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全球頂級經濟學者爭相求職 Facebook 和 Amazon?

對這些經濟學者來說,極大量的第一手資料、發展最迅速的產業現況,以及優渥的待遇,科技業正是他們一展長才的最佳領域。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Bloomberg《The World’s Top Economists Want to Work for Amazon and Facebook》, 由合作媒體 TECH2IPO 編譯。

美國國家商業經濟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下文簡稱 NABE)組織的四月聚會中,名為 Michael Bailey 的 Facebook 研究員向他的同行展示了這樣有趣的事實-- 如果生活在底特律的人,擁有生活在高房價地區(例如舊金山)的大量 Facebook 好友,那麼他有很高的機率會願意承擔家庭中的更多費用支出。

根據他們的調查研究報告,Bailey 和他的共同作者將美國境內超過 52.5 萬家庭日常消費的公開記錄和 140 萬 Facebook 使用者的匿名數據進行配對。

NABE 執行董事 Tom Beers 坦言這場聚會是首次真正意義上科技公司經濟學者的正式聚會,吸引了消費者網際網路產業眾多明星企業的經濟學者。這場在舊金山聯邦儲蓄銀行舉辦為期一天的聚會中,吸引了輔助研發 AdWords 商業的 Google 經濟學者 Hal Varian、為公司溢價策略(Surge-Pricing Policy)提供反駁早期研究稱計程車司機不會在雨天工作的相關報告的 Uber 經濟學者 Keith Chen 等經濟名家到場,此外在本次聚會上還有來自 Amazon.com、Netflix 和 LinkedIn 等科技公司的經濟學者,他們也分別闡述了他們的工作成果。

隨後,這些科技巨頭的經濟學者共同前往 AT&T 公園觀看舊金山巨人隊和聖地亞哥教士隊之間的比賽,最後前者以 5:4 的比分險勝。

網際網路房產中介商 Redfin 的經濟學者 Nela Richardson 表示:「這就像是 Geek 的夢想變成現實。」

這場聚會為經濟學者們提供了關於科技產業最新趨勢和成果的交流契機。Beers 表示在 20 世紀 50 年代後期和 60 年代美國境內的公司掀起了雇用經濟學者的熱潮,當時在電腦的輔助下已經讓經濟分析成為可能,而且這些企業正尋求專家的幫助來預測商業週期的波動。時至今日,商業領域再次掀起了雇用經濟學者的狂潮,而這次刺激繁榮發展的背後原因,是用於儲存和整理經濟模型網際網路生成數據和工具呈現爆發式增長。

現在經濟學者的工作就是從中提取焠鍊出洞察見解,幫助企業改善產品線或者使用者體驗,甚至還能為制定公共策略提供研究支援。

人力招聘網站 Glassdoor 的首席經濟學者 Andrew Chamberlain 表示:「現在你會發現都是這種擁有龐大數位化數據的新型企業,不僅如此,它們的數據能夠描述人類的行為模式」。

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的調查數據,截止 2015 年 5 月共有 11500 位經濟學者在企業任職,而在 2010 年同期在企業任職的經濟學者不足 5580 位。Bailey 稱 Facebook 的數據科學團隊聘用了大約 25 名經濟領域的哲學博士;而美國境內的大型銀行也都會雇用類似規模的經濟學者。根據 NABE 網絡活動得參與者透露,電商巨頭亞馬遜甚至還雇傭超過了 60 位經濟學者,其職業生涯頁面羅列了超過 30 多個空缺職位。不過目前亞馬遜官方並未就此事置評。

對於那些即將從博士畢業的年輕經濟學者,科技公司能夠為其提供遠離學術瘋狂競爭的緩衝期或者更貼近真實的嘗試解決問題。Airbnb 的數據科學管理者 Bar Ifrach 認為在一些至關重要的經典經濟問題上,企業是藉由觀察購買者和銷售者關係來證明經濟學專業技能與知識的最佳場所。

他表示:「我始終認為學術是理解高層次市場應對問題的重要鑰匙。」

對於家庭裝修網站 BuildZoom 的首席經濟學者 Issi Romem 來說,在科技產業工作是繼續留在灣區(Bay Area)的一種方式,當他於 2013 年獲得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學位,相較擁擠的學術產業來說這無疑提供了更為光明的前景。Romem 的工作包括指導位於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團隊從美國市政當局網站和出版的原創研究(例如近期關於對比美國城市擴展和當地房價之間的研究報告)中提煉出建築許可數據。

這個創意正如 Stan Humphries 為公司創建品牌知名度所做的事。他在 2005 年加入 Zillow 公司來研究演算法來預測房價。當房地產市場開始暴跌的時候,Humphries 就被賦予首席經濟分析師的頭銜,並為那些尋找數據和評論的記者提供深受歡迎的資訊。

「當你依然從產業內部人士口中聽到『Yes,房價調整已經結束,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障礙了,請大膽的繼續前行吧』的時候,我會勇敢站出來向你說『No,我們將會看到房地產市場衰退的另一個兩年,接下來我們會向你解釋。』」現在已經成為 Zillow 的首席分析師的 Humphries 說:「我們認為應該盡可能準確的贏得消費者的尊重。」

由數據驅動的科研發佈出版已經成為網路業務的主流策略,包括家裝設計心創公司 Houzz、類似於 Indeed 和 Glassdoor 的人力資源網站。在 Calculated Risk 上涉及房地產市場的知名部落客 Bill McBride 表示更多的資訊通常被認為是好的,但需要考慮是這些數據是從哪裡收集且應該如何進行分析梳理。

「某些私人數據完全無用。」他表示:「這並不是說人們生產的數據並不好,或他們不辛苦工作。而是整個動機本身就有差異。」

在史丹佛大學任教的前微軟首席經濟學者 Susan Athey 表示在數據爆炸的初期,科技企業試圖允許經濟學者繼續涉足學術界來吸引這些重要人才的加入。最近,亞馬遜現在已經成為這個規則的例外,她表示亞馬遜嚴格控制內部經濟學者所生產的科研報告。儘管如此,亞馬遜的經濟學者團隊已經獲得足夠的規模,且所生產的報告質量足以媲美世界頂尖大學的經濟學系,Athey 表示,這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公司提供了訪問專屬數據的權利。

她表示:「在史丹佛大學我無法實現針對數百萬使用者的實驗。當你意識到在大學環境中無法驗證那些有趣的問題,那麼你自然而然的就會想要出來並為其中一家公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