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ssa Mayer 專訪:Google 往事不再,我要留在 Yahoo 見證它新生

Marissa Mayer 接受《彭博商業周刊》專欄作家 Max Chafkin 的專訪,終於開口談及她本人的職業計劃,以及對這筆收購的看法。Mayer 還罕見地提到在 Google 13 年的工作生涯,還聊到 Google CEO Larry Page、Sergey Brin 的大學往事。最後她並表示,「我打算待下去。我喜歡這個公司,我想目睹 Yahoo 開啟新篇章。」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 ifanr,INSIDE 獲授權轉載。

持續數月的 Yahoo 收購拉鋸戰終於結束,Verizon 以 48.3 億美元收購 Yahoo 網路核心資產也已成定局。但作為主導這筆收購的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的去留仍然引發外界持續關注。

近日,Mayer 接受《彭博商業周刊》專欄作家 Max Chafkin 的專訪 ,終於開口談及她本人的職業計劃,以及對這筆收購的看法。Mayer 還罕見地提到在 Google 13 年的工作生涯,還聊到 Google CEO Larry Page、Sergey Brin 的大學往事。

一個醫科生,迷上符號系統學

Mayer 在 1975 年出生於威斯康辛州一個名為沃索的小城,父親是一名環境工程師,母親是一名美術老師。父親的工程師思維對 Mayer 的影響非常大。

Mayer 很早就在數學和科學方面表現出非凡的天賦,老師們都很喜歡她。儘管 Mayer 一直擔任學校活動主持人,但朋友們認為她算不上外向。Mayer 也承認兒時的自己「非常害羞」。

高中結束之際,Mayer 向 10 所大學遞交了申請,並被所有學校接納,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史丹佛大學都在列。她最終選擇了史丹佛大學,滿腔熱情得投入了醫學院課程,希望將來成為醫生。

但 Mayer 在大一就發現有點不對勁:「大一的時候,當我回到了沃索(Mayer 的故鄉),發現自己學的東西,跟我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所有朋友學的東西沒有什麼兩樣。我們都背誦相同的字卡(flashcard),內容也都相同,什麼碳原子、分子等等。」

Mayer 在專訪中笑稱,她轉主修的理由是「心疼學費」:「由於我讀大學的代價要昂貴很多,所以我就想:『我怎麼才能真正從史丹佛大學得到更多東西呢?』」

剛好在這時,Mayer 參加了名為 CS105 的電腦入門課程,並由此迷戀上了一門叫符號系統學的科目:「那年秋天,在返校的路上,我開始編排自己的課程目錄。我找到了一門新的主修科目——符號系統(symbolic systems),該學科集合了哲學、心理學、語言學和電腦科學。這門學科可以幫助了解人們如何學習,了解人們如何推理,並試圖讓電腦做同樣的事情。」

談到被這門學科吸引的理由時,Mayer 作了個比喻:「就好比在不開刀的情況下,就能研究人類的大腦一樣。」

第 20 名 Google 員工

1999 年 Mayer 大學畢業,不太擅長社群的她依然獲得了 12 份工作邀約。

讓身邊的朋友驚訝的是,Mayer 在全球最大的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以及一家還不到 20 人的新創公司之間糾結不已。

Mayer 私下對這家叫 Google 的新創公司做過前景分析,結果指出,它的成功機率接近 2%。

被專訪主持人查夫金問及在這種情況下還選擇 Google 的理由,Mayer 解釋道:「我麥肯錫參加過面試,那是一家偉大的公司。但是我在那裡工作的一些朋友給我介紹了麥肯錫的工作模式,他們說,『我們向上司遞交報告後,便得離開房間,然後那些管理層作出決定。』但是在 Google 公司呢,我就可以待在辦公室裡參與決策,即使自己失敗了,也可以在這裡學到很多決策過程。」

由此,Mayer 成為了 Google 第 20 名員工,並在 Google 投注了 13 年青春。

直排輪少年 Larry Page、Sergey Brin

Mayer 進入 Google 的 1999 年,也僅僅是 Larry Page 和 Larry Page 創立 Google 的第二年。

「他們兩個還一直在校園裡滑直排輪,並告訴周圍的其他研究生不要打擾他們。」Mayer 向主持人描述了兩人在史丹佛大學的模樣。當時正在攻讀博士的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算是 Mayer 的師兄。

「他們僅用了短短一年時間,便從博士研究生華麗轉身為商界領袖,真的令人很佩服。Larry Page、Sergey Brin 是不可思議思想家。」Mayer 評價道。

而 Mayer 自己在 Google 的生活,是天天「亢奮」模式:「在 Google 公司的經歷中,所學到的另一部分就是認識努力工作的價值。有人問我:『你每周工作能夠達到 130 個小時嗎?』答案是肯定的。在這裡,你得規劃何時睡覺,何時洗澡,多長時間上一趟洗手間。在 Google 的頭五年時間裡,除度假期間外,我每周至少熬一個通宵,而度假是少之又少的。」

