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丙成:比國際觀更嚴重的問題

與其說「國際化」重要,更重要的應該是「掌握最新資訊與趨勢的能力」。
評論
評論

本文出自台大電機系教授、PaGamO 創辦人葉丙成 臉書 ,INSIDE 獲作者授權轉載。

最近因為有十一位國中生被抽樣被問希特勒,有三人不知希特勒哪國人。一時間蔚為話題,學者與眾人感嘆台灣學子「國際觀」不夠。

在討論這問題嚴重與否前,我先分享一個我在演講中常做的觀察。在過去的三百多場演講中,我常會在演講當中問聽眾:

「有聽過 MOOC 的請舉手?」

如果我的演講對象是學生或是年輕一點的聽眾,舉手比例大概有三成到五成之間。如果我的演講對象是中年以上的聽眾,舉手比例則是大幅下降,通常不到一成。

「有聽過全世界最重要的群募平台 Kickstarter 的請舉手?」

在這個問題上,中年以上的聽眾,舉手人數常是零或只有一兩位。

「有聽過全世界最大直播平台 Twitch 的請舉手?」

這問題... 就更不用問了...

在這個經濟全球化程度如此高的時代,我們沒有辦法避免被其他國家新興的創新、文化、活動所影響。

與其說「國際化」重要,更重要的應該是「掌握最新資訊與趨勢的能力」。

台灣的發展之所以面臨瓶頸,我認為不是我們的年輕人知不知道希特勒、拿破崙是哪國人。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目前掌握資源的中年以上的世代,對於世界創新的趨勢完全無法掌握,甚至是根本上的漠視。

當有權分配資源的世代,對世界創新趨勢如此的無感時,台灣年輕人要怎麼能跟得上世界的腳步?在台灣有許多很有想法的創新團隊,在台灣得不到資源的支持,被迫出走國外找資源。這是誰的問題呢?公司掌權的主管沒有遠見,看不到新趨勢,讓年輕員工志不得伸。長期以來政府施政,資源錯置,每每耽誤民間創新無法跟上世界的腳步。

到底是國中生不認識希特勒問題比較大?還是掌握資源的世代完全漠視世界創新的趨勢,對社會的傷害更大?

再回過來說,一個國中生要怎麼認識希特勒?大部份還是靠背課本才記得。這樣靠死背而來的知識就算有,又如何?我們該在意的不是學生知道希特勒與否,而是我們的教育是否有教會我們的學生對於二次大戰的意義跟影響;甚而是我們的教育有沒有讓我們的學生對歷史充滿興趣,而不是整天在課本畫古人下半身騎重機車。

很有可能那幾位不懂希特勒的學生,其實也不懂一元二次方程式怎麼解,因為教育沒有燃起他的學習動機。這是個教育問題,並不單純是有無國際觀的問題。

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在路上隨意抽問十一位五十歲以上的阿桑,問他們 Adele 是誰?或是問水樹奈奈是誰,會有多少人知道答案呢?

到底不知道希特勒比較嚴重,還是不知道 Adele 比較嚴重呢?希特勒早已不出現在我們的身邊資訊,但 Adele 的歌聲卻是常常被聽到。如果日常生活到處都會出現的資訊都無法掌握,那是否可以開地圖砲說,「阿桑們掌握新資訊的能力都很差」嗎?阿桑們聽了會服氣嗎?

不,當然不行。我們台灣還是有很多的阿桑還是很優秀的啊!不要亂開地圖砲啦!!

啊,你說阿桑不知道什麼叫地圖砲...... 啊這…....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