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創業加速器是否真的有幫助?

評論
評論

作者蕭瑟寡人, 個人臉書 連結, 費德智庫 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過去「台灣究竟需要什麼創業培育體系?」與「美國傳產與加速器結盟,給台灣育成體系的啟示是什麼?」兩篇文章在一些讀者回覆心有戚戚焉的同時,當然也有部分讀者表達懷疑的立場,認為台灣國情不同無法用其他國家的創業培育體系去討論。第二篇文章更吸引了台灣某加速器創辦人出面對文章內容表達不滿。

面對一些人的懷疑,個人以為適度懷疑是合理的,但是草率地將台灣所有問題都歸咎於「國情不同」實為無病呻吟。除非台灣創業家創業不用錢、不用師資、不用辦公室,否則台灣創業家跟世界各地創業家一樣,都需要完整的育成體系來助其度過創業每個階段

這次,敝人希望用更具有建設性的角度,去實際討論一創業加速器應有的基本規格,並且對於現有台灣加速器提出建議。

參加加速器幹麼?

如果你不知道加速器是甚麼,或是不知道加速器跟孵育器、育成中心的差別,那請你先參考「台灣究竟需要什麼創業培育體系?」這篇文章。

否則,言歸正傳。

說到加速器,只能說好的加速器帶你上天堂,壞的加速器帶你去撞牆。

很多創業家的錯誤觀念就是認為加速器都是好的,但事實上參加加速器不但會定義你的工作風格、拓展(或限制)你的交友圈,更有可能會正面(和負面)影響你未來的籌資機會。好的加速器可以導正創業家的習慣和路線,但壞的加速器也可以一手摧毀旗下所有創業團隊。在美國,加速器林立已到了氾濫的程度。許多差勁的加速器甚至依附於美國頂尖理工大學旁,多年來沒培育出成功案例不說,抽絲剝繭後會發現許多差勁的加速器更是扼殺美國頂尖理工大學團隊的罪魁禍首。

因此,要討論加速器的規格,其實世界各地都已經有不少案例和規律可討論,並不是像許多人說的「國情不同」因此不能參考國外案例。

台灣加速器的問題

許多台灣人以為有辦公室、有幾位講者和辦個結業式就是加速器了。事實上,各類加速器的結構並沒有硬性規定,但是好的加速器核心價值在於他們的長期配套措施和通路整合,並不是一些膚淺的硬體條件。

簡單而言,應該要從加速器的:1. 創辦人能力與經驗、2. 資金管道與影響力、3. 業師能力與經驗以及 4. 長期價值 去評估。

由此看來,其實目前台灣的的加速器以及育成計畫,基本上並沒有成熟的加速器,大部分連上述的四點中的其中一點都沒有搞定。

說到台灣加速器的核心問題,可粗略分為以下幾個面向:

沒有建立品牌價值、不敢背書

台灣許多加速器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於並沒有明顯的品牌價值,而最根本的問題就是 這些加速器根本不敢為自己培育的團隊背書。

因此,當你報說自己是「XXX加速計畫」的培育公司,這頭銜一點意義也沒有:加速器老闆和創辦人們不敢你背書、幫你向投資人推銷, 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竟然加速器自己都沒有投資自己的公司!

今天不知道到底是在培育公司還是在挖地溝油,不然挖出來連自己都不敢吃,怎麼會有品牌價值呢?

養不出案子給 VC

對台灣創業生態有點概念的朋友都知道,台灣有的加速器背後真正的業務就是 VC。 這模式本身沒有錯,因為加速器本來就是在幫 VC 養案子。

但是同樣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台灣 VC 自己開的加速器, 都不太投自己培養出來的「案子」,反而都是撿外面已經成熟、開始營利的新創公司來投資。

如果自己的創投基金都不投自己的案子,你就知道這加速器基本上是沒有作用的。

自己賣地溝油給別人吃,自己家裡只吃進口橄欖油。

教主、教主!難道是東方不敗?

