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ssa Mayer 專訪:Google 往事不再,我要留在 Yahoo 見證它新生

Marissa Mayer 接受《彭博商業周刊》專欄作家 Max Chafkin 的專訪,終於開口談及她本人的職業計劃,以及對這筆收購的看法。Mayer 還罕見地提到在 Google 13 年的工作生涯,還聊到 Google CEO Larry Page、Sergey Brin 的大學往事。最後她並表示,「我打算待下去。我喜歡這個公司,我想目睹 Yahoo 開啟新篇章。」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 ifanr,INSIDE 獲授權轉載。

持續數月的 Yahoo 收購拉鋸戰終於結束,Verizon 以 48.3 億美元收購 Yahoo 網路核心資產也已成定局。但作為主導這筆收購的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的去留仍然引發外界持續關注。

近日,Mayer 接受《彭博商業周刊》專欄作家 Max Chafkin 的專訪 ,終於開口談及她本人的職業計劃,以及對這筆收購的看法。Mayer 還罕見地提到在 Google 13 年的工作生涯,還聊到 Google CEO Larry Page、Sergey Brin 的大學往事。

一個醫科生,迷上符號系統學

Mayer 在 1975 年出生於威斯康辛州一個名為沃索的小城,父親是一名環境工程師,母親是一名美術老師。父親的工程師思維對 Mayer 的影響非常大。

Mayer 很早就在數學和科學方面表現出非凡的天賦,老師們都很喜歡她。儘管 Mayer 一直擔任學校活動主持人,但朋友們認為她算不上外向。Mayer 也承認兒時的自己「非常害羞」。

高中結束之際,Mayer 向 10 所大學遞交了申請,並被所有學校接納,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史丹佛大學都在列。她最終選擇了史丹佛大學,滿腔熱情得投入了醫學院課程,希望將來成為醫生。

但 Mayer 在大一就發現有點不對勁:「大一的時候,當我回到了沃索(Mayer 的故鄉),發現自己學的東西,跟我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所有朋友學的東西沒有什麼兩樣。我們都背誦相同的字卡(flashcard),內容也都相同,什麼碳原子、分子等等。」

Mayer 在專訪中笑稱,她轉主修的理由是「心疼學費」:「由於我讀大學的代價要昂貴很多,所以我就想:『我怎麼才能真正從史丹佛大學得到更多東西呢?』」

剛好在這時,Mayer 參加了名為 CS105 的電腦入門課程,並由此迷戀上了一門叫符號系統學的科目:「那年秋天,在返校的路上,我開始編排自己的課程目錄。我找到了一門新的主修科目——符號系統(symbolic systems),該學科集合了哲學、心理學、語言學和電腦科學。這門學科可以幫助了解人們如何學習,了解人們如何推理,並試圖讓電腦做同樣的事情。」

談到被這門學科吸引的理由時,Mayer 作了個比喻:「就好比在不開刀的情況下,就能研究人類的大腦一樣。」

第 20 名 Google 員工

1999 年 Mayer 大學畢業,不太擅長社群的她依然獲得了 12 份工作邀約。

讓身邊的朋友驚訝的是,Mayer 在全球最大的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以及一家還不到 20 人的新創公司之間糾結不已。

Mayer 私下對這家叫 Google 的新創公司做過前景分析,結果指出,它的成功機率接近 2%。

被專訪主持人查夫金問及在這種情況下還選擇 Google 的理由,Mayer 解釋道:「我麥肯錫參加過面試,那是一家偉大的公司。但是我在那裡工作的一些朋友給我介紹了麥肯錫的工作模式,他們說,『我們向上司遞交報告後,便得離開房間,然後那些管理層作出決定。』但是在 Google 公司呢,我就可以待在辦公室裡參與決策,即使自己失敗了,也可以在這裡學到很多決策過程。」

由此,Mayer 成為了 Google 第 20 名員工,並在 Google 投注了 13 年青春。

直排輪少年 Larry Page、Sergey Brin

Mayer 進入 Google 的 1999 年,也僅僅是 Larry Page 和 Larry Page 創立 Google 的第二年。

「他們兩個還一直在校園裡滑直排輪,並告訴周圍的其他研究生不要打擾他們。」Mayer 向主持人描述了兩人在史丹佛大學的模樣。當時正在攻讀博士的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算是 Mayer 的師兄。

「他們僅用了短短一年時間,便從博士研究生華麗轉身為商界領袖,真的令人很佩服。Larry Page、Sergey Brin 是不可思議思想家。」Mayer 評價道。

