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大師 Chip Kidd 的訣竅:靠第一印象,用設計為問題找出好解答

生活無處不需要設計,但問題是,這些設計真的有解決問題嗎?設計的本質就是要讓你在一看到它的同時就可以做出判斷,有些設計就是要直接清晰;有些則可以高深莫測富有想像空間;有時候又必須二者兼得。
評論
評論

曾獲美國設計界最高榮譽國家傳播設計奬(National Design Award)的著名裝禎設計師奇普・基德(Chip Kidd),利用他的專利「神秘度量衡」,以設計的角度告訴我們,從你在讀的書、正在服的藥、網站設計與報稅表格,乃至於機場或地鐵站的動線……生活無處不需要設計,但問題是,這些設計真的有解決問題嗎?設計的本質就是要讓你在一看到它的同時就可以做出判斷,有些設計就是要直接清晰;有些則可以高深莫測富有想像空間;有時候又必須二者兼得。

本文截自奇普・基德著作《解決問題的好設計》(中文為天下雜誌出版),揭露了他這些設計如何影響我們建立第一印象,與我們在世界上的體驗從之而來的判斷。當我們擁有判斷的工具,將會發現世界無處不是令人目眩神迷的藝術作品。

我在哪兒?

Google Earth 真是個讓人愛不釋手的探險工具(而且是 個很棒的超人飛行模擬器),但它同時引起了一些隱私上的爭議:人們輕觸滑鼠就可以看到的影像,到底該有多少? 這個問題短期內自然不會有定論,但如果 Google Earth 能讓人看到當下所發生的事情,這個遊戲規則才會真的改寫。

不過目前 Google Earth 並沒有這樣做。

我在上面找我住處的俯瞰圖,最近的也要 3 年前(右圖中央處)。我看得出來是因為現在那條永遠蓋不完的第二大道地鐵線,已經比圖中的長了許多(謝天謝地)。所以,Google Earth 就像拍了一幅全世界最大的靜止地球照,這樣看來,它比較像是地圖資源,不是間諜工具。而讓這個資源保存價值的關鍵,在於影像要持續更新。

當新聞報導我不熟悉的地方時,我就很愛用 Google Earth。 攝影機一開始會定點在很廣的位置,像是國家或城巿的鳥瞰輪廓,然後開始接近目標,快速下降,推近畫面,只在兩三秒 間,你就會「身處其中」,看到目的地周遭環境。

Google Earth 最棒的一點,在於它讓我們從新的角度看 世界,看到自己有多渺小,彼此與鄰居有多接近,生活周遭 的環境有多複雜。當然,這種體驗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巿會更強烈。
這到底告訴了我們些什麼呢?

第一,當我從新的角度觀看周遭環境,我會更認識這個地方。

《大翻轉》艾倫. 厄倫霍特 著:有關城市重新再造的故事

把 Google Earth 的影像(當然,有事先取得許可),拿來作為艾倫. 厄倫霍特(Alan Ehrenhalt)這本研究振興郊區環境的封面設計,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右頁是布魯克林布希維克(Bushwick, Brooklyn)的照片,它同時也是作者研究的城市之一,他研究的是從郊區重 新搬回到城市的慾望,並再造之前被棄置的市中心區域。

從這種高度往下看,美國各地有很多地方都像這個城市,這也符合了厄倫霍特的理論: 美國到處都有二次都市化(reurbanization)的現象。這個城市街區的格狀紋理,反映了這本書的兩大主題─ 複雜與規律同時存在。

在說啥?在說那個啦。

身為一個在紐約住了幾十年,同時是以平面設計維生 的居民,我對塗鴉有著複雜的感受,因為這是在破壞公共財產,如果未經管束發生在我周遭,我會有快要變成無政府狀 態的感覺。相信我,這不是一件好事(東柏林的人們,有人想要嗎?)而且,塗鴉字最後通常都會讓人無法辨識,因為 會彼此蓋掉。

然後呢,還有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塗鴉文字─ 我多半 會在地鐵廣告海報上看到─ 有時候它還真的表達了些什麼,這對我來說就非常有意思了。這是一個特殊的例子,是一則對 Airbnb 10 現象的評論(請注意,我所表達的,只是評論某個人對 Airbnb 的看法,不是我個人對 Airbnb 的看法)。

