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 即溶包】資策會 IDEAS 楊仁達所長:台灣一定要有自己的區塊鏈產業!

區塊鏈與 Internet 的發展史可說是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從網路發展而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建立開放式標準化很重要,企業如固步自封發展自己的標準平台,終究會走上失敗之途。但是在開放式標準下發展,雖然可以節省很多的成本,競爭也特別激烈。
評論
評論

編輯的話:FinTech(金融科技)絕對是這幾年最熱門的科技領域之一,不少人甚至認為這些技術有翻轉整個金融體制的巨大潛力。但事實上 FinTech 議題既深且廣,同時含括了金融、產業、法律至於政治層面。我們希望由一系列深入淺出的文字,就像即溶包一樣,以簡單卻又好吸收的方式帶給讀者們 FinTech 各個面向之觀點!

INSIDE 這次專訪到資策會創新應用服務研究所(IDEAS,The Innovative DigiTech-Enabled Applications & Services Institute)楊仁達所長,談談區塊鏈在金融科技發展的角色,以及台灣的資訊業者與金融業者又該如何在這一波的爆發性發展過程中認知到自己的角色與方向。

yang-portrait
資策會創新應用服務研究所楊仁達所長

提到「區塊鏈」到底是什麼?楊仁達並沒有用維基百科般的制式定義來解釋,而是認為區塊鏈在概念上其實就是一種「網路化的信賴機制」,正因為有了這個機制,所以在做價值傳遞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做價值交換。關鍵在於,此信賴機制能否被被「證明」或「確保」。 

為什麼說區塊鏈這個機制是可以信賴的呢?首先, 區塊鏈的帳本是公開的 ,所以大家都可以看到你有一塊錢,知道你有能力進行交易;其次, 沒有人能去改這個帳本 ,因為帳戶是公開而且到處都有備份;最後, 不會重複交易(double spending),所以你的一塊錢不能當兩塊錢來用,跟你可以輕鬆複製一首歌的數位檔案變成兩份、三份不一樣。正因為區塊鏈具備此三大特性,且目前在數學上被證明此一信賴機制幾乎無法被破解,因此格外受到重視。

其實任何需要這些特性的資訊或價值,都可以應用區塊鏈的技術。例如:一幅數位形式的名畫,加上區塊鏈的技術之後,就能夠變成一個獨一無二的「檔案」,你不能再將它複製好幾份。這麼一來,傳統的數位影像可以輕易被複製而因此貶值或遭竊的情況就可以被避免。除此以外,可能的應用非常多,像是投票、學歷證明、數位資產交換、股權股利清算或轉換、運動好手等明日之星的投資…等等。

最廣為人知的 比特幣(Bitcoin) 就是應運區塊鏈技術而生的數字貨幣,除此之外,楊仁達也特別點出了以太坊(Ethereum)的區塊鏈應用技術,已創造出約十億美元規模的創新營運模式,並且蘊含許多可能性。例如:舊有的創業模式是開一家公司來「賣產品」或「賣服務」,並且發行股份給股東投資,但是新模式可以「發行專屬於該公司的貨幣」而不是股份,例如:發行以太幣一塊錢可以換一塊錢美金,但是有的人覺得值得支付兩塊錢美金,此時投資人不需要等到新創公司 IPO 才能回收自己的投資。換句話說,在此機制下,投資人原本要交易股份才能獲利,但現在有機會可以創造出一種新的數位貨幣作為交易單位。

不過因為太過創新,以比特幣的交易來說,目前在虛擬世界的交易糾紛,想透過實體世界來「討個公道」,的確有其難度。所以,現階段參與交易的人自己要清楚認知,所有的風險與報酬都得自己承擔。今天一個比特幣六百美元,明天剩三百美元,要去告對方詐欺嗎?恐怕很難。當然,今天一個比特幣三百美元,明天變成六百美元,獲利也是自己享有。

