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獨角獸到底陷入了什麼樣的困境?

評論
評論

原文出自 彭博《China's Tech Unicorns Look Increasingly Cursed》,經合作媒體 36Kr 編譯

世界上最有價值的七家未上市公司中,中國佔了四個,而且都是在過去的短短七年中成立的。比如,叫車軟體滴滴出行和智慧手機製造商小米,這兩家公司的估值都超過了 Airbnb 和 Snapchat。根據研究公司 CB Insights 的數據,有五家中國公司的估值至少為 100 億美元,有 37 家估值在 10 億美元以上。

在過去的三年,獨角獸公司誕生的速度急劇加快。從 2010 年到 2013 年,每年投資者估值在 10 億美元以上的中國公司還不多於 1 家。緊接著,在 2015 年,就有 5 家新公司被認定為獨角獸,這個數字在 2015 年飆升至 19 家。而在 2016 年前 10 個月,投資者又認定了 10 家新的獨角獸公司。

中國的公司曾被嘲笑為模仿抄襲者,但現在搖身一變,被視為潛在的全球征服者。在今年稍早,在北京的一個科技會議上,Ube r 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 預測,在未來五年,在中國,北京將會比矽谷有更多的創新、更多的發明、更多的創業計畫。於是六個月後,幾乎是實現他的預言一樣,Kalanick 宣佈當地競爭對手滴滴將收購 Uber 的中國業務。今年 Wired 英國版還將小米執行長雷軍的照片用作封面,打出「模仿中國的時候到了」的頭條。

但是,儘管整個技術宇宙的引力中心看起來都在向北京轉移,中中國部對於過高估值的有效性也越來越懷疑。不管在飯店會議宴會廳,還是在熱氣騰騰的火鍋桌上,投資者和分析師對於新創公司能否在未來融資或者上市時維持這一高估值,持懷疑態度。本週,高層政府官員和技術高層聚集在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一些人也會擔心,隨著現金湧入中國技術產業的浪潮興起,創新很有可能被淹沒,而不是被推動。

紀源資本的上海管理合伙人 Jenny Lee 說,紙糊的獨角獸就只是紙糊的獨角獸,除非能向消費者展示自己的價值,消費者願意為它花錢,否則它什麼也不是。啓明創投的管理合伙人 Gary Rieschel 表示,創業公司也逐漸開始接受更低的估值,而且更多未公開的 Down Round(新一輪融資時的估值低於之前的估值)正在進行中。所有的公司都可以保持他們的估值這種情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重力最終會發揮作用。

2014 年,阿里巴巴集團 IPO 上市,融資 250 億美元,開創美國 IPO 融資記錄,外界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期望也漸漸高起來。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一戰成名成為全球關注焦點,共同創辦人馬雲變成國際名人,也預示著中國技術登上世界舞台。

隨著投資者急切尋找下一個馬雲,風險投資也敞開了大門。根據普華永道統計,2012 年至 2015 年,投資於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投資金額成長了 5 倍,在去年達到了 203 億美元,超過了同期美國互聯網公司 163 億美元的投資金額。而專業投資者的行列也在激增:在 2000 年,中國大約有 100 家註冊風險投資公司;根據北京一家研究公司 Zero2IPO 數據,到 2015 年,中國就有了 10,000 多家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公司。

小米可能是外界對中國互聯網過於誇張的期望下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也許也是受害者之一。雷軍於 2010 年創辦了小米公司,依靠其飢餓行銷模式,在網上銷售低價高性能智慧手機,建立起火爆的品牌效應。在 2014 年底和 2015 年初這幾個月中,小米成為中國最大的智慧手機廠家。在阿里巴巴集團 IPO 上市三個月之後,小米利用了一輪融資將公司估值提升到驚人的 460 億美元,成為世界上最耀眼的一隻獨角獸(現在居第二,僅次於 Uber)。

REUTERS/Kim Kyung-Hoon
REUTERS/Kim Kyung-Hoon

然而,這一領先被證明是暫時的。在過去一年半時間裡,小米在中國手機的市場份額從第一名跌至第四名。當然,小米仍然是獨角獸,但如果現在想要融資,它可能的估值應該在 40 到 100 億美元。這一預測由上海紐約大學副教授 Clay Shirky 得出,他在 2015 年出版了《小米:智慧手機,小米,以及中國夢》一書。在過去的 18 個月中,小米失去了大約 90% 的估值。

Shirky 指出了已上市有公開交易股票的智慧手機製造商的估值。例如,中國的聯想集團,在中國智慧手機市場上的份額大約和小米相同,估值在 70 億美元。聯想也是世界上最大的 PC 製造商。小米的估值不應該是聯想的六倍。

小米的一位發言人稱,公司最近的一次股權融資估值在 460 億美元,從那時起就再也沒有進一步的交易。公司拒絕對其估值進一步評論。

凡客是一家線上時尚零售商,在 2010 年 12 月,凡客成為中國第一家電子商務獨角獸公司。依賴於廣闊的年輕且預算有限的消費者群體,凡客的商業前景看起來很有希望。根據研究公司 Euromonitor 分析,凡客在 2011 年佔領了中國線上服裝和鞋類市場的 7.7%,僅次於阿里巴巴。當時的估值達到了 30 億美元。但是公司在其擴張中敗下陣來,並努力清理庫存。到 2015 年,凡客的市場份額已經下降到 2%,而阿里巴巴鞏固了其領先地位,競爭對手京東和唯品會也佔據了優勢地位。

