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直播已在眼前,台灣的態度是什麼?

眼看直播這個在中國培育出無數網紅巨大市場的領域,也將憑藉著資本強勢進入台灣,甚至具備建立整套生態系的計畫,我們的政府是否依然會出面限制中資介入?台灣本地的平台又能不能在山雨欲來的直播市場熬出頭呢?
評論
評論

從去年開始直播市場一片風起雲湧,在美國有 Meerkat 開啟了個人化社交直播,隨後被 Twitter 收購的 Periscope 用優勢社群支持力量擊敗,在今年 10 月正式下架;今年 YouTube 也推出了遊戲直播頻道 YouTube Gaming,意圖和遊戲直播領域的霸主 Twitch 一較高下。另一方面 在中國 則把直播贈禮捐點的機制發揚光大,興起了許多以贈點為主,人人都能當網紅賺錢的平台,新興平台的數量高達 200 多家,進入高度競爭的戰國時代,不似歐美大型平台著眼直播遊戲,而是用個人為中心的生活小事分享讓直播主獲取報酬。

這股直播熱近期也帶來許多中國直播平台接連進入台灣,而且映客創辦人還說,藝人黃立成創辦的 17 直播才是點燃火苗的先鋒,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到底這些平台各自有何特色,以及這股直播熱的風向究竟吹往何方吧。

17:帶起素人秀場風潮,卻因染黃下架錯失先機

17 興起之前,中國的直播還是事件直播為主,雖然也不乏直播主和捐贈制,但和現在秀場型贈禮、分紅的要素截然不同。17 憑藉著素人直播和廣告分潤兩大特點,再加上名人加持,一發表就在世界各地排行名列前茅,甚至衝上美國 App Store 排行第一,當時有  220 萬使用者,每天有 70 至 90 萬人上線 。另外由於中國知名富豪王思聰投資,並且在牆上分享 17 截圖,也引爆了中國網友的關注。

然而爆紅不到一個星期,網友為了衝讚數拿分潤花招盡出,色情和不雅內容佔據了熱門版面,而剛起步的 10 人小團隊單靠人力封鎖力有未逮,而面臨 iOS、Android 雙平台商店下架 的命運。

17 直播在今年 5 月宣布獲得樂體創投約 7.5  億新台幣 的資金,下載數來到 1200 萬,每月活躍用戶數為 600 萬。同時強調回歸後已經增加約 50 名管理員全天巡邏平台內容,並採用 Viscovery、圖譜科技、Google 等多家公司的影像識別技術輔助,減少不雅內容,並運用黃立成的演繹資源,積極與電視台、明星合作推出高品質內容。不過在轉型初期,17 的使用人數成長趨緩,排名也下降至 百名以外

後來隨著公司規模擴大,17 共同創辦人陳泰元於今年 8 月離職, 黃立成則回應「他想做別的事,就讓他走了,做他想做的事。」

映客:用盡洪荒之力的自拍式直播 

其中, 映客 就是中國個人直播的佼佼者之一,雖然尚未正式進軍台灣,但可是目前中國數一數二大的行動直播。根據 QuestMobile 的統計,今年 5 月映客的每日活躍用戶就超越了老牌的 鬥魚YY 直播

在 2016 年奧運賽事期間更邀到說出「用盡洪荒之力」,一砲而紅的中國游泳選手 傅園慧 來直播,短短 1 小時,觀看直播及重播人次超過 1070 萬,直播頁面獲得的「映票」獎勵數量達到 318 萬,換算成人民幣接近 10 萬元,約合 50 萬元台幣。 

映客創辦人暨執行長奉佑生之前在中國華東飛天公司待了 12 年,做出了開心聽和多米音樂等串流音樂 app,後來在公司內部創業,先在 2014 年做了純聲音直播軟體「蜜 Live」,用戶高達而後轉而開發聖訊直播,並於 2015 年推出了映客,天使輪獲多米母公司 A8 音樂 1000 萬人民幣投資(約合 5000 台幣元)、A 輪上千萬人民幣、 A+ 倫獲 崑崙萬維 投資 6800 萬人民幣 。在中國直播軟體發展的脈絡中,映客直播的不再是傳統的遊戲或表演,也不是事件,而是個人戶網友的自拍,內容也各式各樣,相較主題式平台題材更加綜合多元,根據 QuestMobile 的資料,從上線後下載數和活躍用戶數都呈現飆升之勢。

