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學生:實習是為了讓人不後悔

在今天看來,那些實習心得不過是學長、學姊們的一己之見,有著極強的倖存者偏差。受限於學長、學姊們自己也沒離開校園幾步,即便再一絲不苟、一腔熱血地想把「真金白銀」傳承給後輩,寫出來也無非是些「經驗之談」,更何況是經不起考驗的經驗。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The Intern Facebook

本文授權轉載自合作媒體 tech2ipo,作者為小田一成。

暑假快要到了,畢業的人找到了、或者正在找全職工作,大二、大三的同學則在忙於找個暑期實習。想起我上大學的時候,資訊沒今天這麼豐富,然而就在學校裡,學生們仍然口耳相傳著各類實習心得,論壇裡相關文章比比皆是。

在今天看來,那些實習心得不過是學長、學姊們的一己之見,有著極強的倖存者偏差。受限於學長、學姊們自己也沒離開校園幾步,即便再一絲不苟、一腔熱血地想把「真金白銀」傳承給後輩,寫出來也無非是些「經驗之談」,更何況是經不起考驗的經驗。

然而,真正邁入社會,已經了解了實習意味,懂得自己當年如何淺薄的人,已經不再是學生了,也不會再有向學生表達的慾望。因此,學生想要在親赴實習之前了解去哪兒實習、怎麼實習,反而只能找長輩們聊聊。這太傳統了,太不像網路時代該出現的事。

如果你用可恥的大人的角度來思考,「實習」這回事兒,還真沒那麼簡單。

實習的目的

如果你壓根不覺得實習有什麼可說的,大概你還沒有意識到實習的意義。

與大多數跟著學校安排,走實習流程混學分的人不同,對將來的人生有打算的學生,在大學期間就已經開始刻意挑選實習單位了。

何解,實習有什麼可挑的?一般人當然沒有機會去 Google 等高大上的公司,也拿不到一個月幾萬美金的實習工資。一般公司的實習薪水不會有太大差異,因此衝著錢多、錢少去挑選單位,其實大可不必。反正也就一個月、兩個月,日薪有百十塊錢差別,又能差到哪兒去呢?

這句話的意思當然不是說實習工資越低越好。實習工資高當然不是壞事,而完全不發實習補助的公司則不很值得信任—說「不要在乎錢」,意思是除了這些小顧慮之外,有更重要的原則值得遵循。

那麼,除了錢,實習有哪些意義?大體可以分為三種:實習可以幫你挑選想要進入的行業,實習可以為你將來的全職工作鋪路,實習可以讓你體驗不一樣的生活。

首先,實習幫你挑選想要進入的行業

眾所周知,年輕人畢業頭幾年,跳槽是家常便飯。跳槽的原因當然有很多種,客觀上的公司不好當然很常見,但是主觀上,自己是否能夠對入職的行業和公司產生正確認識?是否能提前注意到一些本可以避免自己「不慎入職」的因素?這都需要積累和學習。

很多人在換了好幾份不同行業、不同崗位的工作後,才逐漸在某家公司安定下來。如果他之前待的公司並不都是客觀上的「很差」(這種情況很少見),而主要是不對他的胃口、不能滿足雙方的要求,那麼主觀上,他自己有一定責任。也可以說,他在「不慎入職」之前,在主觀上本來有提高的空間。

比如,有的人是金融專業出身,可就是不喜歡金融類工作。作為「不知道報啥志願好,就先報這個沒錯」的重災區,每個商科學校的商科專業都有一大堆壓根兒不喜歡商科的學生—商科只是一個例子,有多少人能保證自己學的專業、做的工作都能在事前知道是否喜歡呢?像工作這種長期的、具體的事情,若非親身實踐,很難得出一個明確「自己是否喜歡」的結論。

你一定猜到我想要說什麼了:實習就可以幫你試一試那些自己不確定是否喜歡的工作。這不是說實習確定了喜歡什麼,畢業後就可以不換工作了。一方面實習工作和全職工作在工作內容上和時間長度上差距都很大,一方面你對工作的訴求也會逐漸變化。然而,實習至少可以讓你提前踩到一些雷,在畢業後少換幾份工作。