我們可以清楚看出這個人並不認同這項服務,至於為 什麼呢?確實讓人不解(會是因為臭蟲嗎?真的嗎?)。再 怎麼說,這是一個很強烈的觀點,直接、毫不保留,看到的 人除了得知贊助商所要傳達的訊息之外,還能有更進一步的思索。

通常這一類「註釋」(annotations)多半幼稚低俗,但 這個卻不是。有人真的關心這個議題,因此想要昭告社會大 眾。現在就看你自己是如何看待這件事,如果你願意,那就自己下結論。

第一印象: 言論自由並不受限於用任何印刷形式的廣告,任何人只要有奇異筆、有想法,就可以湊一腳啦。

《騙子》大衛. 洛克夫 著:散文集

所以對於大衞. 洛克夫(David Rakoff)的散文集《騙子》(Fraud),我打算同樣用「註解」的觀念來設計。
本書中的章節多半是這位城市佬作者去做一些他不夠格做的事: 像是沿著科羅拉多河泛舟; 穿著便宜的平底休閒鞋 去爬冰滑的山; 最令人印象深刻還有,他在聖誕季時跑去巴尼斯百貨公司 11 的櫥窗冒充成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這些嘗試雖令人半信半疑,但都直指同一個結論: 他在假裝某個不是自己的人。

所以我的想法是,你買了這本大衛. 洛克夫的新書(因為書封什麼都沒有印)往下讀時,開始懷疑自己被矇了:這傢伙才不是他說的那個樣子!因為受騙的憤怒,你拿出一支大大的紅色麥克筆在上面塗上「騙子」兩個字,用來表示洩憤剛剛好,還渾然天成。在書封印製過程中,想印出麥克筆的細微仿真筆觸並不難。

在書店裡看到這樣的書排排站實在很有趣,就好像某個傻瓜真的偷偷跑進來,花了幾個小時在上面亂塗一通一樣。

像五根手指頭

設計一本書的封面時,我通常是由內文啟發主視覺。以我的設計為例,因為大多是精裝首刷第一版,所以內文通常還在尚未編輯過的草稿形式。閱讀書的原始雛型時,會有某種事物驅使我真的進入作者的想法裡─ 我覺得彷彿身處於作品誕生的當下。在讀到村上春樹《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三分之一處時,有這麼特別的一句話似乎是在表示說,書封設計應該是什麼樣子。

故事本身是關於書中男主角突然在沒有確切理由的情況下,從四個很親密的朋友圈中被驅逐,他墜入絕望深淵,最後從中走出的漫長旅程。他花了好幾年的時間療癒後,鼓起勇氣一一去面對老友,找出遭受排擠的理由。在此同時,他對東京的運輸系統變得十分著迷,最終找到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工作,成為一個火車站的設計工程師。

他找到的第一個老朋友是青(Ao),在家鄉名古屋的 Lexus 汽車工作,成為成功的管理階層,對多崎作也似乎沒有什麼敵意。當他們一起散步去吃飯時,他回憶五人好友的互動方式,你可以在下頁紅色底線處看得出來。

第一印象:手的意象,是描述這五人組親密程度的最佳比喻。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村上春樹 著:有關五人好友逐出其一的小說

這裡有隻手,是抽象的,而且一開始也許看不出來,但無所謂,因為故事的主題是有關多崎作,他被放逐了,這對 他來說完全是個謎。他的朋友─ 二個男人,二個女人─ 他們的名字在日文中各自有對應顏色:紅先生、青先生、白小姐、以及黑小姐 8。但多崎作的名字則沒有這樣的關聯, 他是沒有色彩的人。他代表一隻手裡的「拇指」─ 象徵性的靠山,支撐著其他人─ 此外,有張東京地鐵局部細節圖,代表他的朋友們,也同時代表其顏色。

請注意,當青說到他的朋友時(見前一頁),他舉起右手,我是因此決定該用哪隻手來描繪。在實體書上,這 5 隻「手指頭」是用一個個用刀模在書 衣上切開的鏤空(正確地說,是印刷機用刀模去切穿的洞),當你取下書衣時,封面及裝釘的視覺效果會產生延續性,引導你到新的意義上。這個設計的原意並非要讓人立即了解,其目的是誘使讀 者去探索這本書,解開密碼。所使用的材料意圖也很明顯,銀色背景前每個手指頭造型的鏤空背後襯上賽璐璐片(cello- phane),是要吸引你進入螢幕顯示達不到的效果。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