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殺人計畫》:無人機,一項改寫戰爭與暗殺定義的科技

當殺人跟玩電動一樣簡單時,你會按下板機嗎?
評論
評論

本文為 INSIDE 編輯觀看 2016 年 CNEX 主題紀錄片影展「網羅人生 –1&0 年代紀」試映片心得,並非廣告也無收取任何費用。以下內容包含《遠距殺人計畫》劇情,請讀者斟酌閱讀。

無人機(Drone),一項已被大眾所熟知,技術相對成熟的科技。不少台灣人對這個詞的第一印象就是每到上街遊行時,就會有一台台的無人機升空為我們拍攝清晰又具震撼力的空拍畫面。不過在地球另一端對巴基斯坦的人民來說,這個詞卻為他們帶來無盡恐懼:2004-2015 十幾年來,美軍至少出動無人機空襲 724 次,殺了 4 千多名巴基斯坦人。每每當巴基斯坦人見到藍天時並非讚歎天氣美好,而是必須擔心自己是否會向許多鄰居一樣,無故成為美軍無人機的槍下亡魂。

然後畫面一轉到美國某個空軍基地內,在完全黑暗只剩螢幕點點亮光的操作室中,一個又一個年輕的無人機操縱員目無表情手握操作桿,緊盯螢幕上一個個看不清臉孔的晃動人影。「就是他,發射」背後的現場指揮官下令後,操縱員輕鬆按下按鈕發射飛彈。然後飛彈擊中爆炸,冒出熊熊火焰與濃煙,但螢幕上就是看不清那些「目標」到底變成什麼樣了...

無人機,讓殺人跟玩電動一樣簡單

「對,殺人就跟玩電動一樣簡單,只要動個手指就能取人性命。」片中一名美國大兵 Brandon Bryant 正訴說自己操縱無人機的實際經驗。到目前為止,這位美國空軍已透過無人機奪取 1,626 名巴基斯坦人的生命,但還有無數的美國年輕人被中情局指揮,日復一日執行他們跟打電動無異,被法律保障的「秘密行動」。然而諷刺的是 Brandon Bryant 是少數退役後勇於公開指責政府過錯的無人機操作員,但如今卻有不少美國同胞正對他嚷嚷,覺得他該以叛國罪被處於極刑,他本身也正處於承認殺人行為,隨時可能被起訴的窘境。

距離產生冷漠,代表我們離受害者越遠,越心狠手辣,這是心理學在幾十年前就證實的一件事。」片中一大重點就是在解釋,無人機的確是一種「劃時代」的武器;它無限延伸了殺人者與被害者的物理與心理距離,讓操作者、監察員、指揮官到政客們都免除了殺人的罪惡感。2002-2005 曾任美國國務卿柯林鮑爾幕僚長的威爾克森上校就在片中解釋,「在傳統的武裝部隊都具有軍人武德,但在完全毫髮無憂的狀況下殺人?那根本毫無武德可言。我們怎麼會從武士變成了謀殺犯?」

事實上這也非一日之寒,美國軍事與娛樂產業相互結合也好一段時間了。面對現代戰爭,軍方一直想透過與各式各樣的娛樂工業結合(例如贊助拍電影,出遊戲),不僅提升軍方形象,降低從軍罪惡感,也能募集電玩好手「實際從軍」(有哪項武器比無人機操控起來更像遊戲呢?)。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美國政府與軍方能有更乾淨俐落的戰爭,可以減少派遣子弟兵上實際戰場,讓政客在政治上較能脫身的戰爭。

你殺了四個卻創造出十個新敵人,這樣真的稱得上勝利嗎?

眾所皆知從 911 事件開始,這十幾年來美國的戰爭皆是以「反恐」為主軸,以中東為主在世界各處展開。但片中另一個主題正是探討無人機背後更深層的原因:這十幾年來,美國「反恐」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在這口號明亮的大義之下,是否造就了更多錯誤,讓世界陷入新的恐怖迴旋?

這不是什麼危言聳聽的事。片中說明美國執行無人機任務明顯違反了國際法,但至本片拍攝結束為止,還沒有任何政治人物、官員或組織,因無人機誤殺遭到明確咎責或懲罰;若國際繼續漠視美國這種行為,那麼當俄羅斯、中國把無人機飛到他們敵國領空上,執行轟炸任務的時候呢?跟美國一樣無法咎責嗎?這十幾年來或許真瓦解了蓋達在巴基斯坦的勢力,但也從此讓戰爭變成沒有地理限制的事件。

而美國「認定」恐怖份子,執行刺殺的方式更大有問題。具機密文件透露,美國無人機刺殺並非真的「確認」對方身份才攻擊,而是依照「帶槍、出入可疑場所」這些間接跡象去決定攻擊對象,換言之,他們沒有確認這個人真的是通緝名單上的恐怖份子就殺了他。根據美軍內部洩密文件顯示,行動中約有 90% 死傷的是一般平民,真正的恐怖份子大約只有 10% 以下。片中有句令人心痛的台詞:「西方社會有無罪推定原則,但巴基斯坦這裡沒有啊。只要有嫌疑,我們被當作真正的恐怖份子。」

甚至有好幾次行動中,美軍在第一波攻擊完後,會再回頭過來,無差別攻擊那些過來救助的塔利班與村民。

「殺掉四個卻創造十個新敵人,我們真的勝利了嗎?」片中受訪者正質問著螢幕前的觀眾,但整片最後有一幕格外諷刺:被害者所遺留下的孩童,正用彈弓向天上發射,向那些看不見卻奪走親人生命的無人機洩憤。我們能保證,這些孩子日後不是用 AK-47,去取代手上的彈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