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的真正對手其實是 Tesla?

上週,Tesla 總裁 Elon Musk 的新藍圖一公佈,讓 Tesla 猛地被推進一個全新的市場——汽車共享。而在這裡,Uber 已為之奮鬥了 7 年。儘管 Tesla 的汽車共享概念看起來只是個雛形,但其實這已不是公司第一次將 Tesla 各類車型與自動駕駛技術融入到關於共享經濟的討論話題中。
評論
評論

本文或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

每一個能活得長久的大企業都會在核心業務如日中天的時候,將目光轉向新的方向。就像「無人機」對於 Facebook,「自動駕駛」對於 Uber 和 Google。他們這樣做的用意似乎都是一致的:不只現在,未來也將由我們佔領。

上週,Tesla 總裁 Elon Musk 的新藍圖一公佈,讓 Tesla 猛地被推進一個全新的市場——汽車共享。而在這裡,Uber 已為之奮鬥了 7 年。儘管 Tesla 的汽車共享概念看起來只是個雛形,但其實這已不是公司第一次將 Tesla 各類車型與自動駕駛技術融入到關於共享經濟的討論話題中。

讓我們回到 2015 年,Uber 投資方 DFJ(德豐傑基金)的一位合夥人 Steve Jurvetson 在一次演講中告訴聽眾,Uber 的首席執行官 Kalanick 曾暗示,如果 Tesla 的汽車能夠在 2020 年 實現「全自動駕駛」(目前特斯拉生產的主要是「半自動駕駛」汽車,要想自動駕駛完全取代人工駕駛,還有很多瓶頸沒有突破),他會買下 Tesla 生產的每一輛汽車。

那個時候,Uber 與 Tesla 的合作夥伴關係聽起來似乎指日可待。但在 Tesla 最近的一次財報電話會議上,Musk 卻按照個人意願強行暫停了關於該話題的討論,這不得不引起很多人的懷疑。

在最近這段時間來,Uber 似乎也沒有任何合作意願,而是正在沿著自己設計的軌道開發一種自動駕駛汽車服務解決方案。同時,根據上週 Musk 的聲明,Tesla 顯然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Musk 在藍圖中是這樣描述的:「只要點擊一下 Tesla 手機 App 上的按鈕,你就能夠讓自己的無人駕駛汽車加入 Tesla 共享服務車隊。當你工作或在享受假期時,這項服務為你賺到的收入將在極大程度上抵消掉你(買車)每月的貸款費用。」乍看之下,比起其他電動汽車品牌,Uber 及 Lyft 這樣的企業似乎與 Tesla 有著更多的共同之處。特別是 Uber,從不隱瞞(十分高調)自己在自動駕駛技術方面的野心與長期願景。

然而,雙方想通過自己的初始產品或服務來闖入一個設有嚴重壁壘的市場絕非易事。對 Uber 來說,汽車共享需要龐大的人力資本與強大的監管支配力;對 Tesla 來說,其需要從零開始創建一種可以大批量生產的無人駕駛車型。

現實情況是,Uber 仍然在中國樂此不疲地燒錢,而 Tesla 也依舊在履行著其昂貴的承諾——「超級電廠 Gigafactory」。但從很大程度上來講,兩家企業都已經成功完成了自己的初始任務,對無人駕駛汽車的痴迷程度也有增無減。在這一方面,Uber 的做法顯然更為激進:從卡內基梅隆大學(該大學的機器人研究中心成員已全被 Uber 挖角)及其他頂尖學校源源不斷地引進人才來開發及測試自己的無人駕駛技術。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Uber 與 Tesla 的“航線”將不可避免地發生衝撞(但這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兒)。雖然 Tesla 目前想的只是將汽車共享作為一種手段來提高汽車使用率,進一步完善自己的業務版圖。但總而言之,兩家公司都將賭注押在了自動駕駛技術上,寄希望於這種方式來降低運輸成本。

從 Uber 一方來看,其降低成本的目的是拓展運輸通道,進而接觸到游離在當前目標市場以外的使用者。這就意味著 Uber 需要提升服務在美國低密度區域的可用性,並最終說服美國人民拋棄對汽車的所有權。而 Tesla 則需要降低駕駛成本來提高電動汽車的使用率,並最終降低電力需求和整體的碳排放量。

「自動駕駛」與「汽車共享」的融合到底對他們意味著什麼?

到目前為止,共享經濟帶來的最大好處仍然是個未知數。表面上看,像 Uber 這樣的汽車共享服務商正在為那些先前失業的中產階級提供必要的收入。而在未來,當汽車共享增加了自動化的標籤後,市場效率的最大化將產生於逐漸縮減的運輸成本。Kalanick 自己也曾指出,Uber 乘車服務中最昂貴的部分是司機成本。如果服務價格進一步降低,那麼汽車共享將只得取代汽車的所有權

當然,Uber 在中國瞄準的是市佔率,並不會把自動駕駛汽車計劃擴大至中國市場。但這一計劃卻是公司長期可持續性發展的有力支撐。同樣,Tesla 也可以維持現有的發展軌跡,但其卻可以憑藉現在的努力實現與之相關聯的所有長期發展目標。此外,自動駕駛還為兩家公司提供了另一個成長機會——幫公司不斷吸引並留住該領域的頂尖人才。

而讓兩家公司維持戰鬥力的關鍵,則是確保自己的核心業務不會被未來的投資手段忽視。Musk 在計劃中已經表明,短期內存在於公共交通及貨運解決方案中的發展機遇將會緩解公司在實現更長期目標過程中的各種“不適”。

Uber 與 Tesla 之間距離“真正的對決”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原因在於,目前這兩家公司為之努力的還只是一種趨勢,他們的競爭並不是一場零和博弈(指雙方參與博弈,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損失)。當 Google 及其他公司也開始在自動駕駛領域投入精力與金錢時,受益的其實是整個生態系統。此外,密切關注“自動駕駛”的整體研發支出也將對交通領域所有公司的戰略規劃起到自省作用。

Tesla 有實力參與這場競爭。而所這場競爭中所謂的“獲勝”,從另一角度來說,其實是競爭者是否能賭對未來交通的樣子。20 年以後,也許我們根本就不會對直接購買一輛電動汽車產生興趣,但也更不願意為一輛高耗油汽車支付昂貴的油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