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網權》:拒絕網路監控和審查,Aaron Swartz、史諾登賭上人生!

這世上有人為環境發聲、有人為弱勢團體發聲⋯⋯而本片導演則透過 Aaron Swartz 和史諾登兩名青年,以巧妙的剪輯,讓可能原本素不相識的兩人交互呈現在同一支影片中,為「網路」發聲。
評論
評論

本文為 INSIDE 編輯觀看 2016 年 CNEX 主題紀錄片影展「網羅人生 –1&0 年代紀」試映片心得,並非廣告也無收取任何費用。以下內容包含《捍衛網權》(Killswitch: The Battle To Control the Internet)劇情,請讀者斟酌閱讀。

在本文開始前,請將手機鈴聲調成靜音。


這個靜默,是為本片當中的兩位主角,早逝的 Aaron Swartz 和目前人在莫斯科,被美國當局以竊取政府財物及間諜罪起訴,面臨最少 30 年刑期的史諾登(Edward Snowden)致敬。

讓我們為免費和開放的網路而戰!

這世界上,有人努力為環境發聲、有人為弱勢團體發聲、有人為女性發聲⋯⋯而本片則是導演透過 Aaron Swartz 和史諾登兩名勇敢的青年,以巧妙的剪輯,讓可能原本素不相識的兩人交互呈現在同一支影片中,齊聲為「網路」發聲。

為什麼 Aaron、史諾登非得跳出來捍衛網路的免費、開放,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人生?又或者說,為什麼網路需要你我的發聲和捍衛?

知曉 Aaron Swartz 的人,大概都知道他長期致力於推行網路中立與資訊自由,而他所有在創用 CC、RSS 以及 RDF 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均是為了讓在網路上的資訊取得與流傳變得更方便。

曾在 2008 年寫下題為 〈 Guerilla Open Access Manifesto 〉 宣言的他,曾說:

「資訊就是力量。但就像其他力量,有些人意圖將這樣的力量據為己有。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及文化遺產,以論文和書籍的方式在各國出版,從紙本逐漸轉換成數位格式,並且被私人企業給封鎖。想一讀科學界最重量級的論文嗎?你必須付出巨款給 Reed Elsevier(大型出版商,名列財富五百強)這樣的機構。⋯⋯」

「那些得以存取學術資源的人——學生、圖書館員、科學家——你們被賦予特權,當世界上其他求知若渴的人被拒於門外時,你們卻因知識的盛宴而飽足。但你們大可不必如此——事實上,站在道德的角度,這也絕非理所當然。你們有責任與世界分享知識的果實。你們也已經在做了:與同事交換帳號密碼、為朋友下載文件。⋯⋯」

「同時,那些被拒於門外的人也非無所事事。你們早就在鑽洞翻牆,解放那些被出版商深鎖的訊息,並與朋友分享。但這一切行為都見不得人。還要被冠上窺探或盜版知之名,好像分享知識與殺人同罪一般。可是分享並非不道德——他是一種道義責任。只有那些被貪婪所蒙蔽的人才會拒絕與朋友分享。⋯⋯」

但這樣一個分享資訊、分享知識,看起來在平常不過、你我每天生活中都可以看到,甚至可能都會做的事,卻讓 Aaron Swartz 惹上大麻煩。

2010 年 9 月,Aaron Swartz 透過麻省理工學院網路,陸續從學術期刊資料庫 JSTOR 上下載了 480 萬份文件,包含論文、評論以及其他 JSTOR 合作出版商所擁有的內容。隔年,Aaron Swartz 就因為此事遭到美國司法部麻州檢查長 Carmen Ortiz 的起訴。

儘管事後,他將含有論文的硬碟交給著作權人 JSTOR,並在承諾不會散佈檔案後,順利換得 JSTOR 的放棄提告,不過就像是與人說好的一般,麻州檢查長卻在此時不善罷甘休,堅持起訴 Aaron。

2012 年,Aaron 被起訴的罪名從 4 項,增加到 13 項;2013 年,26 歲的 Aaron Swartz 在面對高達 100 萬美金的罰款與 35 年的刑責壓力下,於家中自殺身亡

而其生前,另一個備受大眾關注的事蹟,則是成功擋下了《禁止網路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簡稱 SOPA)》。

SOPA 法案 ,簡單來說就是一條為了遏止網路盜版所設的法案,而它之所以會在美國社會引發極大爭議,主因在於它採用的是一種非常激烈、完全不考慮執行後果的方式,去達到禁止盜版這個目標。

