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矽谷大惡夢:從老闆到工資單,通通都假的!

求職陷阱處處有,就連矽谷也很可能遭殃。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 合作媒體  tech2ipo,INSIDE 授權轉載

Penny Kim 住在德州達拉斯,在數位行銷方面擁有豐富經驗,一直以來對矽谷的創業神話心生嚮往,特別留意矽谷的招聘資訊。

直到今年 5 月,她在 Angel 人力網站發現一家叫 WrkRiot 的公司在招聘行銷總監,這是一家創業公司,主要業務是線上招聘業務,位於矽谷聖克拉拉,就在 Intel 總部附近。Penny 果斷投了簡歷,沒多久她就收到了面試邀請。

公司 CTO 邀請她第二天就坐飛機去公司面試,Penny 問機票錢算誰的,對方表示算公司的,但是要自己訂票,以後再給報銷。

聽 CTO 這番一說,Penny 有所遲疑又有幾分莫名的擔心。但這個機會又不想白白錯過,Penny 心理琢磨,我在 Angel 上找到的公司,總不可能騙我吧。心一橫,便坐上了飛往加州灣區矽谷的飛機。

公司當時已經有 8 名員工,接待 Penny 的是兩名公司高層,CEO Isaac Choi(崔)和擔任 CTO 的 Al Brown。崔首先自我介紹說之前是做礦產的,後在摩根大通做了兩年分析師,現在已經資產數百萬,轉型投資人。公司 CTO 也成績斐然,他在大學畢業之初就創辦公司,幾年前賣掉套現,後來在 IBM 公司待了幾年。

看著倆高管誇誇其談眉飛色舞,Penny 信心滿滿,奇怪的是這倆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回憶自己的光輝歷史,對於具體產品卻著墨甚少。他們還告訴 Penny,在市場推廣上,公司有 400 萬美元的預算,可以去做廣告或者擴充團隊。Penny 加入公司的願望越來越迫切,詢問公司員工試用期多久,CTO Brown 回答,「沒有試用期,我們招聘快開除也快。」

在午餐時間,Penny 與他們一起吃飯,並且討論了產品的市場推廣計劃,第二周,Penny 提交了自己的市場推廣計劃,並拿到了機票報銷的支票以及 Offer。經過協商,這家公司給的待遇是 1 萬美元的住房補貼、13.5 萬美元的年薪,期權,以及長達 3 個月薪水的離職補償(只要是離職理由合理,都可以拿到補償)

Penny 喜不自禁,沒想到搬來加州工作的小願望這麼輕鬆就實現了。她之後沒有立即入職,而是按照之前的計劃花兩周時間飛往日度假。

沒想到公司 CEO 即便知道自己在度假,還是給自己安排任務,要在接下來幾天時間拿出一個可行的獲取使用者方案。Penny 有點傻了,自己來日本電腦都沒帶,好吧,那就只能在紙上筆畫,到家後再輸入進電腦。Penny 建議更改產品名稱和 Logo,因為原來的對搜索引擎太不友善,要做面向大眾使用者的產品,品牌形象至關重要。

自己的推廣計劃提交之後便沒了回音,Penny 入職之後才瞭解到,自己的計劃並沒有實施,也根本就沒有 400 萬美元推廣預算。

7 月 5 號,Penny 按 Offer 上的約定來到公司上班,感到驚奇的是公司竟然由當初的 8 個人成長到了 17 個,並且,CEO 還好心幫自己招聘了一名新媒體行銷人員。自己作為行銷總監,CEO 在沒有和自己有任何溝通的情況下,就幫自己招聘了一名下屬,更叫人莫名其妙的是,這位員工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添加的標籤是:CMO(行銷長)。

這 17 人裡面,有 8 名工程師是持有 H-1B 簽證的中國員工,經驗不多但是態度好學習意願強。還有 3 名員工負責商務開發,其中一名叫 Bruce,相比別人特別友善,馬上來聊天,還告訴 Penny,自己和另外兩名業務都是 CEO 從別的創業公司挖來的。Penny 覺得 Bruce 是個有才華的好人,馬上就放下戒心,當朋友看了。

