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 即溶包】剖析台灣 FinTech 大環境,藍與紅海究竟在何方?

面對來勢洶洶的 FinTech,對銀行來說有哪些已是競爭激烈的紅海?又有哪些會是潛力十足的藍海呢?銀行又該用什麼態度站穩腳步,來面對這波足以撼動大環境的浪潮?
評論
評論

歡迎來到【FinTech 即溶包】系列文章,我們日前已經談了 FinTech 如何 衝擊保險業、支付服務、中小企業 ,以及 放手讓新創發揮 等相關議題。而今天我們訪問到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熟知金融業界生態的童啓晟組長,將從市場成熟的角度切入,來談談他眼中的 FinTech 領域,對銀行來說有哪些已是競爭激烈的紅海?又有哪些會是潛力十足的藍海呢?面對來勢洶洶的 FinTech,銀行又該用什麼態度站穩腳步,來面對這波足以撼動大環境的浪潮?

支付服務在台灣顯然已成紅海

坦白說,支付服務在台灣已經是紅海了!」童組長這麼表示。

若從新聞事件出現的頻率來看,的確今年台灣第三方支付是頗熱鬧的一年。從去年年底開始,台灣就有多間電子支付業者拿到執照,並由歐付寶打響開業第一炮,現在已有 PChome、GAMA PAY 等五家專營電子支付機構,23 家兼營電子支付機構。如果你再把手機信用卡、行動金融卡等服務算進去,根據 聯合新聞網 報導,目前台灣已有 22 間銀行發行 TSM 手機信用卡、10 間發行 HCE 手機信用卡、15 間發行行動金融卡、14 間辦理 QR Code 行動支付、七家辦理行動收單(mPOS),總交易金額約 20.2 億元(截自 2016 10 月底)。

mobile-phone-1595784_1920
▲電子支付在台灣可能已是紅海,Photo Credit: Pixabay

各位讀者發現了嗎?相對於非金融業的電子支付業者,台灣不少銀行在支付服務上確實頗為積極。童組長認為「在 Fintech 領域中,借貸跟支付是目前傳統金融業者的兩大防守重心。」

會這麼積極,其實很大一部分不脫中國大陸支付寶與微信支付興起所帶來的漣漪與壓力有關。相信不少讀者也很清楚近年來電子支付已全面深入對岸社會,不過中國的金融政策管理策略,與台灣相比可說相當極端之兩個案例。「中國的做法就是很明顯的先放任後收斂,先放生一陣子讓市場自由發展,等相對成熟後再出手控管;而且中國城鄉差距非常大,許多鄉村在缺少基礎建設的狀況下,金融服務的行動化迅速補足了基礎建設不足。這讓電子支付成長到足以主導市場的規模。

童組長強調「但台灣社會卻相反。台灣跟普世其他國家的狀況一樣,金融業都是屬控管程度強,非常穩定的環境,而且社會上一開始就有信用卡、現金,甚至到悠遊卡等多樣化支付方式;這讓台灣在電子支付的需求上與中國非常不同。」換言之,台灣自然不能看到中國電子支付多便利,就用相同的方式要求社會接受。「其實台灣金融業者做電子支付的利潤並沒那麼高,再加上高度競爭,顯然已是紅海。」

那藍海在哪裡?

那藍海何在呢?線上借貸可能是進行式之一。去年在摩根大通集團執行長給股東的一封信裡,把矽谷的線上借貸視為高度警戒的對手。而在台灣,第一個非金融業經營之線上 P2P 借貸平台「鄉民貸」也於三月上線。同時金管會也決定對 P2P 借貸平台「不設立專法」、「不納入金融監管」,直接以現行法規適用來管理。

聽起來好像對非金融新創沒有控管,比較有利對吧?但事實上金管會其實傾向「銀行自行設立線上 P2P,並鼓勵銀行與非金融 P2P 業者合作辦理」的方向前進。金管會官員也認為,「國內資金充裕、信用貸款容易,且金融機構數量普及」,在同一條起跑線競爭下,因擁有完備的徵信機制及貸放款經驗,其實大環境對銀行較為有利。

不過比起支付服務與線上借貸,童組長指出以「理財機器人」為首的智慧財富管理服務,未來可能會是更大的潛在商機。「國內不少銀行與業者都看到,該是金融業與社會一同世代交替的時候。過去只有 VIP 客戶才有理專,但如果你放眼的是『未來的客戶』,也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就會知道理財機器人是為他們所存在的。」但在迎接理財機器人全面來臨之前,台灣可能需要更多的開放資料來支援機器學習的需求。 他認為像是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NCCC)以及金融聯合徵信中心(JCIC)有全台信用卡最完整的相關資料,這些資料在妥善去識別化後對外開放使用,就可有效提升理財機器人或相關數位服務的精準度

擺脫傳統形象從成立「第二品牌」開始

相信不少讀者對台新銀行的 RICHART、國泰的 KOKO 印象深刻吧?童組長表示在台灣,銀行針對新型態 FinTech 服務推出「第二品牌」會是不錯的策略。就他觀察年輕人親自前往銀行的頻率遠低於上一個世代,若要符合年輕人的數位取向,銀行本身光有完善的 FinTech 服務還不夠,還必須積極擺脫銀行的傳統形象,同時在年輕消費者心中建立「新品牌=新服務=新生活型態」的觀念。

而且數位化並不只是單純的行銷策略與需求而已。在童組長眼中,在服務普遍數位化加上年輕人不上銀行的影響,國內銀行普遍碰到了「分行過多」的窘境。「可能民營狀況好一點,從主動角度來看,他們數位化的腳步比較快一點,而且被動來說他們的資產也由市場機制去調控;真正問題比較大的,是公營銀行。」

museum_of_the_land_bank_of_taiwan_of_national_taiwan_museum
▲公營銀行在數位化的路上較缺乏彈性,Photo Credit: Solomon203

他指出的確公營銀行因為有特殊任務需求,有比較大的利基,但在數位化的路上彈性就差很多。「我有跟一些公營銀行的管理階層接觸過,他們也都普遍認知到 FinTech 會是銀行的未來;但一方面在人事聘用上不若民間靈活,二來受限於法令規定相關機關的壓力頗大,這些都是使公營銀行發展在面對 FinTech 相對緩慢 的不利因素。」像是在去年下半年,公營銀行就被官方要求提出很多指標,並積極趕上丹麥與新加坡;但在人事聘用上(尤其是 IT 人才)因受到舊有制度限制,並沒辦法立即跟上官方的要求。

面對這些銀行所碰到的問題,童組長建議「無論公營或民營,金融機構都該積極投資新創」會是最好的做法。「金融業與非金融業,以及科技業者的互補,或是跨業合作,以大數據的分析合作,進而共同滿足不同客群的 Fintech 需求。」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樂趣買 事業開發 Business Development(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社群經營專員

關鍵評論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