在 Google 期間,Mayer 還與 Google CEO Larry Page 短暫相戀過。他們的關係非常隱秘,從來沒有在辦公室中顯示過愛意。有 Google 員工描述他們的關係為:兩個安靜的人悄悄約會。

Yahoo 故事

2011 年,和多位 Google 元老不和的 Mayer 接到 Yahoo 董事會邀請,離開 Google 接任 Yahoo CEO。但當時 Yahoo 面臨兩大挑戰:一是用戶對公司產品興趣下降,二是來自金融方面的挑戰:Yahoo 所持阿里股份價值超出了其核心業務價值。

Mayer 也在訪問中承認接手 Yahoo 的困難:「當時在試圖幫助 Yahoo 實施轉型,將產品從桌電過度到手機上,我知道我花了大量時間。但我不知道我在學習稅法以及形成關於中國電子商務的觀點上到底花費了多長時間。」

當主持人問及 Yahoo 的行動化戰略為何如此難實施時,Mayer 說:「早在本世紀初期,網路剛剛起步,(當時 Yahoo 規模如此龐大)人們根本就不會去想 Yahoo 將會在哪裡止步。媒體實施轉型非常困難。當前 Facebook 占據主導地位,但即使是他們自己提供的估測數據,顯示人們花在 Facebook 上的時間,可能僅僅占到花費到行動裝置總時間的 20-25%。今天的媒體更加碎片化。」

Mayer 坦誠,轉型失敗是 Yahoo 市值從 2000 年巔峰期的 1300 億美元滑落到 48.3 億美元,最終被出售的核心原因。

而在 Verizon 的收購提案塵埃落定後,Yahoo 被出售的契機和方式也備受質疑,交易內幕也引起了外界很多猜測。

在專訪中,Mayer 透露了交易前股東僵持的狀況:「在我們的股東當中,存在兩個不同的優選方案。對於部分 Yahoo 股東而言,他們真正關心的是公司的數位廣告和網路業務,以及關心這些業務是否可能出現轉機。但另一部分 Yahoo 股東關心的是誰擁有 Yahoo,因為他們看到了龐大的正面交易機會,這可能涉及到 Yahoo 豐厚的亞洲資產如何處置。」

Mayer 稱,管理層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保證雙方利益都得到尊重:「但我們作為管理層,需對二者負責。而 Verizon 收購 Yahoo 的核心網路和媒體業務,對我們來說可謂一石二鳥。」

留在 Yahoo,期待新篇章

目前 Yahoo 交易還在進行中,而作為 CEO 的 Mayer 去留成了最大的疑問。Mayer 在訪談中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留在 Yahoo。

「今年早些時候,我一邊負責 Yahoo 營運,同時評估 Yahoo 出售事宜,而且還吸納了新的董事會成員。我有兩個雙胞胎嬰兒,我的丈夫以及一個三歲半的兒子,他們都需要照顧,所有這些中的任一個角色,都需要一個全職人員。」Mayer 談到自己的身份時說。

但忙碌的生活並沒有讓 Mayer 有任何休息的念頭:「我打算待下去。我喜歡這個公司,我想目睹 Yahoo 開啟新篇章。」

「我愛設計,我愛人工智慧。作為一名執行長,我認為我真正練就了一套很強的技能,並積累了豐富經驗,我真的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夠應用這些技能。但我永遠不會為自己訂下五年計劃,假如當年我 18 歲時堅持自己最初的五年計劃,我就會錯過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偉大的事情。」Mayer 冷靜而充滿期待地分析她嶄新的職業生涯。

站在又一個人生分水嶺上眺望,這位 41 歲的金髮女士似乎毫不畏懼任何疑問的目光。正如 17 年前,她走進只有 19 人的 Google 辦公司大門一樣。


運動科技新革命: IoT 結合數據分析,奧運跆拳銅牌羅嘉翎國手養成之路揭秘

運動科技為近年運動產業顯學,現在賽場上,不僅較勁各選手的體力及技術,更考驗各國科學技術導入,輔佐選手的程度。有效運用運動科技,不僅可避免傷害外,更能提升訓練品質,提升選手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今年 8 月剛落幕的 2020 東京奧運,台灣選手獲得 2 金 4 銀 6 銅的 12 面獎牌,不僅寫下史上最佳參賽成績,且分別在 10 種不同項目奪牌,令各界大為驚艷。近年健康意識抬頭,下班後會自發去運動的人越來越多,種種現象顯示著台灣的運動風氣已逐漸成熟,而運動科技正是背後的隱形推手。

科技部致力推動產學界合作,結合運動科學、智慧科技與數據分析,輔助選手精準練習,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提升表現,讓運動訓練不再是土法煉鋼。運動科技的應用也能幫助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更聰明更健康的做運動。由於商機龐大,運動科技早已成為各國在運動競技賽事與產業發展積極佈局的新型態競爭場域,一起來看看它為台灣體育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吧!

