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潔也慘敗!疑似 AlphaGo 再現,跨年期間贏遍中日韓高手

2016 到 2017 這個跨年夜,是包括柯潔在內的很多圍棋世界冠軍的不眠夜。一個 ID 為 「Master」 的使用者,在某圍棋網路對戰平台上挑戰中韓世界冠軍。
評論
評論

原文刊登於合作媒體 騰訊科技 ,INSIDE 獲授權轉載。

2016 到 2017 這個跨年夜,是包括柯潔在內的很多圍棋世界冠軍的不眠夜。一個 ID 為「Master」的使用者,在某圍棋網路對戰平台上挑戰中韓世界冠軍。在眾人「他是人還是人工智慧」的猜測聲中,「Master」留下超過 30 盤連勝零負的成績後,絕塵而去。柯潔在徹夜未眠後發微博感慨:「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電腦卻告訴我們,人類全都是錯的……」

AI 慘虐中韓高手

早在有網際網路的時候,就有一金句流傳:「在網路上,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如今在圍棋網路對戰領域,卻已有了共識。當一個 ID 可以連虐世界冠軍,答案只有一個,這個 ID 不是人。

自從 AlphaGo 一戰成名,人工智慧擊敗人類棋手已成現實。問題是人類需要花費多久才能接受這個現實。顯然棋手一直沒有相信。自從去年 3 月人機大戰後,從中國第一人 柯潔(儘管後來稱 贏不了 AlphaGo 而婉拒對決),到韓國第一人樸廷桓,多次表達願與 AI 一戰的想法。樸廷桓還一度豪言自己可以擊敗 AlphaGo。

也許是為了讓棋手早日接受現實,自去年 11 月開始,多個 IP 地址為中、日、韓的圍棋 ID,包括不知來歷的「Master」,輪番登錄網棋平台,只接受有 P 結尾(職業棋手網路暱稱後綴)的 ID 挑戰,之後連虐職業棋手。

先是在野狐網站,中國 ID 網路暱稱「絕藝」對戰網路暱稱「潛伏」的柯潔,在每步 30 秒的快棋中戰成 1 比 1 平,又 5 比 1 大勝了韓國第一人樸廷桓。到目前為止,「絕藝」以總對局次數 155 場 113 勝 42 負,在野狐排名第七,其對手均為職業棋手。

去年 12 月 29 日的弈城網,「Master」與樸廷桓、新科百靈杯冠軍陳耀燁,以及中國名人戰冠軍連續對弈。對局採用的都是「3 次 20 秒」的超快棋方式,結果「Master」分別取得 4 比 0、2 比 0 和 2 比 0 的戰績。

30 日,「Master」與帳號為「吻別」的網路棋手交鋒兩次,均以中盤獲勝。柯潔事後承認,「吻別」就是自己。此外,孟泰齡、謝爾豪、於之瑩等職業棋手的帳號也敗在了 Master 的手下。

有棋迷稱,能連勝中韓圍棋第一人的,肯定是人工智慧,唯一的懸念是,這 Master 是之前的 AlphaGo 換了新裝,還是橫空出世的新 AI?

輸給電腦柯潔感慨

從戰績看,「Master」(大師)無愧自己的網路暱稱。而專注於人類智慧結晶遊戲的職業棋手,被人工智慧虐得遍體鱗傷。「怎麼可能差距這麼大?」柯潔在朋友圈貼出自己中盤負 Master 的對弈截圖。

雖然柯潔一直口頭藐視人工智慧,但在戰術上其實極為重視。在微博中,柯潔透露,「我從 3 月份開始到現在研究了大半年圍棋軟體,無數次理論、實踐,就是想知道電腦究竟強在哪裡,昨晚輾轉反側,不想竟一夜無眠。」

此前柯潔曾號稱,只有自己能夠打敗 AlphaGo,甚至拒絕了日本 AI Deepzengo 的邀戰,但一直關注著電腦 AI 的發展。此番與 Master 對戰兩負,柯潔無奈地承認:「人類千年的實戰演練進化,電腦卻告訴我們,人類全都是錯的…… 我覺得,甚至沒有一個人沾到圍棋真理的邊。」

