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 Pokémon 現象之我見——寫在參加教育部會議之後

「最可怕的,是一群自以為懂的大人們,用一知半解的認知,去指導孩子們該怎麼做。所以才有代溝的存在,才會常常覺得為什麼會不被孩子們信任。」
評論
我一開始就直接抓了傑尼龜⋯⋯根本不知道有皮卡丘可以抓啊
我一開始就直接抓了傑尼龜⋯⋯根本不知道有皮卡丘可以抓啊
評論

作者謝 KK,國中教師。目前任職於南投縣埔里國中,擔任導師職務。關注教育議題外,也是資深電玩玩家與網路鄉民,並專心致力於馬拉松運動。宅在家裡的希望與出門跑步的渴望時常發生衝突,自稱是個非典型的跑者。

原文刊登於「謝 KK -- 我是跑者」部落格,INSIDE 獲授權轉載。

「最可怕的,是一群自以為懂的大人們,用一知半解的認知,去指導孩子們該怎麼做。所以才有代溝的存在,才會常常覺得為什麼會不被孩子們信任。」

有幸受到教育伙伴與南投縣教育處的推薦,8 月 16 日我以國中老師同時身兼寶可夢玩家的身份,參與教育部的「有關擴增實境遊戲對校園之影響及因應措施研商會議」。當我聽了半個小時的與會者發言後,上一段文字就是我的第一個感慨。

會議名稱有點難懂,其實今天要討論的是,對於 Pokémon GO 這個遊戲的風行,在開學之後,可能對校園安全以及學生管理上,可能對學校帶來一些困擾,部份民意代表與家長也可能抱持著一些疑慮。因此教育部希望聽聽各界代表的意見,試圖統整出一個基本的態度出來。

以下我就我自己的看法,以及今天在會議中的發言、會後的結論,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提供一些參考。

面對遊戲一知半解

我是個基層國中老師,當天在座被找來的十多位代表,我大多不認識。前半個小時我耐著性子聽了幾位包括大學的老師、全教會及全家盟的代表發言,誰知道,越聽越覺得不對勁、越覺得膽顫心驚,這些大人們,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你們犯了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其實你們只了解到皮毛,卻以為你們已經看透了這個遊戲(對了,開始討論前有對於遊戲內容進行簡單的說明,內容也是錯誤連連,我看了都快昏倒了天啊!),然後就準備要下結論了。

在他們的眼中, Pokémon GO 只是個很快就會過時的、沒什麼特別的、一直在做重覆事情的無聊玩意兒,所以不用特別去禁止孩子們玩(因為知道禁止不了,這點倒是滿有自知之明的),但是也不需要去鼓勵,因為它很快就會退燒、就會消失在多變的資訊浪潮中了。然後對於學校裡面及附近地點如果有補給點(Pokéstop)或道館(Gym),他們的態度是直接向業者提出移除的申請,彷彿這樣就能維持很好的教育環境了,大家的視野就乾淨了,就不用擔心所有其他的問題了。

我實在快聽不下去,所以逮到機會我就舉手了。我發言的第一句話是:「聽各位前輩們講完,其實我很想翻白眼…」這句話一講下去,我就知道這次又要得罪人了。

身為三十多年資深電玩玩家及網路鄉民,卻也同時是學校老師,在說明我的想法之前,我想要先讓他們知道 Pokémon 風潮的由來,因為我真的不希望看到這些大人如此的自以為是。

只認得出皮卡丘

各位大人們,你們聽過任天堂三本柱嗎?超級瑪莉、薩爾達與寶可夢,是我們玩家們數十年來如一日的浪漫!現在大家口中的寶可夢,以前曾經叫口袋怪獸、神奇寶貝,最近才被任天堂官方正式定名(對了, Pokémon GO 不是任天堂作的遊戲,他們只是擁有這些怪獸的版權而已)。