第一周,Penny 主要工作就是熟悉業務。WrkRiot 是一家求職平台,類似 Linkedin、Angel、Zip Recruiter,向求職者、獵頭,公司收取費用。但 Penny 發現,自己公司毫無優勢,自己能提供的,其他免費平台也能提供,使用者沒有理由向可以免費得到的東西付費。在團隊討論過程中,Penny 試圖說服 CEO 和 CTO,首先應該變更產品名字和 Logo,但最終還是沒能說服,CTO Brown 堅持首要任務應該是在 10 月前讓第一版產品上線。

▲工作內容

又過了一周,Penny 似乎沒什麼太忙的,提議自己也和 CEO、CTO 一起去約見投資人,她很好奇,公司不是有很多錢嗎,為什麼還要融資。

他們見的第一個投資人是位於 Palo Alto 的一家基金,Penny 用「大開眼界」來形容這次見面。投資人問產品細節,CEO 和 CTO 先是花了三十分鐘大談特談自己的背景,社會關係和各種能力,就和當初 Penny 面試說的一樣。之後才開始講 PPT。

Penny 清晰記得,在 CEO 講到第 31 張 PPT 時,投資人打斷提問「你們有 20 名員工?你們花了多少錢?收入有多少?」,以及如果連收入都還沒有,又如何顛覆當前招聘產業。他們後來又見了別的投資人,被問到的問題大同小異。

後面的工作按部就班,但直到發薪日的臨近,氣氛變得微妙起來。這裡並不是按月發薪,而是每兩周發一次薪水。7 月中旬時 Pnenny 就發現,員工的午餐都是 CEO 自己出錢買的,週末加班餐也是 CEO 自己出錢,薪水本來是外包給 ADP 公司,但是就在 7 月初,合作停止了。Penny 開始擔心,其實在自己加入這家公司之前,帳上就沒錢了。

7 月 20 日,公司已欠薪好幾天。CEO 向 Penny、新媒體經理 Jessica 和 PM Tom 用現金支票的形式支付了工資,但整個公司就他們三個人拿到了工資,只有基本工資,沒有福利,但也比其他分文無有的員工要好。

Penny 感到不對勁,放棄了租房的計劃,而是臨時在 Airbnb 上找房住。她和 Bruce 說這件事,Bruce 告訴 Penny 自己把 5 萬元的個人存款借給了 CEO,並且另一名叫 Bobby 的同事也貢獻出了自己的好幾萬美元。Penny 大為不解,CEO 不是說自己有好幾百萬美元嗎,為何還要向員工借錢,Bruce 回答說 CEO 確實有錢,只不過屬於海外資產因為稅務問題被凍結了,處理完手續才能週轉開。沒有血緣關係,認識的時間也不長,Bruce 和 Bobby 都把自己的儲蓄借給了 CEO。Penny 感到匪夷所思。

又過了兩周,又到了發薪日,CEO 一點兒錢都拿不出來,8 名中國 H-1B 簽證員工顯得很焦慮,這群人上次發薪還是一個月前,萬一公司一直發不出薪水,自己很可能被掃地回國。

CEO 總是說快了,快了,一會兒說欠薪是因為之前的薪資外包合作方 ADP 出現失誤,一會兒又說支票通過快遞來的,需要等幾天才能拿到,幾天後又說支票給弄丟了。CEO 要大家把各自銀行帳號收集起來,通過轉帳的形式發薪。

Penny 越來越預感到 CEO 有什麼事瞞著大家,他向 CEO 發郵件,要求開誠布公談一談,但沒有任何回復。第二天,忍無可忍的 Penny 就去了監管部門投訴。

之後 Penny 還聯繫了一名在紐約的律師好友咨詢尋求建議,對方幫他起草了一份 Email,但還是告訴 Penny,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這種事在加州見的多了,打官司太麻煩,最終要不回薪水的可能性非常大。

與此同時,兩名最有希望的投資人在最後時刻放棄了。也就是說,這段時間公司財務上肯定是空了。最後的希望是 CEO 在海外因為稅務問題的凍結現金,根據 Bruce 告訴 Penny 的,CEO 需要去紐約出庭後才能解凍那筆錢。

▲捏造的轉帳憑證

離奇的是,8 月 4 日,CEO 群發郵件表示工資已經發了!郵件內容是一張轉帳截圖。每個員工都收到了這張截圖,金額是自己的工資。但 Penny 意外發現,這張圖底部的版權訊息竟然是 2014 年的,通過 Google 她找到了原始圖片,原來,這張匯款截圖是 PS 的。Penny 憤怒不已,更讓人心寒的是,CEO 竟然覺得 PS 匯款憑證是個好主意。