SOPA 無限擴張了內容產製業者像是美國的 MPAA(美國電影協會)、RIAA(美國唱片業協會)或 BSA(商業軟體聯盟)等的權力,不僅讓他們具有審查網站的權力,並可以針對可能助長盜版風氣的網站做出各種激烈制裁。

比方,透過法院命令禁止線上廣告公司跟該網站做生意,讓該網站少了廣告收入;如果你是一個提供線上金流的網站,他們可以要求 Paypal 跟你斷絕往來、禁止搜尋引擎收錄你的網站,甚至直接要求 ISP 屏蔽網站,讓所有美國人都連不上,彷彿你消失在世界上一樣。

後續引發的效應還包括,由使用者產生的大量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平台,像是 Facebook、YouTube、Twitter 也會開始進行嚴格的自我內容監控、審查,那是否就大大影響到你我在網路上總是能夠暢所欲言的權利?

至於史諾登(Edward Snowden),另一名同樣勇敢,同樣為了網路挺身而出的青年,他的故事一樣讓人驚心動魄,一樣讓人心驚難過(本週五在台上映的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述說的亦是這段故事)。

2013 年 6 月 6 日晚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及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發表了一份重量級報導,指稱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聯邦調查局(FBI)透過一項名為「PRISM(稜鏡)」的網路監控計劃,收集包括微軟、Yahoo、Google、Facebook、PalTalk、YouTube、Skype、AOL 與 Apple 等九間網路巨頭的伺服器資料,從中取得所有使用者的聲音、照片影像、聊天的文字檔案、Email、文件等,完全視大眾的隱私如無物。

不僅如此,由於該計畫執行規定的鬆漏,美國國安局幾乎可在不受司法機關的監督下,任意取得不特定人的相關網路資料,不論其是否為美國公民;更有甚者,也傳出他們將其用來監控其他的國際盟友,引起國際一片譁然。

而揭露這項計劃的主角,就是曾任職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NSA 的史諾登。

「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個英雄。因為我所做的皆為自利。我不想生活在一個沒有隱私、從而也沒有智力探索與創造的世界裡。」

他向記者表示,他「願意犧牲掉一切(工作、收入和生活)把真相告訴世人,因為美國政府正利用他們秘密建造的這個龐大監視機器,摧毀著世界各地人們的網際網路基本自由及隱私,而身處其中參與這樣的行為讓他的良心極度不安。」

史諾登也曾自問:「是否會害怕揭密?是否能夠承受爆料的後果?」不過後來他想了想,認為自己應該懼怕的,是當人民知道這些非法情事後無動於衷、不在乎或不想改變。

在下定決心揭露稜鏡這個網路監控計劃後,他先是向上級請了長假,離開美國,並在飛抵香港後向媒體披露此事。也至此,他成為了美國通緝犯,至今仍流亡於俄羅斯。

事發後,美國國家情報總監 James Clapper 發出聲明,一開始他先是證實美國政府在長達近六年的時間裡一直以保衛國家安全為由,利用諸如 Google 和 Facebook 等大型網際網路服務公司收集位於美國境外的外國人的訊息。隨後在罪證確鑿及輿論壓力下,他又坦承他們曾利用監控法(surveillance law)的後門,對美國人民的通訊進行未經許可的資料搜查。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說,如果這一切是為了國家安全無可厚非。不過導演在片中對此提出的質疑是,究竟收集這麼多的數據資料,真的有助於國家安全的守衛嗎?

亦或,這只是種在大數據分析口號之下的流行,其實際上不僅根本漫無目的,甚至還得讓人浪費大把的時間與精力,去梳理一堆可能對維護國家安全一丁點幫助都沒有的資料?

讓人尤其氣憤的是,你我的隱私,在這當中,很可能還僅僅是美國政府達成目的過程中,那微不足道的犧牲品!

2016 年 9 月 22 日,也就在今天,我寫下了《捍衛網權》觀後感;9 月 23 日,你我透過影片一起走進了 George Orwell 筆下的 1984 年;同一天,在影片放映結束後的那一刻,你也許決定和我一樣,認真地活在 2016 年——

一個沒有老大哥監控、資訊流通、不會說什麼、想什麼都需要被審查監控;

一個網路免費、網路開放的世界。

你說,網權重不重要?

捍衛,是相當耗費心神與精力的。但,就如同世界上各種不同的社會運動一般,有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一種覺醒,一種認知,和一種勇於面對的態度。


精選熱門好工作

Software Manual Test 手動測試工程師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