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設如何統治世界?改變習慣,從設計自己的「預設值」開始

我們對太多的東西感到習以為常,並沒有意識到預設值對我們行為的影響。這篇文章告訴我們設計的力量,也提醒我們,改變行為和習慣要從調整預設值開始。
評論
評論

原文為《Set It and Forget It: How Default Settings Rule the World》,36 Kr 編譯,INSIDE 獲授權轉載。

我們對太多的東西感到習以為常,並沒有意識到預設值對我們行為的影響。這篇文章告訴我們設計的力量,也提醒我們,改變行為和習慣要從調整預設值開始。

設計如何讓我們遠離傷害拯救生命我們已經見識過了。但是不管我們有沒有意識到,設計還在以更加微妙的方式影響著我們的日常決策和行為。但從任何方面來看這都不是什麼性感、時尚或光鮮的事情。我這裡說的是預設值。

預設值是預設好的設定,是你在電腦上敲倒退鍵確認的選擇,是別人做出的假設,除非你反對或者改變,否則就會保持不變的選項。

預設值(及其設計者)在數量上看起來似乎並不多,但是卻擁有龐大的威力—他們替我們做了自己甚至都沒有意識到的決定。想想看吧,大多數人從未修改過自己電腦的出廠設定 ,自己手機的預設鈴聲,或者冰箱的預設溫度。某人在某個地方決定了那些預設值應該是什麼——而這個人可能並不是你。

organs donation
(Photo Credit: Magnus D)

預設同意或放棄器官捐贈

另一個例子:在美國,你註冊駕照的時候會被問到是否願意當一名器官捐贈者。其做法一般都是選擇性加入:也就是說,預設情況是你不是一位器官捐贈者。如果你希望捐贈器官,就得自己主動勾選美國車輛管理局調查問卷的複選框。結果顯示,註冊者當中只有 40% 的人願意成為器官捐贈者。

而在像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這樣的國家,預設你就是一名器官捐贈者,除非你明確勾選不是。在許多這樣的國家當中註冊為器官捐贈者的比例超過了 99%。一項最近的研究還發現,採取選擇性排除或者「假定同意」政策的國家不僅註冊成為捐贈者的人數更多,而且器官移植的數量也相應更高。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影響著器官捐贈體系的成功,但是選擇性加入和選擇性排除似乎對我們的共同行為產生了真正的影響。這種影響效果之大有可能決定了某人是否能得到救命的移植器官。

行為經濟學家 Richard Thaler 以及法律學者 Cass Sunstein 合著的一本書對預設值的潛在作用進行了頗為全面的描述。《推力:改善你在健康、財富以及快樂方面的決定(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描寫了預設選項在我們並不知情的情況下,是如何左右人們的選擇的。除了器官捐獻以外,潛在的「推力」的例子還包括調整菜單順序來鼓勵顧客優選特定菜餚、改變辦公室恆溫器的預設溫度以節約能源等。

不過我喜歡的例子跟讓孩子們吃蔬菜有關。

把沙拉放到不會錯過的位置

我想告訴你學校食堂的一個簡單改變就可以讓孩子們多吃沙拉。如果說這個過程不需要花你一分錢,也不用強迫任何人吃任何自己不喜歡的東西,而且執行起來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搞定,你信不信?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紐約的一所中學把原來靠牆擺放的沙拉台挪到了食堂中間位於兩個收銀台前面的地方之後,沙拉的銷量就翻了 3 倍多。

i29t7e1e6609kouf (1)
▲把沙拉台搬到一個很難被錯過的位置,使得沙拉的銷量增長了 200% -- 300%

調整一下自助餐廳水果盤擺放的位置,或者把健康零食放到收銀台前也能收到同樣的效果。

退休方案定期提撥

另一個例子來自個人財務領域。大部分美國人在為未來(尤其是對待退休這件事情上)存錢這件事情上的表現都相當糟糕。許多公司的退休金計劃,比如 401(k)都是選擇性加入的:你得跑到人事那裡去註冊,有時候還得懂點投資。但是有一個替代策略卻取得了大規模的成功:自動註冊。也就是說員工預設就是註冊,除非他們明確表示不這麼做。研究顯示,採取這種設定後,參與 401(k)的比率開始一飛沖天,而且退休金儲蓄的增加似乎並沒有導致其他儲蓄的減少。

