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雙鵰:從歐美釋出空間扶植新創的經驗來嘗試解決台北東區空租率飆高的問題

網路世界帶有扁平、去中心化的特點,讓傳統行業的獲利模式產生了顛覆,如果還在抱殘守缺的思考著上個世紀的收費模式,而不堅信網路思維,無論是哪個行業,終究是要被時代的洪流所淘汰的!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台灣雪豹科技董事長吳德威,INSIDE 獲作者授權轉載。

網路普及率高,生活卻低度網路化的台灣

談論到台灣的網路普及率,我想沒有人會懷疑。無論是寬頻普及率高達九成、行動網路普及率也節節高昇、加上人手一隻的智慧型手機,怎麼看台灣都是一個網路十足發達的國家。

但是如果講到很多生活中的情境都沒有被網路化,就顯得十分的不對稱。例如第四台(有線電視)與固定電話的高費率以及普及率維持不墜、發達的線下生活以及無所不能的便利商店(包含還在用一張張的貼紙集點換贈品)、城市裡每個路口林立的房屋仲介(包含颳風下雨時還站在路口發傳單拿看板的時薪人員)、電影院大排長龍的買票隊伍等等,不勝枚舉。

網路時代原本就不該工作或生活得如此沒有效率,形成資源浪費。缺乏網路思維卻使得台灣人許多生活體驗以及商業模式還停留在上個世紀,沒有跟上潮流。

數位衝擊下的閒置空間將成為社會資源的浪費

金管會推出打造數位化金融環境 3.0 計畫也已經一年多了,可想而知未來的銀行、證券分行將會大幅度減少,那麼現在的營業場所將作何利用呢?我跟在金融業服務的朋友聊,難道金控高層沒有想過利用網路進行空間活化的問題?週末經過台北最繁華的商業區,看到大門緊閉的銀行營業廳,我經常有這個疑問。

又像是忠孝東路上最近越來越多的「租」字高掛,我打聽了一下,其實不是租不出去,而是房東想起 10 年前「忠孝東路走九遍」的榮光,覺得一個店面沒有租個一兩百萬划不來,而寧願空間閒置也要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再租個高價?我常常想,如果是個有遠見的地主,願意共享某個店面作為創業基地,會不會投報率更高?其實在國外早就有成功的例子了。

房地產租金收益很差,乾脆免費提供先創造人流

英國的巴克萊銀行去年跟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經營者 3Space 合作在牛津、布萊頓、伯明罕等三地借用分行空間給新創公司,只要完成線上註冊,經過專案審議會(Steering Committee)通過的新創公司,就可以借用。

裡面傢俱齊全設備完善,即便是專業的多媒體創業公司在這裡也能找到自己想用的設備以及空間。美國最大的辦公室用品零售業者 Staple 在飽受不景氣所導致的客流量下降,以及線上電商雙重衝擊的狀況下,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首先在波士頓郊區的幾家分店的賣場空間共享出去,與 Workbar 合作,將新創公司吸引進來,一方面增加人流,二方面在新創社群來來去去的空間裡展示辦公用品,形成另一種商機。

其他還有美國的獨角獸 WeWork、德國柏林的 Factory 等例子。空間使用絕非單看租金的回報,而是利用網路思維實現「免費為王,流量變現」。試想在今天的台灣經濟環境裡,硬要高價收租,但是卻沒有人流,房客生意照樣經營不起來,只好認賠殺出,房東最後還是得把「租」字再次拿出來掛上。所以房東應該趁早以破壞性價格,邀請有內容並且能帶人流的廠商或新創團隊進駐,再把「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的概念應用在租賃事業上,從流量來變現。

先變紅,再回收

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近來流行的直播以及「網紅」經濟。所謂「網紅」,是相對於「明星」靠版稅肖像權,在網路上吸引粉絲,再利用流量來賺錢的例子。網紅經濟可不是靠著版權專利以及付費收視等傳統方法掙錢,而是利用「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的道理,先紅了再變現。

Kuso 一點來看這個問題,日本 AV 女優可謂是第一代網紅呢!難道當年眾女優是靠著版權以及付費觀看紅到海外的嗎?比方說波多野結衣,當然靠的是盜版影片以及宅男互相分享迅速爆紅的,然後再實行流量變現,代言、走秀、主持,這不是「先紅了再變現」嗎?

同樣的思維還可以套在好多不同的行業:例如傳統以訂戶收入為主的雜誌轉型成免費網路媒體、以及付費軟體轉型成免費 App、婚姻介紹所變成了網路交友軟體、語音電話逐漸被 Line 或微信語音取代,都是「免費為王,流量變現」的例子。

網路世界帶有扁平、去中心化的特點,讓傳統行業的獲利模式產生了顛覆,如果還在抱殘守缺的思考著上個世紀的收費模式,而不堅信網路思維,無論是哪個行業,終究是要被時代的洪流所淘汰的!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消費爭議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D商務開發 (無經驗可)

WeMo Scooter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