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專欄】邪惡的創投是怎麼賺錢的?以及為什麼我們這麼機歪

雖然我這個人機歪是單純個性使然,但有時候的確是發現創業家和創投之間會因為資訊不透明或彼此不瞭解而產生一些誤會,因此想要簡單的跟大家分享為什麼有時候創投會有某些行為出現,而我個人認為,最好的解釋角度是從「創投怎麼賺錢」為切入點。
評論
評論

作者 TK Chen,目前任職美國矽谷創投 Quest Venture Partner 擔任 Asia Community Partner 一職。又稱「創業甘道夫」,本身創業失敗過三次,期望藉由自己的血淚經驗可以協助更多台灣創業家。目前轉戰創投單位,但仍堅持提醒自己,要用創業家的心態去做任何一件事情。

雖然我這個人機歪是單純個性使然,但有時候的確是發現創業家和創投之間會因為資訊不透明或彼此不瞭解而產生一些誤會,因此想要簡單的跟大家分享為什麼有時候創投會有某些行為出現,而我個人認為,最好的解釋角度是從「創投怎麼賺錢」為切入點。

前言

這邊不是要幫不懂創業或只是要短期收割的假創投解套,這邊是專門針對正常心態在投早期網路的創投的介紹,期望讓創業家們更清楚知道創投的思考角度,也或許可以幫助創業家們募資時的規劃。

創投怎麼賺錢?

要知道創投怎麼賺錢,就要先知道他們的錢怎麼來。創投不是天使,是私募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角色,所以創投不是用自己的閒錢投資公司,而是跟創業家一模一樣,需要到外面找金主募資。而創投募資時,也跟創業家們一樣,需要  pitch 給這些金主們,這個基金要幹嘛?要投哪些產業?在什麼樣的階段?主力哪些市場? GP(General Partner) 的競爭優勢  (why us)?過去績效⋯⋯等,一點也不會比較輕鬆。而且也跟創業家一樣,背負著  return 的壓力:創業團隊利用被併購或上市的方式來把  return 還給投資人,創投則是利用基金到期時整個基金分配的表現狀況來還給金主,當然其中就包括了團隊們被併購或上市,環環相扣。

那創投怎麼賺錢呢?一般來說就是用俗稱的「 2/20 (two and twenty)」的方式。也就是 GP 跟這些金主們拿到資金後,除了幫他們投資,還會跟大部分的金融機構一樣收取一些費用,會每年拿整個基金的  2% 來當管理費,用來支付人事成本、辦公室成本、差旅費⋯⋯ 等這些「 working capital」;而當基金時間到了,在處分這筆基金時,會先看這基金有沒有達到當初設定的利潤門檻,如果有,分完利潤門檻之後多餘的錢就會再拿出其中的 20% 分給  GP;如果沒有,GP 就是什麼都沒得分。這就是創投最基本的賺錢方式。

為什麼創投很機歪

由上面創投怎麼賺錢可以略知一二,為什麼創投會很機歪了。好啦,其實不應該說機歪,應該說變得非常挑惕。現在假設一個專投早期的創投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募資,終於好不容易募到一個  $30M美金、約新台幣  10 億元的基金 (一般來說投早期的創投基金一開始都不大,大概  20M-50M 應該是最常見的大小 ),所以這樣下來,手續費其實只有 600K 美金 (約新台幣  1800 萬一年 ),這 1800 萬要用來支付所有一整年的營運成本,包括人員薪資、房租、差旅費、水電、網路、假裝有在聽團隊講話但其實都在放空的咖啡錢、上夜⋯⋯ 班的額外電費 等各式各樣的營運支出,整體下來, 1800 萬根本沒有剩多少;而就算  fund size 變大,也要多雇用人來執行這基金的運作,所以雖然管理費會隨著  fund size 變大而變大,但同樣的,成本也是跟著升高;也因為這樣,有時候  GP 會乾脆把管理費再投入可投資的資金內,多投一個團隊也好,藉此增加報酬率;甚者,也有  GP 把管理費拿出來花在團隊身上,幫忙出一些費用,讓團隊可以再加速成長或渡過幾個小難關。

由此可見,對於早期的創投來說, 管理費完全不是賺錢的重點

那所以創投是在做心酸的嗎?當然不是,早期創投找的就是那一個超高風險但也超高報酬的皮卡丘( 現在用找皮卡丘來取代找獨角獸比較潮) 。由於投資很早期,每筆投資金額不大,公司估值也不高,因此「正常的」早期創投在評估每一個案子時都是在用你能不能產生 30 倍、 50 倍、甚至  100 倍的報酬給我和我的投資人,一來可以  cover 掉我其他有可能的損失,二來是這才是真正的賺錢,因為跟這比起來,管理費是微不足道的收入。這邊值得說明的是,其實創投追求極高利潤的回饋並不會跟團隊要改變世界的想法衝突,因為「正常的」早期創投不會也不應該去看短期一兩年的收支平衡,要追求的是更大的價值成長、更大的利潤,所以這目標是可以跟團隊在同一條線上的。

所以在這樣的高壓力高標準下,創投在會談時,會在創業家身上找一堆可能會失敗的原因,然後期望被創業家推翻這些疑慮,好讓自己可以被說服這個創業團隊是有機會變成  50 倍的回收,所以才會有時會讓人覺得怎麼這麼機歪,問一堆問題或是充滿疑惑。但當然,前提是這些問題是好的問題,尊重人的問題,對彼此有幫助的問題,而不是單純耍機歪的老大心態下指導棋。

另外一個必須很挑剔的原因是,創投必須維護他的名聲及成績。一個創業者如果失敗了,創投會覺得是加分,你有經驗了,學到很多了,下一次創業會提高成功率。但這卻無法應用在創投上,如果一個創投搞砸了,把所有投資人的錢都賠光了,他會相對很難有第二次機會,因為這些  LPs,大部分是基於資產分配的原因去投基金,他並沒有像創投對團隊的容忍度這麼高,他不會跟創投說:「哇~ 你賠掉了我五百萬美金,好棒喔!你一定學到很多,來,這是一千萬美金拿去花」,這不會出現在創投身上,所以創投會很重視能不能找到好的團隊這件事情。而且也因為早期投資風險高,這些  LPs 才會需要創投的專業去降低風險,找出很有機會的項目來投。

結論 :你不一定需要創投

以上哩哩拉拉其實就是在講一個點,創投的錢「理論上」很難拿。因此創業團隊在面對錢的問題時,必須思考一個問題:「我真的需要創投的錢嗎?」 很多團隊的生意模式、未來規劃、產品發展、團隊個性組成⋯⋯ 等並不適合這種追求極高報酬的模式,因此是不適合拿創投的錢的,沒有對錯,就是單純不適合。另外如果只是單純一個資金缺口,幾個月後就會有一筆錢進來打平支出這種情況,也不一定要去跟創投打交道,有的時候反而跟銀行借款是一個比較好的選項。所以要評估自己經歷這些麻煩來跟創投募資是不是一件值得的事。

最後還是要講一下,雖然這篇文章在解釋為什麼有時創投很機歪,但這不是給創投無限機歪上綱的理由。要是創業團隊有遇到真的是很機歪的創投,跟他開會就是渾身不舒服,講話很酸又幫不上忙,完全不懂又只會抱怨不願多學習瞭解⋯⋯ 等,就算他要給錢,也要小心,因為就像之前講過很多次一樣,早期投資人跟合夥人是一樣的地位,跟你的個性合不合是非常非常重要。飯可以亂吃,女朋友可以亂交,但婚姻和投資人是要無敵慎選,相信我,辦一場婚禮真的有夠累。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