f1sbgr4uxuoqxchz
▲自動註冊 401(k)計劃大幅增加了參與率。該圖顯示此舉讓一家公司的新員工參與率從 20% 飆升到了超過 90%。

自動註冊計劃還有一個額外好處,跟退休金儲蓄的稅收補貼不一樣,它不需要政府的任何開銷。

誠然,讓那麼多人從一開始就註冊(預設值)的同一種機制卻也對繳費率造成了限制(一般是 3%)。1 年算下來繳費額並沒有多少。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許多雇主現在採用了自動提高繳納金額的做法,也就是說你同意每 1、2 年就提高自己的繳費額。自動提高繳費額有一種衍生的做法叫做「Save More Tomorrow(明天多儲蓄)」,這種做法把增加的繳費額跟下一次加薪綁定在一起,以防「錯失」太多的錢。在《科學》雜誌 2013 年的一片論文中,經濟學家 Thaler 估計自動提高繳費額計劃將讓退休金儲蓄每年增加了 74 億美元。可見一個小小的預設值就可以增加大量資金。

預設值還可以幫助進行投票動員。自動選民登記可以在合格市民跟政府機構打交道時(比如領駕照)對其進行自動投票登記。跟臃腫且容易出錯的系統不同,它用不著告訴你不登記就不能投票,這種現代改革預設就讓你登記除非你選擇性退出。有 5 個州已經批准了自動選民登記政策,還有 24 州也在考慮。

字體的選擇

有的預設值可能每年只有在選舉日才會發揮作用一次,但有的已經開始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了。比方說文字處理系統的預設字體設定。大多數人的預設字體都是 New Roman 。這不僅是微軟 Word 多年來的預設字體,其實早在它成為報紙的字體之後就滲透到書刊、雜誌、法律文書、高中作文,以及幾乎全球的每一台 PC 上了。新羅馬體滲透到了文本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以至於《Typography for Lawyers》的作者 Matthew Butterick 稱之為「一切的預設字體」。他說:

當 New Roman 出現在書本、文檔或者廣告中時,就意味著漫不在乎。它在說:「我向阻力最小的字體屈服。」新羅馬體不是字體之選,以至於現在都沒了字體選擇,就像外太空的黑色不是一種顏色一樣……如果你打算選新羅馬體,請不要這麼做。

當然,早期瀏覽器渲染字體預設也是 New Roman ,其結果是我們今天已經非常熟悉的典型的「90 年代早期 web」的樣子:

90s
  ▲New Roman 是 90 年代早期預設的 web 字體之王

 New Roman 並不是唯一聲名狼藉受人痛恨的預設字體。所有設計師都對 Adobe Illustrator 預設的 Myriad Pro 字體不滿意。

還有不要跟做圖表的人討論 Excel 預設圖表樣式這件事,一說他們就氣。指點怎麼把 Excel 的預設圖表,轉換成樣子過得去的圖形的部落格多到數不清。

預設還折射出我們並不自豪的偏見。皮膚的預設顏色,像 OK 蹦和蠟筆的「肉色」,一直以來都是淺棕色或者桃色—很難反映出人類膚色的多樣性。之前表情符號裡面人的預設圖像都是淺膚色的,直到最近才有了其他的膚色。預設的頭像是黃皮膚的卡通(仍然引起爭議),但一些智慧手機現在至少讓大家可以在更為多樣化的顏色選擇中挑選自己的預設頭像了。

你的預設情況經常會由外部力量決定(你工作的公司、你所在的國家、Adobe 的率性)。但未必總是這樣。

調整預設養成好習慣

很多情況下,你可以自己改變預設值。比方說設計師 David Kadavy 建議有策略地重新調整智慧手機主畫面的圖示。技巧是把最想用的 app 安排到最前面,而不是你已經用得最多的那些。正如 Kadavy 所言:「如果你設計自己的世界,讓對自己不好的事情很難做,而讓對自己好的事情容易做的話,你的行為就會受到這項設計的影響。」

你還可以想像一下重新設計周圍預設值的各種方式,通過這樣來駕馭你的行為。比如重新佈置食品儲藏室,好讓垃圾食品更難取得。把你的跑鞋放到床邊,這樣每天早上醒來看到的第一件東西就是它。薪資設定自動轉存,以防每個月忘記往你的儲蓄帳戶轉錢。把預設字體給改了,除了 New Roman ,改成什麼都行。

所以你還等什麼呢?趕緊去改些預設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