在學生時代發現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並不容易,但明確地發現自己討厭什麼、不能忍受什麼,卻還是很簡單的。 假如你壓根兒無法忍受某種行業的氛圍、風氣,畢業後當然就不用再跳這個行業的坑了。

在具體操作上則有四個原則:

  1. 積極實習,不要只求混個最低學分,或者偽造證明根本不去;
  2. 主動尋找實習單位,而非聽從學校安排、跟隨潮流,或者隨便去親戚家公司糊弄;
  3. 不喜歡的單位可以盡快離職,但喜歡的單位則要做久一些,爭取更為深刻、全面的認識;
  4. 避免畢業後根本不可能考慮的工作類型(否則就失去了試錯意義),比如基層體力工作—這話不好聽,但你作為一個大學生,以後從事此類工作的機率極低,不必胡亂嘗試。

其次,實習為你將來的全職工作鋪路

對於那些踩到雷的行業,今後是不會再去了。但對於那些不但沒有產生反感,反而產生了感情的行業(或公司),你在今後有很高機率會再次試圖進入。這時候,實習的作用就顯得更具體了。

篩選履歷的時候,除了看學歷、學校這些硬性指標,主要就是看一個人以往的工作經歷、所獲成就。畢業時沒有全職工作經驗不怪你,連實習經驗、兼職經驗都沒有,怎麼好意思抱怨企業不給你機會呢?對應行業的實習經驗可以有效幫助你進入心儀的公司,讓你通過實習先人一步。

對於更多人而言,實習可能是你進入某些行業/公司的唯一一次機會。因為多數實習工作對應聘者的要求不會像全職那樣高,篩選履歷時標準會降低很多。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你今後和學霸、學神競爭時勝算渺茫的公司,在實習時你能進入的機會要高得多。

舉個例子,百度、阿里、騰訊在真正招人的時候,筆試面試都是比較嚴苛的。然而在實習招人的過程中,許多對網路一竅不通的學生都有機會進入 BAT 體驗一下網路企業的環境。而有了 BAT 的實習經歷,將來你再去其他網路公司面試,就有了一塊十分有力的敲門磚。

有時候,行業之間的關聯沒有那麼具體。比如說,很多學生有個「媒體夢」,但真正的媒體工作卻不很適合學生。莫說進入媒體實習機會不大,就算真的進入了,做的往往也是運營之類不在「媒體夢」之列的工作。此時,你完全可以換一種思路,先試試類似的「文字工作」,比如進入廣告行業實習,做個文案之類。這樣你在畢業後,真的去媒體面試時,簡歷總比空無一物強。

操作原則如下:

  1. 如果早先就對某種全職工作充滿期待,實習時大可直接挑選相關公司;
  2. 實習期間盡量通過良好表現爭取做實事的機會,簡歷上寫出具體項目以及自己的職責,比填寫空洞的實習經歷「在 XXX 實習兩個月」要好很多;
  3. 就算你想要讀研究所(尤其是海外),大公司的實習經歷仍然可以為你的履歷加分,比如你在 BAT 實習的話,一些外國學校也會很看重你。

第三,實習讓你體驗不一樣的生活

以上幾段大概都是說「實習要與全職工作一脈相承」。這是對的,也是可行的一種思路,但不是實習的全部。

很多時候,假如你不必實習,去做些別的事情也不錯。比如,你可以旅遊,可以做家教,可以培養一些興趣,可以小小實踐下你的商業思路—通過某個小本生意。

我不推薦的是純為了賺錢的兼職,倒不是說錢不重要,而是這種兼職對你以後賺錢可能會造成拖累—你很可能因為缺少重要的實習經歷無法進入心儀的公司。或者說,對於一般人來說,全職工作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因此我們的實習盡量為其服務—但如果你特別牛,全職工作隨便挑,或者根本不用工作,那真的是想做什麼都可以,沒什麼好與不好的。

