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世代每 5 人僅 1 人嘗過大麥克!麥當勞加大社群媒體投入,吸引年輕人

據外媒報導,為吸引更多年輕客戶,特別是千禧世代(泛指 1981 年至 2000年出生的人),快餐連鎖巨頭麥當勞將注意力轉向了社群媒體,並聘用了 200 人以加大其在數位領域的業務活動。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 合作媒體騰訊科技

外媒報導 ,為吸引更多年輕客戶,特別是千禧世代(泛指 1981 年至 2000 年出生的人),快餐連鎖巨頭麥當勞將注意力轉向了社群媒體,並聘用了 200 人以加大其在數位領域的業務活動。

在位於芝加哥郊區的麥當勞總部內,麥當勞的員工們在一間高科技辦公室內不停地敲打著鍵盤,不停地回覆推文,處理社群媒體熱門話題數據。這些工作內容,對大多數消費者企業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包括星巴克,廉價航空公司捷藍航空(JetBlue Airways Corp),及鞋類和服裝產品在線零售商 Zappos.com 在內等諸多企業,這麼多年來一直在使用社群媒體來管理客戶的不滿及想法。

但在最近兩年,麥當勞卻無法持續對網上的評論進行追蹤和回覆,對於麥當勞這樣的品牌來說,可謂是錯失了良機,要知道在社群媒體上,麥當勞的名字每兩秒就會被提及一次。麥當勞社群及數位參與部門負責人 Paul Matson 表示,「我們當時簡直就像是聾啞人。」

現如今,麥當勞在新加坡,倫敦及芝加哥西郊的奧克布魯克分別設立了數位媒體中心,並從亞馬遜及 Paypal 等公司挖角 200 名人,來提升自己在數位領域的業務活動,以此來贏回那些被綠色快餐競爭對手奪走的千禧世代客戶。根據一份內部備忘錄顯示,每 5 名千禧世代年輕人裡,只有 1 人曾經吃過麥當勞的大麥克漢堡(Big Mac)。

雖然企業可以透過社群媒體即時快速地對客戶的不滿進行回覆,但有專家認為,企業在社群媒體上的投入並未獲得相應的回報。

品牌研究公司 Brand Keys 的總裁兼創辦人 Robert Passikoff 表示,「企業過於渴望千禧世代客戶群,以至於對社群媒體的作用有了過分的期待。」據 Brand Keys 的研究表明,企業收到的推文和 Facebook 貼文數量對該公司銷售的增加並沒有影響。

但是,麥當勞卻無法忽視社群媒體的影響力。去年,麥當勞注意到,千禧世代客戶在 Twitter 上對麥當勞早餐 10 點 30 以後停售表示惋惜,遂決定開始全天提供麥當勞早餐,並因此贏得了更多千禧世代客戶群。78% 的千禧世代表示,今年第一季度,他們平均每月至少來一次或多次麥當勞。市場研究公司 Technomic 表示,這是近三年來麥當勞首次迎來年輕客戶群增長。

不過,麥當勞在第二季度的銷售額增長卻大幅放緩,引得市場擔憂其全天早餐戰略正在走向盡頭。為了保持銷售量的增長,麥當勞正在嘗試使用訂製化訊息回覆來更好的瞄準年輕客戶市場。

在今年 5 月的「大美味牛肉堡」套餐廣告宣傳籌備過程中,麥當勞便決定透過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來了解千禧世代對於這款漢堡的評價,而不是像以往一樣組織一個消費者研究小組。麥當勞市場營銷總監 Deborah Wahl 表示,千禧世代很難受到廣告影響,因為只要有一點刻意安排的痕跡,他們就會表示懷疑。正因如此,麥當勞最近停止在廣告中使用經過處理的完美漢堡圖片,轉而使用並不完美,甚至能看到生菜葉的非完美近焦漢堡照片。

此外,麥當勞還青睞與年輕名人合作。比如,今年 4 月,金小妹坎達兒·珍娜(Kendall Jenner,金卡戴珊的妹妹)在參加由麥當勞贊助的 Coachella 音樂節時,在 Instagram 上發了一張自己手拿滿福堡(Egg McMuffin)的照片,並在不到 10 分鐘的時間裡收到了 10 萬多個「讚」。

麥當勞在最近一次新聞發表會上宣布,公司部分產品將不再使用人工食材,並邀請社群媒體「紅人」在 Instagram 上發布實體照片。不過,對麥當勞此舉,Passikoff 表示,這些方法可以看作是宣傳手段,但並不會促使年輕人去麥當勞買更多漢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