你們知道,以前的孩子們花了多少時間,Game Boy 一路玩到電視遊樂器,就是為是能擁有心目中嚮往的那些怪獸們,我們練等級、弄進化、研究屬性研究技能,我們想要成為朋友中最強的存在。以前我們會守著電視看小智對抗火箭隊,看他一步一步成為世界第一的神奇寶貝訓練師,對著卡通劇情感動流淚。這些怪獸的陣容,我們會把所有圖鑑上的名字、進化結果、屬性相剋全部背下來,背元素週期表都沒這麼厲害。而你們這些大人,聽到我們聊寶可夢,大多數人只叫得出皮卡丘。

這遊戲不是只有丟球跟撒花

對於 Pokémon GO 這個遊戲,你們知道丟球、抓怪,知道有補給點、有道館,知道所謂灑花就是會吸引怪物也同時會吸引玩家。就這樣,沒了。你們知道光是可以拿來丟的球就有三個種類嗎?你們知道根據怪物屬性的不同,在系統中離玩家的距離也不同,必須用不同的丟球力道來因應。使用 AR 的開關還能拉近怪物距離,這樣比較容易丟中。然後丟曲球、丟中圓框框可以得到較多的經驗值。

我聽到有位校長說,他們學校有一位教官,在遊戲的背包中放了一百多隻怪物,然後自稱專家,學生都超崇拜他的。聽到這裡我差一點笑出來,你有去看過教官的背包嗎?如果放了一百多隻小拉達跟波波是要幹嘛?CP 值太低的、重覆的留下來根本沒用啊!還有人說他的小孩下載來玩了幾天,說抓來抓去都是這幾隻好無聊,就刪遊戲了,然後下結論這個東西沒深度。請問你知道開圖鑑嗎?你知道怪獸除了看 CP 值還有 IV 值也值得參考,你知道進化以後還要注意技能好不好,你知道還要去計算自己擁有的星塵跟怪獸糖果足不足以培養所有值得養大的怪物嗎?你連一隻特殊怪都沒抓過遇過,沒有去踏過特殊的地形遇見特殊的怪獸,你憑什麼說這個遊戲很無聊?

你去打過道館嗎?大概連遊戲中提供三個陣營選擇這件事都不知道。打道館要計算派出的怪獸屬性相刻、以及技能的加乘。除了快速點擊畫面施展攻擊、長按放技能,還可以左右滑動畫面進行閃避。道館有等級,影響你能夠進駐多少怪獸進行防守。然後打下道館可以在限定時間間隔內領取獎勵,包括必須購買才能取得的遊戲代幣。

因不了解而產生無謂的煩惱

只知道灑櫻花是不夠的啦!聰明的玩家會選擇好的地點去使用誘補裝置、去聚集同好們才能達成最高的經濟效益。國中小學校的校園內,上學時間沒有人潮同時在玩遊戲,沒有群聚效應,在沒有特殊怪出沒的情況下,誰那麼無聊非得進你們學校抓寶不可?

這些大人們,除了對遊戲的內容一知半解,還去引用錯誤的媒體報導當作案例,想要強化自己對於 Pokémon GO 可能造成安全疑慮的說法,但這些網路謠言,都可能在教育現場創造狀況外的煩惱。

在既有的友善校園政策下,用正面的心態面對開放

會議中討論到對於校內或學校週邊的補給點與道館,該如何處理。一開始發言者的主要思想是,行文給遊戲業者希望他們徹除。姑且不論寫 email 去向人家申請撤除,人家會不會理你、多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完成,這無法估計之外。你們有沒有想過,萬一之後遊戲開放玩家申請增設新的點,會不會反過來人家又來申請更多的點,學校只是想要防堵的話,處理的速度能快得過玩家的動作嗎?