CEO 發完這封郵件之後得意洋洋,辦公室洋溢著歡樂的氛圍,只有 Penny 內心沈重。CEO 看著自己的員工總算舒了一口氣的表情,自言自語,「看看那群中國小朋友,他們拿到薪水簡直太高興了哈哈。」

Penny 看不下去了,他把實情告訴了身邊的同事,建議他們提交申訴。8 名拿著簽證的中國工程師都拒絕了,不敢隨便離職。Adam 和 Darren 也是工程師,他們也曾抱怨過欠薪,這次聽從了 Penny 的建議,提起了投訴。沒想到的是,Bruce 其實悄悄和所有員工都很熟,Bruce 把自己的瞭解到的動態迅速反映到了 CEO 那兒,之後這倆名工程師就被開除了,沒多久 Penny 也被開除了。

Penny 保留了自己的工作郵件和工作記錄,以及 CEO 偽造的匯款憑證。以防公司巧立名目,合法化解雇理由,比如能力不足等。離開公司時 Penny 帶走了工作用的筆記本和鑰匙,出門時正好碰見 CEO,Penny 和 CEO 握手道別,CEO 表示工資到帳時會通知 Penny,之後握手道別。

十多天後,CEO 給 Penny 發簡訊,表示工資已發,讓她交回工作電腦和鑰匙。Penny 如約而至,拿到了自己的工資單,上面列明自己的工資總額和稅金,但沒有當初承諾的住房補貼以及離職補貼。

矽谷的創業公司沒有當初想像的那麼美好,Penny 從加州回到了達拉斯,回到了親人身邊。一個月時間從獲得新工作的欣喜與期待到被矽谷創業公司蒙騙,Penny 自我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場噩夢」。

公司 CTO 後來據說被解雇了,理由是「不懂得經營公司」,CEO 崔有接受過《紐約時報》的採訪,他不以為意,「就像很多公司一樣,如果你想談論創業公司,所有的創業公司都有自己的問題。」當被問道假冒的轉帳憑證,崔沒有直接回答,他說 Penny 只是一位因為被開除而心懷怨恨的員工。

崔在網路上隱姓埋名,Penny 表示他甚至可能聘用專業公司,來消滅自己在網路上的行蹤。公開的照片也很少,有一張分辨率不高的側面照,看起來應該是亞裔,中國人的可能性很大。據《紐約時報》調查,崔今年 35 歲,雖自稱畢業於紐約大學,就職於摩根大通,但紐約大學和摩根大通都表示,沒有這個人。

根據公司被解雇了的 CTO Al Brown,崔當初承諾向創業公司注資 200 萬美元,但實際上只拿出了 40 萬美元,Brown 自己還向公司投了 20 萬美元。WrkRiot 的網站目前已經無法訪問,所有投進去的錢大概都有去無回,8 名中國 H-1B 簽證的員工也前途未卜。

延伸閱讀:


Akamai 擁有最卓越的執行能力,獲《Critical Capabilities》肯定

Akamai 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數位體驗保護和遞送解決方案供應商,連續四年獲得《Magic Quadrant for Web Application and API Protection (WAAP)》評選為領導者。
評論
圖片來源:Akamai
評論

Akamai Technologies, Inc. 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數位體驗保護和遞送解決方案供應商,在 2021 年《Magic Quadrant for Web Application and API Protection (WAAP)》(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保護 (WAAP) Magic Quadrant) 中,獲 Gartner 評選為領導者。

Gartner 分析師評鑑 11 家廠商,並依據各廠商願景之執行力和完整度給分。在採用新命名的報告中,Akamai 在執行能力方面獲得最高評價。這份報告是 Gartner《Magic Quadrant for Web Application Firewalls》(網路應用程式防火牆 Magic Quadrant) 的進化版本,而 Akamai 在過去四年連續獲 Gartner 於該報告中評選為領導者。

Gartner 也發表了 2021 年《Critical Capabilities for Cloud Web Application and API Protection》(雲端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保護的關鍵功能) 報告。這是 Gartner《Magic Quadrant for Web Application and API Protection》(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保護 Magic Quadrant) 的配合報告,此報告評估了 WAAP 產品保護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的能力。在此報告內,Akamai 於四大使用案例的其中三項皆獲得最高分,包括 API 安全與 DevOps (3.60/5)、高安全性 (3.76/5),以及網頁規模的業務應用程式 (3.91/5)。

