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疲勞駕駛!Uber 自動駕駛卡車首秀成功:穿越 193 公里運送 5 萬罐啤酒

今年 8 月被 Uber 以 6.8 億美元收購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 Otto ,終於在本月 20 日清晨,完成了全球首次自動駕駛卡車送貨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 Otto
Photo Credit: Otto
評論

原文刊登於合作媒體 愛範兒 ,INSIDE 獲授權轉載。

今年 8 月被 Uber 以 6.8 億美元收購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 Otto ,終於在本月 20 日清晨,完成了全球首次自動駕駛卡車送貨任務。

司機沃爾特 ‧ 馬丁將這輛 18 輪卡車從柯林斯堡的啤酒廠開上 25 號州際公路後,打開了 「接管」 開關,卡車進入自動駕駛模式,他隨即起身離開駕駛座,來到後座繫好安全帶閉目養神。

在無人干擾的情況下, Otto 的卡車自動行駛了 120 英里(約 193 公里)到達科羅拉多的斯普林斯,為 Anheuser-Busch 啤酒廠運送了 5 萬罐百威啤酒。

科羅拉多州運輸部的官員參與了線路規劃,並監督自動駕駛的整個流程。卡車在行駛過程中,科羅拉多的巡邏隊全程跟隨。交貨後,啤酒廠支付了 470 美元的運費。

卡車司機要失業了?

這並不是一次普通的測試, 193 公里的路程意味著 Otto 自動駕駛系統已具有實際使用價值。

不同於特斯拉的 Autopilot 自動駕駛系統, Otto 的系統提供真正的 「4 級」 自主權,一旦進入州際公路,它便能完全接管駕駛,解放司機雙手。

這原理與飛機的自動駕駛類似:飛行員操縱飛機起飛到一定高度後開啟自動駕駛儀,使飛機自動按指定的姿態、航向、高度和速度飛行,而飛行員則集中精力完成其它與飛行安全相關的工作。

不過司機們無需為此擔心, Otto 的自動駕駛系統僅能用於高速公路,因為高速公路的路況較為簡單,不必閃避行人、自行車或停靠在路邊的車輛等。同時,它會讓車輛保持安全的車距,並且只有當絕對有必要時才會切換車道。

而在到達目的地的最後幾公里,由於進入到路況復雜的市區,還是需要切換到手動駕駛模式。

Otto 也表示他們的系統並不打算跟司機們搶飯碗,其共同創辦人 Lior Ron 認為,在未來,司機的角色可能更像 「港口引航員」,負責引導卡車到達目的地。

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駕駛員仍然是自動駕駛中不可或缺的一員,但除了處理複雜道路情況外,他們也能做些其他事。「我覺得我得練習一下瑜伽。」 馬丁在採訪中開玩笑說道。

卡車有望率先實現大規模自動駕駛

Otto 安裝在測試卡車的自動駕駛裝備並不復雜,包括位於駕駛室和拖車的 3 個雷射雷達偵測單元、一個連接到保險桿的雷達螺栓、一個位於擋風玻璃上方的高精度鏡頭。車內還有兩個紅色按鈕用於控制自動駕駛系統開關,一個靠近方向盤,另一個在座位後面的臥舖旁。

Otto 表示這些硬體適用於任何具有自動變速器的卡車,而他們的最終目標,無疑是想要實現美國 430 萬卡車的自動化。

至於為何選擇從卡車行業切入自動駕駛市場, Otto 自有其考量。

卡車運輸佔據了美國 70% 的運費,每年運送貨物達 105 億噸。然而,卡車司機的數量卻遠遠無法滿足需求。美國卡車協會估計,當前卡車司機的缺口約為 4.8 萬名,到了 2024 年,這數字可能會擴大至 17.5 萬。

Otto 的自動駕駛系統雖然不能完全取代司機,但無疑能提高運輸效率,緩解日益短缺的卡車司機資源缺口。

更重要的是,自動駕駛技術還能進一步提高道路的安全性。

美國交通部數據顯示,美國卡車年行駛里程佔所有車型里程數的 5.6%,但事故率卻高達 9.5%。每年約有 400 萬起卡車交通事故,造成約 4000 人死亡,而幾乎每一起事故都是人為因素造成的。

在長途駕駛中,電腦往往人腦更為可靠,因為電腦並不存在疲勞駕駛的情況。

此外,有研究顯示,使用自動駕駛卡車可以使排放量降低 15% ,行駛 10 萬英里可以節約 5000 英鎊。

然而, Otto 自動駕駛硬體成本高達 3 萬美元,在投入商用之前,還需要解決成本過高的問題。

目前, Otto 正在致力於提升自動駕駛系統的基本體驗,比如讓加速和制動過程更為平滑穩定,以及提高車道控制等。他們的長期目標還包括預測其他司機的可能行為、建築區域導航、處理突發惡劣天氣等危險。


精選熱門好工作

iOS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GUI使用者介面設計師 –【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