對於校外民眾在上班時間試圖進入校園抓寶可能造成的安全疑慮,我的看法是,為什麼不能讓心態開放一點呢?可以參考木柵動物園的作法,學校自行製作一個地圖,說明校園內及學校週邊地區的補給點與道館位置,將它豎立於校門口並在網路宣傳鄰里,只要明確告知玩家,為了學生上課的安寧與秩序,希望在上課時間不要進入校園內就好。其餘校園開放時段,甚至學校還能提供垃圾桶、飲水機、廁所等服務位置訊息,提供社區民眾一個安全、舒適的空間這難道不好嗎。用開放善意的態度接納玩家,對於希望他們配合的規範,玩家一定能夠給予正面的回應,誰說學校永遠只能冷冰冰的呢?

你們真的知道要跟家長說什麼嗎?

現在大家還在搜集自己的怪物陣容中,日後也許遊戲會開放玩家間進行對戰、或是進行怪物的交換,因為智慧型手機的普遍性,比起以前的掌上型電玩還要高,屆時一定又會造成更多的迴響與轟動。大人們,還覺得 Pokémon GO 不過是個普通遊戲嗎,你們準備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它?孩子們跟你討論這個東西的時候,你心裡面又是怎麼想的?你們知道怎麼引導孩子正確去玩嗎?部裡的長官提到,開學後希望學校在親師座談會等場合也能適當地對家長進行宣導。你們真的知道要跟家長說些什麼嗎?

現在已有足夠規範管理,可考慮進一步將話題融入教學

會議的另一個討論重點,是在學生生活管理的部份。與會的代表們多有提到,目前國中小學早多有制定校內的行動電話使用管理辦法,基本上在上學期間是禁止開機及使用的。因為當時在民國 100 年時就已制定這些規範,現在應該首先去重新檢視規範的內容,修正可能已經不合時宜的部份。然後只要讓學校行政與老師按規定,讓學生配合辦理即可。

甚至,在老師專業認可的範圍內,更可以思考如何將遊戲話題融入教學與班級經營的過程中。我以我會帶著學生跑步這件事情為例。以前押著學生去跑操場他們會抗拒,以後也許我能開放半個小時的時段,讓有玩 Pokémon GO 的學生能拿著手機一邊跑一邊孵蛋,這樣豈不是多了一個吸引學生運動的動機嗎?至於有多少人真的會拿著手機玩,或是跑操場可能孵蛋距離計算會減半計算,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讓學生看到什麼。他們看到老師不會永遠覺得玩遊戲是不好的、是影響學習的,老師他們不但懂我們,還能認同我們,甚至比我們懂更多、教會我們更多的正確遊戲觀念,這樣到底哪裡不好呢?

不必為了一款遊戲更改規範,重要的是心態

謝謝教育部的長官與幾位先進,在會議中能夠傾聽、接受我要表達的想法。最後會議大致決定,讓學校自行決定補給點與道館的徹除與否,不直接以教育部下規定來辦理(如先前文章所述,我強烈建議學校不要去做申請撤除這種事)。 對於民代及家長的疑慮,應該給予清楚的說明。學生的部份,要去思考正確的引導,而不是一味地想要限制。

其實站在教育部的高度來看待 Pokémon 現象,我認為只要有正確的基本態度就夠了。根本不需要為了單一遊戲下太多的指令,更不用大張旗鼓地想要規定些什麼。

很快要開學了,開學以後學校即將面對來自家長與學生的正面挑戰,因此學校端的態度才是真正的關鍵。

在文章的最後,我要再次強調,學校在跟學生聊寶可夢之前,應該再多花一點時間去了解一下它,能夠在全球引起轟動的遊戲,絕對是有原因的。請絕對、絕對不要用一知半解的態度,就用自以為是的方法去解構 Pokémon 現象,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正在等著看老師們又想要說出什麼長篇大論呢。

何不大方的接受它,然後陪著孩子們去探索、接受這個更多元更多變的世界呢?世界正在劇變,我們到底準備好了沒有?