根據 Gartner《Hype Cycle for Application Security, 2021》(2021 年應用程式安全技術成熟度曲線) 指出:「雲端網路應用程式和 API 保護產品是雲端遞送式多功能網路應用程式安全產品,且須整合至少四項核心功能:網路應用程式防火牆、DDoS 保護、機器人程式管理和 API 保護。WAAP 是網路應用程式防火牆所扮演之角色的進化版,而此進化是因為企業需要更有效地防禦多種威脅手法,同時大幅增加對外公開的網路應用程式和 API。」

Akamai 親眼見證叫用 API 的幅度大幅增加。為了確保 API 安全,需要量身打造的解決方案,以因應深度 API 訊息檢查、API 規格管理、驗證與授權,以及反自動化等問題。

Gartner 表示:「安全與風險管理領導廠商所選用的 WAAP,應能夠提供容易使用的控制功能,並可針對先進機器人程式與日益進化的 API 攻擊,提供更為專門的保護。」根據 Gartner 指出:「到 2026 年時,40% 的組織會根據進階 API 保護及網路應用程式安全功能來選擇 WAAP 供應商。」

Akamai 相信,全方位的網路應用程式和 API 保護解決方案需包含相鄰安全功能,以涵蓋範圍不斷擴張的威脅。在 2020 年,Akamai 推出首款引進自動化 API 探查與分析功能的雲端 WAAP 解決方案。

Akamai 在今年推出調適性安全引擎,這是其網路應用程式安全產品組合的核心基礎,其設計可自動因應攻擊的複雜程度來調整防護,同時減少維護和調整規則的工作。另外亦包含機器人程式能見度與緩解能力,以針對機器人程式對數位資產的影響提供深入剖析。

Akamai 應用程式與網路安全產品管理副總裁 Amol Mathur 表示:「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安全有一項不變的特質,那就是變化 Akamai 持續在 WAAP 產品中推動大幅進展,讓我們的客戶能更輕鬆跟上迅速加快與變動的威脅情勢,同時提高營運效率並增加開發人員工具。我們相信 WAAP 產品組合的這些重要進展,是讓我們在 Gartner《Magic Quadrant》報告中贏得領導廠商地位的功臣。」

Akamai 技術支援和管理服務,持續獲得客戶肯定

根據報告指出:「Akamai 的客戶在客戶支援體驗方面,給予該廠商極高評價,包括他們從技術支援和管理服務獲得的專業知識和協助。」

此外,Akamai 保護資料、網站和應用程式的能力,以及其網路安全解決方案的使用簡便性,均獲得客戶的認可。

根據 2021 年 9 月 20 日的 Gartner Peer Insights 評論,以下是 Akamai 客戶的意見:

  • 一位服務業的技術主管表示:「這套軟體 (Kona Site Defender) 擁有絕佳的功能,可保護企業資產和組織資源免受 DDoS 攻擊和各種網路威脅的影響。它在處理威脅時能提供高準確度。它能以更準確的方式保護網站和裝置,包括行動裝置在內。它能封鎖與廣告相關的惡意網站和內容,這些都可能損害企業安全。」
  • 一位零售業的軟體開發工程師表示:「適用於 DDoS 和網路應用程式攻擊的最佳安全產品。KSD 是我用過最好的安全工具。它簡單易用,而且具有出色的支援能力。KSD 提供可自訂的保護機制,這非常有用,且其功能都相當實用又切中要點。」
  • 一位金融業的網路自動化專家表示:「我們與 Akamai 合作以保護我們的核心資產,而每一分錢都值回票價。我們每年都會進行一次 DDoS 模擬演習,以測試 Akamai DDoS 和 WAF 的控制功能,而測試結果證明我們的投資是值得的。」
  • 一位金融業網路產品經理指出:「Kona 提供了顯著的安全改善,並且賦予我們過去無法獲得的可見度。它是我們的策略中的核心產品,以確保提供給客戶的應用程式安全無虞。」

歡迎於此處免費參閱 2021 年 9 月 20 日所發表的 Gartner《Magic Quadrant for Web Application and API Protection》(網路應用程式與 API 保護 Magic Quadrant) 完整報告,內含 Magic Quadrant 圖表。如需有關 Akamai WAAP 產品的額外資訊,請造訪此處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