其實, 就算是為了全職工作做準備的實習,也並非只有工作層面的意義。

有一些無關行業的細節,只是聽別人說是體會不到的—甚至每個人對這些東西的好壞理解,都截然不同。具體到工作中,就是一些模式和制度,令一部分人覺得邪惡透頂、愚蠢至極,另一部分人卻以為無可厚非。這兩部分人很難用標籤劃分,一個簡單的左、右派別,可概括不了人們千變萬化的痛點。

比如,有人喜歡彈性工作,認為早來早走、晚來晚走天經地義,甚至不用去公司,只要完成任務就行,很自由。但有人看著同事吊兒郎當地下午才來,就覺得很破壞情緒,感到對自己不公平。更有人就希望時間固定,有制度催著自己工作,不然自己完全沒動力。

比如,有人覺得應該有集體意識,下班之前要跟同事、老闆打招呼,避免有事沒交代人就走了。有人覺得下班時間神聖不可侵犯,時間一到就走,誰也不理才是尊重自由意志的。有人認為同事聚餐吃飯喝酒是下班後正常的消遣,有人認為這同樣佔用了私人時間,就很不爽。

比如,有人覺得訊息應該透明,誰做了什麼事、拿了多少錢,應該每個人都知道。有人就覺得工資還是很私人的事,不應該當作公開訊息。

這些很細節的區別,雖然也可以大致劃分為「網路公司」「傳統公司」之流,但真的用這兩個標籤去套,沒有幾家公司是嚴格的「網路公司」或「傳統公司」。道理很簡單,一些制度寫在公司章程裡,一些風氣和習慣則根本就是不成文的,不去親身體驗,根本無從察覺其氣氛。

還有些事情關乎氣氛,卻完全無關制度或習慣。比如,公司有沒有外國人?是本地人多還是外地人多?平均年齡多大?這些事情都會顯著影響一家公司平日的工作狀態,至於你更喜歡哪種公司,自己不試,又怎麼能預知呢?

工作與生活不同。然而,於大多數全職工作而言,他們佔據了人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別告訴我只有八個小時,算上通勤可能就快十小時了,而剩下的時間裡你要吃飯睡覺處理各種雜務,一天屬於自己的「生活」時間也就 2、3 個小時,根本比不上工作的長度。因此,工作才是最真實的生活。你的工作狀態不好,下班後馬上就跟換了個人似的快快樂樂—這不太現實。

所以,不要妄想自己能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太開。找一個自己能接受,最好是能讓自己愉快的工作,才是保證生活品質的最有效方式。一些人認為工作只要賺錢,每天都吃屎也無所謂—呃,這樣的話,搏擊俱樂部裡那種盲目消費、買一堆自己也不知道幹嘛用的家具的「有錢沒生活」的狀態,可能就是你的憧憬也說不定。

許多人過著屎一樣的生活,過習慣了就與你講「人生就是這樣」。這種所謂人生經驗,就像吃了一輩子泡麵的人跟你講「這世界上沒有更好吃的東西了」。全是狗屁!工作是可以讓自己舒心的,不要出於各種考慮就一味忍耐、降低對工作品質的要求。

操作原則:

  1. 在實習中細心體會國企、私企、外企的差異;
  2. 學會與同事打成一片或者獨善其身的方法,根據自己的性格;
  3. 明確了解自己工作中的痛點,方便日後對 HR 提問時可以提出自己在意的問題,快速了解公司是否合適自己;
  4. 不斷追求更好的工作環境,不要相信任何「湊合湊合得了」的鬼話 —這也是我今天,最想對大學生朋友們說的,最重要的道理。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國內規模最大的「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將於 8 月 24 日至 27 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九大工業主題的專區展出與論壇活動組成歷屆之最的龐大陣容。
評論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評論

