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EATS 外送員訓練出包,女星訂餐後個資遭外洩!

更簡單一點講:那種老闆、雇主原本要耳提面命,萬分重要的工作原則,在 Uber 或 Airbnb 中都化作成了那些你往往審略,字又多又小的「隱私機制」。
評論
REUTERS/Neil Hall
評論

根據 國內媒體報導 ,曾是《大學生了沒》班底的藝人蘿莉塔在使用 UberEATS 送餐之後,外送員居然將其住址個資公布至 491 名成員之外送員 Line 群組內;不僅如此,還被該名外送員譏笑:「可憐,在家沒通告,哈哈!」事後對話被蘿莉塔的粉絲截圖,透過 Facebook 傳給她,蘿莉塔也決定委託律師後續處理。後續官方表示,這名外送員已經違反了 UberEATS 的隱私規範,馬上跟這名外送員停止合作,並且贈送 1000 元的 Uber 點數給蘿莉塔作為補償。

看到這裡,你一定覺得很憤怒: 為什麼一個科技網路服務,連最基本的個資保護都做不好呢? 不過,先別急著一昧謾罵 Uber。這裡有兩個點可以做進一步分析:1. 像 Uber 這種媒合型服務,到底該怎麼教育「合作夥伴」?(照他們宣稱的不是員工)2.LINE 算不算公開場合?又構不構成毀謗?

首先跟 foodPanda 正式聘用外送員為員工不一樣,Uber 與 UberEATS 都是打著「共享經濟」的旗號招募「合作夥伴」(其實用按需經濟 on-demand economy 會更精確一點)。這裡先不提 Uber 避開當雇主是不是想節稅省成本的問題, 但這起事件剛好點出了按需經濟或按需服務的一個環節大問題:教育。

當然 Uber 或 Airbnb 都有個資保護機制白紙黑字寫在合作條款裡,事實上,好一點的按需服務,像國內的潔客幫會有一套完整的培訓過程去教育合作人員;不過,像 Uber 或 Airbnb 這種版圖遍佈全球,擴張快速的國際型按需服務,往往為了市場擴張速度、成本考量,確保服務品質最倚賴的手段並非培訓而是評分制。對,對遵守規範的司機或合作對象們,顧客的評分就是天條;但「只有評分」跟真正的職場比起來,少了很多像是員工教育、同儕間相互協助提醒等細微卻有效的團體機制協助司機與外送員保持其服務品質。 更簡單一點講:那種老闆、雇主原本要耳提面命,萬分重要的工作原則,在 Uber 或 Airbnb 中都化作成了那些你往往審略,字又多又小的「隱私機制」。

第二個則是 LINE 群組的問題。從媒體報導揭露的資訊看起來,這個 UberEATS 外送員群組是由 Uber 官方主動設立,用以管理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那 Uber 問題更大條了);但在 LINE 群組上這樣公開把顧客的住址大辣辣講出來並取笑之,事實上很可能已觸犯了刑法的公然侮辱罪。根據 屏東地方法院的案例 ,只要侮辱行為被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被了解就算「公然」,21 人的 LINE 群組都算公然了,UberEATS 491 人的群組當然也算!

那 Uber 到底該不該為其負擔法律責任呢?當然在現在官方宣稱之夥伴關係下,是「無法可管」狀態去要求 Uber 負法律責任,這也是 Uber 長久以來被詬病的一個地方;但在這之外,更重要是一間身為全世界估值最高的科技服務公司,Uber 儼然對服務品質的控管機制太過單薄,也太過疏忽,這是另一個更根本的核心問題。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