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證實將於 10月 1 號接任行政院「數位政委」

評論
評論

今年 35 歲的唐鳳,在自己的臉書上證實,將於十月一日接任行政院的「數位政委」,成為最年輕的政務委員。唐鳳於 14 歲起開始自學,16 歲創業成立網路公司,擔任蘋果的顧問,待遇為每小時一個 Bitcoin,而顧問為年度合約,將於九月底屆滿。唐鳳在台灣的網路界頗為知名,參與零時政府、開放社群等組織,也定期舉辦駭客松活動。

因為參與過不少的公共議題討論,並且擔任各方的溝通橋樑,包含民間組織與政府單位,因此唐鳳對公部門並不陌生,而對於公共事務的處理原則也傾向於公開透明的協作方式。以下為唐鳳的臉書貼文:

以下則為唐鳳自己發起的 QA 共筆:

CC BY 4.0 g0v contributors at https://bit.ly/g0v-autang

Q & A: Part 1 對 au 的問題

前情提要區

大家好,我是唐鳳,將於 10 月 1 號接任行政院「數位政委」一職。

  •  在我九月底返台上任前,請 媒體朋友https://wiselike.com/audrey-tang 提問,我也會盡量回答。(SSL 憑證過期的訊息請跳過)

Q. 唐鳳是哪位?

  • 14 歲起,我就以自學的方式取代傳統的正規教育,這樣的境遇,再加上個人興趣,讓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實務工作,並有自行創業的經驗。
  • 我過去曾擔任 BenQ、Apple 等公司的顧問,長期與開放源碼社群協作,也曾在 2014-2015 年間擔任行政院「虛擬世界法規調適計劃」顧問。
  • 此外,我也是國發會開放資料諮詢委員會,以及十二年國教課發會的委員。同時,我與法國外交部、經濟部、巴黎市政府,還有西班牙馬德里市政府,在數位治理領域都有協作關係。
  • 過去幾年,身為社群參與者及專案貢獻者,我投入相當精力於「零時政府 (g0v)」社群與「vTaiwan」等平台的工作。對於不熟悉它們的朋友,簡單來說,就是建構開放的數位空間,透過連結虛實,達到促進社會溝通與意見整合的機制。舉例而言,2015 年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公司法修正案,就是「vTaiwan」平台經過四個多月討論產出的草案。
  • 未來,進入行政院後,我對自己的期許是作為「公僕的公僕」。也就是運用數位技術及系統,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並強化政府部門與公民科技、公共社群的對話與合作。我的存在,不是為了讓某些社群「朝中有人」,也不會是為了在網路上「政令宣導」,而是成為一個「通道」,讓更多的智慧與力量有更好的結合。

個人生涯規劃

Q. 何時得知這個消息?

  • 8/9 第一次和行政院長林全見面,答應幫忙找數位(digital)政委。
  • 8/12 具體瞭解工作內容,開始徵詢社群朋友。
  • 8/15 同意接任:
    • 9/30 和蘋果公司的年度顧問合約到期。
    • 10/1 就任。

Q. 對於需要辭掉所有其他工作有懸念嗎?(@ipa)

  • 本來就是退休狀態,目前 Apple、Socialtext 的顧問工作也都把年輕人帶起來了,所以交接上沒有什麼問題。

新工作的願景與期許

Q. 新政府對你入閣負責的事務有哪些期待?(@ipa)

  • 運用數位系統輔助公務體系,以結合公民科技、公共知識工作者的社群貢獻。
    • 簡單來說,就是「公僕的公僕」。
  • 除此之外,我也會協助「數位經濟」與「開放政府」政策的協調整合。

