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 燒出火花還是灰燼?

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不進則退」是不變的真理,為了求生存,大家開始注重進修與學習。很多人有過留學夢,但你可曾想過電影「心靈捕手」裡面的橋段,有一天可能會出現在生活中?我們不必再花 15 萬美元才能上哈佛大學了,只要連上線上教育平臺,便可自由選修由各知名學府所開設的多樣課程。
評論
評論

作者鄭緯筌,Vista 台灣電子商務創業聯誼會理事長。 原文來自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Inside 獲授權刊登。更多資訊請見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College is Dead. Long Live College!” —The New York Times

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不進則退」是不變的真理,為了求生存,大家開始注重進修與學習。很多人有過留學夢,但你可曾想過電影「心靈捕手」裡面的橋段,有一天可能會出現在生活中?我們不必再花 15 萬美元才能上哈佛大學了,只要連上線上教育平臺,便可自由選修由各知名學府所開設的多樣課程。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到底是什麼呢?時序回到 2008 年,來自加拿大的 Bryan Alexander 和 Dave Cormier 提出 MOOC 的概念,並由 George Siemens 與 Stephen Downes 在 Manitoba 大學開設「關聯主義與連結知識」課程,可謂全球教育界的創舉。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MOOC 堪稱遠端教育的延伸,可視為一種大規模開放的線上課堂。MOOC 讓人們不受時空的侷限,很便利地透過網路來學習,加上容易取得學習資源的優點,一推出便受到歡迎。

談到 MOOC 的特色,首推其高品質、無國界的開放教育,也獲得各國媒體、教育界人士的肯定。2012 年,Udacity、Coursera 和 edX 這三大教育平臺相繼成立,該年也被紐約時報稱為「MOOC 元年」(the year of the MOOC),從此掀起一波開放課程的浪潮。MOOC 的互動模式和大學院校的教學方式差別不大,只是把上課的場域搬到網路上!只要事先上平臺註冊、報名,便有機會參與各校所開設的精采課程,掌握重要資訊毫無時差。

如今,臺灣已有不少大學開始加入 MOOC 平臺陣營,也有一些教授很積極地規劃、開設課程。像是曾在 Coursera 開設第一門中文課程「機率」的臺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目前也是臺大 MOOC 計畫執行長),便可說是我國相關領域的代表性人物。葉丙成教授曾說:「老師是世界上少數可影響他人生命的工作,若能傳遞重要價值,就可影響更多人的生命!」他透過參與 MOOC 平臺與課程的建構,重新思考「教」與「學」之間的關係,讓學生可以更有成就感,也讓老師滿腹的知識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實用的理論與技藝教學之外,也有許多專家、學者在各 MOOC 平臺上傳授人生哲理等領域的課題。好比任教於臺大和北京清大的陳嫦芬老師,便曾受邀在 Coursera 開設「職場素養」(Professionalism) 的課程 ,廣受兩岸學子的好評。

不過,MOOC 的聲勢雖如日中天,但大家也慢慢發現其侷限與缺陷,像是學生的缺課率過高,很多熱門的課程往往一開始很多人報名,但能夠貫徹完成學習的比例卻不高。有學者認為,MOOC 難以完全取代老師在課堂上的面對面授課;此外,也有學術機構發現學生的學習成效不如預期,顯示 MOOC 在發展近十年之後,已開始面臨轉型的危機。2013 年時,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的 Armando Fox 教授,便提出 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 的新構想,把學習人數限縮在數百人,亦即課程並非大規模地開放給所有人,希望藉此有效減低缺課率,並提升學生的學習意願和參與程度。

MOOC 的出現,幫現代教育開了一扇新窗,但這只是嶄新的開始,顯然並非未來教育的終極答案。我們還需要有更細膩、周延的教學設計,以及老師和學生之間更緊密的互動、交流,方有可能真正翻轉傳統課堂的教育,如美國作家威廉‧艾倫‧懷特 (William Allen White) 所言:「教育不是教年輕人怎麼謀生,而是教他們如何創造人生。」

小歷史:
The term MOOC is a label that was loosely posted to a course which was organized by George Siemens and Stephen Downes. Connectivism and Connective Knowledge (CCK08). The title of this course derives from the Connectivism theory which says that learning/training will be successful if we learn how to connect and build relevant networks. This idea of connecting to each other to construct knowledge is one of the key dynamics of a MOOC.

