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cat! Copy My Cat! 「抄襲」在著作權法中到底是怎麼規定的?

評論
A Persian cat looks on during a local cat exhibition in Almaty April 26, 2014. REUTERS/Shamil Zhumatov (KAZAKHSTAN - Tags: ANIMALS SOCIETY) - RTR3MPCI
評論

本文作者為 Leona Huang,原文刊登於 智由博集 ,INSIDE 獲授權轉載。

著作權法到底怎麼規定「抄襲」這件事?

Part 1- 抄什麼會違反著作權?

連日以來,妙可貓告白爛貓貓,又發現妙可貓與更早前愛蜜莉繪製的波奇貓相似度更高。也就是說,目前多數民眾似乎認為妙可貓抄襲波奇貓的成分更高,因此繪製妙可貓的妙可麻原本欲與愛蜜莉談和解,但目前看來是談判破局,妙可麻反而因告臭跩貓而替自己惹上另一場官司。

這下,我們就真的可以藉這三隻貓談談抄襲這件事…

是純屬巧合還是真抄襲?

我們先來看看,到底,這三隻貓的貼圖為什麼會被大眾認為有抄襲之嫌?

先以妙可貓提告白爛貓的理由來看,妙可麻認為兩隻貓的臉型、花色、鼻子、瞳孔等都有極類似的巧合,且角色動作也有高度相似之處;接著是波奇貓與妙可貓,妙可貓被認為除了動作、場景設置、甚至連角色的樣貌、配色都與波可貓高度相似。可以看出來癥結點多在, 將動物擬人化為貼圖角色時,以擬人的「日常生活習性」為背景 ,進行創作時,似乎將必然產生許多雷同之處。但是, 姿勢相同就會構成著作權侵害嗎?

(▲ From : 網友整理對比圖)

(▲ From : 宅貓妙可臉書)

在此,無疑的是「以貓的擬人日常生活為主題繪製貼圖的概念」應當是人人皆能有,必須進一步思考的是,相似之處是在繪圖者 「想要傳達的概念」,例如貓伸懶腰,或者貓高冷的表情等日常習性,若是所採用的概念相似並不能認定為侵害著作權,如若每個人都能就著作權加以主張「概念、思想」將導致概念與思想透過不同途徑被傳達的可能受到限制,更不利多元文化發展。

如若相似之處,是在 「思想、概念的呈現手法」,例如以什麼樣的筆觸、畫風、構圖呈現貓伸懶腰、貓的品種與配色等。換言之,若在呈現的手法上有 「實質近似」(substantial similarity) 即可能構成著作侵權。為什麼僅是有可能構成侵權呢? 因為尚有以下兩種例外可能:

平行創作

倘若創作者參考相同或類似的素材時,即可能出現雙方偶然創作出近似的作品,著作權法上承認對平行創作的保護,不過前提必須是創作者「獨立創作」。例如: 在同一古蹟前攝影或者素描寫生。而獨立創作可以是創作人完全未參考他人的創作,從零到一的將發想具體呈現;也可以是參考他人創作後,與之作為基礎,創造出客觀上具體顯現具有轉化效果的作品。

筆者認為,在 Line 貼圖的平台上,以動物擬人化的日常生活為主題的角色與場景設定,也有雙方偶然創作出相似作品的可能。

「觀念與表達合併原則」與「必要場景原則」

「觀念與表達合併原則」(The merger doctrine of idea and expression)指的是,觀念的表達方式極為有限,無法以其他方式表達,譬如用藥的說明:三餐飯後一粒、仿製藥仿單、產品說明書等;「必要場景原則」(Scenes a Faire)則是指,處理特定主題時不可避免的元素,例如武俠片中一定會出現大俠與反派腳色。此時,法院在判斷有無實質近似時,就會將認定範圍限縮,若以量化的方式來說,一般情況下若法官心證認定有 80% 相似,即屬實質近似,但若有「觀念與表達合併原則」與「必要場景原則」的適用,法官的心證必須到 80% 以上甚至 100% 的實質近似,方認定為有著作權侵害。

法院也指出,寫實作品(factual works),處理方法極為有限(narrow range of expression of the ideas)[1],所以在寫實作品中,貓伸懶腰的肢體語言表達方式有限,即便創作者間表達貓伸懶腰的方式相同或近似,法院亦不會認為屬於抄襲。

簡言之,想法、原理等抽象概念的引用可能會被認為是不道德的抄襲,或者是藝術界的致敬,這些都不違反著作權法;反之,若是抄襲表達的方式、手法,使得兩作品間的具體持呈現有實質近似,又無合理使用極可能為重製或改作,而構成著作權侵害;但是,亦有可能是平行創作,或「觀念與表達合併原則」與「必要場景原則」適用的例外情況。

Part 2 – 著作權法中如何判斷侵權?