Q. 你自己希望達成哪些事?(@ipa)

  • 想先把 vTaiwan 的各項議題處理好,例如金融監理沙盒、公司法相關議題等。
  • 其他就看實際的需求而定,應該會以數位相關的跨部會協調工作為主。

Q. 新政府對你的開放政府社群經驗如何看待?(@ipa)

  • 開放政府、社群連結,就是新政府找我的理由。

身份衝突問題

Q. 相對於 NGO 成員入閣需要辭去所有職位,作為社群參與者入閣,你後續的社群參與會有什麼調整?(@ipa)

  • vTaiwan 小松主揪已請 @jaclyn 接手。
  • 萌典松主揪已請 @venev 接手。
  • 其他參與方式不變... 畢竟政務人員參加黑客松有許多先例。

Q. 將來會以哪種身份參與社群活動、或在媒體上發言?(@ETBlue)

  • 社群活動一向都是「參與者」「貢獻者」身份。
  • 我和媒體互動時,之前沒有,未來也不會以「g0v 社群代表」這種有違 g0v「沒有人代表其他人」精神的身份出現。

Q. 如何避免你接觸的單位像「開放台電」那樣將個人參與曲解為社群背書(參考連結 )?(@ETBlue)

  • 除了澄清之外,其實每次發生這樣的情況(像早期的兒盟 404 失蹤兒少開放資料平台計畫記者會),經過社群討論後,就又多一批貢獻者,也才能逐漸深化「沒有人」的文化。

具體工作方式

Q. 以金融科技議題為例,如何與不熟悉數位工具的公務員協調?(@clkao)

  • 使用類比工具協調,再把協調過程數位化。

Q. 可否具體說明如何以「類比工具協調,再把協調過程數位化」?比如以區塊鍊相關議題為例。(@isabelhou)

  • 區塊鍊是一種分散式資料庫,關鍵在它的「預存程序」設計。
  • 哪些人工作業可以交付給預存程序處理?哪些程序僅作為輔助、備份用?這個判斷需要大家透過語音、表情、手勢、紙筆等類比工具進行協調。
  • 之前的問題是協調過程未充份數位化,造成檢索、參與、追蹤、課責的困難,這是我可以幫忙之處。

Q. 成為執政團隊的一員,若政府有政策執行在方向上或程序上與你的價值相違,例如重大議題不經過妥善的審議就上路,你會怎麼做?(@clkao)

  • 我的價值是「持守的安那其 」,具體做法就是提出更合適的程序,讓事務人員可以採用。

Q. 可否說明你所指的「安那其」是什麼樣的內涵?(@isabelhou)

  • 維基百科的解釋是「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獨裁主義的和諧社會。」
    • 網際網路社群、開放文化社群,包括維基百科本身,都是這個價值的體現。

Q. 如果事務人員不採用你提出的更合適的程序,讓重大議題不經過妥善審議就上路,你會怎麼做?(@ipa)

  • 「持守」的意思,就是不斷示範更好的解決方式,直到事務人員自願採用為止。

Q. 不太懂上述回答,更好的解決方式需要相關事務官的配合才能執行,如果事務官不配合如何示範?(@isabelhou)

  • vTaiwan 示範的每一案,都是與 願意配合的事務官 協作而成。但公務體系裡,特別是與國安、外交相關的事務官如果認為不宜適用,我可以理解,而我自己也盡可能不要接觸到國家機密。
    • 因此上述回答的對象,是介於「認為不宜適用」和「已經願意配合」之間的事務官朋友。

Q. 如果入閣後相關的協調或政策推動不順利,是否反而會出現「社群路線」、「開放政府」無用論,讓社群日後的發展與影響力更受侷限?(@clkao)

  • 我相信這件事不會帶來阻力,只是需要充足的時間來溝通。
  • 如果社群覺得未來的發展方向需要因應,現在就可以開始預備了。

Q. 承上,具體來說是要怎麼預備?(@ETBlue)

  • 列出各階段可能受侷限的因素,然後共筆、討論,找出解法。

Q. 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政委不需備詢。你認為自己需要對國會負責嗎?如何做到?(@clkao)

  • 立法委員作為法案的提交者(committer),對所屬委員會相關事務都是當然利益關係人。
  • 每個議題在正式由部會提出討論前,只要進入利益關係人徵集程序,我都會 請該委員會的委員一起加入議程設定
  • 現有備詢制度是同時同地、短時間的空間。如果立院願意嘗試結合非同時、非同地、持續式的溝通機制(這份共筆就是很好的例子),我會全力協助。

