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召開 Fintech 公聽會,來看看金融監理沙盒該由誰管,該怎麼管!

「金融監理沙盒」可說是許多國家發展金融科技時,政府兼顧科技發展與金融安全的重要手段,但台灣到底該怎麼做?又該是哪個行政機關來做,是哪些業者真正適用呢?
評論
評論

由立委余宛如招集,今天在立法院招開了金融監理沙盒公聽會,廣邀 金管會 、國發會、經濟部等部會,以及眾多業界人士與研究機構進行討論;並且會完整紀錄今天會議,供與即將上任的 數位政委唐鳳 參考。

余宛如表示,「金融監理沙盒」制度創自英國,因金融相關業務之監理與法規較嚴格,對於欲從事金融相關業務、或遊走於法規模糊地帶之新創業者,提供一個實驗的場所,讓新創業者可以暫時享有法規豁免與指導,讓新的產業有機會先小規模發展。她也一併把英國、新加坡、澳洲甚至到日本實施監理沙盒之現況做一次通盤介紹,並表示監管沙盒真正該重視的是政府本身之執行能力,在促進產業升級,科技創新的前提下,政府也有訂出相對應執行辦法之責任。不過根據執行真正現況,目前這些國家中還沒有真正一間業者進入監理沙盒程序。不過,新加坡倒是很可能成為亞洲首例。

sandbox002
▲各國監理沙盒實施狀況,余宛如立委辦公室提供

本場會議其實有三大重點:第一是管理「金融監理沙盒」的行政機關到底該是誰,位階到底該到哪?第二,法規到底怎麼訂定?第三則是到底哪些對象才適用。針對上述幾點,主管金融事項的金管會,其執行秘書蔡福隆表示,整個沙盒機制的概念其實不應該僅限於金融領域,甚至連無人機、無人車等新興科技都應適用沙盒機制或採類似措施,像日本就是對經產省對所有新創對法律有所疑慮的部分,都具有法律解釋權,應該整個層級拉高到眾多部會整合之更高層次,並制定法效更高的相關上層法案。但隨後國發會法協中心副主任劉美琇隨即表示,依據英國、新加坡等現有案例,「監理沙盒」多半只集中實施在金融科技部分,其他新型態科技像無人機、無人車,都有像交通部等各部會正在積極研討當中。關於這點,國發會已在 vTaiwan 徵詢各界意見,將在九月份於 vTaiwan 上進行新一波討論,並同步與金管會協調。

雖說金管會有點搞錯了「金融監理沙盒」所要集中討論的範疇,不過提到「拉高管理層級」這點是跟許多國家相符合的。根據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副研究員 李慧芳的研究 ,英國與新加坡都是將相關管理階層拉到類似行政院之層級,例如英國金融業務監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雖是由業界出資,成立獨立的政府組織,但卻是聘請業界專業 CEO 執行,並由各部會副長層級積極參與。而新加坡也是由金管局(MAS)及國家研究基金會(NRF)主導,跨部會組成「虛擬金融科技辦公室」(FinTech Office),並提供業界完善的一站式服務,裡面所有窗口或承辦人都能提供完善的法律與程序服務。

比照台灣自己也是有金管會所成立的金融科技辦公室,但顯然組織架構跟英、星等國相比,須進一步提升到跨部會層級,才能真正有效跨產業協調。另外據投資分析新創公司財報狗行銷經理林威宇表示,該金融科技辦公室實質上只具有創業加速器的功能,離管理「金融監理沙盒」有點距離,也無法與新加坡一樣,具真正通盤指導業者法律與制度相關問題之能力。

而在「何者適用金融監理沙盒」這個問題上,李慧芳副研究員將相關業務分成三類並建議:第一類是由金融業者依據金融本業,所發展出的相關科技服務,這部分並不需要沙盒,只需依據舊有相關法律即可;第二類則是國外行之有年國內也有專法推動,雖是由科技業者推動但業態較為單純的部分(像是 P2P 金流、電子支付等),這部分也可依序現有法律(像個資法、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但像是區塊鏈,線上股權募資、人工智慧股票交易等,由科技業者推動,並與舊有金融產業高度重疊的的新興金融服務,就十分適用在金融監理沙盒中。

在本場公聽會中,金管會與國發會官方雖尚未有明確之拍板定案,但許多金融、科技業者代表與專家皆肯定需拉高行政層級,而非金管會獨立扛起的大方向。不過會議最後,瑞保網科執行長楊瑞芬與余宛如委員也點出在進入監理沙盒之資格上必須考慮實質公平,不應以「資本額」而該是以「技術門檻」作為進入資格的判別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