的數位相機解決方案。2002 年 11 月,哈蘇推出了 H1,這在那時是個革命性的的產品,Phase One、Sinar Leaf 這類的數位機背廠商開始生產能搭配 H1 的機背——那時候市面上有若干個數位機背的生產商,他們的業務重點之一就是生產能搭配哈蘇鏡頭的機背。

那是相機的黃金時代,每個人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機背廠商做機背,哈蘇專注做頂尖的機身和鏡頭,皆大歡喜。

哈蘇時代落幕的開始

然後有一天,哈蘇的 CEO 突然轉性,要把機背廠商的市佔率搶過來,他想出了一個巨大的商業藍圖,這個藍圖裡只有哈蘇。做出這個決策的依據很簡單,就是哈蘇賣出了很多機身和鏡頭,但是後背的市佔率很少。

他們想,是不是有人坐享了原本屬於他們的市場?

這其實只是 Imacon 一廂情願,因為他們的機背的確不是最好的,攝影師一般寧願自己搭配更順手的機背,而不是系統推薦的。

幾乎就是一夜之間,哈蘇開始把機身和機背都捆綁起來一起賣,而且不再允許第三方的機背兼容機身——要兼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支付一筆數額不小的授權費,這些第三方的機背廠商雖然不願意但是也只能乖乖掏錢,這些成本轉嫁到了最終的用戶——攝影師身上。

跑題一下,那個時代 Contax 突然宣布中片幅相機停產,這是讓人很錯愕的消息,很多人覺得這是個糟糕的決定,因為 Contax 的中片幅相機品質很好,它本來可以在這個關口搶奪更多的市場。

哈蘇的這個決策被看做是「哈蘇時代落幕的開始」。在新管理層的領導下,哈蘇變成了一個只關心自己的公司,而不是像之前一樣把用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Phase One 拒絕支付授權費用,並且告了哈蘇一把,而且還贏了,後來還和 Mamiya 組成了一個反哈蘇聯盟——這兩家現在變成了一家公司,而且在高端相機市場穩穩地佔據了一個席位。

動盪中的哈蘇

接下來的幾年,哈蘇幾經易主,被賣來賣去,CEO 也是換了一任又一任,在這期間,Sony 相機問世了,備受歡迎,但那時候哈蘇還覺得它們可以定出比 Sony 高四倍的售價,就因為有個哈蘇的 LOGO——哈蘇的管理層已經疏離他們的用戶太久了,他們不知道他們的自大已經成了攝影師圈子裡的笑柄。

後來,哈蘇又被一家風險投資機構收購了,接下來的幾年虧損了很多錢,資方炒了 CEO,對管理層進行大換血,四處物色能夠把他們從泥淖裡拯救出來的職業經理人— —這整個中過程哈蘇一直在“失血”。

大概兩年前,他們找到了 Perry Oosting 出任哈蘇 CEO,Perry 也列席董事會,他的第一項任務就是把哈蘇帶回原本的主航道:生產頂尖的相機。Perry Oosting 履任幾個月後,我曾經和他一起聊過,交換過對哈蘇的看法,他跟我分享了他面臨的問題、要實施何種計劃——他似乎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Perry 和他之前的幾任 CEO 都不一樣,他會認真做市場調研,聽取一線管理者的建議,然後找到解決問題的關鍵。他很開放,同時又對哈蘇的事業有強烈的熱情。

在 Perry 的領導下,哈蘇似乎變了個樣,他砍掉了所有非核心業務,重新專注於 H6 產品線以及 X1D 的研發上。

2016 年 6 月 22,哈蘇發布了中片幅無反相機 X1D,設計依舊哈蘇但價格親民,簡潔便攜,觸控式螢幕的互動設計,這個新品在相機行業和攝影圈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動,那個熟悉的哈蘇又回來了。哈蘇終於又有了一個“爆款”,但不幸的是,爆款並不永遠都是好事。

