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Xfail 失敗者年會落幕!戴季全、林大涵大談魯蛇經驗

很多人都在討論成功,但失敗恐怕才是更更普遍的經驗。失敗人人有之,如何快速失敗、快速站起來才有可能得到一次成功的機會。
評論
評論

很多人都在討論成功,但失敗恐怕才是更更普遍的經驗。失敗人人有之,如何快速失敗、快速站起來才有可能得到一次成功的機會。台灣矽谷創業家協會理事長趙式隆到矽谷取經後發現,阻礙大家的不是失敗本身而是害怕失敗,因此才催生了失敗者年會。

2016 Xfail 失敗者年會 由台灣矽谷創業家協會和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台灣創新創業中心、臺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共同舉辦。

戴季全:失敗對我來說是常態

很久沒有用創業者的身份講話,現在都是受害者身份。

開始分享前,戴季全幽了自己一默,一語切中失敗者年會的主旨。

當初創辦 Richi 是看到業界開始轉往研發智慧手機和高速行動網路,因此看好網路產業,而為了搶先卡位,便和朋友兩人創了 Richi,做 Skype 的來電答鈴和來電廣告。然而網路答鈴並沒有如願成為潮流,這項計畫也失敗了。不過因為過程中已經開發了一套金流系統,所以 Richi 就轉做部落客服務,早在台灣還沒有討論第三方支付的 2009 年,部落客正風行,於是以部落客小費箱的形式,找到中華電信要在 Xuite 合作歡樂點點數打賞,最後卻因為流程太麻煩而失敗。

Richi 再度轉向,往虛擬貨幣支付發展,卻面臨沒資源、沒知名度,銀行不願借款的問題。「那時候我們發現媒體很喜歡『台灣之光』,就去投國際獎項。全世界獎這麼多,真的被我們得獎了。」Richi 得了 紅鯡魚 獎後,開始接受媒體訪問,也陸續出現投資人接洽。

另外為了幫點數系統導流量,創辦了 TechOrange 來分享科技產業新知,在一次與柯文哲的訪談中,與他結識,後來擔任顧問提及悠遊卡的行動支付潛力,直到後來「波卡事件」發生,又是一場大失敗。

成功和失敗是一個莫比烏斯環(Mobius band,意指在同一個面上),只要有在做事,就會有起伏和挫折,只要做有熱情的事就好。

烏比斯環
莫比烏斯環

儘管如此,戴季全卻認為成功和失敗就是一體兩面,失敗了站起來都是持續的過程,最重要的其實是不要讓熱情消逝。

林大涵:我是無學歷、無才華、無負擔,沒有目標的人

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
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

各個階段都沒有太多期待,很多事情看起來不錯,去碰一下後發現達不到,就放棄了。「只在舒服的時候工作,成果就只會有這麼多。」林大涵回憶一路走來其實不能說是沒有目標,但就只有這樣看似不錯,卻輕易放棄的點子而已。

全台灣大概只有我一個同時被台大圖資系和政大民族系退學的人。

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回憶起退學經歷,因為不愛上課,卻又愛面子羞於向老師或同學求援,最後導致退學。遇到這次挫折之後,林大涵什麼都沒做,然而因為在台大藝術季公關活動認識了後來的 玖禾公關創辦人周宜蔓小姐,最後也在小光的邀請下成為  flyingV 早期成員之一。

崇拜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感情。

漫畫《死神》

後來在 flyingV 碰到了 學運募資事件 ,林大涵遭到資遣,坦言「當時心裡很委屈。」那時對於 flyingV 創辦人小光充滿崇拜,卻在崇拜中麻痺自己,沒有考量到經營者要面對的現實問題。「(我)現在站在小光的角度來看,我當時一定是個很不聽話的員工。」

林大涵說,委屈是錯誤歸因,其實專案成功是大家一起努力,並非他一人的成果。林大涵認為 flyingV 為這個沒有熱情的人帶來了熱情,但「全力不等於權利,投資不一定有回報,但會帶來機會,所以要還是要全力以赴 。」

從這些失敗經驗,林大涵學到失敗就是失敗,並不必然會帶來成功。重點在被打倒之後做了什麼事,而且檢討不能找到一個原因就滿足,失敗通常包含了一連串錯綜複雜的錯誤。要讓熱情燒得更有效率,要更加務實。

龍捲風科技創辦人:失敗是一時的

龍捲風科技創辦人趙國仁創立龍捲風科技公司,在網路發展早期就開始製作套裝搜尋引擎,於 2008 年網路泡沫化之際被收購。他認為失敗只是一時的價值判斷,更重要的是從失敗經驗學習,還提出碰到問題,結合正反意見往往能找出新的方法,創造突破。

創投公會秘書長蘇拾忠更分享了倡議台灣技術股課稅問題修法,衝撞政府部門的經驗。

就像林大涵在會中提到,失敗的定義其實只是旁人觀看的眼光中,現實和理想的距離罷了,是動態變動的。因此只要停止努力才是永遠失敗。

失敗者年會每年都會分享難能可貴的「失敗」經驗,讓大家理解失敗不足懼,今年人氣很高,座無虛席。台灣矽谷創業家協會理事長趙式隆表示,今年還會舉辦每月一次的矽谷沙龍,限定會員參加,讓協會理監事和大家分享在矽谷獲得的經驗和心得。


從這 3 個解決方案,突破傳統 VPN 功能上的局限性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
評論
評論

遠距工作逐漸成為了常態,企業內部的雲端協作增多,加上用戶使用的終端設備也日漸多樣化,導致終端設備的風險不斷增加,同時企業對於遠程接入的安全需求也更為提升。雲端運算的廣泛使用,給傳統 VPN 技術實現遠程安全接入的方案,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挑戰來源於這裡

首先終端安全風險缺乏有效地管控,傳統的 VPN 只針對用戶做認證,缺乏對終端裝置認證及安全性評估。終端種類和來源的多樣性帶來的安全風險大大增加,存在終端被入侵並作為攻擊跳板的可能性。

傳統 VPN 難以適應雲環境和多雲數據中心應用場景出現,且通常採用加密隧道劃分安全可信區域,在雲環境下,尤其是存在多雲數據中心的情況,難以適應同意安全接入、統一建立安全邊界的需求。最後 VPN 介入後的橫向攻擊難以控制,用戶通過傳統 VPN 接入內網後,缺少更細粒度、動態的訪問和權限控制,導致關鍵應用可能存在被攻擊滲透的風險。

新的方案需要在這 3 個方面提升

除了對用戶身份認證以外,對用戶終端的安全性也需要進行持續地評估,以提升系統安全水平。適應雲端運算環節下統一接入、統一管理的要求,其中包括私有雲、公有雲和混和雲環境。對內部網路中的橫向攻擊進行有效地管理控制,對用戶可信度的訪問權限進行評估,不能只是透過物理位置和靜態狀態來做出判斷,需要基於用戶自身的角色和身份以及當前的安全狀態,來進行更細顆粒度的動態授權,進一步去提升系統安全訪問的標準。

VPN 會在用戶進行登錄訪問的期間實施檢測功能,當發現終端安全狀態不能滿足安全需求時,會限制終端對系統的訪問。VPN 可以通過 API 接口與態勢感知、下一代防火牆、終端檢測和響應等多種裝置進行安全連動,並保持安全效能持續地成長,更加準確識別出異常行為和未知的威脅。同時,透過與其他能力相互協作,滿足遠距辦公場景下的數據防泄密需求。

Surfshark VPN 免費加贈 3 個月

本文章內容由「Surfshark」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