總結來說, 楊仁達認為若以比特幣來闡述區塊鏈缺點的話,擷取資料過於耗能與每筆交易清算速度相對緩慢是二大重點。 如目前所有銀行的交易、支付、及清算都採用區塊鏈的方式的話,以現階段區塊鏈整體的交易容量評估,可能尚無法滿足目前銀行的交易規模、及後端系統反應每筆交易速度的龐大運算量。

那麼區塊鏈有哪些優點呢? 過去的數位檔案是可以無限複製的,區塊鏈則讓數位檔案可以變成是單一而無法複製的獨特檔案,於是價值就會因此成型。 例如:以前一首歌可以無限複製,其實價值就很低,但是透過區塊鏈技術,買方可能有機會擁有一首知名歌手專門清唱給你的歌曲檔案,而且獨一無二,這首歌的價值可能就是其他可以複製的數位音樂的數百倍甚至上萬倍。

會怎麼建議金融業者該如何看待區塊鏈?

目前主要被討論的區塊鏈應用是在金融業,而相關的應用發展發展也是金融科技創新創業的重點。所以台灣金融產業要如何因應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潛在衝擊呢?楊仁達則提到,跟全球金融業者相比,台灣的金融業者都半大不小的,在發展上必須要找出適合自己的途徑,因此台灣的金融業者可以考慮三種不同的發展道路。

第一:依循科技產業高成長歷程 。相信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模式,從研發團隊一個小的 idea 開始,初期透過一小群的使用者做測試,接下來快速成長,越做越大。不過,傳統金融業者能走這條路嗎?恐怕不容易。

第二:新技術在傳統業務的應用。 銀行比較可能的做法是思考區塊鏈對於目前的業務有什麼應用上衝擊及可能?其他的銀行又在做什麼?最後則是看何種應用可以勝出?而可預知的是,銀行業界將會面臨大者恆大的局面。

第三:直接投資科技業新創公司。 科技業與金融業會產生競爭關係呢?還是最後金融業者以資本輾壓、併購發展出新技術的資訊業者?當然,這種風險投資是個賭,十之八九最後可能都是錯的,因此,金融業者想成為一個投資成功率高的投資者,箇中關鍵即在於是否具備這樣的眼光?

楊仁達特別強調,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千萬不可以因為區塊鏈是很新的技術、好像有未來,所以就想跟進某個新點子,一定要是因為自己看到什麼關鍵的需求、或價值判斷,知道需要什麼或為什麼需要,並且能持續有辦法知道怎麼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再加上自己長期的累積與紮根,才會是「創新較可能成功的路徑」。

更重要的是,如果台灣每家銀行都自己做區塊鏈的應用,可能做出來的規模都是小小的,一來沒有影響力、二來也很難競爭中獲勝。可是如果這時候能整合各家銀行共同建立一個本土「互通」且能「相互界接」的清算交易機制,如:台灣現在的悠遊卡、一卡通其實現在到處都可以刷,那麼電子票證的交易就會變得很方便了,既有規模、又有競爭,對消費者來說就會有誘因,而且這種誘因一來可以轉變消費者的傳統習慣,二來可以藉機發展在地特色的利基服務,聚沙成塔發揮整合綜效,本土服務平台就有機會發展起來。

楊仁達認為這不會是某個單一機構或業者能夠獨自完成的,而是要整個產業有足夠的共識去發展成一個平台。過去,由於同業競爭導致互信基礎薄弱,要創造整合綜效是很困難的。而現在因為區塊鏈的發展,去中間化的信賴機制,可以有效解決缺乏互信的議題,順應著這波區塊鏈的浪潮,台灣的金融與科技相互整合、共創美好,也許就能走出一條全新的發展路徑。

會怎麼建議監理機關該如何看待區塊鏈?