無數的預定接踵而至,超過了哈蘇本來的預期。哈蘇承諾會在產品發布日期後的幾個月內發貨,但不要忘了,這家公司處於入不敷出狀態好多年,他們沒有足夠的現金啟動生產,儘管人員已經減少到不能再少,但供應商的錢要給,軟硬體工程師的工資要支付,零件要生產,工人要培訓,而控股的風險基金不願意再投入更多錢。

沒有錢啟動生產,訂單再多也是徒勞。

在這期間,Perry 四處籌錢,2015 年 11 月,他們找到了大疆——一家成功的中國的無人機生產商,後者向哈蘇注入了一筆資金,並成為了哈蘇的小股東。這筆錢解了哈蘇的燃眉之急,但沒有本質上改善哈蘇的狀況。

2017 年 1 月,哈蘇的 X1D 已經開始小批量地發貨。

哈蘇仍然是“浮萍”,它需要更多現金,但原來的資方不願意投更多錢進來,怎麼辦?

很順利成章的結論:小股東變成大股東——對,我們的意思就是大疆買下哈蘇。我找多方訊息來源確認過,這已經是一個沒有公開的事實,哈蘇的員工都知道,哈蘇的一些分銷商也知道——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掩人耳目太久。

(對於大疆收購哈蘇這個傳言,媒體也找了一些業內人士求證,他們都表示雖然沒有確鑿的消息流出來,但也見怪不怪,畢竟大疆早在 2015 年就已經成為了哈蘇的投資方,收購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不確定的只是,大疆入主之後,哈蘇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呢,會保持獨立運作嗎?

雖然我們一廂情願地希望不要有大大的改革,但這個希望太天真了。大疆一定會插手哈蘇的經營,中國市場一定很歡迎哈蘇這樣的品牌,大疆治下的哈蘇在中國市場一定能大獲成功,但是不知道在世界其他國家表現會如何,此外,這個新興的科技公司知道如何經營一個成名已久的經典品牌嗎?

時間,時間會給我答案。我們接下來會聽到更多關於哈蘇的消息,我也很希望哈蘇能獲得成功,但我也明白,哈蘇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哈蘇了。


智慧照護新革命!AI 機器人成為智慧醫療助手

高齡化浪潮來襲, 2025 年台灣將步入超高齡社會,65 歲以上人口佔比超過 20%。高齡化加上少子化,衍生勞動力短缺不足,經濟部工業局推動「電子資訊智慧製造服務系統推動計畫」,加速服務型機器人產業發展,借鏡日本智慧長照現況,把科技導入照護場域,提升更好的生活品質。
評論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評論

日本是全球高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而台灣高齡化的腳步愈來愈快,僅剩不到 5 年的時間準備。因應長期照顧與醫療照護需求,各單位紛紛投入 AI 應用服務,解決人口結構改變問題。綜觀以 AIoT(物聯網 + 人工智慧)為核心的智慧醫療趨勢,可輔助醫療流程、節省人力成本,更提升照護服務效率,為高齡化社會帶來了新的解方。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台日照護機器人交流會邀請各界分享照護機器人開發與應用案例與經驗。

人工智慧產業前景看好

人類壽命越來越長,智慧醫療正逐步顛覆傳統醫療模式,從遠距醫療、機器人、物聯網到穿戴式裝置,龐大潛在商機吸引國際科技大廠投入。台灣醫療服務水準居亞洲領先地位,尤其是資通訊科技實力鏈結全世界,創新能力與解決方案屢屢獲得市場矚目。當人工智慧遇上健康醫療,擴展未來醫療的無限可能,對社會大眾都有切身影響,不僅引領新一波商業浪潮,也創造出更多的照護服務模式。