聯手打 Go 不如聯手探索

「Master」近乎瘋狂的 30 多連勝,在棋界引發不同的反響。有棋手認為人類需要新思路,對抗 AI 勝勢,也有棋手接受了勝負已分的現實,開始轉換思路,希望藉助電腦,達到圍棋的新境界。

雲南圍棋隊教練邱繼紅在微博戲言稱:「在此緊急時刻,以俺之拙見,僅靠單打獨鬥恐怕難以遏制這波狂犬病毒。建議迅速成立打狗 (AlphaGo) 研究小組,號召中日韓的圍棋『最強大腦』們(當然還是以中韓為主吧)聯手研製打狗良方。為羋樸井(羋昱廷、樸廷桓、井山裕太)三人參加明年 3 月在日本舉行的首屆『有軟體參加的世界圍棋錦標賽』出謀劃策,以免獨木難支、一敗塗地……」

相比之下,柯潔則開始考慮 AI 圍棋的下法給予自己的啟發。他在微博中發了兩張棋譜圖,一個是著名的「大雪崩」定式,這個變化非常複雜,人類棋手研究了很多年,但「Master」走出了一個新穎的變化。另外一張棋譜更加令人驚訝,「Master」竟然在開局階段就走了一手點「三 · 三」,而這種下法以往都是被認為虧損的。

在接受了人工智慧已在圍棋領域佔有一席之地後,柯潔希望,可以藉助圍棋,讓自己的棋力達到新境界。「從現在開始,我們棋手將會結合電腦,邁進全新的領域達到全新的境界。新的風暴即將來襲,我將盡我所有的智慧終極一戰。」他說。

AI 是幫手不是對手

AI(人工智慧)連勝職業棋手後,棋界一片哀嘆之聲之外,多是如何找出 bug,來對付電腦。如今勝負已分,棋界與其繼續視 AI 為對手,不如將其作為幫手,共同探索仍是祕境的圍棋真相

早在 1997 年,電腦深藍已多次擊敗頂級西洋棋棋手。之後,西洋棋王再也沒贏過電腦。那時人們也曾如臨大敵。但結果是,1997 年成為西洋棋的分水嶺,再無人對抗電腦的領先地位。人工智慧並未削弱人類對西洋棋的興趣,而職業選手的水準,也在西洋棋軟體的激勵下,不斷提升。

1997 年後,下西洋棋的人數、錦標賽的數量以及選手的水準都達到了歷史之最。與深藍首次戰勝卡斯帕羅夫時相比,擁有西洋棋大師頭銜的人數至少翻了一番。現今排名第一的人類西洋棋選手馬格努斯 · 卡爾森公開表示,他和人工智慧一起訓練,並且被認為是所有人類西洋棋選手中最接近電腦的一個。

到了圍棋這邊,棋界對這場智商之戰,已慢慢不再糾結。比如柯潔雖然仍在將 AI 視為對手,也慢慢將其視為探索圍棋新下法的幫手。而一篇談及利用圍棋 AI,升級未來圍棋直播的樂趣和直觀性的文章,也得到柯潔按讚。

除了下圍棋的方式、直播圍棋的方式會被人工智慧改變,AlphaGo 的創造者哈薩比斯還大膽預測,借助研究圍棋得來的算法,AlphaGo 或許會開啟新的研究方法,快速識別出哪些領域具有研究的潛力,幫助人類研究者更好地找到方向。是時候不再糾結與 AI 的對決勝負了,畢竟,人類何時糾結過,和計算機比拚算帳的快慢?

彷彿當年龍飛虎

2000 年前後,龍飛虎以 4 段的身價闖入圍棋江湖,通過大大小小 102 場決戰在網路平台「清風」上打上了 9 段。當龍飛虎還只是 6 段的時候,就已經被稱為「清風第一高手」。江湖傳言,當時有一個韓國的 9 段邀戰,清風的 9 段高手們登場應戰,相繼敗下陣來。於是在一群中國人的圍觀之下,韓國 9 段的氣焰高漲,更顯囂張跋扈。僅僅還只是 6 段的龍飛虎挺身而出,輕描淡寫之間,一柄快劍和一路閃電劍法迅速了結了那位韓國 9 段。後來,龍飛虎曾邂逅清風管理者之一的羅洗河,連勝 4 局,而引發諸多猜測。之後不久龍飛虎即消失。2006 年 3 月,其真實身份公開,為中國圍棋七小龍之一的丁偉。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