一家新創公司所需的才能從公關、財務、產品、行銷、業務、營運等多得不得了,這些才能 B2C、B2B 上是有天壤之別,更甭提每個產業別的差異了。

但是在某些台灣加速器中,幾乎都是加速器創辦人一枝獨秀,甚麼都講、甚麼都教,也甚麼都敢講、甚麼都敢教。不要說一加速器的創辦人、業師不可能甚麼都會,基本上產業別不同,業師如果有自知之明通常都不會隨便亂講,會將輔導的責任交給適任的專業人才。

結業後呢?

加速器其實重點不是在於三到六個月的培訓期(抱歉,幾個禮拜的只能算是夏令營),而是在於其對於創業團隊的長期輔助價值。

以台灣目前加速器模式為例,最大的價值就是 Demo Day。基本上結業之後,不管是加速器的創辦人還是業師群都很少能在籌資管道、行銷通路上提供上期的協助。

這主要還是跟創辦人和業師的能耐和經驗有關。

1. 創辦人

說了這麼多,現在讓我們來實地探討加速器應具備的要素,而第一點自然是加速器創辦人的能耐。

要把事情做好,自然是要請有相關能力和經驗的人 。這道理很簡單,但是不知為何,在討論加速器時卻到處都是破例。

說穿了,就是加速器創辦人應該是 連續創業家、資深創投或是資深天使投資人 ,無論如何都該是有操作過創業實務的人。世界上一流的加速器(如 YCombinator、TechStars 等),創辦人不但創業和投資經驗豐富,其網路中的業師和朋友更不乏擁有國際經驗的資深經理人、創投管理人、政府官員等。

創辦人能力強、經驗多、人脈廣、影響力大,是加速器最基本的價值來源。

目前台灣加速器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出在創辦人能力、經驗與人脈不足,甚至根本從未創過業。日前針對敝人一篇文章來踢館的加速器(同時也是某創投)創辦人,聲稱自己是連續創業家,但事實上,其履歷上的三家公司,第一家網路上完全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剩餘兩家則是官網、其他創辦人完全不承認他的參與。而連續創業家一詞,在美國創業和創投界意思是「擁有多次成功出場經驗之創業家」,因此這位踢館哥不但不符合連續創業家資格,連「創業」經驗都難說。

這種毫無創業背景的人出來執掌加速器、授課、開基金賺錢,能否幫助團隊就不要想了,不要誤人子弟就算萬幸了。

2. 資金管道

世界各地的加速器許多都會投資自己的公司,通常金額在兩萬五美金到十萬美金之間。當然,這筆錢其實對於一家公司而言並不是甚麼大錢,自然也不是加速器的重要價值之一。

知名加速器在資金管道方面的價值在於其「階段式的資金來源」。

所謂階段式資金來源,意思就是指資金的注入能夠配合團隊的成長步調。如此一來,加速器在一邊輔助的同時也在觀察並決定是否近一步注資(或協助籌資)。

一般而言,第一階段加速器提供的起步資金有兩萬五到十萬美金,這筆資金通常只夠支付律師費、實習生、Prototype 鑄模之類的小額雜費支出;到了第二階段團隊結業時有顯著成績,加速器可加碼投資十萬美金以上、五十萬美金以下的可轉換公司債,讓團隊可以開始支付全職員工薪水;第三階段,加速器人脈網路中的大批天使、種子基金等則會視情況參與團隊的種子輪(通常在一百萬美金以下);第四階段,天使與創投視情況參與團隊的 A 輪、B 輪等通常在幾百萬到幾千萬美金規模的股權募資;最後,到了 C 輪、D 輪等幾千萬到上億美金募資規模時,則會邀請投資銀行、私募基金、避險基金等參與。

有口碑、值得參與的加速器,創辦人與合夥人不管團隊在甚麼階段,都要能夠拿起電話馬上幫團隊與適當的投資人與投資基金牽線,甚至向投資人推銷自己培育的團隊。

相信講到這邊,台灣方面的加速器的問題也一目瞭然。台灣的許多加速器除了第一階段沒有投資以外,創辦人和合夥人除了授課開講座以外,完全搬不動投資人,團隊在加速器的 Demo Day 常常淪落街頭賣藝,根本對籌資沒有實質幫助。