醫療與科技結合,帶來新變革也帶動數位時代轉型新契機,未來將有更多關於智慧醫療的布局,解決人口高齡化的社會問題。從另一個面向來看,人口快速老化促使長期照護需求,服務人力是建置完整體系的關鍵因素,衛福部在政策面不斷調整適當的滾動式管理。目前長照 2.0 擴增老年照護服務,以及任何年齡的失能身心障礙者,從長照人力需求來說,缺工現象嚴重,照護機器人將成為醫療、長照的主力。

台日照護機器人交流會

為提供台灣照護場域導入智慧科技之契機,在經濟部工業局指導下,服務型機器人聯盟與台灣智慧樂齡照護創新科技產業大聯盟於 5 月 6 日攜手舉辦「台日照護機器人交流會」,邀請各領域專家分享實務現況,作為研發製造與場域運用參考。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簡任技正表示,隨著科技迅速發展,智慧醫療創新服務產業生態系逐漸茁壯,5G 落地、AI 應用更多元,機器人正在改革醫療世界。

圖2_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簡任技正表示,超高齡社會即將來臨,透過服務型機器人創新科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簡任技正表示,超高齡社會即將來臨,透過服務型機器人創新科技能解決照護人力議題。

「台灣和日本一樣,面臨急速老化的超高齡社會,因此對於熟齡及身障者的照護非常重要。呼應長照 2.0 政策,應用科技打造更多元化、人性化的服務,AI 及智慧機器人的運用更是未來顯學。」林青嶔簡任技正分享觀點,這場交流會聚焦台日相關經驗分享與討論,加速業者與國際連結。台灣具有精密機電與 ICT 產業供應體系的優勢,發展機器人科技的腳步正迎頭趕上歐美日等國家,尤其是服務型機器人產業,將是台灣製造業的明日之星!

圖3_因應疫情,透過網路視訊方式進行交流,雙邊合作討論熱烈。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因應疫情,透過網路視訊方式進行交流,雙邊合作討論熱烈。

促成更多元的服務應用

透過「台日照護機器人交流會」,日本 ATA 協會五島清國部長、日方企業 Reif 與 Whill,以及台方微星科技、全智通機器人、福寶科技分享照護機器人的開發與普及應用現況,透過創新科技解決照護難題。照護機器人的開發,必須掌握使用者需求、符合未來照護趨勢,再藉由實體實驗場域的調校,完美融入生活當中。微星科技、全智通機器人、福寶科技旗下的產品已分別應用於物流、醫療、清潔等領域;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的「低接觸」服務型態需求,更加快普及速度。

圖4_日本ATA協會五島清國部長強調照護機器人必須貼近使用者,幫助提升生活品質。
Photo Credit:經濟部工業局
日本 ATA 協會五島清國部長強調照護機器人必須貼近使用者,幫助提升生活品質。

服務型機器人的創新應用在不同領域逐漸成形,經濟部工業局透過政策資源、科專計畫等大力推動服務型機器人產業化,協助企業轉型發展機器人新事業動能或新創公司設立,包括微星、東元、佳世達、凌群等企業。另外,2018 年成立的「服務型機器人聯盟」,由資策會服創所與台灣智慧自動化與機器人協會(智動協會)合作發起,結合政府及民間力量整合產業鏈上中下游資源,共組國家隊搶攻國內外市場。

服務型機器人聯盟今年度規劃「2021 ROBO COM 蘿蔔控」創意實證競賽,延續場域實證的精神,擴大研發能量及市場化企圖。聯盟持續引入資源,推動機器人業者和學研團隊合作,展開技術及實務交流,共同激盪具市場潛力的創新方案。


 「2021 ROBO COM 蘿蔔控」服務型機器人創意實證競賽資訊

  • 報名期間:即日起至 5 月 15 日
  • 競賽期間:6 月 15 日 - 9 月 30 日
  • 報名資格:不限年齡、學生團隊、社會人士、非營利組織、地方社團乃至公司行號都可組隊報名
  • 組隊資格:接受個人挑戰或多人組隊,團體至多6人

立即前往活動報名頁面了解更多!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