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大交易:回顧微軟如何擊敗蘋果,以 1400 萬美元收購 PowerPoint

評論
評論

原文為 ZAMZAR《Deal of the century? How Microsoft beat Apple to buy PowerPoint for $14 million》,作者 Robert Gaskins,經合作媒體 36Kr 編譯,INSIDE 授權轉載

PPT 已經變成了白領工作者耳熟能詳的一個辦公工具,是微軟 Office 套件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可是你知道微軟是怎麼把它弄到手的嗎(PowerPoint 是微軟的第一筆重大收購)?你知道蘋果也曾垂涎這個產品嗎?曾經在 Forethought 幫助創造了 PowerPoint、後來到微軟負責管理 PowerPoint 發展的 Robert Gaskins 為我們講述了這筆 1400 萬美元的收購故事。

第一份出價

我們在 1987 年 2 月 22 日 舉行了發佈活動,比原先預訂的日期提前了 2 個月。4 天後,我們就收到了一份微軟對 PowerPoint 的報價,這完全出乎了我們的預料。

比爾・蓋茲告訴我們說不管方式如何微軟絕對會進軍簡報市場,並把 PowerPoint 視為最好產品,希望能得到它。

他希望馬上收購我們的產品,現金支付。開發者將繼續呆在 Sunnyvale 遠程工作,至少剛開始的時候是這樣,而其他所有的職位都由 Redmond(微軟總部)那邊處理。

3 周之後的 1987 年 3 月 13 日,我們在矽谷跟 JonShirley(微軟總裁)和 Jeff Raikes(應用市場負責人)吃了一頓飯。他們重複了類似的報價,但是這次說得更詳細。他們告訴我們說他們內部也有一個做簡報產品的商業計劃,而且人員也已經分配到位了,但是他們希望通過收購產品來加快進度。

他們的出價是 給投資者 530 萬美元,外加給開發者提供獎勵措施 。他們只對 PowerPoint 感興趣,並推測我們(Forethought)的另一個產品 FileMaker Plus for Mac 在 Windows 平台不會受歡迎。

報價似乎給對 PowerPoint 的信心投了信任票,但是 terms 的其他部分就沒那麼吸引人了;那點錢給不到投資者足夠多的回報。還有,前一周我們已經收到了另外兩份收購報價,對方是認真的。

推出 PowerPoint,收到第二份報價

所以我們決定穩下來,先發佈 PowerPoint 再做下一步打算。其他的可能性還有機會。一家潛在的擔保人可以幫我們運作 IPO,Baer & Co 甚至已經安排好跟我們談了。感謝負責研發的(PowerPoint 軟體設計研發負責人)Dennis Austin 和 Tom Rudkin(我們先設計實現了 Mac 版,未來的 Windows 版由他負責)英雄般沈著的努力,PowerPoint 軟體的最後細節還在按部就班地一一落實。

此後我們又陸續收到了微軟擠牙膏式的報價,每次都比上一次條件更好,但是不同報價之間差異搞得很複雜。顯然有一些是即興發揮的東西。

1987 年 4 月 28 日 星期二,在產品推出 2 周後,我們花了整整 1 天的時間來接待到訪的微軟談判團。大家討論了收購結構。微軟那邊考慮的東西比我們還多,他們提供了 3 種模式:

  1. 「開發者中心」—只有開發者遠程辦公,為了保持聯絡可拜訪 Redmond。
  2. 「產品中心」—計劃管理制,負責產品規範加上開發、文檔和測試。
  3. 「業務中心」—成為獨立的業務部門

他們優先考慮(2)產品中心,即把行銷等其他部門併入 Remond。這三個方案中開發者都還是繼續呆在矽谷。

1987 年 5 月 13 日,在經過了法律審查後,微軟正式發出了收購要約。

這次的出價是 10 萬股微軟股票,當時的價值大概是 1200 萬美元。

1 年前微軟的股票價值比 IPO 時增加了 5 倍。這次的出價比 2 個月前 3 月 13 號(產品推出前)的那次高出了 2 倍多,所以說我們在提高價格方面取得了進展。