透過科技幫助運動選手了解自身狀態,穩扎穩打求進步

年僅 19 歲的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首戰奧運便打敗多國好手,一舉拿下銅牌。從小在道館長大,幼稚園就跟著爸爸、哥哥練習跆拳道,小學開始在國內比賽嶄露頭角,國二首次參加青少年國際賽事後更不斷奪金。然而,初生之犢的她,卻是好不容易才站上奧運這個舞台。

「小時候的確身高有優勢,但剛轉去成人組時還滿挫折的」,帶著青少年時期的亮眼成績,羅嘉翎在高一下加入跆拳道國家隊,被延攬至國家運動訓練中心(以下簡稱:國訓中心)接受國手培訓,「裡面都是大學的學長姐,訓練強度很高,剛進去時很不適應,那段時間比賽成績也不理想,晚上都會打電話給媽媽哭訴。」

Photo Credit: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Photo Credit: INSIDE

羅嘉翎分享,國訓中心的訓練方式很有系統,除了完備的訓練器材,還會透過科學儀器評估選手的運動表現,也定期使用生化檢測儀器,每月至少1次檢測疲勞度與血氧量,維護選手的身體健康。

「運動科技可以幫助我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態,還有需要加強哪些地方」,羅嘉翎表示,選手的日常就是不斷練習、調整好狀態,透過數據分析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強弱項,「像我需要加強肌力,這樣訓練有方向,進步也會比較穩。」

沒有因挫折放棄跆拳道,羅嘉翎持續在國訓中心自我精進,再加上慢慢調整心態,她逐漸適應了高強度的訓練,也找回了享受比賽的初衷。

事實上,台灣自 2012 倫敦奧運以來,就沒有在跆拳道項目拿過獎牌,羅嘉翎也坦承因此感受到不小的壓力,「拿到奧運資格時我爆哭,但我不是被看好奪牌的選手,就想說放鬆去打。」沒想到放下得失心,反而幫助自己贏得了銅牌的好成績。

國立體育大學技擊運動技術學系副教授王翔星分享,針對跆拳道選手的檢測主要有3方面,包括以「線性位移偵測器」檢測選手連續 3 次跳躍的爆發力與穩定度,評估賽場上攻擊動作的力量輸出率;以及透過「測力板」檢測 50 毫秒發力率( RFD,Rate  of Force Development ),以觀察選手腳蹬地出發與踢擊到對手瞬間的力量表現;還有「慣性感應器」則是用來檢測選手的反應能力與速度。

Photo Credit: 王翔星

「現在的訓練方式跟以前差很多,得分的方式不同,教練的觀念也需要調整。」過去也曾是跆拳道選手的王翔星說,以往求勝心切的選手容易練到渾身是傷,現在藉由運動科技的輔助,能精準掌握練習進度,避免過度訓練、減少運動傷害,是更有效率的訓練方式。

Photo Credit: INSIDE

王翔星也表示,培育一名優秀的選手相當不容易,這幾年開始將運動科技帶進國、高中,就是希望能讓年輕選手儘早接觸到運動科技的專業訓練觀念,避免選手在早期生涯就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而留下遺憾,未來能夠更上一層樓。

產業跨界結合,讓運動科技深入全民健康生活

目前 5G 正式邁入商業化,宅經濟當道,運動科技的應用也有了更多可能性。「台灣科技業的研發能量強大,運動產業也很有國際競爭力,我認為應該能結合兩者的強項來解決許多問題,例如居家健身沒人指導,該怎樣才不會受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學系研究講座教授相子元表示。

相子元主修生物力學出身,被譽為台灣運動科技教父,同時擔任國訓中心運動科學小組總召集人。他很早就投入運動科技與產業結合的研究,作為科技部「精準運動科學研究專案計畫」的執行團隊之一,目前團隊已開發出將壓力感測科技應用於智慧鞋、科技運動襪、機能衣、自行車功率表等產品。

Photo Credit: INSIDE

相子元認為,運動科技商品在亞洲市場很有潛力,目前台灣主要發展在 3 大面向:競技運動,如跆拳道、舉重、射箭;職業運動,如棒球、籃球;全民運動,如自行車、慢跑等。舉例來說, LPS(Local Positioning System ,局部定位系統)運用在團隊運動的訓練上,能讓教練、選手清楚知道跑位陣式,取代傳統手寫戰術,目前 NBA 美國職籃、國際足總FIFA的隊伍也都採用此技術。

Photo Credit: 相子元

台灣選手在東奧打出亮眼成績值得喝采,相子元期待未來運動科技能協助更多選手精準運動、達到更好的表現,放眼 2024 巴黎奧運,並幫助更多人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接下來行政院主辦的「台灣運動x科技產業策略( SRB )會議」也即將登場,希望加深運動與科技產業的對話交流,讓運動科技越來越深入全民的生活。

SRB策略會議暫擬4大議題:

  1. 運動×科技產業升級創造新價值
  2. 智慧育樂創新服務建立營運新模式
  3. 融合科研成果與創新科技發展智慧新應用
  4. 台灣智慧育樂跨域環境整備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