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共同空間巡遊】創咖啡:我們立志當台灣新創團隊在各國的駐外經貿辦事處

創咖啡創辦人 Leo:整個社會並不認同追求夢想是一個好事,我們覺得這個情況需要改變。
評論
評論

INSIDE 長期關注台灣新創圈的發展,對於許多缺乏資源的新創團隊來說,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常常是一個起點,尤其是在家沒有生產力、卻也沒有足夠預算可以租獨立工作空間的那些新創團隊。然而,INSIDE 卻也觀察到,許多共同工作空間並沒有經營得很好,更有傳聞不少空間的創辦其實本意在活絡區域以讓房地產增值。為了瞭解這個獨特的產業,INSIDE 本月規劃了共同工作空間系列報導,帶大家一探究竟。首先登場的,是位於捷運中山國中站附近的創咖啡 TRUST CAFÉ。

創咖啡的創辦人楊育明(Leo),因為前一份工作是傳統大公司的董事長特助,觀察到許多傳統產業的公司已經失去創新的動能了,對新方向也沒有投資或投入的念頭。從另一方面來看,他對台灣年輕人的未來很憂心,即使現在年輕人很有想法也願意創業,但是主要的資源卻反而集中在創業後段接近要 IPO 的部份,也就是只願意錦上添花,對於創業前段的育成卻很少有人想投入。

14273548_120300000092029352_590245778_o
▲ 創咖啡門口

為什麼創辦「創咖啡」?

創業一開始的起頭最困難,怎麼找資源、找夥伴,累積一些創業和商業基礎知識,如果有人能系統化的協助,能減少許多新創團隊的失敗,因此 Leo 成立創咖啡,就是希望能夠幫助正要創業的人,可以在一開始的時候,讓他們知道該怎麼做、哪裡有資源、有夥伴。Leo 認為現在的教育讓年輕人失去追求夢想的動力,只想到小確幸。

14315636_10154452713454524_883673243_o
▲ 創咖啡的創辦人楊育明(Leo)

整個社會並不認同追求夢想是一個好事,我們覺得這個情況需要改變。

創咖啡在商業上的獲利模式有兩個,一個是餐飲,另一個是團隊的媒合與轉介。舉例來說,簡報臉書專頁「大學生玩簡報」與新創立的線上課程募資平台 YOTTA,一方需要有人一起規劃課程,一方需要有好的講師,於是在創咖啡的介紹之下,雙方展開合作,並且很快的就募到了原先設定的資金,24 小時已達 100%,之後也持續創造紀錄。

目前創咖啡的空間是租的,Leo 找了靠捷運站(中山國中站)、交通上很方便的地方,規模有八十坪,如果辦活動可以容納一百人,作為工作空間則可以容納約六十人。

Leo 表示,創咖啡並不是固定式的共同工作空間,而是比較流動性的交流園地。不過比較固定合作的新創團隊也還是有,但不見得是利用創咖啡的空間,像是有主廚新創團隊法斯樂,正在做台灣在地食材的法式分子料理,就跟創咖啡合作,由他們提供創咖啡午餐的創意餐點。此外,也有機械系的女生發現小孩對機械不感興趣是因為教具不理想,所以出來創業,自己研發教具,並且拿到創咖啡問問大家有什麼想法。

Leo 發現,有很多創業家其實太忙於自己要做的事情,卻沒有花力氣去交流,所以都不知道別人在做什麼。創咖啡想扮演的角色,就是主動去媒合各個團隊。像是有一個金工新創團隊 Woo Collective 感謝客戶所送的小禮物,就是法斯樂所做的精緻巧克力,這樣新創團隊互相合作的例子,在創咖啡履見不鮮。此外,創咖啡固定在禮拜五晚上也會舉辦創業肥皂箱,歡迎有意創業者前往分享自己的點子,平均每次大約有兩、三個新點子分享,有的很有趣,有的則還需要更進一步的思考。