(Photo Credit: Eduardo Woo)

8/17 新增回應如下:

經過一整天的發酵,這篇文章造成了我原本預期不到的效應,登上了不少媒體版面,也得到不少的回應,其中有正面的肯定,當然也有直接的批評。

首先要謝謝媒體的報導,其中有相當友善且給予我高度尊重的朋友,跟我討論內容、一起修正字句的疏漏、下一個比較好的標題。但是也有媒體並沒有與我聯繫過,直接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截取部份的內容就當即時新聞發了,除了平白又造成對立、然後增加網頁的點擊率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正面的幫助,拜託,這社會還不夠烏煙瘴氣嗎…

面對部份網友的批評,其實我心裡還滿坦然的,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種聲音,這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世界了。有關心我的朋友問我,會不會很難過很在意?其實何需感到悲傷,他們並不了解我、更不認識我,從一篇文章中就能看到我是怎麼進行我的教學、帶好我的班級嗎?既然不能,又何必在意那自以為是的一知半解呢。

教育是一個線性的持續歷程,單一現象不可能代表整個教育面貌。舉個例子,我在文章中提到將孵蛋融入我帶學生跑步的過程,果不其然馬上引起許多反彈,大家擔心的是什麼我完全了解。但是你們批評之前,你們知道我並不是體育老師嗎?我只是個熱愛跑馬拉松的數學老師,我帶著我的班利用部份早自習的時間進行練習,參加縣內及全國的團體接力競賽並能取得名次。幾年來的過程是怎麼過來的,在我部落格的其他文章可以略見脈絡。在我頂著烈日進行訓練的情況下,就算我說現在可以邊跑邊孵蛋,學生光吃下我開的課表就吃力得要死了,有可能真的拿出手機來嗎?班級經營是每天不間斷的挑戰,身為導師或科任老師,本來就負有管理學生上課秩序的責任,為什麼願意跟孩子們討論寶可夢,會被引申成就因此會讓學生玩物喪志、影響學習呢,這社會對老師的信任感,真的很低、太低了!

另外引起反彈聲浪的,是關於校園安全的議題。明明我文章有寫到,「放學後」可考慮開放校園,偏偏很多人視而不見。上學期間本來學校就設有門禁,訪客進入校園本來就應該受到控管,這點在 Pokémon GO 出現的前後都是一樣的,為什麼在很多人的想像中,就是會有人在這段時間內硬要暴衝進入學校?其他時間本來學校就能讓社區民眾進出,在操場散步運動的人本來就很多,為什麼以前不擔心安全議題,寶可夢玩家的進入就有可能造成危害了?(去扯到其他社會案件的實在太好笑,我就不特別回應啦)有位老師說,我建議學校能提供民眾如垃圾桶、廁所等設施給予玩家使用,難道在我提這個建議之前,學校都沒有民眾要丟垃圾、要上廁所嗎?到底有多少人潮會因此造成學校或學生的清掃困難?從這種回應可以再次看出很多人的心態,就是可能會有問題的都不要去碰就好了,面對事情為什麼不是去思考如何解決卻是害怕卻是擔憂?

最後,有人批評我一定是只顧著玩寶可夢,不備課、不關心弱勢是個超混的不良教師,看到這些回應害我大笑出來。再說一次,你們了解我嗎?你們知道我嗎?我雖然是個電玩宅,但是我也跑馬拉松(全馬最佳成績 3 小時 25 分)。我帶班我也教數學,雖然沒能成為名師但是也常聽到學生喜歡在我的班喜歡上我的課。我有兩個年紀尚幼的女兒,我為了兼顧打電動、跑步訓練(我對這件事是多麼的偏執跟堅持,熟悉我的朋友絕對了解)、上班、陪孩子與做家事,我必須發揮強大的時間管理效率才有辦法完成這麼多事。你們不懂,又何苦用惡毒的言語來攻擊我呢?

謝謝大家的指教,我虛心接受,未來我會更謹慎地面對我的學生,我繼續期許自己永遠不要成為自以為是的大人,我懂的、我教給學生,我不懂的、麻煩大家教我,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