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Airbnb 說起:整天喊著顛覆的「共享經濟」,為什麼在紐約踢了大鐵板?

為什麼 Airbnb 一連在紐約、舊金山跟許多地方都踢到大鐵板?如果我們仔細來梳理一下 Airbnb 在紐約市場的一波三折,或許能從一個側面解釋這個問題。
評論
Photo Credit: 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
Photo Credit: 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虎嗅網 ,INSIDE 授權轉載

「獨角獸」創業公司,自從這個詞在科技創投領域流行起來之後,似乎凡是成為「獨角獸」的創業公司都是無敵的、所向披靡的,十億美元估值起!聽起來好像真的很厲害的樣子。

但實際情況是,任何一家企業,總要和兩支「無形的手」去對抗、博弈。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沒有誰是無敵的。

Airbnb 在《華爾街日報》發佈的 全球創業公司估值排行榜 上名列第四,其最新一輪的估值達到 255 億美元。似乎很厲害,不是嗎?但是 Airbnb 最近的日子很糟糕,至少看起來他們很糟糕:紐約州是 Airbnb 在美國最大的市場,但是紐約州官方卻對 Airbnb 非常不客氣,他們判定 Airbnb 的房屋分享模式是違法行為。舊金山是 Airbnb 在美國的另一個大市場,更是該公司的大本營,Airbnb 就是在舊金山誕生的,但是舊金山同樣對 Airbnb 非常不客氣。Airbnb 於今年七月正式發起訴訟,和舊金山市政府對簿公堂。

「分享經濟」怎麼了?不是本來都說得好好的,為什麼說變就變了呢?如果我們仔細來梳理一下 Airbnb 在紐約市場的一波三折,或許能從一個側面解釋這個問題。

Airbnb 成立於 2008 年初,2009 年 1 月創辦人親自赴紐約宣傳,算是正式進軍紐約市場。在過去的 8 年,Airbnb 雖然也曾經受到過來自政府方面不同程度的打壓,但是都沒有今年那麼嚴峻。在紐約正常營運了 8 年的 Airbnb,怎麼說違法就違法了呢?

Eric T. Schneiderman 是紐約州的總檢察官,他的一位幕僚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這樣說:「在紐約,我們不怕有錢人。紐約城的利益競爭太多了,想隨心所欲要 (比其他地方) 更難,想要顛覆也更難。」

這話是什麼意思?筆者嘗試翻譯一下:「不就是估值 255 億嗎?有錢了不起?紐約城不是你說了算的地方。」

Airbnb 在紐約實在太賺錢了,顯然動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Airbnb 在紐約市場 2015 年的營收是 10 億美元。一邊是「分享經濟」在 Airbnb 上風風光光,另一邊卻是紐約傳統飯店業的市場被瓜分。2015 年末,紐約飯店集團 (New York Hotel Group) 公開表示,Airbnb 的家屋租用商業模式正在對紐約的飯店業造成傷害。「很明顯,收入的一部分本該進入飯店業,但現在卻到了 Airbnb。」紐約城飯店協會 (Hotel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City) 協會主席 Vijay Dandapani 表示。

眾所周知,美國的政客是要為「金主」服務的,各個利益集團都靠砸錢、搞競選,在美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系統,安插利益集團的「代言人」——控制了遊戲規則,想怎麼玩,還不都是一個「贏」字。

但是 Airbnb 顯然覺得自己是一頭無敵的「獨角獸」,過去幾年 Airbnb 把紐約市場的「既得利益者」們惹惱了。據內部人士透露,2013 年 Airbnb 曾經私下與某勞工組織達成協議,同意由 Airbnb 出面,讓所有在 Airbnb 出租房屋的紐約房主使用勞工組織成員的房屋清潔服務。這個做法可是得罪了紐約影響力頗大的飯店貿易協會 (The New York Hotel Trades Council) 。

本應該在背後助一臂之力的風險投資人沒想到也在給 Airbnb 挖坑。2013 年,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競選紐約市長,早期投資人 Ron Conway 帶著 Airbnb 的三位創辦人去捐錢,捐完錢,Conway 可能有點飄飄然了,當著白市長和幾位高層大放厥辭,鼓吹科技創新必勝,指點紐約一定要跟上,否則會被落在後面什麼的。據在場的人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效果並不是很好。」事後媒體請 Conway 置評的時候,他還瀟灑地批評紐約城「對談話有點娛樂態度都不行」。

然後,然後 Airbnb 的日子當然是不好過。2015 年,Airbnb 表態同意和執法方合作,解決數百萬美元的「飯店稅」問題,當然最後這筆錢還是紐約的 Airbnb 房主掏的,Airbnb 自己也沒出。不過這又導致一個問題,如果 Airbnb 讓房主掏錢繳稅,那麼就在一定程度上「合法化」了房主未登記註冊的「非法」身份。

不過雖然稅錢總算繳上了,但還沒完。2015 年末,Airbnb 向紐約的執法方發出邀請,分享他們在紐約的數據分析。這不是很好嗎?接著還沒完,Airbnb 要求紐約的立法機構在查閱數據之前要向 Airbnb 預約,並且派人在 Airbnb 規定的地點去看一份紙本資料。對不起,沒有電子版副本。

就這樣,紐約州的政治領袖、工會、房東、住房活動人士,開始對 Airbnb 上的「非法租房」資訊,失去耐心了。今年六月,紐約州議會的兩黨一致通過法案,規定發佈了違法租賃廣告的人將會受到最高為 7500 美元的罰款處罰,矛頭直指 Airbnb。有報導指出 Airbnb 最近在進行新一輪估值 300 億美元的融資,紐約對待「分享經濟」的做法,一旦被世界各地政府機構作為「成功案例」,Airbnb 的前途不堪設想。

所謂的舊有體系必將為創新讓步,必將被科技顛覆,聽起來不錯,但在現實利益未談攏前,什麼都是空談。

政府從本質上講是一種服務,更是一種統治,換取的是稅收——穩定的、源源不絕的、大量的——稅收。像 Airbnb 這種「分享經濟」的模式,自己當一家獨大的平台,幾乎完全不需要政府方面的介入,怎麼讓美國的「人民公僕」怎麼向納稅人提供服務?提供不了「服務」,你讓美國的「人民公僕」怎麼收稅?連稅都敢動,政府立個法,連罰帶禁,合情合理吧?

回到上文提到的那個問題:「分享經濟」不是本來都說得好好的,為什麼說變就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