收購要約裡面的一些細節令人吃驚。跟我們之前在 Forethought 討論的東西不一樣的是,這次整個業務都要完全搬到 Remond 去,包括開發部門,不留任何東西在加州。作為交易條件,關鍵員工必須同意搬到 Remond 去。

然後還有一次御前表演:「技術與盡職調查的一個必要環節是蓋茲與 Forethought 的 Bob Gaskins 在 5 月 18 號當周或當天後盡快會面……」

我是收購要約裡面要求進行審查的唯一一個提到名字的人。

蘋果、Borland 和施樂等也開出報價

1987 年 6 月 10 日,Forethought 董事會召開年會。我們討論了收購報價。首先是微軟的。我事先已經準備了一份建議書給董事會,提議我們應該尋求被微軟收購。那次會議上我們還討論了蘋果(報價未敲定)、Ansa 以及 Borland(出價 1800 萬美元現金收購,保證一周內採取行動)的收購報價,還有施樂的一項非常複雜的報價,對方要求的是 PowerPoint 的獨家銷售權,出價超過 1800 萬美元。最後會議以一份紀要結束,管理層就方向達成了一致:「我們的真正決定是拿到微軟 offer,出價要高,條款要明確。」

具體來說就是要盡快聯絡微軟看看能不能報價高一點,要求少一點。如果可以的話就接受。否則的話就聯繫 Dave Marquardt(VC 投資者,在微軟董事會有席位)讓他跟我們的 VC 投資者繼續談判。

致電微軟後我們又收到了進一步的報價,但是條款還是不夠清晰。這次的 offer 是把我們做成「產品 / 行銷中心」,開發和部分行銷人員會留在矽谷,總共大概 15 到 20 人。其他所有人,包括全部業務在內都會搬到 Remond。報價提高到 1500 萬美元,不過是按照 900 萬基本費用 +8 個月每 Mac 版 PowerPoint 產品 75 美元的「版權稅」兌付,按期發佈 Windows 和 OS/2 版之後會追加獎金。然而,這份新的報價支付的是現金而不是微軟股票,這一點解除了我們投資者的一個猶豫。

人員留在矽谷這一點很好,但是「版稅」這個新想法似乎太複雜了,沒必要。

我們繼續想辦法取得進展,讓代表雙方的 VC— Phil Lamoreaux 和 Dave Marquardt 一起見面。他的意思是投資了 Forethought 的 VC 對接收微軟報價是有興趣的,但是(1)報價略低了一點,(2)結構得改進。目標是快一點結束。

Marquardt 指出對於微軟來說只是一個「做還是買」的決定,而他們已經決定要買了。他們看過 3 家公司,我們是唯一一家還在清單上的,所以我們也有成交的動機。Marquardt 次日(1987.6.22)會請求 Jon Shirley 介入,力爭在 1 周之內結束交易。

與微軟成交

3 天後的 1987 年 6 月 25 日,大概是上午 11:30,我們收到消息:微軟同意以 1400 萬美元的價格現金收購。JonShirley 說他視這筆收購為不可變更,需服從財務、法律及技術方面的盡職調查。相對於之前的 offer,我們會成為「業務部門」,在加州有一個固定辦公地點,相對於系統部門的若干類似的自包含組織來說,這種安排是應用部門的第一個。

作為應用部門的一部分,我們頂頭是應用執行副總裁(Acting VP of Applications)直接向蓋茲彙報。交易是 1400 萬美元純現金,外加一些激勵條款來吸引我們的員工加入微軟。不能成為 PowerPoint Business Unit 一員的 Forethought 員工均可在微軟總部或者分支機構拿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或者提供離職金,微軟希望「多付一點代價」以確保每個人都得到很好的待遇。