14233459_120300000092477181_2007646237_o
▲ 創咖啡一樓櫃檯,有多種啤酒與飲料

空間的規劃

因為是租來的空間,加上預算有限,所以 Leo 也不打算做太大的變動。門口進來可以看到的是橡果藝術工作室所設計的月球燈。這顆燈的來源很有意思,是因為 Leo 在展覽上看了很喜歡,但是並沒有足夠的預算可以買,所以寫信給橡果,沒想到橡果竟然回信問:「你們要幾顆?」當然,創咖啡只要一顆就夠了,但從這裡也體會到新創團隊互相幫助的熱情。後來創咖啡就成了月球燈的最佳展示場,也幫助成交了不少訂單。

14215423_120300000091567503_1867228220_o
▲ 創咖啡一樓,有顯眼的月球燈,也可以舉辦小型交流活動

此外,地下室有一個長方形的魚池,因為原來是餐廳,可是共同工作空間不需要魚池啊!所以乾脆在魚池上面放上一張桌子,池畔就變成了椅子,創造出一個可以坐下來的空間。而魚池上方沒有天花板,因此坐在魚池那邊,往上看可以看到一樓的月球燈,視覺上很精采。

14233823_120300000090866918_870522357_o
▲ 創咖啡地下室,右側有魚池改成的座位

大多數的牆面,創咖啡都盡量留白,一來可以作為展示區,而來對空間的視覺也比較好。除了有示服飾電商的商品,也有展示 College Bike,原本 College Bike 厚厚一疊的宣傳展示卡,現在幾乎快被拿光了。甚至直接有一面牆是原本漫畫店的書架,現在改成讓新創團隊展示的「格子趣」。

14281569_120300000091424244_896998354_n
▲ 畫面後方為原本漫畫店的書架,現在改成讓新創團隊展示的「格子趣」

創咖啡兩大特色:流動性、主動性。

創咖啡跟其他共同工作空間最大的不同有兩點,第一個是流動性,第二個是主動性。

大多數的共同工作空間都希望可以滿租,沒有滿租至少也要租個八成以上出去,而且也希望簽長約。不過這麼一來,裡面的成員就固定了,也許裡面的團隊可以互相交流,可是畢竟交流的對象太固定,真的要跟外界交流,反而還要另外到其他的場合去,在共同工作空間卻無法真正做到交流。

Leo 說,創咖啡不同,團隊的流動性很高,來這裡的人不只是來工作而已,更是來交流的,而且創咖啡也很常辦聚會、課程或活動。最特別的一點是,來創咖啡,會給你一枚「代幣」,如果你想要交流,就讓白色的那一面朝上,不想交流想專心工作,就讓咖啡色的那一面朝上,透過這樣簡單的機制也讓大家知道誰現在方便過去跟他聊聊?喜歡交流的人,也許來個一下午,就能認識兩三個新朋友。

14247649_10154438274234524_432444231_o
▲ 交流代幣,左邊表示不想交流,右邊表示歡迎交流

關於主動性,大多數的共同工作空間都會有空間經理,任務就是管理空間、場地,做一些行政上的庶務。可是新創團隊需要的並不是這些庶務工作的服務,真正需要的是資源和連結。所以 Leo 每天都在創咖啡,做的事情就是聊天。Leo 說:

我們很願意而且也很主動的想要去認識各個新創團隊、了解他們,聊久了之後就有個資源庫,知道某個新創團隊也許可以跟另一個團隊合作,就主動的媒合他們。

所以跟其他的共同工作空間不一樣,創咖啡是主動去了解新創團隊,也主動介紹各項有幫助的資源給他們,希望新創團隊能成功。也許在其他的空間可能不太會有機會遇到管理空間的人,竟然主動介紹你資源或人脈,但 Leo 表示,這就是創咖啡天天在做的事情,甚至覺得這是創咖啡的天職。

共同工作空間產業所面臨的機會與挑戰

談到這個產業的現況,Leo 認為可以分兩個部分討論:經營者心態與外在環境。

在經營者心態部分,Leo 認為很多共同工作空間都在抄來抄去,只是放上幾張桌子、幾張椅子或 3D 列印機,就說是共同工作空間了。但年輕人真正需要的不是空間,在家裡也一樣可以工作或創業。如果只有空間的功能,太容易被取代了,有更新、更漂亮、交通更方便或是更便宜的空間出現,人就跑了。沒有找到自己在這個產業的使命和存在價值,要生存真的很難,甚至現在政府機關或學校,都有提供便宜甚至是免費的空間給新創團隊了。

