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民調老是不準?因為它對 39 歲以下族群涵蓋率不到六成!

「唯手機族現象」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在美國更為嚴重。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局(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調查數據,2014 年全美有 45% 的家戶家中沒有安裝市內電話,許多人無法透過市內電話接觸得到,尤其以 18 至 34 歲的年輕成人更為明顯,也是造成這次美國大選民調預測失準的重要因素。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典通總經理、浚鴻(Dataa)數據開發總經理楊雅惠,擁有 20 年民調、數據分析經驗,參與多次選舉民調研究,累積超過 50 個不同產業的行銷研究經驗,主持超過 120 個中大型政府委託調查研究案。致力於大數據與厚數據的整合應用,以及網路輿情的決策支援應用。

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跌破各界眼鏡,也狠狠打了民調產業、選舉市場預測產業一巴掌,使世人對民意調查結果的信賴度降到了谷底,可說是壓倒民眾對民調信任的最後一根稻草。頓時網路上充斥著大量文章討論民調不準確的問題,其中大部分指向「電話訪問的涵蓋率出問題(抽樣母體的代表性問題)」以及「民眾不表態」兩大問題。

其實,世人對於民調的質疑不是今天才產生的,尤其近 2、3 年來各界對民調的質疑聲音不斷,但都缺乏明確的證據證明民調結果真的有問題。幾次重要的選舉下來,包含 2014 年的台北市長選舉,都透露出民調作為選情預測的最重要工具似乎有失靈的現象。而政府所公布的各項施政滿意度數據,動輒突破八成的滿意度被各界抨擊為無感民調、嚴重與民眾感受脫節,也引起各界對於「電話訪問這個方法是否仍有效、準確」的廣泛討論。

實際的狀況是,隨著科技發展及國人生活型態的改變,市內電話正逐漸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電話訪問的代表性面臨極大挑戰。典通及 Dataa 大數據研究中心在多年前察覺這個現象,並花了兩年的時間著手研究造成失準現象的原因並評估其嚴重性、同時開發新的調查工具及資料整合分析工具來解決這個問題,目前已經在許多客戶的專案中應用這些工具。

下方圖表是我們的眾多發現之一,電話訪問(CATI)對於 39 歲及以下的族群涵蓋率不到六成,這應該是 CATI 調查不準確的重要原因,但不可諱言的,CATI 同時也是調查 50 歲以上族群的最佳工具,不宜輕言廢棄。我們得到的主要結論如下:

唯手機族,電話訪問失準的主要原因

根據典通及 Dataa 的研究結果,我國約有 3 成左右的民眾無法透過市內電話接觸,這些人的生活中沒有市內電話,仰賴手機或行動網路與外界溝通,稱之為「唯手機族」。其中包含越來越多家中沒有安裝市內電話的「狹義唯手機族」,以及因為作息時間特殊、不愛接電話、有固定休閒活動(如假日愛外出抓寶)的「廣義唯手機族」。

研究更發現,這群被電話訪問遺漏的人以年輕人居多。從圖中可以看出,CATI 對於 50 歲以上的民眾涵蓋率接近九成,對於 40-49 來說也不算差,但對於 39 歲以下的年輕族群電話訪問法能接觸得到的比率不到六成,這使得電話訪問法所得到的結果無法充分反應年輕人的聲音。

其實,「唯手機族現象」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在美國更為嚴重。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局(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的調查數據,2014 年全美有 45% 的家戶家中沒有安裝市內電話,許多人無法透過市內電話接觸得到,尤其以 18 至 34 歲的年輕成人更為明顯,也是造成這次美國大選民調預測失準的重要因素。

傳統方法無法解決唯手機族問題

典通及 Dataa 團隊進一步發現,前述電話訪問遺漏的現象是「不隨機的」,CATI 問得到的年輕人和問不到的年輕人對很多事物的看法不一樣,民調機構無法用傳統的加權技術來解決這個問題。那麼,針對這個問題該如何解呢?網路社群分析、網路輿情分析、行動電話調查、行動網路調查都是可能的答案,我們大致可以從「取代」與「互補」兩個面向思考,「取代」是直接進行方法上的替代,「互補」則是仍以電話調查為主體(畢竟它經濟、快速、有完整的方法論),設法用其他方法去彌補電話訪問法的缺陷。