Q. 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雖未明定政務委員須備詢,但依行政院應向立法院負責的憲政原理及目前政治現實,不管部會政務委員皆會在總質詢時備詢,你會接受同時同地的備詢嗎?(@isabelhou)

  • 我每年三月、九月赴歐,和總質詢的時間若有重疊,希望能採用同步(遙現)或非同步(共筆)的遠端方式備詢。
  • 只要是我身在台灣的時間,當然會循慣例在總質詢時,以同時同地的方式備詢,總之以配合立法院的作業方式為主。
  • 如果委員們認為出國的時間和總質詢不應重疊,我會請國際朋友重新安排邀約的時間。

Q. 固定三月、九月赴歐的行程安排是因為?(@isabelhou)

  • 自 vTaiwan 專案開始後,英、法、葡、西、紐等地的公民科技社群與學界都表示高度興趣,2015 年起,即開始擔負國際交流、講學、公共知識傳播活動的責任。
  • 自 2016 年一月起,法國各級政府開始表示興趣,目前該國外交部、經濟部都曾邀請我參加國際會議,我也與巴黎市政府、馬德里市政府的朋友保持協作關係。

Q. 你過去的工作型態(獨立工作者/遠端/不定時)與目前政府機關的運作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接下這個工作後,會有所調整嗎?目前公務員服務法的規定,對你來說,會有執行上的困難嗎?你認為相關規定需要調整嗎?(@isabelhou)

  • 原則上周一政務會議、周四院會我會出席,而周五原本就是 vTaiwan 的近端聚會時間,所以一周至少三天會有同時同地工作的時段。
  • 之前 vTaiwan 協調出的 〈勞工在事業場所外工作時間指導原則〉 已適用於勞工朋友。我想依責任制度,在「同時異地」的電傳辦公室(於虛擬實境等足以即時確認在場之處)執行公務,也應視為工作時間。

Q. 你的退場機制是什麼,觸犯到那些底線時會退場辭職?(@peggylo)

  • 如果行政院長表示,今後重大議題都「認為不宜適用」公民參與、社群協作的機制,那我就沒有什麼可以貢獻的了。
  • 另外,如果無法維繫上述與祕書處協調出的工作模式,而影響到我的身體健康,那可能也無法繼續貢獻。

Q. 假設情境:若你覺得上位的政策(e.g. 總統競選政見)是有問題的,行政院是否允許你可以公開評論上位政策的問題?(@peggylo)

  • 我其實從來沒有公開評論政策的習慣,但行政院並未限制我這樣做。我在評論前當然也會先知會院方。

Q. 你是否有自己幕僚的選擇權?還是幕僚須由其他人決定?(@peggylo)

  • 有選擇權。兩位機要的人選已經初步確定。
  • 其他的借調、約聘、常務人員等,我也會有選擇權。

Q. 目前有想要推動的有哪些特定的議題嗎? (@hcchien)

  • vTaiwan.tw 的所有未定案議題。

Q. 除了 vTaiwan 跟審議式會議相關的部份,會接觸政府其他相關政策嗎?例如軟體採購? (@hcchien)

  • 單一部會職責所屬,原則上不會是我的工作。

Q. “8/12 具體瞭解工作內容,開始徵詢社群朋友。”,主要徵詢跟考慮的部份有哪些呢?是否有社群朋友反對?反對或疑慮主要是哪些部分? (@hcchien)

  • 我原本是詢問是否有人願意擔任這個職務。
    • 結果大家自己都不願擔任,但都支持我擔任...
  • 疑慮方面,主要是擔心社群「沒有代表」「去中心化」的文化會受到影響,所以才會有這份共筆文件。