再來是外在環境,Leo 觀察到台灣現在創業風潮的確很盛行,但是對於創業的支援卻反而非常薄弱,尤其是共同工作空間在各國其實一直都是在支持新創的關鍵角色,可是在台灣作為一個共同工作空間卻是一個被看笑話的對象。

國外甚至願意提供水電免費或是稅務上的優惠,因為共同工作空間是在服務新創團隊,而新創團隊最缺資源,成功之後卻又最能創造就業機會。不過要做到像是國外這樣支持共同工作空間可能並不容易,其實社會如果真的願意支持也很簡單,同樣喝一杯咖啡,你要去其他咖啡店?還是在創咖啡消費順便支持這樣服務新創的共同工作空間呢?

14256540_120300000092276432_1946861405_n
▲ 交流

Leo 坦承,其實像是創咖啡這樣的共同工作空間,一直都是在跟一群最沒有資源的人打交道,這怎麼賺得到錢呢?所以如果沒有使命感,真的很難做好,也撐不下去。但是回頭一想,這群創業的人也許窮,但是卻窮得最可愛,人窮志不窮,看了就會想幫他們啊!看看這個社會,不是沒有善心,只是資源的配置不太對。Leo 說:

這群有夢想而創業的人,為什麼一直沒有人願意支持呢?台灣有沒有機會逐漸養成支持年輕人去追逐夢想的風氣?

另外,有一些商務空間並不是想要支持新創團隊,而是以創造房地產價值為主,但 Leo 不認同這樣的做法,也不認為這樣的空間有資格被稱為共同工作空間,比較像是商務空間。

目前這個產業最大的挑戰是大多數的空間是承租而來的,政府沒有釋放出閒置的空間讓民間經營。此外,Leo 也提到了政府成立一些空間,但只交給行政人員或教育單位經營,而不是讓類似創咖啡這種專業團隊進駐,效率當然就不好,也達不到預期的目標。這也讓專業團隊只能自己找空間承租,結果租金成本不但很高,甚至還得幫房東繳稅,自己的營收也要繳稅,不像是國外的空間有的有水電或稅的補貼與優惠,透過鼓勵空間來支持新創。

Leo 表示,官方經營的心態其實是為了防弊,怕交給民間會有人亂搞,但是那些管理公家空間的人的確不會亂搞,因為他們也沒有專業到知道怎麼亂搞,可是空間該有的功能也發揮不出來,其實換個角度想,應該給民間經營,然後定好考核標準,不好就換掉,好的就繼續合作。Leo 說:「想想看,如果我們一個月十幾萬的租金省下來,多請兩三個人,可以幫助多少新創團隊?」

交流才是王道

Leo 提到,國外的共同工作空間文化上有一個不錯的地方,也是創咖啡一直希望可以做到的,那就是促成交流。其實會去共同工作空間的人都有相同的 Mindset,物以類聚,你特別能找到懂你的人或是能跟你一起合作的人,例如都有某種冒險性格,而不會找到一個過於保守的創業夥伴。所以在共同工作空間,你可以花 70% 的時間工作,但是 Leo 建議,至少應該花 30% 的時間來交流,尋找更多的可能性,結合跟你很不一樣的想法。

另一種國外的空間則是主打專業,可能是專門針對 Maker 打造的,或是專門讓設計師聚在一起,這樣的空間當然有他的功能,讓一群有相同語言的人可以進行交流和合作,不過台灣還需要這樣的專業空間嗎?Leo 認為,台灣過去的產業,每個都是專業代工,對自己的領域很專業,但是對別的領域一翹不通,結果像是 iPhone 這種需要跨領域整合的產品,零件很多是台灣做的,但是台灣的專業卻賺不到 iPhone 最主要的利潤,所以台灣現階段更需要的是跨領域的交流和整合,而不是專業的再深化。Leo 觀察到有很多台灣的新創團隊都有相同的毛病:

一群同質性很高的人,很開心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卻忽略了外界對你這件事情的看法,但是最終你的產品或服務還是要面對市場,還是要取得公眾的認同,所以交流非常重要!