我國的行動電話普及率很高,行動電話調查有沒有機會取代傳統電話調查成為民調的新主流?機會是有的!但行動電話調查要作為主流民調工具,仍需克服成本高、小區域抽樣困難(例如沒有辦法針對縣市抽樣及推估)、較不容易接觸到老人等問題。

此外,行動電話受訪的使用者經驗不佳也是推動行動電話調查的阻礙之一。因為不夠舒適、有害健康、行動中受訪容易發生危險等問題,受訪者較容易拒訪或不願意接受太長時間的訪問,因而提高了行動電話調查的非抽樣誤差。行動電話蓄電力不足、通訊死角沒訊號等問題也會造成一定的誤差,目前也有許多學者及業者開始針對這些問題研究解決方案。但作為電話訪問的「互補」工具,行動電話是較不適合的選擇!行動電話必須耗費龐大的資源才能篩選出電話訪問所欠缺的唯手機族,且篩選相當不易。

如前面提到,電話訪問法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蒐集不到一群有特殊生活型態、特殊價值觀的年輕人的意見,只要能補齊這塊遺漏的拼圖,就能拼湊出完整的圖像。那哪裡可以蒐集得到這群年輕人的意見呢?答案在「雲端」,Facebook、PTT 等社群網站、網路論壇、部落格⋯⋯充斥著年輕人的聲音!雖然因為代表性的問題(偏年輕人、都會地區)不適合全面替代電話訪問,但網路社群分析、網路輿情分析都是能與電話訪問互補的好方法。只是現階段將結構化與非結構化數據整合分析的技術仍未成熟,短時間內只能各自解讀再融會貫通,較難用網路社群分析、網路輿情分析的結果直接與電話調查的量化結果整合分析得到一個預測結果。

既然結構化與非結構化數據的結合技術仍待研究,現階段最快能與電話訪問「互補」的方法,應該是同為量化調查方法的行動網路調查法了。根據典通及 Dataa 團隊的研究數據顯示,行動網路調查法和電話調查法在涵蓋率上有互補的現象,電話訪問難以觸及的 39 歲以下民眾,有超過九成有智慧手機且行動上網,加上行動網路調查相對成本低、篩選唯手機族容易、機動性較網路調查高、可透過手機號碼或手機驗證杜絕一人多帳號的情形等優點,是現階段較為經濟、可行的互補解決方案。

當然,行動網路調查也並非完全沒有缺點。行動網路調查屬於自願性樣本,自然不具有統計抽樣中所要求的隨機性。雖然有研究顯示當樣本數足夠大時隨機性的相對重要性會下降,但仍需建構在具有代表性的抽樣框之下,也就說要有足夠代表性的抽樣母體名冊,從名冊中隨機抽取樣本進行訪問,才能獲得具有代表性的調查結果。

被動受訪 + 自願填寫,間接解決未表態的問題

「沉默螺旋」現象是另一個造成民調偏誤的重要原因。當社會上的主流媒體(或多數人)偏向某一陣營,很容易讓支持其他陣營的民眾選擇緘默,反之,和主流媒體(或多數人)有相同意見的人,會更願意表達自己的態度。面對這個問題,讓受訪者自填問卷往往比訪員詢問更能得到真實的答案,表態率也較高,這也是行動網路調查法作為電話訪問法互補工具的優點之一。

整體來說,現階段沒有一項調查工具可以同時涵蓋不同屬性的所有民眾,電話訪問有問題,但還不到該被棄置的時候,多元調查方法整合應是現階段精準民調的有效解決方向。世界及社會持續快速轉變,人們的生活型態也持續變化著,像電話訪問法一般稱霸 2、30 年的光榮景象往後很難再見,民意研究者及機構必需要能即時掌握社會的變遷及脈動,迅速調整調查研究工具,方能準確預測民意。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