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要推台灣版 Uber,無疑是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評論
評論

在正文開始之前,先問讀者們一個問題,讓大家可以邊看邊想: 如果 Uber 今天完全合法,乖乖繳稅了,價格跟計程車一樣便宜(或只貴一點點),你會選計程車,還是 Uber?

本站曾刊出翟本喬的《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而且根本不想溝通》與蕭瑟寡人的《Uber 是真共享經濟,還是破壞交通體制的吸金大法?》兩篇文章,裡面都點出了 Uber 很多備受爭議的地方,像是 Uber 大幅將成本轉嫁給司機,不繳稅,沒有保險確保乘客安全,不會增加就業跟國家 GDP。在營運策略上,Uber 也是一間力行 Peter Thiel 教條的公司:「募集一整船的資金、迅速擴張、並對立法者呈現出一個既定事實。這就是未來,請解決問題。」(摘自 Tom Slee《分享經濟的華麗騙局》一書),最近將在高風險貸款市場 融資的消息 更證明了這一點。

但深層的問題可能更嚴重。分享經濟,或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的平台本身理念並沒有太大的問題:想把閒置的資源更妥善利用,或是為使用者提供一個更便利,更符合自己所需服務的互動空間,但有問題的部分在於當過於大量的資本湧入公司時,為了大幅擴張,賺取利潤,就很可能會發生像 Airbnb 充斥職業屋主,影響當地城市地景,以及 Uber 成本大幅外放,最後他們都無法負起相對的社會責任。

當他們長得太大了,那麼分享經濟就不再只是「分享」,而是一種與立法、社會有所拉扯,並且加重財富分配不均的經濟模式 ,於是你可以看到,在台灣、在歐洲、在美國,甚至在中國,一連串的法律、社會與人身安全的問題都在不斷上演。日前台灣計程車司機上街抗議 Uber 的事件,在國外早已是司空見慣的場景。

說完了 Uber 壞的一面,那麼 Uber 到底哪裡吸引人呢?普遍比計程車舒適的搭乘體驗固然是一點,但若光從產品的角度來看,Uber 確實是相當優秀的軟體服務。Uber 的使用者設計主管 Chris Messina 是當今科技業最優秀的體驗設計師之一,在他領軍之下無論是乘客或司機,Uber 的使用者介面都堪稱一流,相當簡潔好用;Uber 強大的數據蒐集與分析能力,也造就了叫車後平均「司機 5 分鐘就能抵達」的優質服務。2015 年所建構的數據可視化團隊與數據,也可能是現今世界上最即時、含金量也最高的數位地理交通資料。若你詳讀 Uber 成長團隊的故事,就會縱然發現他們在軟體開發的過程上堪稱網路業的典範。

講到這裡,可能有一些讀者會發現為什麼 交通部要推「台版 Uber」 會是一場大災難了。 你覺得政府推的網路叫車服務,軟體品質會有 Uber 水準嗎?人家花了七年,聚集世界各地優秀工程師,用無數數據積累出的服務,交通部有可能軟體皆低價外包的狀況下,用 2 個月趕上別人?

這無疑是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思維,事實上也反映了現今政府無法理解互聯網邏輯,也不想深刻解決數位化所帶來之社會衝擊的一種怠惰心態。

那政府到底可以為計程車產業做些什麼?計程車目前最大的問題不是什麼表面的服務品質,而是在「跳錶」這件事情上。Uber 模式真正最有價值的部分,就在於計費、收費完全數位、透明化;但現在計程車跳錶機制已經過時,許多繞路、不跳錶隨口喊價的情形屢屢發生,不但無法完整保護乘客權益,進而造成司機間超速、惡性削價競爭的狀況也是時有所聞。激進一點的說,現在計程車產業這麼血汗,服務品質也這麼參差不齊,跳錶機制佔了很大的一部分原因。

所以政府不用自己跳下來做什麼「虎頭蛇尾」的媒合 App,最有效的作法反該從科技與結構的角度促進「全面數位化」,直接取消跳錶機制,讓計程車全面使用數位定位計算里程,並搭配車行必須使用數位叫車介面,並且透過資訊系統監管計程車司機有無故意繞路,以科技解決痛點,最終再讓市場機制去決定何者是服務水準良好,能被大眾所接受的計程車業者。政府也能用更數位,更透明的方式獲得稅收,並更有效管理計程車輛與交通狀況。這才是該從 Uber 破壞式創新所學習的地方。

那麼開頭的問題最後要換個角度再問一次: 當計程車都完全數位化,服務品質與便利性也全都趕上 Uber 時,你會想搭計程車,還是 Uber?


精選熱門好工作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整合行銷經理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社群經營專員

關鍵評論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