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face Studio 誕生故事:微軟是如何重塑 PC 的創造力?

「當我們在設計 Surface Dial 的時候,我們心中想的是將數位世界和現實世界聯繫起來,然後在讓二者融合在一起,直到模擬出數位世界中的一切。我把它放在螢幕上,然後它突然間就像活了一樣;這種感覺就是兩個世界的融合。」
評論
評論

原文刊登於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獲授權轉載。

10 月 26 號的微軟發表會,Surface Studio 以及它的一個配件 Surface Dial 成了最大的亮點。那麼,在 Surface Studio 驚豔全場的背後,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故事?微軟自己又是如何看待這款產品的?

FastCompany 記者 Mark Sullivan 在發表會召開之前到達微軟總部採訪了微軟相關人員,為我們揭曉了 Surface Studio 和 Surface Dial 背後的故事 。愛範兒對這篇故事進行了整體編譯,在保持作者原意不變的情況下,做了部分刪減。

當微軟的硬體負責人 Panos Panay 讓我把身體倚靠在眼前這台新款 Surface 設備上的時候,我並不想這麼做;畢竟,我是來採訪的。

1
▲ Panos Panay

於是 Panay 決定自己來。他把自己的身體倚靠在這個名為 Surface Studio(下文或簡稱 Studio)的(處於平躺狀態的)桌上型電腦上,左手握著手寫筆放在螢幕上。

整個螢幕一動不動。

2

數位工作台

其實在這之前,Studio 是豎直站立著的。不過,從螢幕頂部往下拉,就可以把它從豎直狀態拉向水平,最後與桌面構成一個 20 度的角;這樣一來,它就處於平躺狀態了。

之所以是 20 度,是因為許多插畫家在畫板上畫畫時,喜歡採用這個角度。

於是,一個 28 英吋的可觸控螢幕,變成了一個數位工作台。

3

Studio 的售價在 3000 美元到 4200 美元 之間,這個價位很明顯不是針對普通電腦用戶的。而 Studio 字樣的出現,也恰恰說明了微軟為它設定的目標顧客群體:設計師、工程師、建築師和插畫家。

當然,除了完成創作,他們也同樣可以用 Studio 來完成瀏覽網頁、收發信件等任務。

4

作為自家推出的第一款桌上型設備,微軟把此前已經出現在 Surface 平板電腦和 Surface Book 的功能屬性和附件,毫不例外地都運用到了 Studio 身上,比如說具備壓力感應功能的 Surface Pen。

不過 Studio 還自帶了另外一個獨特的附件;把它放在觸控螢幕上,能夠在其周圍召喚出不同的選單。這個被稱為 Surface Dial (下文或簡稱 Dial)的裝置,真正意義上體現了微軟為了將真實世界和數位世界融合在一起所付出的努力。

5

按照 Panay 的說法:

「我們之所以推出這款產品,是希望把你從高效的生產者變成高明的創意者,或者說把兩者盡可能結合起來。當你走向你的桌面時,你的桌面瞬間就變成了工作室。」

Panay 此前曾經是 Surface 的產品負責人;到了 2015 年,他開始管理所有的微軟硬體,包括 Hololens、Xbox 和智慧手機。40 多歲的他充滿激情;在採訪中,他會冷不防得發出賈伯斯式的提問:

Isn’t it Magic?

並不是多合一

這次的採訪地點位於雷德蒙德微軟總部的 87 號樓;來之前只知道有一款新的 Surface 設備。當產品負責人 Pete Kyiacou 把 Studio 展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

這個世界還需要另外一台整合式全功能(all-in-one)PC 嗎?