1987 年 7 月 9 日 下午 3 點,我們在 Forethought 內部宣佈了被收購的消息。JonShirley 和 Jeff Raikes 也親自過來了。Jon 公務那麼繁忙還是抽出時間過來跟大家簡短見面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加入微軟大家庭

我過去(可追溯到 1983 年)經常跟 Jon Shirley 打交道,對他的睿智和直率印象特別深。在這個場合下他的講話很樸實且令人信服,沒有浮誇的東西,並且非常周詳考慮到了第一次聽到正式消息,而不是謠傳的 Forethought 員工的關切。

Jon 開頭說的第一句話是這是「微軟的第一筆重大收購。」他們要尋找的是偉大的產品,出色的人才以及互補的願景,而 Forethought 符合這三個條件。

microsoft-employees-menlo-park
▲1992 年,在沙丘路 2460 號圖形業務部門的微軟員工,Robert Gaskins 位於第二排右起第 3 位

他繼續說 PowerPoint「不僅偉大,而且也是先驅產品,是一個重要的新品項,是具有領導力的產品。」(我當時想,要是 3 年前我們一開始就能想到這些話的話事情就容易多了)

Jon 說了很多東西,甚至連我都安心下來。微軟希望打造一支真正的團隊,去做圖形化產品。在矽谷的位置對他們很重要,不是所有最好的人都能進微軟的。對於微軟來說在別的地方有新的開發中心是很重要的,而這裡就是第一個。從現在開始的 1 年後 GBU(圖像業務部門)的人就會比收購時 Forethought 的全部員工還要多,1 年之內我們就得搬到一個更大的地方去了(這一點讓我確信「永久部門」計劃是真的)。

微軟的主要資產是人,公司的打算是把 Forethought 所有人都安置到微軟裡面,他們「從來都沒有解雇過一個人」。

Jeff Raikes 強調,雖然我們在遠離帝國的地方,dandy 仍將成為微軟的一等公民,跟 Remond 的那些人一樣:每個人都有私人辦公室,可在全球範圍內接收郵件(在 1987 年這可是非常少見的特權),還包括慷慨的公司福利,我們全員都將出席在西雅圖舉行的公司大會。

天時地利 + 合適的產品

所以,我們推出的 PowerPoint 的時候微軟正好確定了他們需要同樣的產品並且正在尋求收購來替代最初的內部開發計劃。蓋茲最初(我們產品推出前)考慮的價格是價值 500 萬美元的微軟股票,但在我們成功發佈產品(第一天就賣光了)並備受好評後,我們設法拿到了 3 倍的估值(並且是以現金支付),這使得交易對我們的長期投資者的吸引力大為增強。

結果最好的一點是被收購後的頭 5 年我們的相對自治性有了很大的保障。因為我們作為獨立營運公司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並且推出過不止一款產品(而且我們在談判中處在有利位置),所以我們成為微軟應用部門內的第一個「業務單元」保持獨立性似乎是有道理的。如果我們只是一小群開發者的話,也許結局就不一樣了,估計這幫人最後就只能安插進微軟的現有部門了。

正是因為多了 5 年真正的獨立性,再加上背靠微軟的影響力和資源,才使得 PowerPoint 的長期成功有了保障。

(在 1993 年退休前 Robert 把 PowerPoint 發展成了年收入達 1 億美元的業務單元)

我曾經建議不要給交易設定附加條件,但私底下還是希望我們都能繼續留在矽谷而不是搬到 Redmond 去。成為微軟的一部分固然是天賜之福,但是成為微軟一部分同時還能待在舊金山那簡直就像進入天堂。

如果我們能避免搬家,事情當然就完美了。不管怎樣,我們最終還是成功了。事後我經常開玩笑說 Forethought 收購交易的這一通折騰其實不過是我的一次精心策劃,為的是既能謀到一份微軟的工作,同時又不用搬到西雅圖。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專員 Product Associate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行銷專員(MK)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