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徹底放棄手機業務,「變身」軟體公司後能煥發第二春嗎?

一年前,黑莓 CEO 程守宗(John Chen)曾對手機業務下達了最後通牒:如果今年第二季不能實現盈利,將關閉手機業務部門。果不其然,隨著最新一季糟糕的財報數據公布,黑莓官方正式宣布關閉智慧手機業務,受此影響,黑莓公司的股價上漲了 3%。
評論
REUTERS/Brendan McDermid  (UNITED STATES - Tags: BUSINESS SCIENCE TECHNOLOGY TELECOMS) - RTR4IFUY
REUTERS/Brendan McDermid (UNITED STATES - Tags: BUSINESS SCIENCE TECHNOLOGY TELECOMS) - RTR4IFUY
評論

本文轉載自 合作媒體雷鋒網

傳奇落幕,傲嬌的黑莓終於還是放棄了手機業務。

記性好的朋友可能還記得,一年前,黑莓 CEO 程守宗(John Chen)曾對手機業務下達了最後通牒:如果今年第二季不能實現盈利,將關閉手機業務部門。果不其然,隨著最新一季糟糕的財報數據公布,黑莓官方正式宣布關閉智慧手機業務,受此影響,黑莓公司的股價上漲了 3%。

去年第二季黑莓的淨利潤為 5100 萬美元,而剛剛發表的 2017 年第二季財報顯示,這一季公司的營收為 4.9 億美元,同比下滑 31.8%,淨虧損 3.72 億美元,連續兩季出現了虧損。

沒能守住最後這一絲盈利,黑莓手機正式成為了絕唱。

黑莓手機的大起大落

十年前(2006 年),是黑莓手機最高光的時刻,它曾一度占據了美國市場 48% 的市佔率,因為標誌性的全鍵盤以及超強的安全性,黑莓手機受到了大量政界和商界人士的青睞;即便是到 2009 年,iPhone 4 已經紅遍全球的時候,黑莓手機的出貨量依然高達 5000 萬部,年收入也接近 200 億美元,市值一度達到了 830 億美元。

不過,隨著 iPhone 和 Android 陣營的強勢崛起,黑莓就逐漸消失在大眾視野。幾年的時間,黑莓手機的市佔率一落千丈,到現在單季度的出貨量只能維持在幾十萬的水準,上一季財報的數據顯示,黑莓手機的出貨量約 50 萬部,股價比巔峰時候下降了 95%,退出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程守宗近一年來還一直在試圖挽回頹勢。為了取悅用戶,黑莓甚至放棄了引以為傲的全鍵盤設計和自家的 BB10 作業系統,轉投 Android 陣營。與此同時,程守宗還定下了一個「小目標」,今年的出貨量達到 300 萬部。

黑莓手機的年出貨量如果能夠達到 300 萬部的話就可以實現盈利。

但事與願違,黑莓手機此時已經大勢已去,銷量反而節節下滑,扭虧為盈幾乎成為了奢望。

當然,對黑莓來說,最不能忍受的是黑莓手機業務消耗的巨額資金,據了解,黑莓的手機業務部門占據了公司研發經費的 65%,然而其在全球的市場占有率還不到 1%,黑莓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軟件業務成最後救命稻草

當然,黑莓並不會就此向大家說再見,未來黑莓將轉型成為一家軟體公司。

程守宗發布聲明表示:「我們的新的行動解決方案(Mobility Solutions)戰略已經有了較好的發展勢頭,我們和印尼的一家電信合資公司簽署了首個主要的裝置軟體授權協議。未來我們將專注於軟體開發,而硬體業務將外包給我們的合作夥伴。這不僅可以減少資金的投入,還能提高投資回報率。」

毫無疑問,軟體業務將成為黑莓的最後救命稻草。

從最近幾季的財報來看,雖然黑莓手機業務一蹶不振,但其軟體業務的表現卻多次超出了預期。例如,在上一季虧損 6.7 億美元的情況下,軟體業務卻逆勢成長了 21%,收入達到了 1.66 億美元。當時就有消息人士表示,到 2019 年,黑莓的軟體業務將擴大至 176 億美元規模,比去年不到 40 億美元的規模要翻超過 4 倍。

今年 7 月,黑莓宣布 Black Berry Classic 停產,並且擴展了一項新的業務,黑莓與美國參議院簽訂了一份為期五年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合約,未來黑莓將為美國參議院提供緊急事物通知。這給業界釋放了一個訊號,黑莓轉型軟體業務後依然能夠發揮此前政府客戶資源的優勢。

除此之外,黑莓近幾年也在不斷的收購公司來布局軟體業務。自程守宗接任 CEO 一職起,發展軟體業務就是公司的重點戰略,到現在黑莓已經連續收購了多家軟體相關的企業。例如,去年 9 月,以 4.25 億美元收購美國行動軟體提供商 Good Technology;最新的一起收購是網路諮詢機構 Encription。

程守宗曾表示,「我們投資了 10 億多美元在軟體和安全領域,接下來,我們需要執行這些計劃。」因此,黑莓上下早已做好了轉型的準備,這次徹底放棄手機業務剛好給黑莓的計劃提供了契機。

他還認為,黑莓將核心業務轉移到軟體服務後,公司財務可能會實現 30% 的成長。不過這只是程守宗能想到的最好的結果,黑莓的轉型前景如何,仍是個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