在另一篇專訪中,奉佑生也承認這股風潮是台灣 17 直播帶起來的,讓年輕人認識了自拍直播,卻因染黃暫離商店而淡出,給了其他直播平台收割成果的機會。

Up:亞洲新創集團收購台灣 MimiCam

亞洲新創集團在 2016 年 3 月買下台灣本土直播社群 MimiCam 後,今年六月在台灣、日本、越南等地推出的 Up 直播,雖是後起之秀,但在台灣 Google Play 社交類排名第三,僅次於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亞洲新創集團由 Zynga 前中國區總經理田行智及騰訊戰略部前副總經理歐陽雲於 2013 年聯合創立,以遊戲社群為主要發展重心,對於遊戲衍生的直播也相當了解。

Up 平台除了贈點分潤以外,也有專屬簽約主播的機制,時薪 200 元台幣起跳,也會加碼分紅,為拉攏素人主播提供了不小的誘因。

獵豹移動美國經驗當後盾:Live. me

看準直播新趨勢,中國大型企業獵豹移動也在美國推出了 Live.me 直播 app。循著獵豹從海外紅回中國的模式,這款產品今年 4 月先在美國推出,並且主打名人牌,短短一百天內就竄到 Google Play、App Store 社交類排行前五名,至今全球下載數已破千萬。而台灣則是由雪豹科技代理,於 8 月中推出繁中版試營運,目前在 Google Play Store 社交類排行第四。

而 Live.me 發源於美國,所以內容和其他中國平台非常不同,直播明星也以英美為主,包括飾演洛基的 Tom Hiddleston、《超級名模生死鬥》主持人 Tyra Banks,以及知名 YouTuber Roman Atwood 等等,另外也強調平台對內容嚴格把關,力求成為「鼓勵直播主把衣服穿回去」的平台。

在商業模式上除了分潤外,Live.me 則是已經在美國推出品牌代言、內建商店等模式,目前台灣地區已有 4-5 百位直播主,以「虛擬寶物」禮物變現模式為主,最高主播變現紀錄約一個月約有 10 萬台幣的收入。

中資直播大量入台

這樣的直播內容帶來了中國網紅正流行、如同 酒店秀場 的紅包機制,也因為素人內容強調美色,相較於歐美以搞怪濾鏡為主,這樣的平台多帶有即時美顏修圖功能。另外光憑 17 帶起的分潤制度,收益似乎做不大,因而多家平台都已經開始或正打算透過與電視或名人合作更專業的內容,同時平台也兼任經紀公司的角色,輔導素人變身網紅,並且透過置入行銷、商店街機制,更直接的販售商品,拉近與錢的距離。

近期在台灣展開服務的新興直播平台多有中國資本支持或者直接經由代理進入台灣,加上台灣市場本月又新增了兩組港商直播,分別是前 LINE 台灣區總經理 陶韻智 9 月毅然從 LINE 跳槽加入的「MeMe」和今年剛成立的駿明數位本月推出的「浪 Live」。

近年台灣開始慢慢就位的 線上串流影音 平台,也有如中國 愛奇藝 展開對台服務,並大量投資在地的節目和平台也在內容製播如「滾石愛情故事」、小 S 主持的「姐姐好餓」等節目。雖然台灣觀眾早已在看愛奇藝,但日前 文化部長鄭麗君 才表明,中資投資電影電視影音串流服務為中資不許可項目,因而反對愛奇藝在台設立子公司。

眼看直播這個在中國培育出無數網紅巨大市場的領域,也將憑藉著資本強勢進入台灣,甚至具備建立整套生態系的計畫,我們的政府是否依然會出面限制中資介入?如果管制中資的話,台灣本地的平台又能不能在山雨欲來的直播市場熬出頭呢?而這些外資直播平台在台灣炒熱網紅經濟的同時,又該怎麼對台灣的稅收有實質貢獻?財稅主管機關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延伸閱讀:

直播大戰又一狠角色?從美國紅過來,獵豹「Live.me」將正式步 入台灣!

傅園慧初嘗直播,卻是一次對中國網紅經濟 的反諷

中國網紅經濟的運作原理,其實來 自酒店!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網頁前端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