畢竟,在這個產品種類下,蘋果的 iMac 已經所向披靡,成為實際意義上的主導者了。

6

但 Panay 不想把 Studio 稱為整合式全功能,我也察覺到了。

實際上,有了可以平躺的顯示器、手寫筆和 Dial 等輸入工具,Studio 很明顯已經超越了多合一的邊界。

我忽然意識到,在 iMac 早已經成為設計師和藝術家首選產品的當下,Studio 有資格成為一個真正的替代者。

本來,按照以往慣例,這次是要發表 Surface Pro 5 的,但沒想到微軟發表了一台桌上型裝置(據說微軟會在明年發表 Surface Pro 5)。

雖然 Studio 已經開始預訂,但要在假期才能有限制地發貨;而到 2017 年早些時候才會放開發售。

顯示器和連接桿

在 Studio 的下方,有一個承載整個機身的基座。這個基座包含了大量零件;包括 Intel i7 處理器、Nvidia 圖形處理器和雙立體聲揚聲器;它還採用了三個風扇和一個導熱管來防止過熱。

不過這些 Panay 都沒有提;他談的是基座之上的顯示器。

這塊大小為 28 英吋、厚度為 12.5 毫米的顯示器,是由兩個鉻合金材質的連接桿與基座連接起來的。當顯示器處於平躺狀態的時候,它可以把基座和連接桿完全掩蓋起來。

7

當 Panay 倚靠在這個重 13 磅的顯示器上時,它背後的連接桿似乎沒有任何承重壓力,至少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顯示器本身也沒有發生晃動現象。

這對於要在觸控螢幕上面直接創作的設計師或插畫家來說,可能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高級工程師 Robyn McGlaughlin 解釋說,這個鉻合金連接桿實際上用到了 11 個彈簧,以保證顯示器在豎直狀態和 20 度角平躺狀態之間無縫切換;用戶也可以把顯示器固定成二者之間的任何一個狀態。

8
▲ Surface Studio 的一個早期原型

而在微軟設備團隊的工業設計師 Ralf Groene 看來,在 Studio 處於 20 度角平躺狀態時,用戶適合完成一些細致的作品;而在豎直狀態下,適合返回去審視這些作品。

解析度問題

一台 3000 美元的電腦,至少應該擁有一台視網膜級別的顯示器;這一點,Studio 並沒有讓人失望。不過,這並不是 Studio 的野心所在。

Stevie Bathiche 已經在微軟工作了 19 年時間。作為微軟應用科學團隊的科學家,他是這樣理解顯示器的:

顯示器真正要做的,是盡可能準確地把現實生活中的真實事物重現出來。

9

Bathiche 說,選擇顯示器的真正策略不是追求參數,而是讓它能夠與操作系統和應用能夠完美地協調。這句話最好的例證可能是,Surface 團隊在設定顯示效果時,將字體大小設置成 12 號;這個字號與列印在紙上的效果完全相同。

為了實現這個效果,Surface 團隊還需要對螢幕的解析度和尺寸進行數學計算,以保證顯示效果達到 192 DPI,這樣才能夠保證 Windows 10 軟體在顯示文字和圖片時與列印的大小效果相一致。

為此,微軟把螢幕的對角線長度設定為 28.165 英吋。

當然,Studio 的畫質是 4.5K,而蘋果的 iMac 是 5K,前者在參數上不如後者。對此 Bathiche 解釋說:

「我們的螢幕有 1350 萬個像素點,比蘋果的少了 150 萬個,但已經足以讓人們察覺不到像素顆粒了。我敢保證,這個微小的解析度差異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10

當我把眼睛湊近 Studio 螢幕的時候,我沒有看到任何的像素顆粒。無論是清晰度還是色彩的深淺,都與我以前在同尺寸螢幕上看到的一樣好。

被遺忘的電腦

在我的採訪過程中,Studio 的發明者們反覆向我強調,他們對設備的期望是:

讓創造者們完全投入到觸控螢幕中去,把整個設備的其他部分都完全忽略,甚至忘卻自己是在使用一台電腦。

這聽起來似乎有點熟悉;當時賈伯斯在介紹 iPad 的時候,似乎也使用了同樣的話術。而且我也多次聽到將軟體和硬體有機結合的說法,這也是蘋果常用的話語。

看來微軟已經開始向蘋果學習了,要用最好的硬體來承載自己的作業系統。

為了實現上述期望,Groene 和他的工業設計團隊做出了很多努力。Studio 的螢幕周圍幾乎沒有邊框,上下也沒有額頭和下巴;基座上的 接口都被隱藏在後部。

View post on imgur.com

Groene 告訴我,在他們的設計哲學中,電腦只是為軟體的運行創造一個平台;而其他的 零件必須處於安靜狀態。

所以,為了解決面板上方的一個小孔發聲問題,他們的一個設計師在數周時間內往返中國多次來解決這個問題。

全新的概念

當 Panay 在會議室中拿出 Surface Dial 的時候,我一開始只是覺得它有點像舊式的立體聲接收器。Panay 把它放在了觸控螢幕上,它周圍立刻出現了一排選單;當 Panay 轉動它的時候,它就在不同的模式之間切換,應用程式也隨之發生反應。

12

這時候,我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哦」的讚嘆聲。

Surface Dial 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概念。它提供給用戶一種超越觸控螢幕之外的數位操作體驗。它的底部是一種橡膠材質,可以保證它既不會滑落,也不會對觸控螢幕造成損傷。與鼠標的點擊屬性相比,Surface Dial 主要是用來轉動的,方便在不同選單之間快速切換。

Panay 說:

「當我們在設計這個產品的時候,我們心中想的是將數位世界和現實世界聯繫起來,然後在讓二者融合在一起,直到模擬出數位世界中的一切。我把它放在螢幕上,然後它突然間就像活了一樣;這種感覺就是兩個世界的融合。」

Dial 在實體桌面和觸控螢幕上都能使用;但是它真正經典的時刻,就是用戶把它放在觸控螢幕上,一手轉動 Dial,一手握持著 Surface pen。

在採訪中,微軟的美女設計師 Kait Schoeck 就是採取了這種使用方式;在她操作的過程中,我看到螢幕上有一條時粗時細的連線在不斷變換顏色。

她說她很喜歡使用這種方式工作,而且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

13

不過,目前能夠配合 Dial 正常使用、並實現諸多功能的,只有 7 款軟體。它們分別是 NX,Bluebeam Revu,Drawboard PDF,Sketchable,Mental Canvas,StaffPad 以及 Moho 12。這些軟體的開發商在今年 8 月與微軟合作,在 Windows 10 一周年版本上完成了對 Dial 的適配開發工作。

當我問到為什麼沒有 Photoshop 和 AutoCAD 等常用軟體時,微軟稱正在與 Adobe 等廠商合作開發或者探討合作機會,明年可能會推出更加深度結合的 Dial 選單。

Dial 怎麼玩?

從目前已經與 Dial 完成搭配的軟體來看,Dial 真的能夠幫助用戶專心致志於他們的作品。Dial 尤其適用於那些擁有時間軸的軟體,比如說音樂軟體和動畫軟體。

以音樂軟體 StaffPad 為例,Dial 可以讓創作者在一段音樂中前後跳轉,與此同時,Studio 也會同時播放出相應的音樂片段。

14

不過,在我見過的所有能在 Studio 上搭配使用 Dial 的軟體中,最酷的是一個 3D 繪圖軟體 Mental Canvas。它是耶魯大學教授 Julie Dorsey 的作品,能夠賦予 2D 圖像以 3D 的效果。

我不知道具體該如何描述,但是 Dial 的確能夠透過堪稱完美的選單調用省去大量的點擊操作,讓用戶更加專注。

Dorsey 對 Studio 的評價是:

當看到它將電子筆、多點觸控等技術結合起來的時候,我被折服了。

16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 7 款搭配軟體,Dial 實際上也可以在未經開發者適配的第三方軟體上實現一些基本的功能。微軟的 Windows 團隊將 Dial 的一些基本功能深度結合到 Windows 10 中;比如說選中、滾動和縮放等功能。

另外,在 Windows 10 內置的 Edge 瀏覽器和 Maps 等應用中,Dial 也能起到作用。

雖然 Dial 似乎就是為 Studio 而生的,但它也可以與裝有 Windows 10 一周年系統的其他 PC 搭配運行。不過,唯有 Studio 可以讓用戶直接將 Dial 放置在觸控螢幕上使用。

