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沒在台灣賣也會被罰?台灣政府總逼企業出走!

這幾天,我們來到北京進行產品教育及洽談總代理事宜,除了嚇人的霧霾之外,過程是順利的、心情是美好的,然而就在抵達機場的那一刻,都毀了!衛生局打電話來問什麼沒出席約談?我說產品在美國販售,罰我 15,000 元,因為衛生局認為就算台灣沒賣也算是廣告!
評論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is shown in Silver Spring, Maryland, November 4, 2009. U.S. health officials unveiled plans to fight avoidable injuries from medication errors or misuse, a problem that harm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each year and can be deadly. REUTERS/Jason Reed (UNITED STATES HEALTH) - RTXQCTU
評論

本文作者 Wang Joan,是全球第一個取得美國 FDA 藥品資格之芳療品牌綠色光合 PHYTOPIA 創辦人及主要研發者,個人亦為另三家跨國企業共同創辦人。16 年來深耕於 B2C 及 B2B 市場,擅於商機發想及精實創業。原文刊載於 Wang Joan 臉書,INSIDE 獲授權刊登。

一個讓在世界各地打拼的企業得時時回防的制度,還有資格怪產業想出走嗎?

這幾天,我們來到北京進行產品教育及洽談總代理事宜,除了嚇人的霧霾之外,過程是順利的、心情是美好的,然而就在抵達機場的那一刻,都毀了!衛生局打電話來問什麼沒出席約談?我說產品在美國販售,罰我 15,000 元,因為衛生局認為就算台灣沒賣也算是廣告!我說產品在日本即將發售,罰我 15,000 元,因為台灣人可以從日本買,所以也算廣告!我的產品台灣沒開賣就罰了共三萬!不知道當初堅持產品 Made In Taiwan 的堅持,到底是不是我太笨了?

我頂著低溫,站在北京機場第三航站樓外,被怒火及難過沖昏了腦袋,甚至到了 Final call 的廣播不知道都報了幾次之後,才混混沌沌的起身走向登機口。縈繞在腦海裡的,是我們是不是根本該準備離開台灣了?我從來沒有在海外這麼想哭過,就算是我隻身一人前往法國讀書時,就算是我其實沒錢吃飯但不敢跟老公說、得想辦法打零工賺錢養活在國外的自己時,就算是因為黃種人的身分被歧視甚至追打時,不管發生了什麼委屈,我都沒哭過;因為每一次的孤單,我知道最後我都會帶著好消息回來;因為每一趟的旅程,我們都覺得自己為了每個人的孩子的未來世界又多作了一些什麼!但這次,我真的難過到不知道自己到底這麼努力作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長榮班機上掉眼淚?我們到底作了什麼繭束縛住了自己?

約莫一年前,我們許下了願望要讓台灣品牌可以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畢竟人生都已經幾歲了,不勇敢的再闖一次就會被嫌過老了。也就是約莫一年前,我們開始結合了農業、科技、生技及生藥的資源與經驗,建立了品牌,並展開了冗長且無人申請過的準備流程。也就是將近一年前,我們取得了美國 FDA 第一個針對精油商品的藥品字號,我們興奮的、驕傲的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地球上第一個、第二個、第幾十個被認可療效的醫療級精油,不論是生產製造、特定原料、配方的智財開發都是來自於台灣!

這一路,辛苦;卻怎樣都比不過昨天下午那通電話的苦!

開罰,分享海外進展是廣告,但是又不能申請廣告字號

昨天傍晚抵達北京機場時,我們接到來自衛生局的電話;原本蹦蹦跳跳的我,沈重到走不下去、再也無法忍住就在飛機上哭了起來!我們是全台灣,不只,我們是全世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取得美國 FDA 藥品資格的精油品牌商。而這話,我們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說,但在台灣不能說,因為他們說這就叫作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他們說這個不可以申請!)

我們在美國上架、在日本通過厚生省的審核、在中國成為上市公司的戰略夥伴,但這些進展照樣不能說,因為他們說這也叫作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他們說這個還是不可以申請!)

因為公司在台灣,所以我們說了在海外的一切進展就等於廣告;原來廣告字號是否需要申請是依照公司設立在哪裡來判定的,而不是從有沒有打算在台灣販售來判定,哪怕我們根本還沒準備在台灣上架販售!(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就是不能申請啊!)