Q.「運用數位系統輔助公務員,以結合公民科技、公共參與的社群貢獻」:之前的 vTaiwan 經驗,你覺得和目前公務員合作上有沒有比較無法推動或在進行上跟社群進行上迥異的經驗? (@hcchien)

  • 目前都是公務員主動找我協作,和社群的運作機制近似。
  • 我在入閣之後,仍然希望保持相同的態度,而非以長官自居。

Q.「社群連結」,你有什麼樣的方向跟目標?  (@hcchien)

  • 方向:採用「多元利益相關方」模式,與全球的創新、議題、科技社群協作。
  • 目標:鏈結亞洲、連接矽谷,起造數位國家!\o/

Q. vTaiwan 上不乏一些數位虛擬跟實體衝突的議題,因為看到處理網路意見的先例,覺得放心,但對於無法參與網路意見的人,不免覺得少了他們的聲音。針對沒辦法、不願意、或不知道網路上參與討論的人,未來會希望怎麼處理、納入實體世界意見部份?  (@jimyhuang)

  • 如台北市社會局 公共住宅弱勢保障戶案 所展示的,我們不只是架站邀請網友前來,更透過實虛整合的程序,把問卷、手語、聽打、直播帶到原本沒有數位參與習慣的朋友面前,讓大家能夠發聲,並且看到彼此的處境。
    • 我在高雄分享這個案例時,市長陳菊總結說「具優勢數位能力的知識工作者,應致力成為弱勢培力的輔助,而非自居為弱勢的代表」,我覺得很恰當。
    • 各地方政府如果願意協作,Join.gov.tw 平台已有專區,歡迎利用。
  • 以上討論仍以人類為中心。對於更廣闊的利益相關方(其他物種、生態系、星球氣候等),目前我們尚未發展出一體適用的處理方式。未來我很願意透過實作,逐漸找出合適的系統。

Q. 是否有計畫公開工作內容,例如工作周誌等,供後人借鏡?(感謝 au 以身試法!?請多保重)(@johnny) 

  • 好主意,我們來開一個專門的 Hackfoldr,在相容於相關規定的前提下,自動做這件事。

Q. 有可能以後每場參與的會議都文字或影像直播嗎,或至少事後錄影或逐字稿公開?(@peggylo)

  • 因為我入閣後的收入不到現在的一半,所以未來將無法自聘速錄師;也就是有編列聽打預算的場合(線上諮詢會議及工作組聚會等),才能提供逐字稿。直播的成本亦同。
  • 但 360cam、Trint 這類實虛整合的新技術,明年有機會大幅降低成本。歡迎社群朋友多多幫忙試用、開發,以納入常規流程為目標。

Q. 經由數位科技推波助瀾,去中間化現象在各領域不斷發生。從數位政委負責事務來看,持續下去或許不只是提高政府效率,也可能促成政府/政治事務的去中間化,致使政治代理人凋零或轉化。簡單講,這些事愈成功,傳統概念下的政府或政治代理人就更沒用,請問你如何看待這方面可能性?如果因為這樣而招致阻力時的因應方式?(@nchild)

  • 數位空間設計,不是讓人類凋零,而是擴增、轉化你我的創造力。
  • 專業事務官、立法工作者也都是人。實虛整合的用意,是讓大家能對彼此的狀態更「有感」,而不是機械式的所謂「有用」。
    • 我想這件事不會帶來阻力。如果出於誤解而招致阻力,那只要充份溝通,即可因應。

Q. 請問政府政策當中有些需要公開說明, 有些需要保密, 請問 au 您對於接下來面對的諸多事務, 公開透明和保密當中的分界點在哪裡 ? (@tomstone)

  • 最基本的,依 〈公務員服務法〉 第四條,雖然我在可能範圍內,盡量不處理被列為機密的議題,但如果因職責所需而收到此類文件,當然就不能公開。
  • 其次,因為政務委員的工作是協調跨部會的業務,所以各議題的具體內容何時公開、如何公開,必須考慮事務人員的實際需求,並顧及所有相關部會朋友的感受。
  • 在這兩個考量之外的事務,都是以公開為原則。