接下來我們進一步討論,除了姿勢以外,在構圖、配色、筆觸、線條等各方面都近似時,法院如何認定有無著作權侵害?

筆者首先要說的是,其實… 著作權法中並未有抄襲的規定! 我們必須去判斷個案中所指的抄襲究竟是 「重製」「改作」 抑或是如前述 「觀念的引用」。觀念的引用就如上一篇所述「思想、概念」的引用,因為「思想、概念」並非著作權所要保護的客體,所以「引用思想或概念」並不會構成著作權侵害。

著作權法第 10 條之一:「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 。」

重製或改作指的是,以以下方式「使用」著作權人的著作,且未經授權,即可能構成著作權侵害(因為個案中另外有合理使用的可能):

重製 依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五款「指以印刷、複印、錄音、錄影、攝影、筆錄或其他方法直接、間接、永久或暫時之重複製作。於劇本、音樂著作或其他類似著作演出或播送時予以錄音或錄影;或依建築設計圖或建築模型建造建築物者,亦屬之。」

改作 則是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十一款「指以翻譯、編曲、改寫、拍攝影片或其他方法就原著作另為創作。」

被控以重製或改作方式抄襲者,行為是否構成侵權,著作權法中並沒有明文的判斷標準,而需要仰賴臺灣法院實務的判斷方式(最高法院 81 年度台上字第 3063 號民事判決):

被告有無合理的機會「接觸」原告之著作

原告必須證明,被告有被預見在「合理的機會」或「合理的可能性」之下,「聽見」或「看見」原告的著作。如若爭議的著作間據有明顯的相似性,那麼原告即可毋庸負擔,證明被告曾有合理機會接觸其著作的舉證責任。

爭議著作之間具有「實質相似性」

● 質與量比對分析法

「質」指的是兩著作間相似之處是否為該作品的 「重要成分」;而量指的是構成作品的成分,相似處的比率。抄襲的量雖低,但如若抄襲的部分是「重要」或「關鍵核心」部分仍會構成著作權侵害,有意抄襲者便無法以迂迴的方式規避侵權責任。[2]

● 整體觀念及感覺近似分析法

前述方法,在文字著作譬如劇本或者小說中較容易判斷,反觀美術著作若以前述方式判斷可能有失公平,因此法院在判斷「質」時,發展出以 一般理性閱聽大眾之反應或印象判定「整體觀念與感覺」 的方式,作為判斷美術著作是否有實質近似的判斷方式。

● 綜合判斷法

簡而言之就是先將兩作品以質量分析後再輔以整體觀念即感覺判斷爭議著作給人之觀感是否相似而定。

筆者看 “ You! Copycat! Copy my Cat! ”

在此, 每一隻貓的繪圖具有個別獨立的著作權 ,我們必須個別拉出來,以「整體觀念及感覺近似分析法」觀察,若一般理性大眾 (就是你我),從貓的配色、比例、筆觸、畫風、紋路等呈現手法上綜合判斷,認為兩者的著作在整體「意境」、「構圖結構」上有 80% 的相似程度,達到「一望即知」或「顯然相同」即可認定為實質近似。

但仍須記得,實質近似原則的例外,是不是因表現的手法有限,導致具體呈現的樣貌必然有重疊之處,此時即必須達到 80% 以上的相似程度方能認定為實質近似,而構成著作權侵害。

筆者的觀察是,「白爛貓」在線條、色度、畫風上的整體呈現上,與「妙可貓」、「波奇貓」都有十分迥異的差別,在三者之間,「白爛貓」的呈現手法使得臭跩性格更為突出。「妙可貓」則確實有少數的著作,在核心的「神韻」表現上,讓人覺得與「波奇貓」高度相似。

[1]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82 年訴字第 32 號刑事判決參照。

[2] 智財法院 99 年度民訴字第 36 號判決參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