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Google做不出Instagram?」Robert Scoble說說看

類似「為何aaa做不出bbb服務」這樣子的論述應該還可以舉很多,例如「Google做不出Instagram」、「Yahoo!做不出Facebook」、「Nokia做不出iPhone」等等...可以自行代換。我也想試問:為何Instagram做不出Facebook?...ooxx...是阿, start-up跟20,000人的公司本來就會有不同的approach,以下會提出個人看法。
評論
評論

類似「為何 aaa 做不出 bbb 服務」這樣子的論述應該還可以舉很多,例如「Google 做不出 Instagram」、「Yahoo! 做不出 Facebook」、「Nokia 做不出 iPhone」等等... 可以自行代換。我也想試問:為何 Instagram 做不出 Facebook?...ooxx... 是阿, start-up 跟 20,000 人的公司本來就會有不同的 approach,以下會提出個人看法。

就如 Robert Scoble 說的,有些答案他知道、你也可能猜的到。來看看這位著名科技趨勢評論家的想法跟來自號稱 Google 單位主管的一些些內幕。私以為標題可申論處太多,文中所提到的兩者的優劣勢才是比較值得反身自省的地方。以下是該文的重點摘錄。再次重申,這些翻譯是以我個人觀點來理解、並以"( )" 穿插個人註解,有需要者請自行看 原文 細細品味,我推薦連 Comment 一起看,多數的 comment 也很有見地。

1. Google 無法維持小團隊運作

Instagram 從一張桌子、兩個人起家,Google 人多手雜的結果,導致人越多、開發速度越被拖慢。文中舉 Google Wave 當成 (失敗) 例子,該團隊有超過 30 位以上的成員。該 Google 匿名主管提到 Oracle 的 CEO Larry Ellison 如何改善效率不彰的問題:他會「幫忙」有問題的團隊,方法是將成員一個個抽走,直到該團隊開始有進度。(由此可見,start-up 的每位成員都是成敗關鍵,因為一家只有兩人的公司是無人可抽的。)

2. Google 無法將專案範疇縮小

原來所規劃的 Instagram 比目前上線的版本還多了許多功能,但是開發團隊慢慢發現就算「能完成」這麼雄偉的目標,不見得可以「幹的好」。一路走來,Instagram 捨棄了許多功能才變成現在的樣子。在 Google 無法這樣幹。你不可能去跟 Larry Page 說:「我們來把現在在開發的這個社交平台要做的功能砍個 9 成吧。」Google 必需跟 Facebook 競爭,而 Instagram 則只要跟自己競爭。(這是重點,如果 Scoble 也這麼認為,其實他會知道 Google 所面臨的兩難。)Scoble 引述 Andreesen 的說法,他很欣賞的 GoProSmugMug 一直不跟 VC 拿錢,因為一旦拿了 VC 的錢,全壘打的壓力是會搞掛很多公司的。

3. 在 Google,只要產品有會成功的樣子就會招惹來一拖拉庫的「資源」跟「人力」

像 Instagram 這種專案鐵定會引來一堆關愛的眼神跟「認養」。如果 Instagram 團隊處在 Google 裡頭,除了會被想參與的個人與單位的 email 淹沒外,辦公座位旁也會出現熱心人士探頭探腦想參一腳。

4. Google 要求開發者採用其開發架構,而這架構並不適用於小型社交網路專案

你不能用 MySQL 跟 Ruby on Rails。(這很 tricky,每天需要處理這麼多資料的 Google 用的是 MySQL,不會很恐怖嗎?)開發者必須用 Google 自己的 database “Big Table" 來開發。工程師認為 BigTable 在開發小型社交專案時並不合用,開發效率也無法跟外頭的開發者常用的工具相比。

5. Google 的服務必須支援所有作業平台

如果你做了個像 Instagram 一樣(目前)只支援 iPhone 的服務,你會被趕出去。Scoble 提到之前在 Microsoft 工作時有個產品的進度拖延,因為該產品必須支援全球的語言,而有的語言文字是從右到左的。Instagram 可以只支援英文就上線,其他的用戶自己看著辦。