而 Mayer 自己在 Google 的生活,是天天「亢奮」模式:「在 Google 公司的經歷中,所學到的另一部分就是認識努力工作的價值。有人問我:『你每周工作能夠達到 130 個小時嗎?』答案是肯定的。在這裡,你得規劃何時睡覺,何時洗澡,多長時間上一趟洗手間。在 Google 的頭五年時間裡,除度假期間外,我每周至少熬一個通宵,而度假是少之又少的。」

在 Google 期間,Mayer 還與 Google CEO Larry Page 短暫相戀過。他們的關係非常隱秘,從來沒有在辦公室中顯示過愛意。有 Google 員工描述他們的關係為:兩個安靜的人悄悄約會。

Yahoo 故事

2011 年,和多位 Google 元老不和的 Mayer 接到 Yahoo 董事會邀請,離開 Google 接任 Yahoo CEO。但當時 Yahoo 面臨兩大挑戰:一是用戶對公司產品興趣下降,二是來自金融方面的挑戰:Yahoo 所持阿里股份價值超出了其核心業務價值。

Mayer 也在訪問中承認接手 Yahoo 的困難:「當時在試圖幫助 Yahoo 實施轉型,將產品從桌電過度到手機上,我知道我花了大量時間。但我不知道我在學習稅法以及形成關於中國電子商務的觀點上到底花費了多長時間。」

當主持人問及 Yahoo 的行動化戰略為何如此難實施時,Mayer 說:「早在本世紀初期,網路剛剛起步,(當時 Yahoo 規模如此龐大)人們根本就不會去想 Yahoo 將會在哪裡止步。媒體實施轉型非常困難。當前 Facebook 占據主導地位,但即使是他們自己提供的估測數據,顯示人們花在 Facebook 上的時間,可能僅僅占到花費到行動裝置總時間的 20-25%。今天的媒體更加碎片化。」

Mayer 坦誠,轉型失敗是 Yahoo 市值從 2000 年巔峰期的 1300 億美元滑落到 48.3 億美元,最終被出售的核心原因。

而在 Verizon 的收購提案塵埃落定後,Yahoo 被出售的契機和方式也備受質疑,交易內幕也引起了外界很多猜測。

在專訪中,Mayer 透露了交易前股東僵持的狀況:「在我們的股東當中,存在兩個不同的優選方案。對於部分 Yahoo 股東而言,他們真正關心的是公司的數位廣告和網路業務,以及關心這些業務是否可能出現轉機。但另一部分 Yahoo 股東關心的是誰擁有 Yahoo,因為他們看到了龐大的正面交易機會,這可能涉及到 Yahoo 豐厚的亞洲資產如何處置。」

Mayer 稱,管理層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保證雙方利益都得到尊重:「但我們作為管理層,需對二者負責。而 Verizon 收購 Yahoo 的核心網路和媒體業務,對我們來說可謂一石二鳥。」

留在 Yahoo,期待新篇章

目前 Yahoo 交易還在進行中,而作為 CEO 的 Mayer 去留成了最大的疑問。Mayer 在訪談中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留在 Yahoo。

「今年早些時候,我一邊負責 Yahoo 營運,同時評估 Yahoo 出售事宜,而且還吸納了新的董事會成員。我有兩個雙胞胎嬰兒,我的丈夫以及一個三歲半的兒子,他們都需要照顧,所有這些中的任一個角色,都需要一個全職人員。」Mayer 談到自己的身份時說。

但忙碌的生活並沒有讓 Mayer 有任何休息的念頭:「我打算待下去。我喜歡這個公司,我想目睹 Yahoo 開啟新篇章。」

「我愛設計,我愛人工智慧。作為一名執行長,我認為我真正練就了一套很強的技能,並積累了豐富經驗,我真的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夠應用這些技能。但我永遠不會為自己訂下五年計劃,假如當年我 18 歲時堅持自己最初的五年計劃,我就會錯過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偉大的事情。」Mayer 冷靜而充滿期待地分析她嶄新的職業生涯。

站在又一個人生分水嶺上眺望,這位 41 歲的金髮女士似乎毫不畏懼任何疑問的目光。正如 17 年前,她走進只有 19 人的 Google 辦公司大門一樣。


網路服務領導者第一線 DYXnet,以優質資料中心及 BMS 方案成企業數位轉型最強助手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 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評論

近年 5G、AIoT、大數據及數位內容等服務蓬勃發展,企業也逐漸走向多雲、混合雲部署,同時因為疫情促使遠距會議、宅經濟及影視產業商機崛起,大幅提升企業對各類數據的應用,為因應雲端化及數位轉型而急速增加的跨國通訊傳輸,企業對於資料的妥善儲存和維護亦面臨極大的挑戰。