17

對於微軟來說,Dial 的到來,就像是一個長久以來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其實早在 2007 年,微軟就曾經推出過一款名為 Surface 的桌上型電腦,但後來這個系列被平板電腦取代了;當時,Bathiche 的團隊就曾經嘗試過透過紅外鏡頭來探測 Surface 表面上的物體,不過在今天看來,當時的設計簡直是一個笑話。

不過,Bathiche 說:

「其實當時想的也是如何讓實體物質與數位世界發生互動。現在,透過與 Surface Studio 結合來追求創造力和生產力, Dial 終於實現了這個想法。」

取代 Cintiq?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Surface Studio 的最大競爭對手不是 iMac,而是 Wacom 的 Cintiq;後者同樣也擁有一塊高解析度的可觸控螢幕、手寫筆,而且是許多設計師和插畫家的最愛。

不過 Cintiq 的價格是 2800 美元,還不包括負責驅動它的 Windows PC 或者 Mac。

18

從功能上來說,Studio 已經完美地將數位板和電腦設備結合在一起。正如 Panay 所說:

「有了 Studio,我們希望用戶的桌面上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包括紙張、Cintiq 乃至其他設備。我不是很想說 Cintiq 不行了,因為其實我是 Wacom 的超級粉絲;但是客觀地說,Studio 就是來取代 Cintiq 的。」

Mike krahulk 是一個插畫家,他是為數不多的被微軟選中來測試 Studio 的藝術家中的一個。在他嘗試 Studio 之前,Cintiq 是他所用的主力設備。在他試用了 Studio 之後,他感覺非常順手;不過他還是指出了 Dial 的一個不足:不能自定義選項。

除了類似於 Krahulk 這樣的個人藝術家,Studio 也開始吸引一些擁有大量設計師人才的公司。我注意到,那些大型的設計公司或廣告公司可能會購買一些 Studio 設備。如果有人真的需要購置 Cintiq 和電腦的話,他也會好好看看 Studio 厚道的價格。

所以,就算人們對 Windows 有所反對,也還不足以導致 Studio 無人問津。

Krahulk 告訴我,其實,Surface Pro 3 和 Surface Pro 4 已經給微軟貼上了創造力的標籤。

一個創造者

至於 Studio 在市場中的接受度,Panay 似乎想得很開:

「不要以為我覺得 Studio 的需求量會暴增,畢竟 3000 美元的起跳價擺在那裡;所以肯定跟一台 800 美元的 PC 不一樣。Studio 是一個旗艦設備,它是提供給專業人士和創造者的。」

但同時,Panay 也不認為 Studio 只會被侷限在企業市場。他堅信創造者是無處不在的:

「總會有那麼一個群體,他們會因為 Studio 的美而把它帶回家。至於具體的銷售預期數字,並不是我所擔心的。我們會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出貨量,以保證人們能夠親手體驗到它。」

看起來,微軟的 Surface 團隊似乎並不急於立刻得到回報。幾年之前,人們還在嘲笑初代 Surface,但後來這些嘲笑聲都消失不見了。

在微軟最近的一份報告中,Surface 系列的銷售額達到了 9.26 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6.72 億增加了 38%。而且,500 台以上的企業銷量也同比增長了 70%;這也恰好反映出,Windows PC 產品線充分踐行了微軟的生產力策略。

19

透過上述增長可以看出,Panay 是了解市場的,而且正是這種了解,也讓他在微軟得到了升遷。因此,Panay 有足夠的空間來規劃和研發他們想要的 Surface 設備。

不過,Panay 並不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當採訪快要結束的時候,Panay 還在就 26 日的發表會細節進行反覆推敲。他對我說:

「當你身處一個創造者的角色的時候,你就必須偏執於每一個細節。因為你把它當成自己的孩子那樣,等待它誕生的那一刻;你不想錯過,你也不想犯任何一個錯誤。」

成敗是難以預測的,但是很明顯,透過 Surface Studio,微軟把自己對於桌上型電腦的全新理解帶到了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