6. Google 的工程師不能利用 Facebook 釋出的一些整合功能

這讓他們失去獲得來自 Facebook 用戶的機會。現行有許多 apps 都有跟 Facebook 串,這讓用戶可以輕鬆的把朋友圈掛進來。Instagram 可以自由選擇愛跟誰接就跟誰接,但是 Google 必須為其「策略」付出代價-失去引進新用戶的機會。

7. Google 不能在半公開狀態下開發測試

Scoble 私下在 Instagram 上線前就已經先從開發者那邊拿到程式,雖然開發者有要求先別張揚,但是並沒被要求簽 NDA。開發者其實知道就算萬一 Scoble 先將程式曝光了,其實等於是幫他做宣傳。Instagram 當時需要的是熱心的用戶來協助測試並提供意見。Google 可不會讓外面的人在產品真的見客前進行干涉。Instagram 卻可以先將產品提供給一群用戶測試並提供意見來改善產品。既使在測試期間有爆量的問題要修正改善,但是歷經這些過程的用戶卻成為 Instagram 的死忠支持者。

8.「精實創業」的方式在 Google 行不通

「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由 IMVU(我註冊很久了卻都沒有朋友在用...)的共同創辦人 Eric Ries 提出,他認為在建構一個具備一定規模的產品或服務前要先搞清楚客戶到底要什麼,Google 卻必須先確定這服務能讓現有的億萬用戶使用再來談開發。 Google Wave 失敗的部分原因是因為無法跟上第一波用戶的反應,並且拖拖拉拉到不行。(Scoble 提到 invite 阻擋用戶成長我倒是很認同,Wave 的服務性質用 invite 就太過老套了。)

Scoble 提出幾個解法,例如 Google 常幹的花錢買公司、或是使用 open source(的開發方式),讓計畫在不需頻頻開會或等候上級指令的狀態下也有進程。以 TEDx 為例,全世界各地都有以 TED 為名的集會,卻不需要樣樣等候總會批准才能進行。

我的看法是, 這可以不是個問題 ,我認為 Google 做不出 Instagram 是一種現象,它點出了一些事情:

  • 不同的組織規模都會有他自己的優缺點。十之八九的 start-up 都期待有一天可以變成 Google 或 Facebook,誰都難保證今日的 Instagram 長成像 Google 那樣的龐然大物時會比現在的 Google 來的更靈活。
  • 提供的服務不同,慎重程度自然不同,連帶也影響開發的 iteration。不會有人因為 TED 一兩次沒參加就怎樣,卻可能因為 Gmail 掛兩天就整家公司動不了。當你已經一天要處理將近一億個不重複到訪者的存取時,你也不會用 MySQL,更不會採取 Semi-public 的方式來做產品測試,因為人少測不了,人多測就跟公開沒兩樣。
  • Google Wave 自然是被攻擊的目標,因為真的很難玩、很不 Google。好處是,失敗經驗對 Google 跟他的用戶來說應該是好事,對 Instagram 這樣的 start-up 就不見得。今天 Instagram 如果沒有 100 萬次的下載 ,也不過就是另一家起不來的小公司而已,不會被拿來做文章。
  • 像 Google 這樣規模的組織,管理絕對比開發來的頭痛多了。我跟一流的工程師共事過,當他成為管理者時完全是兩回事。另外,也許大家都同意縮減規格、縮小 scope,但是你能砍別人的就是不能砍我的,同樣出身工程師的管理者多半無法下手,當好人卻推不動專案。當沒有像 start-up 這樣的切身壓力時,沒有進度是很正常的。

無論你正在大組織裡求突破或是在 start-up 裡想奮力一博,熱情才是最重要的燃料,不過要有目的相同的夥伴並配合理性的導航,才能平安抵達目標。

[Image Credit]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企劃專員 (網站活動)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