對於參加台灣加速器的團隊來說最荒唐不過的就是連第一階段的資金都不投資,然後馬上跳到第四階段的 A 輪想要收割。

這種荒唐的加速器模式根本沒有幫助團隊成長,整個加速體系形同虛設。

3. 業師能力與經驗

先前提過一家新創公司所需的管理與技術才能從公關、財務、產品、行銷、業務、營運、設計等說起,多得不得了。而光是討論行銷與業務,B2B 與 B2C 的行銷業務模式就有極大的差別。若今天再討論到不同產業別,如大眾運輸、線上教育、實體零售、餐飲業等,雖說都是行銷業務,但實際上跨產業別隔行如隔山。

故此,真正有品質的加速器,不是隨便拉一位行銷主管進來講課哈拉就可以交差了事,而是需要同產業別而且類似商業模式的資深行銷人,才能對一團隊有實質的幫助。

以敝人身處的教育科技產業為例,此領域的知名加速器,對於高等教育有行銷、業務、設計、教學等資深業師;對於幼教亦有行銷、業務、設計、教學等資深業師;到 K-12 同樣也要準備行銷、業務、設計、教學等資深業師,可見, 每收一支團隊,加速器必須要為這團隊找至少五位以上連續創業家、資深創投或是上市公司高階主管等級的業師與講師來配合 。故此,美國知名加速器很少一梯次會收超過 15 個團隊。

回到台灣的加速器,問題一樣是馬上了然。台灣多數加速器本身缺乏師資,但是卻又超收團隊,根本完全沒有達到上述的師資水準和契合度。一家加速器可能會收穿戴式裝置、O2O、線上教育、電商等截然不同的新創團隊,但是講師和業師卻只有個位數,根本不可能給予團隊足夠的輔導。

4. 結業式後的長期價值

許多人誤以為加速器的價值在於培訓期,但事實上,加速器的團隊在結業以後直到公司出場(或倒閉以前),加速器都要提供價值。而 加速器對於受培育團隊的價值不管是上述的階段性資金需求,還是各種等級和面向的師資,都是數年的投資,而不是三個月後、六個月後就把團隊忘了

如果團隊離開加速器之後,發現自己找不到投資人、找不到策略夥伴時,加速器的合夥人卻沒有辦法幫你牽線,那你參加這加速器說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台灣有加速器號稱已招收超過兩百支團隊,但是卻完全不敢公開到底有幾家存活下來(又有幾家成功籌資繼續營運),而自己的創投基金也幾乎從來不投資自己培育的團隊。

像是這種衝業績的加速器,說穿了只是在幫加速器自己的創辦人和合夥人衝人氣,根本對於創業團隊沒有幫助,還害死了一堆台灣創業家。

有總比沒有好吧?

加速器就好像食用油一樣,因為沒有合格的食用油,因此用地溝油代替,真的比較好嗎?

當然不會比較好

因為台灣的資本市場並非像中國一般封閉,台灣的新創公司可以接受外商投資、也可以出國發展,而國外知名加速器如 YCombinator、TechStars、500 Startups 都曾經投資台灣團隊並邀其至美國受訓。而在國際上的成功案例也不少,但是這些沒有一家是台灣本土加速器培育出來的公司。

過去台灣幾個創業培育機構來美國「交流」時,整個體系貧血的病徵就顯現出來了。來到矽谷和紐約,沒有見到主流 VC 和美國當地的知名創業機構就罷了,還把共同辦公空間和當地政府機關當作創業機構拿來濫竽充數、向台灣方面報 KPI。

這種大拜拜模式不但無助於台灣創業團隊與國際接軌,反而還剝奪了台灣創業家跟國外機構實地交流的機會。即使這些台灣加速器與培育中心誇口說自己培育上百家團隊,實際上只有加速器創辦人和合夥人撈到好處,可以在台灣政府機關中插旗(跑去跟國發會要位子坐)。

因此,對於台灣創業家,希望一些對於加速器的基本觀念與價值標竿可以幫助你決定下一步怎麼走。如果國內沒有符合規格的加速器,希望你不要害怕走出國際,不管是要去香港、新加坡、南韓或歐美,都要踏出去,放眼國際,不要再跟一些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嘴砲王瞎攪和。他們壓根兒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幫助你。

因此,對於一些沒有達到基本規格的加速器老闆,希望你們可以將阻力化為助力,拿出力道去轉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