我們在尚未開始販售的台灣,對,連台灣官網都沒有的我們,就只是跟粉絲報告海外市場進度、研發歷程及海外消費者的回饋,就吞了兩張罰單;因為他們認定用台灣民眾看得懂的文字寫出來的就叫廣告!(那就去申請廣告字號啊~咳!這還是不可以申請啊!)

我們沒那個時間去申訴,也沒本錢去冒著抗議之後被盯上而勒令停業的險,所以罰單來了,我們也只能忍了!但網路是沒有牆的,這意味著日後我們在任何有中文的國家的市場拓展,都可能因為台灣人看得懂代理商說了什麼而受罰!我們緊接著要在日本開賣的計畫,是不是也意味著我們要開始擔心因為日文中有漢字,台灣人看得懂,所以我們也得受罰?會不會將來的某一天,因為台灣人從國小就開始學英文所以合理應該看得懂英文,所以我們還是得受罰?還沒開賣就面臨了兩張罰單,還有一次約談即將到來!而這些,卻是我們在海外市場從沒遇過的情況!

到底為什麼我們專心作外銷、打國際戰,卻得花時間回防國內的約談?到底為什麼我們應該閉嘴、不能講、不能說?難道我們達成的成就對台灣來說是很丟臉的事情嗎?到底為什麼台灣有這麼多無聊的人忙著檢舉,而政府對於檢舉就只有約談一途可以走?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擾民?這一切,我們是作繭自縛!誰叫我們為了讓品牌可以大聲的說來自於台灣?誰叫我們不聽古人說的商人無祖國,我們真該聽進去的!我惦念著國家,但這個國家惦念我了嗎?

想當台灣本土企業,原來是這麼蠢的行為

在申請美國 FDA 的時候,很多人勸我直接把公司註冊在美國,不管是申請還是擴展市場都會比較容易;我沒聽進去,因為我覺得這個土地養大了我們,不論如何,有能力的人就該回饋這個國家多一些。

在洽談各種海外合約時,很多人也勸我弄個境外公司搞免稅免罰單;我還是沒聽進去,因為我們覺得自己沒辦法讓台灣一夕出名,但我可以在我專精的領域裡,一點一滴地讓更多人認識到台灣的與眾不同。

對,很多人會覺得我們這樣很蠢,但就是這麼蠢才會一直默默的努力著,不投機、不取巧、不玩資本遊戲、把身家全都投入了,完完全全的投入。然後現在,我們卻覺得...... 我們真的很蠢!
 
我們努力的攻打海外市場,再怎麼複雜都要求合作方必須直接把貨款以美金匯入台灣,有經驗的就知道要中國上市公司匯美金到台灣是多複雜的程序,但我們讓對方答應照辦了;因為在我們的認知裡,金流跟品牌就是不可分割的,錢進台灣就意味著這是台灣品牌,道道地地的 MIT!

不是台灣人不努力,是台灣政府沒有競爭力

但我們錯了!因為只要公司及品牌在台灣,即使根本沒有在台灣銷售產品與服務,我們就得無止盡的花時間與精力去面對這些不會停歇的罰款與約談,我們就得拼命的回防!

深夜,被那通電話搞得很難成眠;明天,我們會開始聽大家的建議,身家都下去了,商人終究是該無祖國的!

#可不可以不要逼企業出走
#可不可以明確的讓我們知道法令的解釋
#可不可以商人還是有祖國

PS1. 我們沒有怪衛生局人員的意思,只要法規如此,她也只能公事公辦啊!
PS2. 不能申請是因為廣告字號是針對單一產品,不是針對品牌;品牌歷程、進展、研發經驗分享都沒有法源來申請廣告字號。


「微企e時貸」為你的大夢想「助燃」!利用手機1天內快速取得企業資金

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第一銀行,蟬聯11年中小企業放款第一名,堅持做企業最強後盾。現在只要利用手機,簡單資料填寫即可審核、快速撥款,申請貸款不再受營業時間和地點限制。想要踏出夢想第一步,「微企e時貸」讓你隨時都可以出發。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評論

 …從事金屬加工業的阿展,是一間中型工廠的老闆。多年營運穩定,本來和2至3家民營銀行往來,但阿展始終覺得應該分散風險,希望授信往來銀行可以增加公股銀行,透過「微企e時貸」進件申貸,順利獲得300萬的周轉金額度。…