近年來,全球製造業者面臨供應鏈的多重挑戰。台灣因為良好的製造基礎,結合 AI、5G 等科技的導入,不斷往「亞洲高階製造中心」的目標邁進,搶占全球供應鏈的核心地位。國內規模最大的智慧製造展覽會「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連續三年成功實體展出,獲得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今年展會將於 8 月 24 日(三)至 27 日(六)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結合自動化、機器人、物流、冷鏈科技、模具、3D 列印、雷射、流體傳動及機械要素等九大工業主題,匯集 1200 多家參展廠商、使用超過 4000 個攤位,龐大陣容為歷屆之最。

自動化展與機器人展延續往年氣勢,匯集國內關鍵零組件領導品牌、整廠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來自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多家知名外商公司展出工業電腦、工控系統、關鍵零組件、機械手臂、自動化軟體、先進廠房設備、量測與檢測儀器、雲端大數據、AI應用、無人化搬運裝置及加工機具等項目,充分展現製造業對於人機協作、系統串聯及虛實整合的發展趨勢與市場需求。

「服務型機器人專區」為另一亮點,上市公司與指標性 AMR 業者展出最新應用,專門應對遠端作業及無人化的新常態,可視爲後疫情時代崛起之新商機。除了自動化與機器人展之外,同期活動還有「2022 TAIROA 國際論壇」邀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中鼎集團永續長何麗嫺等,業界具有高敏銳度經營管理者,分享如何運用韌性供應鏈與綠色生產轉型,讓企業保有永續經營的關鍵競爭力。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模具展及 3D 列印展聚焦產品開發端的製程相關技術,協助國內業者從 OEM 轉型為 ODM 的角色,展出項目包含模具加工、檢測、設計技術,以及積層製造設備、耗材、建模軟體、掃描與代客服務。模具開發能力是商品化的關鍵,業者推動軟體模擬創造數位分身並達到 T0 量產,大幅縮短產品上市時程,積極面對客製化及多樣化需求的考驗;3D 列印技術除了速度快及成本低的打樣優勢之外,在材料端創新不斷,技術與設備更往精緻化、穩定化及工業化的目標發展,未來應用商機將是潛力無窮。

AI 與 IoT 同樣也正在改變物流的作業模式,物流暨物聯網展與冷鏈科技展本屆展出亮點涵蓋箱式倉儲機器人、自主移動機器人、無人堆高機、四向穿梭車保管系統、自然冷媒制冷機組、智慧緩衝氣墊機、智慧型三溫層車廂、智慧運輸系統、冷熱智取櫃、三輪電動機車、智慧包裝設備、高速自動分揀機等,透過科技降低人力仰賴,並解決業者在倉儲空間及分揀效率上的痛點,進而減少固定成本。展覽期間舉辦「智慧物流論壇」,四天共舉辦 30 個場次,邀請智慧科技與數位轉型的代表人物,分享產業技術與經驗,議題從元宇宙、冷鏈科技、物流地產、物流科技到新零售等趨勢。

雷射展除了有光學、板金、五金等產業公協會及廠商共襄盛舉,更獲歐美日國際大廠連續支持,足見光製造技術在產業扮演關鍵角色。展期舉辦的論壇暨產品發表會,邀請市占領導品牌演講,內容涵蓋半導體雷射、國產雷射源、精密光學、汽車工業、Micro LED 及板金加工等範疇,展現光製造跨域應用的廣泛可能性。

兩年一度流體傳動展展出自動化設備高品質精密零組件,為企業產能打下穩固根基,也以「智能控制與綠色未來」爲主題推出論壇與技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一同深入對談流體傳動、風力發電、淨零碳排等技術發展及未來商機展望。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主辦單位展昭公司表示,今年展覽集中各產業具密切關係的供應鏈,並兼顧專業交流活動,提供業界一站滿足、由上而下完整的採購思維與人際交流,飽覽創新技術與前瞻趨勢,精彩可期。目前已開放免費預登參觀,建議事先完成登記以利參觀。

本文章內容由「展昭國際」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