「MOOC」開始時曾被拿來作為一堂公開課程的標籤,有趣的是,「MOOC」與這門教導「關聯主義與連結知識」課程的關鍵重點是一致的:如果學會如何和他人連接、建立關係以獲得知識,就是一個成功的學習。


台達電子 5G 智慧工廠應用落地,升級智能產線助產值提升 75%

台達電子看見智造新力量,在遠傳 5G 專長助力下,打造全國首座 5G 智慧工廠,導入 5G 專網、人工智慧與物聯網應用於實際廠房。以下且看遠傳與台達如何達成 5G 智慧化產線,建構產能進化加速器。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5G 商用啟動為智慧製造注入強大動能,高網速、低延遲、廣連結的特點成為製造業轉型的關鍵引擎。台達電子看見智造新力量,在遠傳 5G 專長助力下,打造全國首座 5G 智慧工廠,導入 5G 專網、人工智慧與物聯網應用於實際廠房。

台達產線自動化再升級,結盟遠傳 5G 實力締佳績  

台達深耕工業自動化領域 20 多年,積極實現智慧製造系統。5G 技術作為實現工業 4.0 的關鍵能達成更即時、精準的製程,提升產能效率,與台達推動智慧製造目標相契合,因此早在 5G 開台前台達即與遠傳一拍即合,成為國內投入 5G 智慧工廠的領先群。

台達在遠傳 5G 網路技術的支持下,率先於台達桃園一廠內生產線實際導入5G專網、AGV無人搬運車、AMR 自主移動機器人、AI 瑕疵檢測數據分析、AI 產線平衡(AI Line Balancing)、智慧監控(Smart Auditor)、MR 混合實境等先進應用,這條 5G 商用生產線的示範廠已於今年正式對外公開展示,以 5G 做為生產線核心,成功打造全國第一座 5G 智慧工廠。

photo Credit:遠傳

5G 商用生產線全運轉,滿足工廠產線快速配置、提升產能效率  

首個 5G 商用生產線即是架構在遠傳高可靠度、高覆蓋率、高客製化的 5G 企業專網,在廠房區域裡,台達 AMR 自主移動機器人透過 5G 與管理平台交換資料,於生產過程中智慧化人機協同作業,大幅縮減生產工時,並依據監測資訊即時下達指令,提高產能。

台達具工控產品的成熟開發能力,廠內產線的工作站有不同對應的機台,且機台設備各不同,為要能達到快速切換、少量多樣的效能,以遠傳 5G 導入 AI 產線平衡是關鍵一環。在切換產線之際,製程監視器須動態且彈性更換,同時落實 Smart Auditor,以智慧監控系統指派工作站,進而透過影像辨識確保操作、流程正確性,提升產能最佳化。

Photo Credit:台達

透過 5G 技術,場域內的生產機器、設備與運輸載具更智慧化,採用 AI 瑕疵檢測數據分析,藉由 5G 即時傳送製程檢測產生的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而能快速遠端調整製程,有助於提高檢測精準度、產品良率與產能。

遠距廠房管理無國界 遠傳 5G 專網成智造進化加速器

實際上,這次 5G 商用生產線也導入 Microsoft HoloLens 混合實境與物聯網數位雙生科技,達成 5G MR 遠距廠房管理、維修與監控,能加速人員培訓與經驗傳承,透過遠端產線巡檢,減少人工作業維護。

台達副總裁暨企業策略業務發展和聯盟總經理柯淑芬博士表示:「台達 5G PLC 智慧產線串聯智能機台結合遠傳 5G 通訊,打造完整自動化系統,以大數據優化流程,提高整體智能產線效益,在單位面積產值提升 75%,而在人均產值提升 69%,實測成果亮眼,相信與遠傳持續合作能創造更強大製造競爭力。」

內圖三-5G專網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 5G 專網穩定又安全性高的效能、具備資料傳輸與場域空間規劃的高機動性、以及高度彈性的特質,成為解決製造業少量多樣、高頻換線的突破性關鍵,能夠一舉達成 AGV 跨區運送、MR 輔助備料與組裝、AOI 深度學習等產能提升的效益。近年來遠傳發揮 5G 專長持續發展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技術,結合產業需求發展,提供創新應用的解決方案,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首選夥伴。

Photo Credit:遠傳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