…小芳今年初開了一間包裝禮盒設計店,她最喜歡收到客戶「開箱」包裹後的欣喜回饋,雖成立未久,但業務仍是持續成長。豈料,5月時遇到疫情,嚴重影響訂單,原本僅和民營銀行存款往來的她,疫情期間申貸也僅獲得很少的額度,適逢年底大節日將至,缺乏備料資金又急需接訂單,頓時陷入雙重困境。幸好,小芳在網路上看到「微企e時貸」廣告,用手機成功申貸300萬元紓困。…

即便是鴻海集團,也是從10萬元標會金開始

這是阿展與小芳的故事,也是第一銀行「微企e時貸」的真實客戶故事,更是台灣社會許多小老闆的縮影。根據統計,2020年台灣中小企業家數將近155萬,佔全體企業98.9%,囊括全台就業人口的8成,「若我們能照顧好小微企業,等同照顧整個社會。」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第一銀行法人金融業務處副處長林峻嘉談起「微企e時貸」的創立初衷,就是希望能協助中小企業發展,或是比中小企業更小規模的微型企業,因為所有大夢想的開端,都需要小火種助燃,「所有大企業、上市櫃公司,都是從小公司發展而來,鴻海集團的最一開始,也是郭董(郭台銘)的媽媽標會10萬、20萬,一點一點打拼成型。」

一銀已蟬聯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11年,深知中小企業信用資料向來不易評估,剛創業的微型企業更是難以拿出漂亮的申請文件,為因應數位金融、普惠金融以及中小企業放貸市佔率第一名的趨勢和優勢,一銀希望藉由融合AI的金融數位化服務,提供簡便、快速的服務。

快速、簡單、便利的一銀微企e時貸

為什麼選擇手機作為主要申請介面?因為即便是實體服務也有顧及不全的地方。曾有一間在一銀附近開業近50年的老店家,因為網路服務這才第一次接觸到一銀,「還有個好處是,不受時間、地點限制,結合線下服務,銀行端也能同步拜訪客戶,協助解決申貸問題並提供企業發展建議。」網路申貸甚至間接解決企業老闆們的面談壓力,線上核貸過程即便受到拒絕,也相對不會造成太大心理壓力。

林峻嘉也透露,「微企e時貸」每日申貸高峰時間為晚間9時至12時,「這代表我們有打到企業主的使用痛點,白天大家要忙著打拼沒空,晚上才是能鬆一口氣好好處理資金需求的時段。」現在只要透過手機,就能簡單填寫資料即可審核、快速撥款,充分展現線上申貸解決時間地點限制的優勢。

今年上半年,許多商家營運受到疫情波及,導致信用或資產紀錄不佳,想順利籌資度過難關更是難上加難。而「微企e時貸」卻能奠基一銀長期以來協助中小企業發展的經驗,更能確切評估企業的未來性、競爭力,以及未來是否能轉換為可行的商業模式,加上搭配移送政府信保基金,亦能確保資金用途明確、還款來源可靠、信用無瑕疵、具發展潛力,但擔保品不足的資金需求者,順利取得融資。

「微企e時貸」對於申貸無企業成立年限要求,貸款額度最高500萬,貸款期限最長可至5年,只要是所有銀行總融資額度在50萬元以下且取得信保成數9.5成的中小企業,都能透過手機進入平台填寫基本資料試算額度,線上送件後就有專員聯繫提供申貸所需資料。

夢想推手的下一步

目前「微企e時貸」已協助2萬名資金需求者進件,其中1.6萬戶成功撥款,累放款金額達到300億元。這成績早已超出一銀原先預期,未來若法規再鬆綁,有更簡便的方式協助企業主提供備齊相關財務資料、核准設立文件、近三年財務報表及最近一期暫結報表、負責人及保證人身分證影本等貸款相關文件,一銀即可在現有基礎上快速建立線上對保功能,加速核貸。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只要透過「微企e時貸」平台申貸,可有前3個月1.68%以上的年利率優惠,如果對於試算額度不滿意,也可選擇由專人聯繫,客製化貸款額度和貸款利率。一銀期待,能與中小企業與微型企業主相互學習,一同找到營運平衡點、發展出長遠經營策略,並協助企業主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獲取另一條順利融資的管道。

☞現在就申請微企e時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