Q. 假設情境:如果未來 g0v 的某些 Project 被詮釋為「g0v 打臉 gov」,行政院希望由你來與 g0v 溝通,不要作一些打臉政府的事情。請問你會......? (@peggylo)

  • 政策的多方溝通,應該會是我的工作項目之一。無論是 g0v 還是其他社群,只要有需要,我都會一視同仁,以多方資訊對稱的原則,來進行討論。
  • 但話說回來,在開放社群裡,誰也不可能阻止誰做什麼專案。因此我也會請行政院的同事們瞭解,我們能做的只是橋樑,不是特使。

▍Q & A: Part 2 對社群的問題(社群參與者皆可答,作答人請署名/id)

Q. g0v 是什麼?

  • g0v.tw 台灣零時政府社群從 2012 年 10 月開始,用數位世代的思維,以開源 (open source) 方式號召群眾以網路世代的新模式協作,運用科技力量促進政府透明化。截至 2016 年 3 月已有 40+ 場黑客松、受邀演講 50+ 場、媒體報導 80+ 次、1000+ 遍佈三大洲的貢獻者,成果皆以自由軟體模式釋出。
  • g0v 社群草根的、科技的、開放的特色,開創了公民參與的新想像。三年多來 g0v 社群的開源群眾貢獻刺激了台灣開放政府、開放資料、公民參與、新媒體等領域的發展,直至今日仍是數位草根公民運動的重要動力。
  • 2015 年,台灣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的開放資料評比中,從前一年度 11 名躍升成為全球第一名,正是包括 g0v 在內多個開放資料社群以及政府部門共同的協作努力。「開放透明」、「公民參與」,也逐漸成為大眾對政治運作的基礎要求。
  • 社群於 2014 年 11 月舉辦 g0v Summit 零時政府高峰會(g0v Summit 2014),2015 年 8 月與世界銀行集團合作舉辦資料新聞實戰營(d|Bootcamp Taipei),皆是希望促成更多多元跨界協作的努力。
  • g0v 社群以強勁的跨界動能拓展各種成果,在國際公民科技(civic tech)社群也受到矚目,並迅速在三年間成為全球最大開源開放政府社群。

Q. 抓到了!g0v 就是有立場的綠營外圍組織!

  • au: ... 這好像不是一個問句...

Q. 以後 g0v 社群會有什麼不一樣?

  • au: 因為 g0v 沒有內外的邊界,所以這題只能由願意參與的人,透過一次次與「不特定人」協作,來一起回答。

Q. 所以 g0v 要跟 gov 合併了嗎?(@ETBlue)

  • au: 單一部會就能處理的事,原則上不會是政委的工作,所以實務上不可能因此而合併。

Q. 以後 g0v 跟 gov 的溝通管道都是透過這位政委嗎?(@ETBlue)

  • au: 當然不是,去中心化的原則會繼續保持。
    • 無論在 gov 還是 g0v,這位政委都只是幫忙製作一些溝通用的開源工具。

Q. 為什麼 DPP 上台以後才 blahblahblah(←請自行填空)?(@ETBlue)

  • au: 其實 vTaiwan 早在 2014 年就 blahblahblah。

Q. 為何 g0v 社群大多選擇跟 gov 合作而不是 NGO?(@ETBlue)

  • au: 可能是網域名稱本身具有暗示作用... XD

Q. 這份 QA 是替政委背書嗎?

  • au: 並不是,連「支持這位政委」都說不上。
  • jimyhuang: 其實是拿來監督政委用的 XD

Q. 所以將來蔡英文政府的數位政策都是有 g0v 社群背書的囉?(@ETBlue)

  • au: 並不是,連「支持這些政策」都說不上。

Q. 什麼是謝頓危機?前兩次是什麼?

  • au: 謝頓危機的意思是,忽然有大量沒有參與過 g0v 的朋友第一次接觸到 g0v,產生文化衝擊。

精選熱門好工作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 SRE 專家 / Sr. SRE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Specialist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