台灣新創團隊的問題

台灣的創業者有一個問題,就是很怕被抄襲所以不敢交流,總是跟別人說:「我跟你講,你不要跟別人講喔!」但是又只說一點點,可是誰會想幫你跟別人講呢?結果就喪失了讓更多人一起激發思考、讓點子更成熟的機會,只會閉門造車。其實只有沒有想法的人才會抄襲,而越懂得交流的人就越不怕被抄襲,因為他一直在進化。

而另一個關鍵的問題則是國際觀不足,Leo 發現,台灣的新創團隊經常不知道國外的人在做什麼,只想要知道台灣沒有人做就好了。此外,台灣的新創圈大多沒有想做國際的生意,有想跨出國外的甚至不到一成。資源上,台灣的國際人才不足,資金也沒有投入新創的領域。

其實政府應該要鼓勵各國的創業家來台灣這個地方創業,有外來的刺激,台灣的新創團隊才會變得更多樣、更活潑,但是目前如果想到創業,可能想到的是矽谷、北京、新加坡,而不是台灣,甚至連台灣稍微好一點的都出國了。

這有什麼影響呢?舉例來說,如果有一個不錯的新創團隊,在矽谷看到不錯的合作對象,他就過去加入了,這個團隊再也跟台灣無關。可是如果多一點好的團隊來台灣,讓台灣的團隊能直接跟他們合作,那好的團隊就會留在臺灣,而且讓市場上其他的團隊看到他們怎麼做到成功。

另一個問題是,很多東西台灣不能賣或是沒有市場,但是在國外也許有商機。例如,馬來西亞的農業規模跟台灣不一樣,台灣的農田小小的,不需要用無人機施肥或巡邏,但是馬來西亞動不動就是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他們就有無人機巡邏果園或農田的需求和市場,而這件事情台灣其實有很多團隊做得到,可是如果這些團隊沒有出去看看,或是沒有想到國際上有跟台灣不同的需求,他們就沒辦法掌握這個機會了。

同樣的道理,資訊落差也能在國境之間獲得利益。在台灣可能你開便利商店無法跟全家或小七競爭,但是去某個新興市場的鄉下,只要你懂得怎麼經營,就可以在那裡開幾十家或上百家的便利商店。所以生意不見得要在台灣做,台灣可以當成一個基地或研發中心,而商機卻是全世界到處都有的,台灣有很多的地方很先進,只要其他市場有需要,就是一個機會。

Leo 發現,台灣的新創團隊大多很善良,也很靈活,願意成就他人也很願意合作,但是有合作的意願卻沒有合作的動力,很少走出去跟其他人合作,了解別人在做什麼或有什麼需求是自己能夠去提供解決方案的。

創咖啡的理念是什麼?

Leo 一再提醒,不要為了創業而創業,尤其觀察了那麼多的新創團隊之後,發現台灣的創業其實很沒有系統,不像是國外在創業上有很多資源和新手村,先讓你知道創業是怎麼回事,可是台灣的創業者卻像是野放海龜一樣,最後能成功存活的當然就很少。想想看,國外的創業是經過系統化的學習,而台灣卻是土法煉鋼,這樣其實長久下來並不是好現象。所以這是創咖啡希望努力改變的,幫助更多新創團隊系統化的在市場上存活下來。

如果是更長遠的願望,Leo 則提到有朝一日,希望能帶領台灣新創團隊打國際盃。如果資源足夠,創咖啡可能在矽谷、北京、曼谷,吉隆坡等地方成立台灣的新創駐外經貿辦事處,幫助台灣的新創團隊在國際上闖市場的時候無後顧之憂。政府沒做到的事情,Leo 倒是想一肩扛起。

創咖啡想帶領台灣新創團隊在各國的創業圈打贏國際盃,而 INSIDE 則希望透過優質內容的提供,協助台灣的新創團隊有更好的發展。在這一點上,我們倒是有相同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