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創投公司(VC)沒有告訴你的事

那時候火紅的Friendster在短期內墜落,消失了一小段時間的創辦人Jonathan Abrams不久前在Quora現身說明Friendster如何因為一個錯誤的判斷而斷送了未來,他引用了一份UC Berkeley 法律系教授 Jesse M. Fried 的研究報告 “在新創公司裡關於普通股持有人的漏洞”(Common Shareholder Vulnerability in Venture-Backed Startup)來說明關於跟創投公司(VC)合作的漏洞。
評論
評論

image credit

不知道大家還記得 Friendster 嗎?

一個相當知名的社群網站,嗯,大概是在 Facebook 竄起的那個年代。火紅的 Friendster 在短期內墜落,消失了一小段時間的創辦人 Jonathan Abrams 不久前在 Quora 現身說明 Friendster 如何因為一個錯誤的判斷而斷送了未來。

Abrams 引用了一份 UC Berkeley 法律系教授 Jesse M. Fried 的研究報告 “在新創公司裡關於普通股持有人的漏洞”(Common Shareholder Vulnerability in Venture-Backed Startup)來說明關於跟創投公司(VC)合作的漏洞。

(諷刺的是這份意義重大的論文是在 Abrams 已經決定接受 VC 的投資後才出版的)

以下部份內容譯自原文:

絕大部分研究新創企業的學術報告都忘了提醒創業家一件很重要的事: 最終創投公司都會掌控董事會。

只有在 25%的新創公司(Startups)裡創投公司(VC) 佔了大部份董事席

也只有在 15%的新創公司裡董事都是由普通股持有人(common shareholders)擔任

60%的新創公司董事席都不是創投公司或者普通股持有人擔任,而是由獨立董事(independent directors),所謂的獨立董事是由普通股持有人及創投公司雙方同意下選出的業界經驗人士擔任。

因此,事實上有 80-90%的新創公司董事會是由創投公司(VC)所控制的。但是這些所謂的「獨立董事」其實都是由創投公司從他們所認識的人裡面找出來的,然後他們本身就跟創投公司有著長期的商業合作關係創業家所能做的只有默許創投公司善意的推薦。

所以‘獨立董事’其實一點兒也不獨立,因為他們本身幾乎都跟創投公司有著創投夥伴(venture partner)的關係,因此 當創投公司,獨立董事及其他投資人發生意見衝突時,無庸置疑的,獨立董事一定會站在創投公司這邊(不是 CEO 那邊)

當初 Abrams 接受了 Kleiner and Benchmark 的投資,這份跟 VC 的交易條件是讓他保留公司三分之一的股權但是卻喪失了五人董事會的控制權,他可以選兩個董事會成員,VC 選兩個,最後一個是他跟 VC 共同挑選的成員。過程中 Abrams 並沒有想太多,他覺得交給有經驗的 VC 操心就好了。結果 Abrams 認為就像是廚房裡太多主廚(too many cooks in the kitchen),大家都有自己的意見及看法 ,後來的發展不難想像。

Abrams 覺得 Friendster 的失敗不是因為管理上的疏失,而是因為 他擁抱了一個注定是創造失敗多於成功的系統 -VC,在 inc.com 的一段 訪問 裡 Abrams 說了這麼一段話:

我按照你們給年輕創業家的建議,我找了「經驗豐富」的投資人幫助 Friendster 實現它的潛力,但是這明星團隊卻像是死亡的詛咒。

I did what you're always told to do as a young entrepreneur, I brought on experienced investors to help Friendster fulfill its potential. But the all-star team was the curse of death.

Abrams 沒有把 VC當朋友 ,他只是真的誤以為 VC 會誠心的站在他那邊並且照著他的想法合作,但事實上沒有人比他瞭解自己的公司,別人想的並不一定對他公司的未來發展是好的,他只是需要錢,沒想到隨之而來的是過多的意見,而淹沒了他的聲音,以及 Friendster 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