凡客出局了。這家公司曾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客戶服務,他們會提供免運費服務,8 元的襪子不收任何運費。中國市場研究集團在上海的總經理 Shaun Rein 說,這種方式有助於建立起良好聲譽,但是沒有利潤,這很難做成生意。

凡客的估值現在遠遠低於其最高點。作為該公司的早期投資者,啓明創投管理合伙人 Rieschel 表示,凡客在幾年前經歷了一次資產重組,當時凡客估值為 2 億美元。凡客的庫存管理不善,儘管流量巨大,但執行不力。他認為,這種情況可以作為其他公司經營效果的一個絕佳的例子,從統計數據上看,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有優秀的執行力。而凡客方面從未披露過估值減少,也拒絕評論。

隨著中國智慧手機市場的快速成長,豌豆莢,這家被新創公司在 2014 年估值達到了 10 億美元。主要投資者是日本的軟銀集團,這家公司之前因投資阿里巴巴獲利頗豐。但是豌豆莢銷售安卓應用這個業務具有很大的可複製性,競爭也很激烈,很快豌豆莢就面臨著市場上各種各樣的應用商店的競爭。據知情人士透露,7 月份阿里巴巴收購豌豆莢時,價格不到公司最高估值的一半。軟銀和阿里巴巴拒絕評論此事。

即使是中國最有價值的獨角獸公司,也在走向世界的計劃中面臨著諸多困難。平安陸金所是一家價值 185 億美元的 P2P 貸款機構,獲得了中國最強大的投資者,包括金融巨頭平安保險集團的支援。執行長 Gregory Gibb 在一月份表示,他計劃今年上市為公司對外募集資本。但是該計劃在中國互聯網貸款市場經歷幾個月混亂之後就被擱置了。中國政府指責 e 租寶計劃了最大的龐氏騙局,出台了更嚴格的法規,迫使數百家涉嫌欺詐的公司(包括 e 租寶)關門大吉。不過 Gibb 說更強的監管有助於行業發展,法規的實施還需要時間。近年來,好消息和壞消息不可避免地都會來臨。他表示,一些平台最初就是為欺詐建立的,這對於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極為有害。公司現在暫不考慮 IPO 計劃。

而滴滴出行,儘管收購了 Uber 的中國業務,與後者在中國市場的競爭中取得勝利,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最有價值新創公司,也在新規定出台後,業務擴張受到威脅。中國大城市出台網約車新政,要求滴滴司機必須是本地人,然而像上海這些大城市的滴滴快車司機大部分都是外地人,不符合網約車新政規定。滴滴現在正與當局合作,以求對規定進行修改或者廢除。

當然了,土豪投資者和自信的創辦人並不是中國特色。矽谷在泡沫及泡沫破滅上也有著很長一段歷史,包括 2000-2001 年的網路業崩潰,投資者也知道暴漲的東西也有可能暴跌。事實上,根據新出的彭博的新創公司資料中,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的退場和融資已經下降。中國尚且年輕的技術部門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巨大的震動。咨詢公司 BDA 中國的創辦人,《阿里巴巴:馬雲的基業》一書的作者 Duncan Clark 說,今天的不同之處在於規模變了,這些公司和投資機構的等級相對之前是不一樣的。

而中國現在還沒有任何先例,來應對一個急速發展新創公司泡沫的破滅,或者說一次性多個泡沫的破滅。大多數中國風險投資公司都是在 15 年前的大衰退之後成立的。沒有公開披露 Down Round 融資的歷史,也沒有新創公司估值下調的公開。投資者可能只會在私下裡記錄下處於困境的公司。啓明創投的 Rieschel 說,在美國,Down Round 融資越來越常見,而中國的企業家會盡量避免 Down Round 融資的出現,採取一些不尋常的措施:比如為了保住估值,引進一些帶有複雜條款和限制的資金。啓明創投曾參與了除了凡客之外其他公司的 Down Round 融資,但拒絕披露名單。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對於資本主義風險的調控還不是很確定。去年秋季當局進行干預,試圖阻止股市下跌,今年 3 月,上海官員為那些不幸的投資者提供了一個不尋常的投資回報計劃,政府將對投資於當地科技公司的投資機構進行補貼。為了保住就業和聲望,中國地方政府往往不願意讓傳統行業走下坡路。他們可能更害怕科技新創公司失敗,因為這樣會導致就業率下跌,威脅到未來的投資。

在中國獨立金融雜誌《財新》最近的一篇專欄中,編輯胡舒立警告道,風險投資安全網是一個矛盾的概念,這個主意聽起來很好,但實際上行不通,政策只會獎勵失敗。對於最近國家鼓勵創業大潮,她表示,中國政府仍然在積極參與市場和保持市場自由之間努力尋找一個平衡。

根據 Preqin 研究員的數據,中國的風險投資機構的投入資金從 2013 年的 66 億美元猛增至今年前九個月的 500 億美元。但在第三季,投資比上年同期下降了近 50%。一些投資人表示,這應該是一個緩衝吧。

上海真格基金執行長 Anna Fang 表示,一些企業家說他們需要很多錢,但是也有人說如果你有太多的錢,你會犯錯誤,或者犯錯時間會更長。在經濟大轉型的時候,從有科技巨頭誕生,或是抓住機會發展。中國的互聯網三巨頭,騰訊(1998)、阿里巴巴(1999)、百度(2000),都曾在互聯網泡沫期間證明自己。

Duncan Clark 質疑,這 30 個獨角獸中有多少公司真的值 10 億美元?可能有幾個。但問題是當別人看起來成功了的時候,跟風者會蜂擁而上。在美國如此,在中國可能更極端。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專員 Product Associate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

酷遊天國際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