楊仁達提到監理的目的是希望不要發生問題,但是新的東西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問題,所以當然也就不知道怎麼監理。所以就會發生兩難,管太嚴、新東西沒辦法發展,管太鬆、問題發生可能會造成嚴重後果。

如果有個新東西消費者不見得有需求,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風險,可不能完全不給新東西發展的機會,主管機關應該先站在觀察的角色同時也進行學習,如果消費者的需求被創造出來了,那麼相關的監理機制可能就要有所準備,但如果連市場都沒有,管再嚴其實也沒有意義。

另一個問題是,台灣的金融業者如果是要打亞洲盃或世界盃,那麼監理的態度又不一樣了,目前的監理似乎是停留於讓金融業者不要在國內出事的狀態。可是這樣的監理,有助於金融業者去跟國際競爭嗎?這是監理機關或主管單位要思考的問題。

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守著既有的慣性,因此什麼新的點子都做不了,尤其是年輕世代的需求,跟現在的金融業者所提供的服務,以及現有的監理思維,差距越來越大了。過去可能監理機關某個程度上可以扮演指導的角色,不過現在市場的發展其實是反過來的,但是金融業者或監理機關,準備好了嗎?

站在創新的角度來看,楊仁達表示,監理機關應思考的是,在 Fintech 或區塊鏈這類的議題上,如何能針對台灣轉型升級的機會點,設定幾個目標,並驅動或引領產業朝此方向穩健邁進,且能於全世界的競爭中保有一席競爭地位。

會怎麼建議資訊科技業者該如何看待區塊鏈?

事實上,區塊鏈與 Internet 的發展史可說是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從網路發展而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建立開放式標準化很重要,企業如固步自封發展自己的標準平台,終究會走上失敗之途。但是在開放式標準下發展,雖然可以節省很多的成本,競爭也特別激烈。

所以,楊仁達認為,以台灣資訊業者長期以鞏固既有客戶與市場的經營模式而言,最重要的認知是:企業要能洞察趨勢的演進脈動、與時俱進地抓緊創新的腳步,如此一來,即使世界改變,資訊業者仍能保有原來的經營優勢、不致被淘汰。

傳統金融業服務的是高資產階級,區塊鏈會改變這個現象嗎?

楊仁達同意趨勢的確是這樣走的。現在我們身上都有行動裝置,習慣透過數位界面去取得我們的服務,這類服務愈來愈深入、穿透我們生活中的每個細節,且已成為必然的發展趨勢;但,台灣的金融業者或科技業者,究竟何時會端出好的服務來滿足,卻仍不是很明確。

當我們每日使用率最高的服務,皆來自美、英、日韓等國,卻獨缺台灣本土服務的話,其滲透率衍生之負面效應可能會是台灣產業的一大隱憂。 

台灣一定要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嗎?

專訪接近尾聲,我也和楊仁達爭論起了一個其實沒有答案的問題:台灣一定要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嗎?我並不預設一定要有,例如我們現在 E-mail 用 G-mail、社群用 Facebook,並沒有台灣自己的服務,而楊仁達則認為有其必要,否則台灣在電子代工產業沒落之後,將很難找到什麼可以代表台灣的產業。

楊仁達問:沒有一個可以代表台灣的產業是不可能的,那該有什麼呢?可以放任自由演化嗎?但會有好的結果嗎?台灣的多元和開放是好處,但是有沒有機會大家發展出一個共識在某個領域有台灣自己的東西?

楊仁達繼續說:「創新其實不是個新的議題,但問題是,這麼多年來,我們並沒有學會如何形成出自己的價值角色定位,致使台灣已停滯許久。」重點的是,「由下而上的價值塑造」及「共識的醞釀」,其實是每一產業創新的必經之路,但關鍵在於,速度能有多快。

現在的確有很多問題卡在法規,而一旦價值共識的形成可以加速法規的調整,產業自然就能夠在法規更新之後快速發展與成長。不管是銀行界或新創團隊,如能秉持「一致往前走」共識,就能有機會「啟動」產業的變革,進而共同「解決產業難題及困境」,如此一來,台灣就極有機會開展「破壞性創新」的新局。

最後,問到新政府上台後有什麼特別的觀察?覺得新政府會不會有新作為?楊仁達認為與換政府沒有關係,他舉例,A 政府的想法是甲乙丙,B 政府的想法是戊己庚,但是落實這些想法的人都是 XYZ,想要 XYZ 改變觀念,在這種環境限制不改變的狀況下,想要提出新的作為解決問題,恐怕會需要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