第一線作為大中華區領先的電信中立網路服務供應商,提供企業可靠、安全、靈活管理的 IDC(Internet Data Center)解決方案,包含 IDC 機房服務以及新型態雲服務─Bare Metal Service (BMS),在同時兼顧效能及成本效益之下,協助企業全力擁抱新世代商業型態,簡單迅速地佈局海外市場,在後疫情時代下取得先機,創造雙贏。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解決方案,解決企業快速拓展需求

第一線提供全方位的 IDC 機房服務,滿足企業對機房環境高坪效、高品質及高穩定度的要求,企業無須煩惱自建機房昂貴的成本及繁瑣的管理業務,即可享有營運商等級的基礎設施、全球串聯的便捷網路,以及安全可靠的設施環境。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另外 7X24X365 全天候的監控與技術支援服務,讓企業主可在安全的環境中,穩定快速地處理所有對內與對外的需求。

第一線的 IDC 機房基礎設施包含強大的 跨國際骨幹網路架構、電力備援系統、環境控制及防火保護,以符合國際電信機房的標準,提供企業專業的 IDC 服務。(本圖為示意,非第一線機房圖片) / photo credit:第一線DYXnet

第一線曾協助某大型雲端供應商,在 2019 年新加坡宣布暫停建置新資料中心後,透過自身強大的合作夥伴人脈,獨家取得獨立資料中心的樓層,完成建置逾 300 個機櫃的任務。第一線也針對客戶的需求,客製化整體電力、空調系統、機房隔間、門禁系統等,增設維運管理及人力外派,一條龍整合資源,一次購足免除客戶東奔西走的繁雜準備,更能專注於核心業務發展。

輕量彈性新選擇─Bare Metal Service 新型態雲服務

Bare Metal Service (BMS) 提供自媒體、串流平台及遠端應用等新型態商業模式公司,高彈性、高安全性、低營運成本、輕資產,快速部署的雲端資料中心解決方案,企業無須一次性支付大筆費用,以使用量彈性計費,讓每一分預算都能花在刀口上。

由第一線採購部署,縮短客戶採購建置週期,BMS 具有更高的靈活性及成本優勢,也大幅提升資料乘載,能支援大數據、高效能資料庫,更能應對遊戲及財務金融產業,高資料負載需求,讓每個用戶擁有專屬、靈活且高效能的服務。

第一線累積逾20年的服務經驗,為企業客戶提供標準化及客製方案多元選擇,並善用 BMS 的優勢,實現物理性阻隔獨佔使用資源,同時結合全球資料中心足跡與實體資源分隔,提升安全性,滿足複雜的安全與法規需求。

以第一線的電商客戶為例,電商產業淡旺季的資源需求有所不同,傳統的資料中心解決方案無法彈性應變,因此第一線結合紅帽 OpenShift 容器平台技術打造「一體化混合雲解決方案」,除了依照客戶的促銷週期,提供即時標準設備的短期服務及快速擴充,7x24 小時全天候遠端及現場的技術支援,迅速排除困難,在這次的合作中,第一線協助客戶靈活地佈建資源,貼心且可靠的技術團隊也成為客戶最有力的後盾。

選擇第一線 DYXnet,成為產業最前線

數位經濟浪潮加速來襲,身處瞬息萬變的網路世界和高度競爭的商業環境,高效、安全穩定的伺服器、資料庫及網路設備成為不可或缺的要素,有鑑於各國對於資料主權及落地權的要求愈來愈高,企業對於資料中心及跨境連線的重視程度也日益升高。

第一線專業、積極且到位的服務深受大中華地區企業口碑肯定,囊括 ISO 27001、ISO 20000、ISO 9001 認證,採取最嚴格的安全措施,以業界最佳標準作業提供服務。

此外,第一線自 2008 年以來,積極於東南亞佈局網路資料中心,深耕東南亞市場多年,豐富的人脈及合作經驗,也是企業發展新南向業務最為可靠的夥伴。第一線在海內外豐富的合作經驗,能有效提供各類型企業專業的 IDC 解決方案,更推出 BMS 全方位服務,滿足企業成本、安全性、服務品質等多重考量,協助企業在數位經濟下快速發展數位業務。

第一線(DYXnet)憑藉卓越的團隊領導及經營,優良的企業形象,及豐沛的專業素養,榮獲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頒發的「第二十一屆金峰獎十大傑出企業」。 /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傑出企業管理人協會

第一線 DY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